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六十二章 你真棒
    天亮了,我就要带着你飞向远方,远方是我的国。

    元正很想要将这句话说给东方明月听,可这种酸涩骚包的小调调,对于东方明月来说,估计没有多大的杀伤力。

    黎明之时,驾驭万里烟云照和白玉麒麟,纵情于山水之间,这气氛,还算是不错。

    东方明月玩味笑道:“以前我不管去任何地方,都是堂堂正正,坦坦荡荡的,如今跟你返回你的云端上城,不知为何,总有一种做贼的感觉。”

    元正倒也不介意,看了一眼白玉麒麟,品相非凡,开口笑道:“不一样,以前你是自己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如今我这里,追随者众多,必须要谨慎。”

    “当然了,如果我从一开始就走浪荡江湖的路子,兴许,比你还要来的潇洒浪荡。”

    东方明月听后,也没有生气,不同的选择,自然就要走不同的路。

    开始渐渐觉得,元正也是一个有趣的人。

    第一次见到元正,东方明月就清楚,元正纨绔是假,胸有沟壑是真。

    忽然之间,元正和东方明月都各自停了下来。

    前方,一位身材矮小的老人家,踏空而立,手中一根齐眉棍,稳稳的握在手中,流露出化境威压,硬生生的组拦住了元正和东方明月的去路。

    下方,是绵延的山野。

    元正和东方明月不约而同的降临山野之间,身材矮小的老人家,随之一同降临。

    周围地势嶙峋,沟壑纵横,灌木丛里,空空荡荡。

    没有山泉流淌,夏日的树林,葱葱郁郁。

    两个元境高手,面对化境强者,在武道修为一步一重天的基调下无论如何,都是必败无疑。

    若是在天宇之中交战,更不会占据什么便宜,哪怕有顶级坐骑辅助。

    老人家身穿一席料子上佳的素衣,虽然身材矮小,可精神抖擞,眸子里满是精悍的光芒。

    许勤的声音老迈的同时,又精气神十足。

    “姑娘,你杀了我家世子,就像这样潇洒的离去,恐怕不妥吧。”

    东方明月没有拔剑,因为元正做出了拔剑的姿势,她很想要看看,元正一个人,面对化境高手,是何等风采。

    元正道:“老人家无需动怒,你家世子死了,又不是你家儿子死了,何须如此呢,再说了,本就是你家世子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把自己交代在了云画山的河边。”

    许勤打量了一眼,腰间一柄凶剑,一柄木剑,胯下万里烟云照,锦衣玉带的公子哥。

    毋庸置疑,这就是元正。

    咪咪笑道:“久闻三公子大名,开春之际,三公子人间蒸发,却没有想到,来到这江南之地,拐走了一个杀过人的风月美人,真是颇有闲情雅致啊。”

    元正道:“我知道你非要给你的世子报仇不可,你见到了我,我也要一定杀了你。”

    许氏一族的人在江南之地不能将东方明月如何,可是离开了江南,这个仇自然还是要报的。

    到底是江南世家,连东方明月什么时候离开江南,都能推算的清清楚楚。

    这是化境高手,元正自然不敢托大,毫不犹豫的拔出了腰间狱魔。

    许勤见状,心中咯噔了一下。

    这柄剑,流露出的强势威压,让他这位化境高手,都是一阵心神不稳。

    手中齐眉棍,流光溢彩,老人家将真元催动至极致,一步跨主,一棍横扫而来,棍打一大片,这一片中,杀气四起,无数道精炼的真元气浪,朝元正碾压而来。

    元正化繁就简,一剑平直刺出,纵剑术之威,立竿见影。

    一剑破开了许勤的大势,一剑破了许勤的护体罡气。

    一剑,贯穿了许勤的咽喉。

    诸侯剑虽未大成,可是元正将《本经阴符篇》修炼的也接近圆满了,其剑道修为,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这一剑,简洁朴素,走的就是一剑杀人的路子。

    老人家临死之际,都不敢相信,武王庶子这一剑,就这么要了自己的性命。

    扫清路障之后,元正将狱魔插回了剑柄。

    这一次动用狱魔,完美的压制住了狱魔的煞气,《本经阴符篇》修行至此,恍惚之间,元正还真有几分主宰天下的错觉。

    东方明月点评道:“你的剑道修为,又进步了。”

    元正道:“我都能进步,你就更不用说了,如我猜测不假,凭你一己之力,也可以杀了这位老人家,对否?”

    东方明月明知故问道:“何以见得,你的猜测,可有何凭证?”

    元正道:“你从看见这位老人家的时候,就是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若没有绝对的实力加持,寻常人也装不出来这等高手风范。”

    “你手中亦有神兵利器,还有白玉麒麟为坐骑,真的动起手来,你无惧眼前的这位老人。”

    大家都差不多,元正自然能够感觉出东方明月有几斤几两,单论剑道修为,年轻女子里,估计没有多少人可以和东方明月争锋,大概,师姐单容可以和东方明月争锋。

    不过单容要是真的和东方明月打起来了,元正也不知道该如何救场。

    东方明月道:“这位老人家只是寻常化境高手,真元厚实,可手中没有神兵利器,胯下也没有顶级坐骑,二者,江南世家里的武道高手,很少和别人生死搏杀,这位老人家,兴许年轻的时候杀了不少人,可是在温柔乡待着,时间长了之后,战斗的本能与经验,自然会随着岁月流逝。”

    “若是这位老人家的精气神都在巅峰,你我合力,最多可以平分秋色。”

    “可他知道你是谁,你也要杀了他。”

    “只能说,这一次,他轻敌大意,你胜之不武。”

    元正道:“其实不瞒你说,哪怕这位老人家真的在巅峰状态,真的有神兵利器加持,他也绝非我之敌。”

    东方明月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好奇问道:“你就那么自信?”

    元正实话实说道:“我修行《沧海**》这等无上玄功,真元生生不绝,亦有凶剑狱魔加持,更有万里烟云照,单论武道起点,我可碾压同代中人。”

    东方明月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言道:“你真棒。”

    元正一下子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明褒暗贬,好像又不是这样,好像又是这样。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