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六十一章 清风明月一满怀
    姑苏城真的是一个好地方,风景如画,水韵江南。

    元正还没有来过,这一次来,也是大半晚上,城门之外,元正锦衣玉带,腰间佩剑,肩膀上趴着一只海东青,良久后,另外一位锦衣玉带的世子出来迎接。

    “夜间到访,也是有心了。”元青道。

    元正微笑道:“就跟做贼一样。”

    兄弟两人结伴而行,进入了姑苏城,府邸里,没有灯火通明,张灯结彩,武王世子接待武王庶子,似乎也不合适。

    不过堂屋里,已经备下了酒席,今夜只有元正和元青两人,颜夏语也没有陪着东方明月,而是在自己的闺房里,默默地修行。

    一桌子的菜,都是瀚州本地的小吃拼凑起来的。

    换做平时,元正定然会万分感动的,可在今夜,元正也实在是感动不起来。

    小酌了几杯之后,元正才问道:“她是个什么反应?”

    元青道:“这个问题,你把我问住了,从来到这里以后,大周公主殿下就没有任何的反应。”

    元正又喝了一杯酒,平日里的元正,是不喝酒的,可今天晚上,只能喝点酒壮壮胆子了。

    “辛苦大哥了。”元正说道。

    元青应道:“不辛苦,只是公事公办,这是父王的指示,并非我擅作主张,我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是如此的神奇,如此的突然,连父王都惊动了。”

    “你小子的艳福不浅,还没有到及冠之年,就有人给你操心未来的婚姻大事了,并且操心的对象,还是大周的公主殿下,幸福来得是不是有点突然?”

    看到元正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元青才这样打趣的。

    元正问了另外一个问题:“许氏一族那里,如今是怎么个情况?可曾给大哥找过麻烦?”

    元青道:“不知道的人,以为东方明月是我们元家的远方亲戚,故此,也没有人来这里给我找麻烦,许氏一族那里,心中已经知晓是东方明月杀了许午,有一个剑道高手,从事发现场的痕迹看出来了,因为有白玉麒麟的脚印。”

    “因为我们是元家,故此没有人找我们的麻烦。”

    “许氏一族怨气滔天,可在当下重武轻文的政策下,许氏一族也不敢过于放肆了。”

    “二者,江南谢氏一族,本来就有打压许氏一族的想法,这一次,谢华在暗地里也干了不少事情,彻底将许氏一族的气焰给打压下去了。”

    “许氏一族,觉得这个世界是没有公平正义可言的,有元家的打压,有谢氏一族的打压,还有政策的打压,就差造反了。可是造反,他们也造不起来。”

    元正嗯了一声。

    元青说道:“除了知情人意外,还没有人知晓,你和东方明月的关系。”

    元正道:“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和东方明月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元青差一点哈哈大笑。

    有趣的事情,总是会发生在三弟的身上。

    酒足饭饱之后,元正的脸色有些微红,胆子也大了几分。

    只是寻常的庸脂俗粉,元正可轻易碾压,可偏偏东方明月不但不是庸脂俗粉,还是天上的一轮明月。

    元青陪着元正来到了湖泊之外,湖心小筑里,东方明月负手而立,凝望夜穹,其风采,难以言表。

    “就是这里了,接下来的事情,大哥也帮不了你,最好快点将你的明月公主带走,我这里,不可久留。”元青煽风点火道。

    元正愁眉苦脸的笑了笑,没有回复。

    脸色有些微红,也不打算用真元消磨掉体内的酒劲。

    接着,乘风而起,往湖心小筑里而去,半空中,元正想了想,喝了酒之后见女孩子,不是那么的礼貌,于是乎,又用真元消磨掉了自己的酒劲。

    不偏不倚的降临在东方明月的面前。

    两人相遇,平静如不起涟漪的湖面。

    元正柔和开口道:“好久不见。”

    东方明月看着元正,身材壮硕了不少,武道修为,也到达了元境。

    腰间佩剑不凡,也不在意当初元正是如何走出玉虚山脉的,因为那是以前的事情了。

    东方明月道:“好久不见。”

    两人也不打算在小筑里坐坐,或者说喝杯茶。

    便直接这样面对面了,有些生猛。

    元正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这一次我来,你应该也知道是为了什么。”

    “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竟然会和你有宿命的纠缠,你我之间,完全就不是同一种人,这样的缘分,让我诚惶诚恐,你也不是那种会为了一个男人就会干出违背自己本心的事情的人。”

    “可既然有这么个事情,你我都是主角,当然要解决一下这件事。”

    东方明月开口道:“你想要怎么个解决法?”

    一时间,元正哑口无言,真的不知道如何回复了。

    东方明月看着元正那张俊美的脸庞,倒也符合如意郎君应该有的皮囊,深深的凝望了一眼,就是打量一个自己并不在意的猎物一般。

    开口道:“你的气运很是昌盛,比我上一次见到你还要壮硕,这几年,你发展的不错,我远在大周,都能听到你的消息。”

    元正道:“可遗憾的是,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你的消息,直到这一次。”

    东方明月道:“好像无话可说了。”

    元正道:“我也觉得是这样。”

    沉默良久之后,湖泊里,有鲤鱼跃出水面,打破了当下的平静。

    元正道:“湖里的鲤鱼永远都是无法越过龙门的。”

    东方明月没有回复,只是静静地站着,依旧保持着负手而立的姿态。

    元正道:“简单一点吧,你对我的感觉如何,若是觉得还不错的话,就跟我走,若是觉得,我无法进入你的法眼,现在我就带着你离开我大哥的姑苏城,护送你去你想要去的地方。”

    “可好?”

    东方明月徐徐应道:“我对你没有任何的感觉,就像是你对我的感觉一样。”

    一男一女,若是两个人的皮囊都平分秋色,指望色相来拉近距离的可能性,将会降低很多很多。

    元正道:“若是我对你有感觉,只是出于你的绝美容颜,那又如何?”

    东方明月道:“你不是那么庸俗的人,据我所知,你的身边从来就不缺美女。”

    元正道:“这可如何是好啊,你我之间,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喜结连理的人,你也不是小女子,做一个假设,你我相处一段时间,再来看是否适合在一起,可好?”

    东方明月应道:“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

    这个答案,也是元正没有想到的。

    元正呵呵一笑道:“我真的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惴惴不安了。”

    东方明月道:“做你自己就好。”

    元正哦了一声,便没有下文了。

    接着,两人如心有灵犀一般,离开了这个湖心小筑,外面,元青在等着。

    “今夜离开的话,姑苏城里的防守,将会形同虚设。”

    东方明月在前面走着,白玉麒麟跟在后面,元正对大哥说道:“谢谢了,日后必有厚报。”

    元青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这一次,总算是能够给自己的父王交差了。

    元正和东方明月结伴而行,白玉麒麟化作一只白鸽趴在东方明月的肩膀上。

    “先去青山郡吧,等到了没人的地方,你我在骑着各自的坐骑。”元正说道。

    东方明月好奇道:“你做任何事,都是鬼鬼祟祟的吗?”

    元正道:“那倒不是,如今有许多人,追寻我的下落,我已经属于人间蒸发的那一类人,眼下不适合抛头露面。”

    东方明月道:“你很在意你的雄图霸业?”

    元正道:“说在意,也不是那么的在意,而是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许多事,已经由不了我,二者,一个男子汉,自然要有自己的雄图霸业,和自己的信仰,这样,才能以更好地姿态,立身于这茫茫天地之间。”

    东方明月道:“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元正随意应道:“点燃天下太平之火,终结这乱世,开创新的纪元,不求荣华富贵,只求问心无愧。”

    东方明月第一次对元正流露出了异样的眼神,随意的话语,往往都是真话。

    不多久后,两人离开了姑苏城,在城外,骑着白玉麒麟和万里烟云照,往青山郡而去。

    路上,元正将自己在江南的所作所为简单说了一遍,因为他知道,东方明月不会干出出卖他的事情。

    “有四位天境高手在你的麾下,还有一个天境高手作为朋友,这样的起点,已经是很高了。”

    “你心中,难道就能沉得住气?”

    元正回道:“能,一个人,只要慢慢的去做自己正在做,或者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总归是能够沉得住气的。”

    东方明月问道:“那你原先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

    元正道:“当纨绔子弟的时候,希望有朝一日,成为天境高手,四处行侠仗义,四处拈花惹草,四处风流,然后玩够了,再娶一个平素枢机的老婆,过着安稳日子。”

    “至于未来的孩子,长大了想要干什么,我也不会干涉,顺其自然。”

    “人不管怎么活,都是一辈子。”

    有两头顶级坐骑,没过多久,就到了青山郡,郊外的山庄里,灯火通明,作为常帮的大本营,这里防御森严,这里热闹非凡。

    山庄的中央之地,钟南走出自己的书房,孤身一人,看着夜穹,很快元正和东方明月就来到了此间。

    钟南有些意外,先是看了一眼元正,再是看了一眼东方明月。

    然后有些迷惘的说道:“这一次,你偷偷摸摸的来了,注定也要偷偷摸摸的离开,对否?”

    元正道:“差不多,天亮之前,我就要返回云端上城了,来了这里,就自然要来看望一下你,最近情况如何?”

    钟南知道眼前的这位女子,就是杀了许午的那个女子,她留在这里,注定是一个麻烦。

    自从元青将东方明月安顿在姑苏城以后,钟南就隐约推测到这件事可能和元正有关系,但是和许午之死,没有多大的关系。

    也想不明白这些到底是什么缘由,别说钟南了,就连元正自己都说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作为一个风月美人,东方明月自然是走到了人间的极致,单论姿色,足以嫁入帝王之家,且本身,东方明月就出自于帝王之家。

    三人进入大堂里,钟南泡了一壶茶。

    钟南说道:“黑龙王已经将燕北收了徒弟,也不是关门弟子,也不是嫡传弟子,也不是记名弟子,反正就是收了徒弟,也许是看燕北比较顺眼,有意将燕北培养为水中悍将,也打算,传授燕北更多的武道修炼之法。”

    “总之,我们日后有一个出色的将军了。”

    元正颇感意外,燕北还能走这种狗屎运?

    东方明月也没有插话,第一次见到元正和钟南叙说政事,颇感新奇。

    元正说道:“水师精锐,不日之后将会出现,旧西蜀的战役,待得入秋以后,就要爆发了,我那里的梁武已经去了旧西蜀,以蜀人的身份去的,不知道大夫和王巍,心中是否也蠢蠢欲动?”

    钟南点了点头道:“蠢蠢欲动倒不至于,但是大夫和王巍已经去了旧西蜀,只是两个人,没有带任何的随从,地昆山里的事情,暂且交代给吴长峰和泰岚了。”

    “对了,郭喜军前辈已经联络上了,如今在大夏,和一位部落的女首领联手,四处攻城拔寨,隐约有了一方诸侯的气势,不过也是小诸侯。”

    元正道:“如此就好,我还真的担心,喜军前辈彻底失去联系,人间蒸发呢。”

    “局势平稳,偶尔小有波澜,对否?”

    钟南道:“差不多是这样,眼下我们只是厉兵秣马,距离上战场的日子,还很遥远,不过和谢华算是走到了对立面,谢华想要黑龙王身上的龙游之气,已经派人来试探过了,那个人已经死了。”

    “暂时无事,不过以后谢华能走到哪一步我就不清楚了。”

    元正道:“他应该不会走的太长远。”

    钟南道:“但愿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