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得手
    来到西蜀,李尘的心情其实是非常复杂的。

    凤翅镏金镋,是李尘一直心心念念的神兵利器,其实当初说出自己喜欢凤翅镏金镋的时候,那也是在吹牛,反正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实现这个愿望,还不如把牛皮吹的大一点。

    纵然心里也一直努力着,做到更好的自己,有朝一日,终归会拿到传说中的凤翅镏金镋。

    可李尘怎么着也都没有想到,此事是如此之快。

    平顶峰下的村庄,已经空空荡荡,吕安曾经居住过的茅草房也因为长时间没有人居住而垮台了。

    不过村庄之外,有着层层重兵把守,暗中的哨探不在少数。

    对于武道修为到达一定程度的人来说,寻常军旅里的斥候,几乎可以视作无误。

    不久之后,李尘便来到了七星山脉里,和元正众人汇合。

    王巍是第一次见识到李尘,打眼一看,小伙子体魄修长,面容俊朗,眉眼之间,英豪之气十足,倒是一副英雄相貌。

    空手而来,看来已经想好了,要将凤翅镏金镋握在自己的手中了。

    元正道:“人都汇聚在一起了,其实这件事吧,这么多人合起来,也不方便,以我之见,不如现在,梁武你先率领你的精锐,怎么来到这里的,就怎么回去。”

    梁武一知半解的问道:“主上的意思是?”

    元正道:“有天境高手开路,你们人太多了,万一到时候跑路不方便的话,难免横生枝节。”

    梁武明白了,如大夫,王巍这样的武道修为,就算是置身于千军万马之中,也能脱险。

    二话不说,打了一个手势,原路返回。

    来到西蜀,就是来看了一下,若是没有凤翅镏金镋这一回事,梁武还要在西蜀逗留很长的一段日子。

    大夫这会儿问道:“小鬼,你是怎么知道,平顶峰上,供奉着凤翅镏金镋的?”

    元正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以后慢慢说。”

    大夫也没有细问,不是元铁山告诉的,就是柳苍岳告诉的,横竖也就是这么两个人。

    王巍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一想到大魏的两位异姓王心里都向着元正,感觉云端之巅这个门面,应该会野蛮的生长起来。

    李尘道:“我来的时候暗中观察了一下,平顶峰下,有伏兵约莫一万,且平顶峰上,按照道理来说,估计也有三五个心境以上的高手镇守,凤翅镏金镋乃是大将军庞宗这一次的底气之所在,可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啊。”

    秦广鲁笑道:“没看出来你这个小伙子,还蔫坏蔫坏的,明知道这一次凤翅镏金镋肯定会有一个闪失,竟然还说出这种话来。”

    王巍爽朗一笑道:“人家这就叫做气质。”

    对于大夫和王巍,李尘是发自内心的尊重,自己以后,也要走大夫和王巍年轻时候的老路,能够多多学习,那就是多多学习。

    起码在统兵作战这一方面,李尘肯定是不如大夫和王巍的。

    元正想了想说道:“话说回来,梁武的确是走了,不过你们两个还要继续留在这里才是。”

    大夫道:“我和王巍留在西蜀,反正也熟门熟路,当做斥候,你的意思就是这样?”

    元正道:“嗯,是这样。”

    “咱们姑且不说庞宗这一次决战大秦的两位亲王,战况如何,你们留在这里,多少还能探听一些情报。”

    “我的打算就是,如果庞宗实在是不争气的话,该我父王上场的时候,那个时候局面几乎也就混乱起来了,而你们在这里得到的情报,对于我们云端之巅来说,有着莫大的裨益。”

    “因为到了那一步,黑龙王账下的精锐水师,基本上也就可以出师了。”

    “到时候,可能会有那么一两个合适的契机,让我们在大争之世里,浑水摸鱼一二。”

    大夫和王巍想了想,好像也是这么一回事,万一轮到自己出场的时候,由于情报不足等各方面缘由而束手束脚的,吃相也就有些难看了,自己探查出来的情报,自己也比较放心一些。

    “好吧,你们去忙,暂时我们就要在这里,打持久战了,山野之间,没有丫鬟侍女,没有山珍海味,上了年纪,就自然要过一段清苦的日子了。”

    元正噗嗤一笑道:“放心,二位以后有的是大把机会荣华富贵,万古流芳的。”

    大夫道:“先别说以后的事情了,你们若是拿到了凤翅镏金镋,一定要带下来,让我们也看看,凤翅镏金镋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元正道:“一定,最多两炷香的时间,你们就可以看到了。”

    言语之间,蒙金出现在了此间,大袖一挥,开辟出一条虚空通道,元正,李尘,蒙金三人进入其中,一步之间,就来到了平顶峰上。

    一个宽阔的祭坛上,供奉着一柄凤翅镏金镋。

    长约一丈左右,整体金光闪闪,镗头成凤口之状,左右两刃呈凤翼之状,整体流光溢彩,隐约之间,散发出徐徐凤鸣,是暴烈的凤鸣,透出一股雄浑恢弘的大势。

    令人不敢直视。

    元正三人来到此间,就看见地上有三具尸体,各个都是甲胄在身的冥境高手。

    元正疑惑的看了一眼蒙金。

    蒙金说道:“我去找你们的时候,就已经解决掉了这里的麻烦,凤翅镏金镋就在那里,可以直接获取了。”

    元正看向了李尘。

    李尘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心里早已经翻江倒海了。

    一步一步的上前,走上祭坛,探出一手,握在了凤翅镏金镋的握杆之上,猛烈一提,顿觉体内的真元混乱,一股恢弘的气势,冲进了自己的五脏六腑与气海之中,隐约之间,像是要和自己的神魂厮杀。

    情急之下,李尘催动自己的鹏族神通,肋部衍生出一对黄金灿烂的鹏翼,横跨了整个祭坛。

    凤翅镏金镋似乎是活物一般,察觉此间变化,其气势顿时温和了不少。

    李尘的身上,呈现出生死寂灭之力,阴阳之气,来回转化,万物归宗。

    恰到好处的,消磨掉了凤翅镏金镋天大的脾气。

    再度猛烈一提,铿锵一声,凤翅镏金镋被李尘提了起来,握在了李尘的手中。

    沉甸甸的,握住凤翅镏金镋的这一刻,李尘隐约之间,认为自己是绝世猛将,挥舞凤翅镏金镋,仿佛可以开天辟地一般。

    凤翅镏金镋中,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微微挥舞,便可轻易的开山碎石。

    元正在下面打趣道:“可不要太激动了,你若是在这里挥舞凤翅镏金镋的话,很快就会将大将军庞宗给招惹过来的。”

    其实李尘很想要就地操练一番,但想了想算了,在别人的地盘里,最好还是低调一些,二者,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们几个人不厚道。

    得了便宜,就不卖乖了。

    于此时,蒙金再度打开虚空通道,三人又返回了七星山脉里。

    其实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凤翅镏金镋就握在了李尘的手中。

    胯下駮马,手中凤翅镏金镋,日后出现在战场上,那也是风景。

    王巍和大夫看到李尘手中的凤翅镏金镋,也是一阵羡慕,别的不说,能够握住凤翅镏金镋的人,本身就有一定的气数。

    大夫有些羡慕的说道:“小伙子,日后你可就要给咱们的云端之巅挑大梁了,这凤翅镏金镋我打眼一看,绝对可以轻易的撕碎我的黑虎长枪。”

    王巍道:“估计我的鬼兽狂刀,也经不起折腾。”

    李尘谦和的微鞠一躬道:“日后定然不会辜负两位前辈的期望。”

    秦广鲁竖起大拇指笑道:“不错,小伙子,我看好你。”

    元正道:“这一下,你们两位可要小心了,我们带走了凤翅镏金镋,庞宗应该会在天黑之际,就会得知消息,对周围定然会挖地三尺般的寻找。”

    “注意安全啊。”

    秦广鲁和王巍的脸色微黑。

    “开玩笑,我都在西蜀居住多少年了,哪怕这里的地势变了,可是来到这里,我的主场优势依然在,庞宗想要在西蜀之地,找到我们两个人,无异于痴人说梦。”

    元正咧嘴一笑道:“话虽如此,凡事还得小心谨慎啊,不多说了,我们先离开了。”

    王巍和大夫也没有相送的想法,任由元正三人离去,反正有天境高手相陪,路上定然不会遇到什么意外的事情。

    就算遇到了意外的事情,大不了就是恶战一场呗。

    ……

    ……

    西蜀的星空,其实不是多么的灿烂,反而有些稀疏,有种清冽之美。

    渝州城里最大的将军府里,没有歌舞升平,也没有将军扎堆,大将军庞宗身穿一席寻常的素衣,正在自己的书房里,看着佛经,文案上,还有一杯刚刚泡上的热茶。

    一位高大挺拔的年轻人,缓步走进了将军府里。

    庞洪,自从青州失守之后,庞洪也就神秘的消失不见了,少数人以为,庞洪已经战死在战场上了,而多数人以为,庞洪是不敢面对自己的失责之罪,而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隐姓埋名了。

    实际上,青州沦落的当日,庞宗就派遣出了高手,第一时间将自己的独生子救了回来。

    这一段日子,庞洪一直都跟随在父亲的身边,鲜有露面。

    庞宗的想法也很正常,等找到一个合适的契机,让庞洪率领一路人马,出现在战场上,打上几场漂亮的胜仗,也就堵住了庙堂之上的悠悠众口,和大魏百姓的悠悠众口。

    说白了,就是想要给自己儿子人为的制造出一个带功赎罪的形象。

    旧西蜀一战,庞宗有着必胜的把握,借助蜀道天险,大秦铁骑再怎么厉害,也发挥不出来。

    至于大秦的步军,和大魏步军比较起来,倒是相差无几。

    走进书房,庞宗放下了手中的佛经,平心静气的问道:“你不好生修行,来我这里干什么?”

    庞洪脸色难看的说道:“父亲,出大事了。”

    庞宗道:“是多大的事情?”

    庞洪道:“凤翅镏金镋被盗走了,是何人所为,暂不清楚,三位冥境前辈,横尸当场,祭坛周围,空无一人。”

    庞宗听到这话,顿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陛下将凤翅镏金镋送给自己,是什么用意,庞宗心里是清清楚楚的。

    如今,这么要命的东西,竟然给消失不见了。

    “能杀了那三位的人,必然是天境强者,玄风和玄火两位,已经是当下敌军的最高战力,也只是冥境,还未曾到达天境,这件事,定然是咱们大魏自己人所为。”

    “兹事体大,勿要声张。”

    庞洪微鞠一躬道:“明白了,莫非是武王元铁山所为?”

    庞宗道:“元铁山虽然到达了天境,但是以元铁山的尿性,也干不出来这种事情,他已经位极人臣了,瀚州之地,也不是一个出龙的风水,他要凤翅镏金镋,也没用,就算是他所为,他就算得到了凤翅镏金镋,也不敢招摇过市的将凤翅镏金镋拿捏在自己手中。”

    庞宗这会儿自然不清楚凤翅镏金镋被谁给搞走了。

    但是这件事,知道的人绝对不能超过五指之数。

    军中将士们要是知道了这件事,必然会军心大乱的。

    庞宗的心里都在滴血,可没有办法,他表面上只能佯装平静。

    庞洪刚要走,庞宗便说道:“也无需在平顶峰周围挖地三尺般的寻找盗贼了,人家既然得手了,想来这会儿也在离开西蜀的路上了,多余的事情不要去做,我知道你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可你一定要忍住了。”

    “年轻气盛,敢打敢冲,纵然是一件好事。”

    “可强刚易折,你也不适合在眼下抛头露面,好生研究兵法韬略,与武道修为,入秋之后,你只能自己在战场上证明自己,为父也不会给你太大的帮助。”

    “我们庞家,再也经不起一桩罪责了哪怕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罪责。”

    庞洪眼睛泛红的点了点头,人家都欺负在自己的家门口了,可是自己还要忍气吞声。

    这一刻,庞洪才明白了,什么叫做长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