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六十四章 终于来了
    回到万世殿里的元正可以说是坐立不安,如履薄冰,大夏天的感觉到了丝丝寒意。

    本想着出关之后,不说是所向无敌了,起码风采要比以前更加过人了。

    苏仪在一旁默默地喝茶,看元正的脸色,大概便能看出来端倪了,说道:“师弟莫非是要择日去大梁城拜访忠显王?”

    元正狐疑道:“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苏仪道:“婚姻大事,为人父母者不说是插手了,起码也要知晓自己的闺女嫁给了什么人才是。”

    “单容和东方明月,完全可以自己做主自己的婚姻大事,可是小静秋那里,也需要商河点头,柳青诗那里,就更不用说了。”

    元正也许是关心则乱,以师兄的城府,看出这些事情来,也不是多么奇怪的事情。

    想了想,虚心问道:“师兄如何看待这件事?”

    苏仪道:“站在一个庸俗的角度上来看,你要是真的和柳青诗成亲,柳苍岳又同意了,日后势力发展壮大,柳苍岳的心里兴许不会向着大魏的君王社稷,而是向着你这个女婿。”

    “当今大魏的皇帝陛下,所做之事,其实完全符合君王章法,制衡群臣,独揽大权,暗自窥探,虽说寒了不少人的心,可当皇帝就是这样,没有多余的选择。”

    “柳苍岳和陛下之间的矛盾,也是处于萌芽状态,旧西蜀一战,庞宗若是败了,柳苍岳会出现,你的父王也会出现在战场上,和大秦铁骑正面撄锋。”

    “到了那一步,你若是出现在战场上,柳苍岳肯定会第一个和你汇聚的,他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自己的闺女。”

    “而你父王,还是以前的老样子,毕竟你父王,也无需向当今陛下妥协什么。”

    “站在一个不俗气的角度来看,你和柳青诗孽缘修成正果,也是一桩美谈,柳家的人有了下台阶的余地,元家的人,也会喜事临门,对于大魏陛下来说,可能会想办法让你和大秦的铁骑干一场硬战,然后顺势给你一个官职,不过你不受天子制约,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

    元正问了一个细致的问题:“我这一次去大梁城,应该带点什么礼物比较好,去了大梁城之后,以师兄的眼光来看,我的那个老丈人,会不会对我发脾气,或者说,非要逼着我,将柳青诗立为正室夫人。”

    苏仪道:“发脾气那是肯定的,不过柳苍岳早就知道自己的闺女和你在一起,你们两个修成正果,柳苍岳的心里早有准备,不过你走的是一挑四的路子,柳苍岳心中肯定不服。”

    “多少还是会为难一下你的。”

    “不过让柳青诗成为正室,柳苍岳心中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一者,柳苍岳心中也清楚,你和柳青诗之间属于孽缘,能修成善缘,已经心满意足了。”

    “二者,柳苍岳若是知晓大周的公主殿下,也是你的女人,就不好开口让柳青诗成为正室夫人了,柳苍岳脾气不小,但绝对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人。”

    “三者,公事公办,柳苍岳也清楚你在外可能立事了,凡事会为你多做考虑,因为为你多做考虑,也是为了自己的闺女多做考虑。”

    “四者,站在男人的角度上来看这件事,第一内政要稳,柳苍岳清楚,外人插手主人家的内政,绝非明智之举,哪怕柳苍岳不是一个外人。”

    “这第二嘛,柳苍岳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因为事情真的这样干了之后,你的父王,估计也会对柳苍岳多加制衡的。”

    听到师兄这么说,元正的心里宽松了不少。

    苏仪跟着说道:“不过想要造成这样的局面,你需要带着合适的礼物去拜见柳苍岳,且在柳苍岳那里,也要展示出你是一个绝对有本事的人,不然的话,柳苍岳的心里还是会看不起你,还是会想方设法的刁难于你。”

    元正道:“我要怎么展示出我的本事,和他同境界一战,胜了他,还是写一篇诗词歌赋,证明一下我的文采风流?”

    苏仪淡淡然道:“这个,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这么搞事情,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最好就是,若是你的那一位师傅可以陪着你一起去忠显王府的话,则是最佳。”

    “有天境高手相陪,柳苍岳的架子绝对不会摆的太高了。”

    上一次见师傅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不过元正总觉得,师傅一直都在自己的附近,只要自己遇到了危险,师傅一定还会出现的,兴许在半路上,就能够遇到自己的师傅。

    花椒和茴香这一次是千万不能带着去了。

    作为自己的剑侍,花椒与茴香堪称完美,还好,花椒与茴香,真的不是世俗女子,找不到任何的烟火气。

    苏仪道:“礼物的话,你带什么礼物其实都一样,据我所知,柳苍岳的武道修为,停留在心境巅峰很多年了,若是有一个合适的机会,让他进入冥境的话,则是最佳。”

    元正道:“此话何解?”

    苏仪道:“腾蛇精血,是不是还剩了点。”

    元正道:“明白了。”

    入夜,星汉灿烂。

    这一整夜,元正都没有睡,自己还没有到及冠之年,也快了,就已经要面对终身大事了。

    哪怕元正的终身大事从来都不是娶妻生子,可也算是一件终身大事了。

    运转真元,行走周天,他要尽量让自己保持最巅峰的状态,去面对自己未来的老丈人之一。

    要说老丈人这件事,商河那里倒是好说,毕竟商河也不是什么身份显赫的王爷,成为一方聚富之家,也就走到头了。

    可柳苍岳算是一个硬点子的老丈人啊。

    这一夜,元正想了很多很多,大人为什么从来都不会说自己很累,那是因为不敢说自己很累,其实已经累的不行了。

    这个夜晚,元正感同身受,自己是大人了。

    翌日,清晨,元正便来到了柳青诗的府邸前,两人之间没有多余的耽误,就直接骑着各自的坐骑,离开了云端上城。

    至于昨日,三个女子在那个葡萄架下都说了一些什么,或者说都干了一些什么事情,元正也不关心。

    要走一段绕路,灵州,霸州,青州三州,都有大秦重兵把守,只能先走水路,抵达偏向于南方地界,接着,在选择一条隐蔽的道路,往北方而去。

    明明是拜见自己的老丈人,搞得就和做贼一样。

    山水之间,柳青诗放飞了一头海东青,最多三个时辰过后,柳苍岳就会得知女儿要回来的事情,并且不但女儿回来了,还会带着一个脏兮兮的小贱人回去。

    河里的水很是清澈,可以倒映出人的脸庞。

    元正洗了把脸,然后问道:“我们这一次去了,你的父王会不会有心理准备,你的那封信里,可曾交代清楚了。”

    柳青诗看得出来元正有些心慌,哪怕经过了一夜调整状态,元正还是有些心慌。

    见到元正这一副模样,柳青诗的心里反而有些高兴,起码,这个男人还知道心慌是怎么一回事。

    柳青诗道:“都说的很清楚了,父王也知道,我只是其中一个,还有剩下的三个姐妹,我都依序介绍过了。”

    “明月公主的分量最重,想来,父王的心里也不会过于为难你我。”

    “不过还是你的父王随着我们一起去比较好,毕竟是说媳妇这等重大事情,双方家里人,理应出现才对,就我们两个,显得形单影只,也不是那么的正式。”

    元正何尝不想要父王陪着自己一起去大梁城啊,可自己是庶子,也不是父王不爱而自己,而是自己现在干的事情,也不方便父王继续替自己出头露面了。

    忽然之间,元正心有所感,回过头望去,一位戴着面具的神秘人缓步走来。

    师傅来了,元正喜出望外,上前微鞠一躬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就知道师傅肯定会出面的。”

    独孤信还是没有在元正的面前摘下自己的面具。

    可元正已经习惯了,要是师傅真的在自己的面前摘下面具,元正反而会不习惯的。

    独孤信道:“我以为你最开始会和东方明月成亲,却没有想到,第一个去拜访的就是柳苍岳那个后生。”

    柳青诗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听到这位神秘人将父王称之为后生,大概就明白,这位神秘人的辈分和身份了。

    元正听到这话,想到了一些事情:“据我所知,东方明月的气运之强,难以言表,她一个人,是走不出茫茫大周的,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应该是有人将东方明月给护送出来了。”

    独孤信道:“你猜测的不假,就是我。”

    元正难以置信的看着师傅,难不成眼前的这位师傅,和另外一位鬼谷子师傅,偷偷地见过面了。

    要是见过面的话,那可就有些稀奇了。

    独孤信淡然道:“我修行的也是沧海**,我的推演计算功夫,难不成你还有所怀疑不成了?”

    元正恍然大悟道:“不敢不敢,多谢师傅。”

    有独孤信陪着,这一路上别的不说,安全感上升了不知道多少倍,哪怕暗中还有蒙金追随,可看见师傅,心境都不一样了,起码有了面对王侯的底气了。

    ……

    大梁城,忠显王府。

    鸟语花香的后院里,柳苍岳将回来的海东青好生安置了下去,自己一个人,在庭院里来回踱步,惴惴不安。

    不但是怒气上涌,更是差一点急火攻心了。

    这一次,柳深没有陪着柳苍岳,柳苍岳只是想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自从闺女去了元正那里之后,柳苍岳心里就已经清楚,这两个人,早晚都会搞出事情来,果不其然啊。

    可是,这一次的事情,还是元正一挑四。

    柳苍岳怎能不怒,不过怒气过后,柳苍岳心里也平静了下来。

    叫单容和商静秋的那两个女子,就不用多说了,人间绝色也好,还是剑道天才也罢,终归不是出自于王侯之家。

    可东方明月竟然也是其中的一个人,大周的公主殿下,竟然都要和武王庶子喜结连理了。

    这简直了……

    柳苍岳有脾气都没有地方发,一想到元正,柳苍岳的心里就是一肚子火,可是冷静下来以后,柳苍岳也不得不承认,元正的气运的确够强,身为庶子,如今也算是小有成就。

    人间蒸发过后,又重现世间,摇身一变,成了自己的女婿。

    柳苍岳也不打算给元铁山打一声招呼了。

    元铁山也不可能出现在元正的婚宴上,因为眼下战事频繁,元铁山根本没有那样的闲工夫,二者,这样一来,皇城里的那一位,恐怕又要想办法找麻烦了。

    可是柳苍岳也不太相信,元正这一次不带着一个长辈或是家人来到这里。

    这门婚事,柳苍岳略作揣摩过后,就明白,自己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还得同意,没办法,谁让元正把人事儿给干在前面了。

    来回躲不了很久,柳苍岳的心里也想了很多,这一次,可要一定问清楚,背地里的元正,到底都搞了一些什么事情,那个传说中的云端上城,又是怎么一回事。

    正在思虑之间,柳深火急火燎的来了。

    微鞠一躬道:“王爷,小姐回来了,元正少爷也回来了。”

    柳苍岳脑袋瓜子顿时嗡了一下,下意识问道:“除此之外,可还有其余的人?”

    柳深道:“还有一位戴着面具的神秘人,是元正少爷的师傅,这一次,可当做是元铁山王爷亲自前来。”

    “元正反正是这么说的。”

    柳苍岳尽量让自己平心静气,问道:“他们现在何处?”

    柳深道:“堂屋里等候着。”

    柳苍岳道:“他们可曾带来聘礼,若是带来的话,一律不要。”

    不管怎么说,柳苍岳都咽不下这口气,能够为难多少,那就是多少。

    柳深的脸色颇为古怪。

    柳苍岳不信邪的问道:“难不成,还真的收下了那些聘礼,不好退货了?”

    柳深道:“元正少爷就是两手空空的来的,什么聘礼都没带,我本想发火的,可是这种事,自然是您来做比较合适。”

    柳苍岳:“……”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