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孤舟沉
    南云江上,有一麻衣老者,独自驾驭孤舟,顺着南云江往黑水河而去。

    老者年近七旬,看上去是这样,实则到底活了多少年,鬼都不知道,脚下孤舟,乘风破浪,有一往无前的气势,虽然只有一个人,可似乎身后,还有着千军万马般。

    所过之处,南云江一片血红,水里的妖兽,不知道死掉了多少。

    岸边的草丛里,有一探子,正在观望这一幕,这个探子不是别人,是燕北。

    燕北有着象境修为,承蒙黑龙王的指点,最近也有了进入道境的趋势,一个人在外面观测敌情,这个感觉,就像是后半夜进寡妇门的一样,暗爽,却又提心吊胆的。

    麻衣老者的武道修为,自然远在燕北之上,进入南云江以后,就知道了燕北。

    可他也不打算对燕北出手,大概是不想要欺负年轻人,或者说,杀了一个微不足道的虾兵蟹将,也没有多大的好处。

    故此,任由燕北离去。

    一叶孤舟,正在极速前进中。

    燕北一路乘风而行,使出所有的真元,加持速度,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就来到了黑水河中心。

    周围,战船林立,甲士无数。

    一袭黑衣的泰鸿就在水边,见到燕北归来,脸色不是很好看,泰鸿下意识问道:“是不是有人来了,来的人还是一个麻衣老者,你被麻衣老者惊人的武道修为给吓住了。”

    燕北一脸懵的看着泰鸿,这一位也是天境强者,还是一条泰坦巨蟒,虽然化作了人形,可是燕北的心里还是无法忘记泰坦巨蟒那庞大如山岳般的本体。

    有些紧张的应道:“前辈既然都知道,为什么还要问我呢,他已经杀了不少水中的朋友,正朝着这里而来,在下武道修为,不值一提,实在是 不清楚,他的武道修为,到底有多深。”

    兹事体大,泰鸿没有第一时间做出决定。

    黑龙王这会儿也不打算冒出龙头,一时之间,泰鸿还真的有些为难了,人族的攻心术和排兵布阵,泰鸿虽然接触过,但真的不了解。

    钟南从大营里走出,今日的钟南,换了一身白色锦衣,飘飘欲仙,整个人弥漫出一股出尘之意,若非腰间的佩剑过于劣质,不知晓的人,还真以为钟南是天下贵公子呢。

    泰鸿轻声问道:“龙哥对于这件事,好像没有多大的反应,我自己又不好做决定,还望先生,答疑解惑。”

    若是这会儿出去做掉了那个麻衣老者,兴许还会有更多的麻衣老者来到南云江。

    钟南一直都在猜测,谢华对南云江如此的念念不忘,到底图什么。

    想了想,这件事终归要有一个合理的答案,老是这么拖下去,也不是一个正经事情。

    钟南道:“前辈带路,你我出去看看,初一可以避开,可十五真的是普照万物,无法避开。”

    泰鸿大袖一挥,便带着钟南瞬息之间,来到了黑水河之外。

    于此时,麻衣老者刚刚临近黑水河,双方不期而遇。

    麻衣老者的面相很是沧桑,身材干瘦,有皮包骨头的倾向。

    见到泰鸿之后,麻衣老者果断的停了下来,到了麻衣老者这个境界,自然能看得出来,泰鸿乃是真正的天境强者,而他自己,也不过是一只脚进入了天境而已。

    钟南看着这位麻衣老者的架势,大有攻城拔寨的倾向。

    轻声问道:“老人家来到这里,有何贵干?”

    江水血红,这件事足以让黑龙王勃然大怒了,可是黑龙王还没有出来,兴许还在准备其余的事情,兴许,麻衣老者杀掉的那些妖兽,也是黑龙王不喜欢的妖兽。

    妖兽之间,互相倾轧,也是常态。

    麻衣老者淡然一笑道:“很多年以前,我有一个孙儿,死在了黑水河里,那个时候,我对黑龙王没有办法,现在我也算是一只脚进入了天境,今日前来,就是来找黑龙王要个说法。”

    钟南道:“老人家真的不诚实啊,随便编造一个理由,就能抹杀掉你一叶孤舟之下的杀孽吗?”

    “谢华派你来到这里,打探虚实,究竟是为了何事?”

    麻衣老者对于钟南是无动于衷的态度,兴许钟南在麻衣老者的眼里,实在是不值一提。

    之前南云江外围,只是一些寻常的斥候探子打探消息,这会儿来了一个麻衣老者,钟南是真的很想要知道,南云江里到底有什么,能让谢华如此的上心。

    泰鸿道:“无需废话,我拿下这个老匹夫,带回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麻衣老者的手中,亮出一个黑碗,黑不溜秋,还有许多裂纹,可弥漫出来的威压,让泰鸿这样的高手,都是为之一怔。

    这个黑碗,乃是一件降妖除魔的法器,需要极强的气运,才能祭炼出来。

    对于寻常妖兽而言,这样的黑碗,几乎就意味着天神在上。

    钟南这会儿才反应过来,麻衣老者只是一只脚进入了天境,却敢来此撒野的缘由了。

    有法器在手,泰鸿就有些难办了。

    这个黑碗,可以吞噬掉对方的气运,寿元,掌握时间空间法则,泰鸿虽然有可能胜了这个麻衣老者,可真的打起来,只是一招便会分出胜负。

    一招之内,最大的可能就是泰鸿被打回原形,而马奕老者,元气大伤,还能拼着老命,继续和黑龙王好生纠缠一番。

    泰鸿被打回原形之后,根基受损,未来百年之内,别想要出来兴风作浪了。

    钟南开口道:“老人家这是要成心砸场子?”

    麻衣老者无悲无喜的说道:“我就是想要来讨一个说法。”

    忽然之间,麻衣老者的身后,风雷滚滚,秩序神链蔓延开来,禁锢一方天地,高大威武的黑龙王不知从何处杀了出来,一记手刀落下,斩掉了这位老人家的右手,右手拿着黑色的破碗。

    瞬息之间,黑龙王的手就掐在了老人家的脖子上,轻微一举,就将这位老人家给提了起来。

    黑龙王握住了这个黑碗,甚是不屑的说道:“指望这个破碗,也想要降服我?”

    钟南和泰鸿面面相觑,不知此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人家自知失算了,双眸怨毒的看着黑龙王,一副死不甘心的架势。

    黑龙王微微用力,老人家整个人便灰飞烟灭了。

    钟南没有多问什么,因为钟南心里已经清楚了。

    黑龙王起初没有出手,就是等着钟南和泰鸿出来,和这一位麻衣老者对峙,然后再出其不意的拿下这一位麻衣老者。

    连钟南和泰鸿都不会有什么准备,这个麻衣老者又能有什么准备?

    至于这背后的缘由,钟南也不关心,因为和自己没有关系。

    得到这个黑碗之后,黑龙王也没有打算收为己用,而是毁了这个黑碗。

    顿时,整个南云江的灵气上涌,无数水中妖兽,第一时间突破了自己的境界修为,就是那燕北,在此时此刻,也感觉到自己的功力忽然之间增进了不少。

    黑龙王说道:“当年他是有一个孙儿死在了黑水河里,不过并非我刻意为之,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是他的孙儿自己不小心罢了。”

    “谢华的野心不小,我龙族天生有龙游之气,谢华的心思竟然放在了我的龙游之气上。”

    “单论气运,谢华不足以成为一国之君,可若是得到龙游之气的加持,自己若是本事不小,日后倒也真的会和大魏划江而治,统御整个江南水域,与其余霸州,平分秋色。”

    钟南道:“也就是说,无论我们在里面都干了一些什么事情,谢华都不在意,广陵江上数百万的水师,足以让谢华自傲了,而我们这里,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

    “黑水河有五万水师,战船固然不错,也有演武练兵,可真的比较起来,和广陵江上的精锐也是云泥之别。”

    “看来,接下来有劳龙王了。”

    目前可陈之兵,算过来算过去,也只有西蜀双壁的老家底可以用,剩下的,既没有战斗经验,几乎都没有上过战场,用起来,就算是大军师陈煜,心中未免提心吊胆。

    黑龙王道:“秋季到来之前,我给你一个精锐的水师。”

    钟南嗯了一声,黑龙王能说出这话,那么秋季到来之前,就一定会有一支精锐的水师。

    “谢华很快就会得知消息,若是在游人来到这里,应当如何自处?”钟南问道。

    再有人来到这里,必然是有一场恶战,可是钟南的修为,和年轻人比较起来还算是强势,在黑龙王和泰鸿这里,就不值一提了,到时候打头阵的人,自然是黑龙王和泰鸿,故此,钟南才询问主力的意见。

    黑龙道:“无妨,不会有人来了,破碗毁了之后,谢华心里势必滴血,二者,谢华也拿不出更大的手笔了,江南的天境高手,自然是要用在未来的战役当中的。”

    “大秦铁骑还没有来,谢华也不会轻举妄动,此次,不过是投石问路。”

    “真要有大动作,那也是打退大秦铁骑之后的事情了,那之后,我们也不是现在的我们了。”

    钟南微笑道:“倒也是哦。”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