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六十五章 父子
    王府的大堂里,元正坐在客座上,坐立不安,师傅独孤信就陪在元正的身边。

    独孤信眼角的余光自然留意到了元正的窘态,觉得有些可爱,小家伙终于长大了,这不知不觉的,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

    心中觉得有些自豪,也不枉这些年来的默默守护和苦心栽培了。

    柳青诗倒是一切随意,来到王府里,柳青诗就是高高在上的小公主,吃着点心,喝着花茶,丫鬟仆人照顾的颇为周到细心。

    随着一阵闷沉的脚步声传来,元正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柳苍岳缓步走来,大堂里的人纷纷微鞠一躬退下,柳深这个管家,则负责起了端茶倒水的事情。

    元正起身,深鞠一躬道:“见过王爷。”

    柳苍岳不曾正眼看元正一眼,而是看向了戴着面具的独孤信,柔和开口道:“这位高人,可否透露尊姓大名,与元正属于何等关系?”

    独孤信道:“我是他的师傅,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个身份,可否?”

    柳苍岳微微一怔,想要继续刁难一下。

    忽然之间,柳苍岳觉得如芒在背,被独孤信深深的凝望了一下,来自于天境巅峰高手的凝望,让柳苍岳顿时明白,今日怕是在自己家里,都掌握不了主动权了。

    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本身女婿就让自己很窝火了,如今女婿的师傅,这算是施压,还是施压呢?

    柳苍岳干笑了一声,为人父母,面对闺女出嫁的事情,柳苍岳这是第一次,还真的没有经验可以借鉴。

    元正一直在一旁赔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柳青诗噗嗤的笑了,大有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倾向。

    柳苍岳来到闺女跟前,意味深长的问道:“闺女啊,你可要想好了这个男人,是否值得你托付终生?”

    元正的心里有些感动。

    因为这一次,柳苍岳没有在意自己的庶子身份,而是进入了正题,直接询问闺女的意思。

    柳青诗看了一眼元正,想起那个夜晚,一起散步聊天,想起带着东方明月回来开诚布公。

    柳青诗虽然没有江湖经验,对于外面的世界,也不甚了解。

    可柳青诗很清楚,元正的内心某个角落,早已经被孤独填满了。

    那个夜晚,柳青诗头一次觉得,元正是那么的孤单,遗世独立,看似风度翩翩,实则肩膀上的重任,已经让元正身不由己了。

    还有在江南暴打元正的那一次,以元正的实力,完全不用中了圈套,可是他还是中了圈套。

    这个世道上,如谢华那样的公子,不见得是真君子,如元正这般劣迹斑斑的人,也不见得真的是一个纨绔。

    柳青诗想了很多,元正很真实,也很孤独,为人主上,元正虽说有甩手掌柜的嫌疑,可每当遇见了大事,元正总是第一次出现在最前方的那一个人。

    这样的男人,难道还不是一个好男人吗?

    看人看事,不能只看表面,大多数女子,只在乎一个男人的现状,也没有打算和男人交心,只是看一个男人对自己好不好。

    元正对柳青诗,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可是害怕柳青诗在江南出现了意外,明知自己有许多为难之处,还是带着柳青诗返回了云端上城。

    细细想来,本该狠心拒绝的事情,元正还是去做了。

    柳青诗嗯了一声,然后看了一眼元正,两人心知肚明。

    柳苍岳见状,颇为无奈,还指望柳青诗为难一下元正,然后自己在煽风点火一二呢,结果事情总是和自己预想中的不太一样。

    这会儿,独孤信说道:“我家正儿有礼物送给你。”

    柳苍岳愣住了,听柳深说,元正这一次就是两手空空来说媳妇的,本来心里还有点生气呢。

    板着一张脸,问道:“什么样的礼物啊?”

    元正上前,掌心中浮现出一滴腾蛇精血,递给了柳苍岳,以柳苍岳的眼力劲来看,这自然是可遇不可求的神物。

    问道:“小伙子,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元正道:“是我以前游历玉虚山脉,借助外力降服腾蛇,所取得的精血。”

    “本来这一次,也打算带着很多聘礼,来到这里,可是想了想,我的身份,也不应该那么招摇,二者,您也是一位王爷,我能拿得出来的东西,想来这个王府里也不会缺少什么。”

    “王爷在心境巅峰停留了很多年,虽说半只脚入了冥境,可终归只是差那么一点点。”

    “投其所好罢了,这腾蛇精血,应该可以让王爷进入冥境,武道修为,更上一层楼。”

    柳苍岳心里一沉,玉虚山脉,那可是他自己都不敢去的地方,纵然是天境高手,也不一定能在里面横着走。

    细想一番,这个孩子大闹皇城,游历天下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纨绔少年了。

    这几年来,应该受了很多苦吧。

    其实这几年的元正也没有吃很多亏,受很多苦,毕竟钱袋子比较充实,脑袋瓜子又不笨,遇到事情,总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式。

    只是这一份人生履历,会让外人觉得,元正这几年很不容易。

    不容易那是对于弱者的说辞。

    柳苍岳深呼吸了一口气道:“既然我家闺女都已经同意了,我又能如何,你打算什么时候举办婚礼?”

    这个问题,还真的把元正给问住了。

    柳苍岳也看得出来元正有难言之隐,开口道:“这里没有外人,有话直说,此时此刻,我只是一个父亲,不是大魏臣子,也不是忠显王。”

    元正一脸严肃道:“不瞒王爷,眼下我根基未稳,云端上城虽说进可攻退可守,是风水宝地,怎奈何人口太少,无可陈之兵。”

    “江南一带,虽说如今有西蜀双壁在麾下,可是南云江上才刚刚起势,和谢华的精锐水师比较起来依旧不足一谈。”

    “成亲一事,我想要等到,我可以广陵磊落,以一方诸侯,一方枭雄的姿态出现在天下人眼中的时候,再来操办,如今还在蛰伏。”

    “此次前来,是因为刚好有空,找到您来说一下这件事,此事过后,我就要去旧西蜀观察敌情了。”

    “我要走的路,很艰难,还希望王爷不要嫌弃您这个女婿。”

    柳苍岳没有生气,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也给元正倒了一杯茶,这杯茶喝了以后,从今往后,大概就是父子了。

    言道:“上一次,我曾孤身去过瀚州,和你父亲聊过此事,当时你的父亲对于你的态度是遮遮掩掩的。”

    “元铁山可以遮遮掩掩的事情,必然都不是小事情,我也没有多问,也不方便多问。”

    “如今看来,你想要在庙堂之外起势,刚好遇到了大争之世,君王社稷对于你这等野外枭雄的约束力,也可忽略不计。”

    “你心中,可否有帝王之志?”

    元正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柳苍岳明白了,难怪当初的元铁山,无论怎么样,都不会说出实话。

    本想着,两个王爷联手可以给元正在庙堂之上,合谋一个可以养家糊口的一官半职,如今看来,也没有那个必要了。

    柳苍岳沉声道:“眼下你可陈之兵有多少?”

    元正道:“不足十万,良莠不齐,但军备精良,有天境高手压阵,对外,有一战之力,只是还未遇到一个合适的契机,账下无论文士还是武将,都较为匮乏。”

    “故此,只能隐忍,暗中蓄力。”

    别的不说,光是有天境高手压阵这件事,柳苍岳大概就清楚元正目前的实力有几斤几两了。

    柳苍岳也没有询问元正账下可否人才济济,钟南在江南的名声有多大,柳苍岳也略知一二。

    短短几年,可以陈兵十万,便足以证明元正的能耐了。

    具体的规划布局,柳苍岳也不会指手画脚,因为每一个为人主上的存在,做人做事,都有自己的方式方法。

    独孤信道:“大争之世的走势如何,我们眼下都不知晓,不过这孩子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们作为长辈的,自然要扶持一二,王爷如今依旧大魏臣子,睁只眼闭只眼即可。”

    “反正,你有一个女婿,在外面偷偷摸摸的搞事情。”

    柳苍岳摊上了这么一个女婿,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小伙子,你该改口了。”柳苍岳冷不丁说道。

    元正也是心领神会,双手作揖,行大礼道:“见过父亲大人。”

    柳苍岳温和一笑道:“乖儿子,日后好生照顾我的闺女,我知道你很忙,可一个连家都照顾不好的男人,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你的礼物我很满意,眼下我也无法给你做出承诺,我心中虽然想要帮你一把,可你自己都还没有做出样子来,我想要帮你,也不知道从何下手。”

    “我只能和你的父王一样了,隔岸观火。”

    “大魏的气数尚存,你日后为人处世,千万不可过于嚣张狂妄了。”

    元正道:“父亲的意思是,旧西蜀一战,庞宗有可能会翻盘?”

    柳苍岳道:“是,并且还有很大的可能。”

    “能成为大将军的男人,必然有着过人之处。”

    “你的父王虽然看不起庞宗的为人处世,但是对于庞宗统兵作战的能力,嘴上不说,心里还是认可的。”

    “当年旧西蜀一战,庞宗虽然让大魏国库差点耗空,不过就算是你的父王当年去征讨旧西蜀,也不见得能够比庞宗更好。”

    “西蜀如今还剩下蜀道,内部虽然平坦,可蜀道之难,足以为难住所向无敌的大秦铁骑了。”

    “庞宗的精锐还没有浮出水面,你还得好生隐忍蛰伏才是。”

    元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老丈人这话,也是有据可循的。

    “儿子明白了。”元正道。

    柳苍岳道:“本来想要送给你一桩礼物的,不过我这里,实在是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你有万里烟云照,你有名剑,你有可陈之兵。”

    “我只能给你一个线索。”

    元正洗耳恭听道:“请父亲指点。”

    柳苍岳沉声道:“有一神兵,名曰凤翅镏金镋,这门兵器,一直都在皇城的兵器库里。”

    “当年有三个人可以得到这个神兵,我,庞宗,还有你父亲,不过陛下出于各种缘由,还是将凤翅镏金镋蒙尘了。”

    “不久之后,凤翅镏金镋也将会出现在旧西蜀之地,陛下是打算将这个神兵利器,交代给庞宗了。”

    “其中用意,你也应该明白。”

    元正道:“如今我父王功高震主,马上又要功高震主了,需要另外一人制衡,有了凤翅镏金镋的加持,庞宗可以和父王撄锋了。”

    凤翅镏金镋,不仅仅是一门神兵,关键是,这个神兵,可以壮哉主人的气运。

    柳苍岳道:“让你去打凤翅镏金镋的主意,一者是因为,你若是遇到了可以开疆辟土的猛将,可以用来赏赐,二者,也能给你的父王少增加一些麻烦。”

    “庞宗有大器晚成的命数,庞宗若是成了气候,他现在在你父王面前有多么卑微,日后,就自然会有多么狂妄不臣。”

    元正心中暗爽,李尘一直梦寐以求的凤翅镏金镋,总算是有门道了。

    可元正不解问道:“凤翅镏金镋出现,也是在旧西蜀的盘龙之地,用来壮哉气运,庞宗也不会挥舞凤翅镏金镋,我若是半路摘桃子了,那会不会影响庞宗和大秦两位亲王的战局?”

    柳苍岳道:“不会,此战,庞宗必胜,而凤翅镏金镋,是准备给你父王用的,而不是给大秦铁骑用的。”

    元正心领神会,看来这一次去旧西蜀,注定会有一场很大的热闹了。

    过了一会儿,王府里的小厨房里,做了一桌子的山珍海味。

    来拜见老丈人,元正自然是要喝上几杯的,独孤信也是象征性的和柳苍岳小酌了几杯。

    年轻人啊,终身大事有两件,一者是成家立业,二者人生志向。

    可大多数人,连其中一样都无法完成。

    成家容易,立业难也。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