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六十三章 被动
    ……

    云端上城,万里无云,此地冬暖夏凉,风水颇好,纵然是盛夏时节,也没有闷热之感,北面的草原上,成群的战马浩荡奔腾,有万马齐头并进之势。

    东方明月靠在一颗大石头上,遥望不远处的云端上城,精致恢弘,犹如皇家之势,和皇家比较起来,只是少了几分底气。

    带着东方明月来到云端上城之后,元正就直接带着东方明月来到了这里。

    有自己的战马,有自己的徒弟,有自己的城堡,除了人口比较少以外,在也无其余的硬伤了。

    阳光有些慵懒,人也有些慵懒。

    元正轻声问道:“你喜欢这里吗?”

    东方明月道:“喜欢,让我感受到了久违的安静。”

    元正道:“你不是一直都很平静吗?”

    东方明月道:“那不是顺应本心的平静。”

    来到这里之后,元正将事实告诉了东方明月,自己的生命中将会和四个女子有姻缘,东方明月是其中一个。

    本来以为,东方明月知道这件事以后,会大发雷霆,会拔剑相向。

    可是东方明月没有多大的反应,似乎是这里让她感受到了久违的宁静。

    元正的心里有些起伏不定。

    基本上每一个女人,都希望自己的丈夫永远不会纳妾,去青楼都可以,但是家里,绝对不能多出来其余的女人。

    这会儿元正明白了,原来女人也不在意自己的男人到底会有多少个女人,只要能感受到内心的平静即可,有那一种归属感和淡淡的使命感以及志向一致的幸福感,便已经是最好了。

    东方明月的志向是什么,元正不知道。

    可是东方明月已经知道了元正的志向。

    志向这个东西,听上去很廉价,又很会糊弄人。

    普通贩夫走卒,是没有志向的,和人交往,只是看对方的家底儿,对方的势力,以及对方会不会顺眼。

    而商贾之道,多少还是讲究志向的,若是志向一样,利益方向也是一样那是最好,不过骨子里,商人心中只有利益,必要的时候,也会干出违背自己本心的事情。

    正人君子之间,淡如水,不谈志向,求的只是一种感觉,是否自然,是否舒服。

    然后就是一些孤僻,甚至在别人眼里都不是那么正常的人,才会在乎,志向是什么,人生又是什么。

    人生可以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也可以不是这些。

    元正心中也感受到了久违的宁静,和东方明月,绝对不算是谈情说爱,只是以谈情说爱的理由来到了这里。

    “明月楼里正在安置家具物件,估计晚上的时候你就可以入睡了,你喜欢什么样的丫鬟仆人,又喜欢什么样的风水摆设?”

    有白玉麒麟追随在东方明月的身后,无论到了哪里,都是最好的风水摆设。

    东方明月道:“两个丫鬟即可,剩余的一切从简。”

    元正不理解的问道:“你是公主啊,虽然我这里不比你的皇宫,可是你想要的,我也会尽量满足你。”

    东方明月淡然道:“难道公主就一定要锦衣玉食,就一定要高高在上吗?”

    一时间,元正无言以对。

    东方明月忽然间说道:“其余的三个女子在哪里,我觉得既然都同处一片屋檐下,总得互相见见才是。”

    元正如遭雷击。

    倒是不害怕他们几个人给打起来了,四个女子,都不粗鲁。

    只是觉得,东方明月有些过于直接了。

    二者,以元正昔年的纨绔经验来看,其实有的时候吧,女人不是多么的在意自己的男人,只是不想要输给了另外的女人,只是为了争那一口气,就死命的对一个男人好。

    不过这四个女子,倒是没有这样的可能。

    元正想了想说道:“你想要什么时候见面?”

    东方明月道:“越快越好。”

    其实东方明月早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对于东方明月来说,这只是一件事情罢了,只要是事情,就必须要去面对,避重就轻,从来都不是东方明月的态度。

    可元正还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

    他仔细想了想,师姐单容应该是做好了准备,柳青诗应该也做好了准备,至于小静秋,冬季才会出关,等到小静秋出关以后,遇到这种事情,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自处了。

    沉思道:“随我去桐府吧,我的师姐就在那里。”

    东方明月嗯了一声,两人结伴而行,马场周围,很识趣的没有一个人。

    云端上城里的人,谁都知道主上又带回来了一个美貌无双的女子,不过这件事在吕安有意的控制下,也没有谁敢说闲话,议论主公的家务事,无论是在江湖,还是在庙堂,都是天大的忌讳。

    桐府之中,一切如常,也没有多少的丫鬟仆人,除了三五个园丁,在也没有其余的外人。

    东方明月没有听说过单容,但是想象之中,单容应该也是人间绝色的那一种人。

    单容一个人在葡萄架下,安静冥想。

    元正带着东方明月来了,单容微微抬起头,第一次看到了东方明月的真容,果然是风采绝世,身段完美,生了一张可以嫁入王侯之家的脸蛋儿。

    其气质,跟自己还有几分相似之处。

    单容泡了四杯花茶。

    元正和东方明月来了之后,单容很自然的说道:“坐吧。”

    东方明月也没有刻意的观察单容,只是一眼,东方明月了解的就足够多了,某种程度上,东方明月觉得单容和自己应该是同一种人。

    这会儿,柳青诗也来了,莲步微移,脚下生辉。

    三个女子,无声无息,彼此之间,有余光的交流,却没有眼神的交流,眉眼之间,尽是云里雾里。

    元正觉得这气氛,实在是有些诡异了。

    微微运转沧海**,元正的心神冷静下来了,这件事,本来也是应该元正自己来主持,毕竟女子家,主持这种事情,拉不下脸面。

    一者,元正还没有和其中的任何一个人成亲。

    二者,人家能聚在一起,就已经是给了元正天大的面子。

    抿了一口花茶之后,元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因为这几位,都不是什么庸脂俗粉。

    单容开口道:“其实我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面对这样的事情,明月公主,你心中作何想法?”

    柳青诗没有说话,比较之下,柳青诗属于弱者。

    并非是姿容不容单容和东方明月,而是说,在武道修为这件事上,柳青诗属于一个弱者。

    东方明月和单容都已经到达了元境,对于世间武夫而言,元境,基本上属于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够到达的境界了。

    也没有什么火药味。

    东方明月淡然道:“这种事情,也不是什么要命的事情,只是我自己觉得很有趣,因为一个男人的缘故,我们几个人可以坐在一起喝花茶。”

    “更让我觉得有趣的是,我们是没有任何铺垫的就这样坐在了一起,宛若神来之笔。”

    一边说着,东方明月自己都自嘲的笑了笑。

    长这么大,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唯独这种事,是东方明月少女时代做梦都不曾想到过的。

    单容既没有一家之主的风采,又好像是一家之主。

    两人唯一的话题,大概就是剑道了,东方明月的剑道不容小觑,第一次元正小觑了,若非东方明月手下留情,兴许元正就交代在那个大秦的旷野里了。

    可是大家都没有说剑道这个事情。

    单容道:“我也不迷惘,只是忽然间觉得,人生是索然无味的,可有意思的事情又那么多。”

    东方明月道:“是挺有意思的,有意思到了,我无法拔剑四顾。”

    柳青诗很安静的坐在元正的身边,在这里,柳青诗不知如何说话。

    比较江湖经验的话,柳青诗绝对不是单容和东方明月的对手,武道修为,也就更不用说了。

    和她们比较起来,柳青诗真的是出自于王侯之家的乖乖女一个。

    元正故作镇静的说道:“眼下本人无心风月,几位看上去,也不像是风花雪月的主儿,不久之后,我将会去一次西蜀,三位大可以在这云端上城里安静的研习武道。”

    “若是觉得哪里不太妥当,直接让吕安去处理即可。”

    “说实话,你们三位,都是人间绝色,我应该觉得艳福不浅才对,可是我自己,真的没有这样认为。”

    “这不像是谈情说爱,也不像是强买强卖。”

    “更将是风云际会后的新鲜产物。”

    三个女子没有一个人说话,也没有人接话,就是安静的看着元正。

    元正愣住了,然后也看着她们三个人,低声道:“这是怎么个情况?”

    柳青诗头一次开口说道:“等你继续往下说啊,事件的主角是你,你要是不说话,我们三个人,又怎么说话?”

    元正哦了一声,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言道:“我好像也无话可说的样子,觉得在这里有些多余。”

    东方明月道:“不,你不多余。”

    元正一头雾水的摇了摇头,大好的肥肉就在自己的嘴边,却不知道如何下口。

    沉思片刻后,元正说道:“本想着给你们三位安排一些事情,可也不知道如何安排,我去西蜀,带着你们三位,好像也不是很好看。”

    “余下来的时间,你们三人自行处理,我绝不插手你们的事情。”

    “等各自都安静下来,做出了心中的决定之后,咱们在做商议。”

    “这是一件好事,对于我自己来说,这真的是一件好事,可是这一件好事,多少有些潦草。”

    “小静秋还在闭关,我们几个暂时又无所事事。”

    “确实有些古怪啊。”

    元正起初觉得,只要自己拿出当初的纨绔风采,骚包一些,应该就可以掌握这件事的主导权,可是在回来的路上想了想,要是真的拿出了当初的纨绔风采。

    以单容和东方明月的武道修为,必然可以将元正毒打一顿。

    因此,这会儿也不知道该做一个正人君子,还是一个纨绔子弟了。

    正人君子的话,这件事上元正绝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纨绔子弟,元正又没有那样的胆魄。

    柳青诗开口道:“再去西蜀之前,我想要回一次家,讲这件事说给我的父王听。”

    元正顿觉脑袋瓜子嗡了一下。

    在元正本来的计划当中,和柳青诗成亲了以后,再去忠显王府那里报告,先斩后奏,是最为稳妥的办法,若是柳苍岳这会儿知道元正有着齐人之美的想法,就算不会杀了元正,也要让元正脱一层皮。

    二者,齐人之美,是忽然之间齐人之美的,从头到尾,元正也是非常的被动。

    东方明月开口道:“也是,这件事的确应该让家里人知道一下。”

    柳青诗道:“那你呢?”

    东方明月平静说道:“我从走出大周的那一刻起,便没有想过回家的事情了,我的事,完全可以自己做主。”

    这份潇洒,是柳青诗自愧不如的,可其中隐情,柳青诗略微能够猜测一二,大周的公主殿下,气运不是一般的强。

    单容道:“是啊,总得有一件事,得正常一些,去西蜀之前,可否带着青诗去一次大梁城,拜会一下当今的忠显王,无关对错,只是一个礼貌问题。”

    元正倒是想去做这件事,可心中没有那样的气魄。

    带着蒙金去拜会忠显王,不太友好,可若是不带着蒙金去忠显王府,就对自己不是那么的友好。

    元正想了想,觉得横竖都会面对这件事的,早去和晚去,本质上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咬牙道:“既然如此,那就偷偷地去一次忠显王府吧,不过要走一段绕路,如今大秦的斥候在大魏不说是遍地开花,也差不多了,我们虽然有顶级坐骑,可也不能过于招摇了。”

    柳青诗嗯了一声,抿了一口花茶,头一次觉得,花茶是如此的有滋味。

    元正道:“你们先聊,我在这里,似乎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

    单容嗯了一声,元正就此离去。

    这一次,也是头大如斗,柳苍岳忠显王,光是想想,就如泰山压顶。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