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教书先生
    正文

    北原部落。

    丰厚的战利品,堆满了整个仓库,部落外的城墙,加厚了不少,最近,许多空闲之地,都已经开始修建阁楼,瞭望台,以及一座较大的兵器库,都在修建当中。

    葡萄架下,有些葡萄已经晶莹剔透,可以吃了,辛曼手拿果盆,正在采摘当中。

    最近这一段日子,辛曼感觉非常不错,认识了郭喜军之后,有郭喜军排兵布阵,极为顺利地,拿下了周围十五个部落。

    有些部落的精锐勇士,更有万余众。

    如果是辛曼自己率军去征服那些部落的话,绝对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认识郭喜军之后,辛曼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做阵法,什么叫做战法,什么叫做因地制宜,什么叫做不战而屈人之兵。

    拿下第一个部落,的确是耗损了不少的兵力。

    可那是郭喜军对于部落的战斗方式不甚了解,一战刺探出虚实之后,郭喜军就明白了。

    部落之间的争斗,往往都是比较野蛮的,野蛮的光明磊落,就是双方率领各自的精锐,在平坦的地势里,硬碰硬的战斗一场。

    还有一种方式,双方的首领出来捉对厮杀一场,赢了的那个人,就能够拥有对方的土地和财富以及人口牲口,这样做事,可以避免少死很多人。

    也是各大部落里,通用的战斗方式,当然了,这是建立在双方首领,实力相当的情况下,若是实力不匹配,那就要率领各自麾下的勇士,正面碰上一场了。

    了解到这些以后,郭喜军便开始意气风发的征服部落之路。

    征战第二个部落的时候,直接来了一招水淹七军,声威壮大的不可一世,利用地势,兵不血刃的拿下了第二个部落。

    而剩下的部落,各自之间,都有矛盾,也有联盟的倾向,不过大战之间的联盟,多少都有些来不及了,遇到郭喜军这种兵贵神速的主儿,在他们的联盟还没有稳定之前,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摘完葡萄之后,辛曼将果盆放在了桌子上,郭喜军吃了一颗葡萄,说道:“甘甜入口,甚是解渴,大夏的葡萄,的确比我家乡的葡萄要好吃很多。”

    辛曼微笑道:“那将军就可以永远留在这里,我可以保证,将军每年这个时段,都可以吃上最新鲜的葡萄。”

    “并且,还是我亲手采摘的。”

    郭喜军儒雅的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这句话。

    商河还在北原部落里居住,只是地位,江河日下,辛曼也不是那种势利眼的首领,将风水最好的地方,都让给了商河,商河作为商人,如今因为大争之世的影响,成了苦力。

    返回大魏,遥遥无期。

    辛曼的确是跟着郭喜军在一起,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战斗的艺术。

    可是辛曼的心里也有些难过,觉得自己这些年白活了,看到郭喜军在战场上意气风发的模样,辛曼很渴望自己是一个男人,可以和郭喜军一样尽情的去战斗。

    打开了眼界之后,大多数人都会非常的沮丧,因为觉得自己非常的失败。

    如同一个穷人,亲眼看见富人玩弄着他梦寐以求的姑娘,一顿饭就要花费上千两黄金的时候,多数穷人的心里,都经受不起这样的打击,甚至,还会因此走进情绪的死胡同,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会继续失败的。

    但辛曼不是这样的人,心有多大,这个世界就有多大。

    不过郭喜军的风采,多少还是让辛曼的内心深处,受到了打击。

    辛曼的心里也很清楚,郭喜军这样的男人,早晚有一天都会离开自己的。

    辛曼可以在困难的时候坚强,可困难解决之后,面对人生的新台阶,再坚强的人,也会觉得疲惫不堪。

    这样联盟并肩作战的日子,也不知道会有多久。

    郭喜军成功地打入了大夏内部,眼下招安辛曼的想法,郭喜军也不是没有过,只是说,这件事自己不适合去做,二者,郭喜军也不是为人主上的那一类人,他是一个将军,将军需要做的事情,第一是服从命令,第二就是战斗。

    余下的事情,都是政客们应该操心的事情。

    辛曼道:“如今我们有精兵五万,财政充足,土地丰腴,完全可以更进一步,成为一方诸侯。”

    郭喜军连忙摇头说道:“不是这样的。”

    辛曼虚心道:“还请先生教我。”

    郭喜军道:“精锐五万倒是不假,不过眼下我们,文臣太少,善于出谋划策的人,也为数不多,大多数人,都是匹夫,什么都不懂。”

    “二者,臣服于我们的部落,大多数都是为了生存下去,其中心中还是有着自立的想法。”

    “三者,我们自己的得力下属也不是很多,很多掌权的,依旧是外人,我们许诺给他们的好处,眼下还无法回收回来。”

    “那些外人们,看似是追随我们一起战斗,那也是建立在我们一直都打赢的基础上,若是我们败了一场,眼下的歌舞升平,很快就会成为残垣断壁。”

    辛曼道:“跟着我们,一起开疆扩土,我们若是成功了,他们也会恩泽池鱼,难道这样不好吗?”

    郭喜军道:“人心比天气还要难测。”

    “以我们眼下的基础,率领五万精锐,依然是部落之间的战争,我们会所向无敌,可若是遇到了正规军旅,那就不好说了。”

    “我们的军备太差,和正式军旅难以撄锋,其二,近日以来,我们的锋芒太甚,兴许有些部落,已经开始和大夏的官府联系了,他们虽然不喜欢官府,可是也更加不喜欢我们。”

    “嫉妒我们的人,其实都是距离我们不远的人。”

    “很多人,宁愿和外人一起弄死身边的人,也绝对不会让身边的人得志。”

    “这无关信仰,这是人性。”

    辛曼的心里有些难受。

    郭喜军道:“文武之道,一张一弛,我们已经无需攘外了,倒是眼下的北原部落,已经有了一方诸侯的成色,好好治理,好好协调。”

    “打散那些山头主义,或是制衡,或是舒化,或是制裁。”

    “就像是一个人吃了三大碗牛肉,已经不能再吃了,而是要好好的消化一下。”

    辛曼明白了,其实这种事,辛曼心里一直都明白,只是作为一个从来都不曾攘外的首领,然后一开始攘外,就获得了如此之多的胜利,难免会被胜利的喜悦给冲昏了头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