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扎堆山野
    元正和柳青诗注定无法在大梁城里久留。

    待了整整三日,元正便和柳青诗深夜出发,这一次,元正也没有打算直接返回云端上城,而是顺着大梁城,往旧西蜀而去。

    中途,给李尘书信一封,令他速速抵达旧西蜀之地。

    渝州城里,铁甲森森,庞宗在此地聚集精锐二百万之众,要在此地,和大秦的两位亲王决一死战。

    七星山脉一带,空旷无人。

    大将军庞宗再一次来到了旧西蜀之地,这一次是面对大秦铁骑,蜀人对庞宗的怨恨是极为深沉的,这一次,蜀人的心里也颇为古怪,有人希望庞宗胜了大秦铁骑,以免旧西蜀受战乱之祸。

    也有人希望,庞宗最好死在大秦铁骑之下,出一口恶气,从大体上来看,庞宗就算是这一次赢了大秦的两位亲王,日后的旧西蜀,还是会面对没完没了的战乱。

    早死早超生,这是一部分人的想法。

    旧西蜀的民生本就不是很好,很多蜀人之所以不愿意离开家乡,也是情怀所致,死也要死在自己贫瘠的家乡。

    各大州郡里的老百姓,充斥着一股及时行乐的气氛。

    大将军庞宗深知蜀人极为怨恨自己,当年也是庞宗亲手断绝了旧西蜀的读书种子,总之任何能够让旧西蜀死灰复燃的可能,都被大将军给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七星山脉,破损不堪,因为天境高手曾经改变了西蜀整体的地势,也就导致七星山脉与平顶峰临近。

    平顶峰周围,亦有重兵把守,因为孤峰之上,供奉着凤翅镏金镋。

    七星山脉深处,梁武率领一千精锐,刚刚驻扎此地。

    而秦广鲁和王巍也来了,蜀人不期而遇。

    空荡荡的营地里,梁武,秦广鲁,王巍三人围坐一桌。

    虽无好茶,可是军粮里还是有些粗茶淡饭的,在这荒郊野外,也只能将就一二了。

    梁武开口道:“以前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和两位将军共事,在故国再一次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和两位将军在这山野之间品茶论道。”

    秦广鲁也是第一次见到梁武。

    大概秦广鲁和王巍从小就在军伍之中,摸爬滚打,对于江湖上的人,从内心深处,都较为抗拒,因为江湖是没有规矩的。

    可惜啊,这一次郭喜军不在这里,不然四个人围坐一桌,还能打打麻将。

    秦广鲁说道:“你在云端上城里,应该也混到了一个将军的位置吧。”

    梁武道:“算是吧,不过主力是傅玄黄和李尘那两个年轻人,粗活累活儿,都是我们的,细致的活儿,我们又不会。”

    王巍咧嘴一笑道:“这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出啊,现在的年轻人,和我们那个时候比较起来,似乎更有主导权了。”

    秦广鲁说道:“上一次你和小鬼同境界一战,输了,我敢保证,你若是和那位叫做李尘的年轻人同境界一战,也不是对手。”

    王巍看开了:“不是对手,那就不是对手,难不成你和李尘同境界一战,就能赢得了人家年轻人?”

    大夫一时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回复。

    然后不冷不热的说道:“我到了心境了,你还在化境摸爬滚打,不害怕扯后腿吗?”

    王巍:“……”

    梁武知道自己是一个粗人,和这两位将军,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也就是干笑着,干些端茶倒水的活儿。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奔腾的大势袭来,秦广鲁和王巍微微一怔,接着,元正骑着万里烟云照,柳青诗骑着风龙,来到了此间。

    周围的将士们刚欲行礼,元正摆手笑道:“不必多礼。”

    秦广鲁看着元正,很纳闷的问道:“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这会儿你不是在云端上城享福吗?”

    看了一眼柳青诗,秦广鲁大概就知晓这是王侯之家的闺女了,象征性的点了点头,也没有问候。

    梁武给元正搬来了一张椅子,主位上的元正,打眼看了一眼周围,一千精锐,散布在山野之间,根本看不出来啊。

    元正道:“我来西蜀,是要干一票大的。”

    梁武热切的问道:“主上的意思是,烧了大将军庞宗的粮草?”

    秦广鲁道:“难不成你要灭了庞宗?”

    元正一时无语,梁武是真心问,大夫就有些不正经了。

    “平顶峰上,供奉着凤翅镏金镋,可用来壮哉大军气运,我要带走凤翅镏金镋。”元正道。

    秦广鲁和王巍倒也没有心动,凤翅镏金镋虽然是神兵利器,可是他们自己手上的家伙事儿也不差,没有那个必要。

    “你要用凤翅镏金镋?”秦广鲁疑惑道。

    元正道:“倒不是我,李尘要用,李尘正在来此间的路上。”

    顿时,秦广鲁和王巍心中明白,日后的李尘和傅玄黄那两位年轻人,就是元正这个门庭之下的顶梁柱了。

    至于他们这些老家伙们,估计也是带带年轻人上道。

    因为凤翅镏金镋落在谁的手上,几乎大权就落在谁的手上了。

    秦广鲁和王巍也没有多问什么,凤翅镏金镋需要气运不俗的人才能掌握,他们也不怀疑李尘是否有那样的气运,因为怀疑的话,反正会增大彼此之间的怀疑。

    梁武道:“那我们这些人,可还用在西蜀干点别的事情?”

    虽说老丈人柳苍岳认为庞宗这一次会打一次漂亮的胜仗,可是元正的心里也还是有些捉摸不定。

    想了想说道:“我们人数太少,打游击战都不敢够看。”

    “只是单方面的看热闹,亦有一定的可能会殃及池鱼。”

    “取走凤翅镏金镋,就算是我们干了一票大的了。”

    “因为半路摘了桃子,若是还不跑路的话,可能就没有机会跑路了。”

    梁武明白了,这也算是变相的欺负了一下庞宗,总是,来到西蜀,他就像是想要干出一件让庞宗不舒服的事情。

    柳青诗没有插话,这也是头一次,跟着元正来到外面的世界里,干其余的事情。

    没有做贼心虚的感觉,反而觉得有些兴奋。

    毕竟是浑水摸鱼嘛。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