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六十章 我有个事情跟你说
    万世殿里,雕梁画栋,金碧辉煌。

    元正来回踱步,惴惴不安,这样的事情要比遇上了硬点子还要棘手。

    因为遇到了一个硬点子,打不过就跑,跑不过,大不了就是一死了之,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曾经的元正,对于女人的态度非常的轻浮,觉得多多益善,长得越漂越好,最好再有一些自己的个性和独到的风采。

    并不只是那种趋炎附势的庸脂俗粉。

    如今,元正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四个女子,真的不能再多了,这会儿,元正正在回忆一些事情。

    和单容之间的过往,已经无需回忆了,元正对自己的师姐单容,乍见之欢,归于平淡之后,然后又日久生情了,起码元正的心里,还是很清楚,每当自己想女人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单容。

    没有其余的缘由,因为单容是自己的师姐,而自己是师弟,按照道理来说,姐姐一般都会很温柔的照顾弟弟。

    接着是柳青诗,和柳青诗之前的故事,已经无需多说了。

    之前的元正根本没有在意过这件事,可现在,回忆起从江南回来的那个夜晚,和柳青诗散步,聊天,这会儿元正才反应过来,原来那就是柳青诗对自己的态度。

    再来说商静秋的事情,小静秋对自己的心意,以前元正没有在意过,或者说,根本就不知道小静秋的心中到底都想了一些什么,如今细想起来,元正觉得细思极恐,真的是细思极恐。

    至于东方明月,就不用多说了,连自己的父王都开始插手这件事了,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

    苏仪就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看着元正。

    元正坐在自己的王座上,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看着师兄如此淡然的模样,忍不住问道:“师兄 ,我有两个问题,一直都想要问你,不知道你方便回答否?”

    苏仪捋了捋自己的胡子,开口道:“师弟有什么想要问的?”

    元正说道:“我第一次见到师兄的时候,师兄是一副道士的穿着打扮,直到现在为止,师兄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道士,我想要知道,师兄到底真道士,还是假的?”

    鬼谷门庭里,是出纵横家的地方,而不是一个道观。

    鬼谷门徒,也有着谈情说爱的权力,没有什么清规戒律可言。

    苏仪懵了一下,然后简单回道:“我修道,但也不是真正的道士,真正的道士,是不会参与大争之世的争权夺势的,我顶多算是半个道士。”

    元正哦了一声,然后惆怅的说道:“我这第二个问题,可能会有一些敏感,我要是说话太直接的话,也希望师兄莫要生气。”

    苏仪算准了元正的葫芦里卖的不是什么好药。

    故作平静的应道:“师弟的第二个问题,到底是什么?”

    元正顿了顿嗓子,然后心平气和的问道:“师兄可曾碰过女人,并且还是深入浅出的那种碰法?”

    苏仪:“……”

    怎么都没有想到元正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一时间,苏仪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自幼,师兄苏仪就在鬼谷门庭里修行,还真的没有机会碰过女人。

    二者,修道这种事情,到达了一定程度,自然也就清心寡欲了起来,美女的吸引力,对于贩夫走卒王侯将相来说,那是很大的,但是对于苏仪这样的人来说,真的不是很大。

    顶多也就是欣赏,但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见到苏仪迟迟都没有开口说话,元正乐呵道:“莫非师兄还是童子身?大半晚上的,不觉得寂寞难耐吗?”

    苏仪的脸黑的和锅底一样,神色不善的看着元正,这也是头一次,元正在苏仪的面前如此的不正经。

    元正继续说道:“若真的是这样的话,不妨这一次我去江南,带着师兄去一些烟花巷柳之地,开开荤,那滋味,对于刚入行的人来说,是很容易上瘾的。”

    苏仪脸色颇为阴沉的应道:“师弟若是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云端上城的事情,师兄可就要撂挑子了。”

    元正看得出来师兄是真的生气了,好像男人作为一个处男,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女人作为一个处女,好像是挺光荣的一个事情。

    元正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这件事将四个女子,聚在一起, 把话说明白,也不是多么的合适,更不知道如何开口。

    本身元正并不在意这件事,可师尊鬼谷子都说过,自己和这四个女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能说是艳福不浅,可艳福不浅的同时,元正也不知道如何享受。

    想了想,元正摸了摸脑袋瓜子,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接着,元正离开了万世殿,去了桐府。

    小静秋近日以来已经进入了闭关当中,桐府里,只有单容一个人,也是单容一个人,默默地给小静秋护法。

    元正来了之后,单容正在外面的庭院里打坐,蒲团左侧,还有一杯凉茶。

    见到元正来了,单容睁开了眼,看着元正阴晴难测的脸色,开口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让你如此愁眉苦脸的。”

    本身元正可以假装自己非常的开心,可是看到单容之后,莫名的就愁眉苦脸了起来。

    元正微微招手,一张椅子飞跃而来,元正坐在了椅子上,说道;‘师姐,这一段日子可还好?”

    这话让单容觉得有些奇怪,嗯了一声道:“一切如常,是有什么事情吗?”

    元正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心跳加速的感觉,很久都没有体会过了。

    说道:“没事,只是随便问问,心中挂念师姐,便这样问了。”

    单容哦了一声,言道:“静秋已经闭关了,这一次闭关,耗费的时间有些漫长,约莫冬季才会出关。”

    元正道:“其实,师姐,我想要娶你为妻。”

    ……

    整个世界都莫名的安静了下来,单容依旧是无悲无喜的模样,说出这句话以后,元正感觉到,天都要塌下来了。

    良久后,元正才渐渐恢复了平静。

    这会儿的单容,古井无波的美眸凝望着元正,让元正如芒在背,突然间的话语,最是能够打破平衡。

    单容好像没有多大的反应,淡淡说道:“你想要娶我为妻,我就要一定嫁给你吗?”

    对于婚姻大事,单容好像看的很淡。

    元正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效果。

    心里虽然很想要和单容洞房,可这话也不能直接说出来了。

    元正道:“如果师姐愿意嫁给我的话,我自然会感动万分的,以后也一定会好好对待师姐。”

    单容道:“你用这样的话语,忽悠过多少小姑娘?”

    元正尽量平静的应道:“也不是很多。”

    单容没有打算继续问下去了,对于元正,单容本身只是当做自己的师弟,可是相处起来的时候,兴许只有元正还有几分相依为命的熟悉感和归属感,即便真的和元正成亲了,单容心里也不会介意这件事。

    对于一个一心向着剑道的女子来说,爱情只是说书人嘴里的美丽产物,起码单容这样的女子,内心深处,从来就没有向往过美好而又灿烂的爱情。

    只是水到渠成,有一天也许会和元正成亲的。

    单容心中早有准备,故此,无悲无喜,婚姻,不过是一桩事而已,又不是攻城拔寨。

    元正观察了半天师姐的脸色,也没有观察出什么来,师姐的脸色,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样子,美丽动人又面无表情的。

    单容开口道:“我很想要知道,是什么样的缘由,让你突然来给我说这种话的。”

    单容的声音清脆悦耳,听上去很舒服。

    元正内心纠结万分,不知道怎么回复。

    看到元正为难的脸色,单容也不是多么的好奇,言道:“不想说就算了,我从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你对我的非分之想,只是后来一起经历了许多的事情,你对我没有非分之想,反而很想要保护我,我也不需要你的保护,可也明白的心意,我也心领了。”

    元正忽然间说道:“师姐,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们第一次分别于江湖的时候,我当时就非常的后悔,没有和你约定一个见面的日子,还好,后来在大夏境内遇到了师姐。”

    “那个时候,我说了很多话,唯独没有说我喜欢你。”

    “现在,我想说,我是真的喜欢你,想要娶你为妻,有非分之想,亦有情真意切。”

    单容很平淡的应道:“哦,除此之外,可否还有别的事情,你今天来这里,不像是有备而来,反而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只是对我表达爱慕之意,也不像是你的作风。”

    果然还是师姐明察秋毫啊。

    元正难为情的说道:“上一次我和师兄返回秦岭面见师尊的时候,师尊告诉了我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我今年九月初九,会遇到天劫,可能会殒落,不过我已经和旧西蜀的龙脉融合了,关键时刻,我可以拔出木剑开花,来抵消我自己的劫数。”

    “第二件事,师尊告诉我,我会和四个女子有姻缘,师姐,柳青诗,还有小静秋……”

    说到小静秋这三个字的时候,元正的良心,痛的不是一星半点。

    单容依旧很平静,似乎早就知道一样。

    言道:“小静秋对你有爱慕之意,连我都看出来了,只是之前你自己不知道罢了,被你的师尊点醒之后,你才反应了过来,这也不是多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你本来就对不起柳青诗,给人家一个名分,那也是应该的。”

    “将我算上在内,已经有了三个人,那么,最后一个是谁,兴许这一次,就是最后一个人,让你如此坐立不安,来到我这里,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元正道:“是东方明月,与师姐之间,算是情投意合,日久生情,与小静秋之前,萌萌哒的的爱恋,与柳青诗之间算是孽缘,可我也要给人家一个交代。”

    “和东方明月之间,疑似有着气运上的纠缠,她有女皇之姿,我亦有帝王之志。”

    “其中牵扯太多,我自己都说不清楚,从头到尾,我都是被动的,如今我的父王也插手了此事,东方明月杀了许氏一族的世子,如今我大哥受我父王的命令,暂时将东方明月接应到了姑苏城里,等着我去接东方明月过来。”

    听到情投意合,日久生情这几个字,单容心里还是挺欣赏的,这话虽说有些油腔滑调,可也是事实,平素枢机的事实。

    单容也不是那种小女子,她喜欢谁,谁有在乎她,她心里是清楚地,既然心里清楚,那就无需计较那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了。

    气氛有点古怪,就连元正自己都觉得有点古怪。

    单容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去办你的事情吧。”

    元正开口道:“难道师姐就不在意这件事?”

    单容道:“我们都是年轻人,又不是过来人,对于婚姻,只能保持最简单的看法,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况且,就连你的师尊都计算到了你会和我们四个人有所姻缘关系。”

    “兴许这就是天意,我又能如何?”

    元正做梦都没有想到,单容对这件事的态度是如此的豁达。

    一时之间,元正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单容说道:“我这里无妨,柳青诗那里,你也要去说说才行,毕竟,人家是出自于王侯之家的女子,可不能嫁的委屈了。”

    元正摸了摸自己的良心,真的很痛。

    从椅子上起身,然后对着单容微微作揖,这才徐徐退下。

    待得元正转身,单容又流露出了万物之春般的笑容,仿佛可以融化这天地之间所有的不平事,可惜啊,这一次,元正还是没有看到。

    柳青诗一个人居住一个院落,没有丫鬟仆人,煮饭洗衣服这些事,都是柳青诗自己来,还有一头风龙陪伴着柳青诗。

    院落简洁朴素,柳青诗虽然是王侯之家的女儿,可是她自己非常喜欢简洁朴素的环境,没有太多刻意渲染的雍容华贵,便是最舒服的容身之所。

    院落里,柳青诗正在给自己泡花茶,喝了花茶之后,柳青诗大概会打坐三个时辰,感悟自己的武道修为,或是进行冥想。

    元正来了,柳青诗的花茶刚刚泡好。

    柳青诗道:“早知道你也会来这里,也给你泡一杯花茶了。”

    一边说着,柳青诗便给元正开始泡花茶。

    茶桌上,花香动人,元正闻着茶香,有种云里雾里的恍惚之感。

    柳青诗的身段和美貌已经无需置疑了,若不是绝色,元正当初也不会大半晚上的将柳青诗就地正法了。

    回想起来,那一晚上,很多活儿,做的都不是很细致。

    柳青诗道:“心神不宁,你来我这里,莫非是有一些特殊的事情,我可不会再一次被你玷污了。”

    元正嘟了嘟嘴,有些紧张的言道:“有一件事,我想要跟你说说。”

    柳青诗道:“什么样的事情,让你这么神秘兮兮的。”

    元正道:“我会娶你为妻,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柳青诗顿觉天旋地转,不知所谓。

    良久之后,也许是花香让柳青诗清醒了,也许是柳青诗才反应了过来,内心深处,咯噔了一下。

    看着元正这一副说不出来的安详模样,黛眉微蹙的说道:“说媳妇,就是你这样的说法?”

    元正苦笑道:“不然要怎么说,你教教我。”

    柳青诗顿时被气笑了,将花茶递给元正,然后言道:“你娶我为妻这件事我也有想过,可是,我以为这件事是不太可能实现的,你心里住着单容,住着小静秋,又哪里有我的位置,你还有你的雄图霸业没有完成,儿女情长的事情,已经被你抛弃在了一边。”

    “怎么这一次出关,会突然对我说这件事呢。”

    元正朴素的应道:“有些事,早点解决,心里也踏实。”

    看着元正一反常态的模样,柳青诗就知道元正不仅仅是为了这一件事而来的,问道:“你可还有其余的事情。”

    肯定还有其余的事情,毕竟单容和小静秋还在桐府里。

    元正说道:“师尊告诉我,我会和四个女子有姻缘关系,师姐,小静秋,还有你。”

    柳青诗顿时哑口无言,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这风景,很是美好,忍不住令人浮想联翩。

    “你的师尊,到底是什么人,感觉你这一次,是带着神明的旨意,来跟我这件事的。”

    元正道:“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也可以告诉你了,我的师尊,是鬼谷子。”

    柳青诗心里一沉,有些难以置信,对于鬼谷纵横的传闻,天底下任何一人都曾听说过,充满了神秘的传奇色彩。

    “既然是你师尊说得,我又有什么办法,那么最后一个人是谁?”

    元正道:“东方明月。”

    “我与你们四个人,各有姻缘,各有定数,注定就要走在一起的,其中牵扯到了什么,我也不知晓,反正,师尊是这样跟我说的。”

    有什么黑锅,给师尊就好,元正自己也背不起这个黑锅。

    柳青诗也没有问谁大谁小这个尖锐的问题,就看元正自己心里有没有数了。

    对于东方明月,柳青诗也不好奇什么。

    柳青诗说道:“好啊,我可以嫁给你,除了你之外,我好像也没有办法嫁给别人了。”

    元正道:“对于这种先上船,后给钱的做法,你难道不介意什么吗?”

    猛然之间,柳青诗身上蒸腾起磅礴大势,一巴掌过来,准确无误的抽在了元正的脸上,元正来不及防备,虽然是洁白细嫩的玉手,可这一巴掌,势大力沉至极,元正被抽飞了出去。

    还好,这个院落之外,没有什么人,赶紧运转真元,消融了脸上的巴掌印。

    隐约,还残留暗香。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锦衣玉带,灰溜溜的返回了万世殿。

    以苏仪的武道修为,自然能看得出来,不久之前,元正挨了一巴掌。

    也没有问到底是谁的手笔,也没有嘲笑什么。

    开口道:“如此,你就要孤身去江南的姑苏城了,将东方明月接回来,也算是解决了一桩事。”

    元正道:“嗯,以师兄的眼光来看,谁比较适合做未来的皇后?”

    苏仪道:“单容和东方明月都能做未来的皇后,就要看你到时候如何取舍了。”

    元正道:“有没有地洞,我想钻进去感受一番。”

    苏仪道:“这个,真没有。”

    没有多余的耽误,元正再度将云顿上城的大小事宜,交代给了苏仪。

    随之,在深夜,便骑着万里烟云照出发了。

    ……

    姑苏城,内府之中,有一湖泊,湖泊里有一湖中小筑,名曰青囊居。

    东方明月整日都在青囊居了,也不曾出门,不是不敢出门,而是压根儿就不想要出门,也许是这里,可以让自己心平气和,也许,是本来就不想出门。

    今日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元青和颜夏语结伴而来,在湖泊之外,东方明月心中有感,开口道:“所为何事?”

    对于东方明月的做派,颜夏语倒也没有讨厌什么,不管怎么说,日后成为妯娌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妯娌之争,颜夏语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件事,对于颜夏语这样的女子来说,妯娌之争,有些太煞风景了。

    元青道:“三弟给我传书一封,今天夜里,就会抵达这里。”

    东方明月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说是相亲吧,这也不是相亲,说是不相亲吧,还真有几分相亲的意思在里面。

    一时之间,不知如何自处。

    为了一个男人脸红心跳,这辈子,东方明月都干不出来这样的事情。

    可既然元正来了,自然也就要见一见,看看到底是怎样的姻缘宿命的纠葛。

    轻声回道:“知晓了。”

    元青无奈的摊了摊手,到底是公主殿下啊,架子真的是很大。

    元青也没脾气。

    颜夏语苦笑道:“三弟来了之后,想来也是一番有趣的画面。”

    元青不冷不热的说道:“何止是有趣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