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明月当空
    青山有梦,江湖深远。

    一个貌美绝世的女子,一头白玉麒麟追随,这样的人间尤物,来到大魏江南之地,自然是在江湖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独孤信将东方明月带出了大周,直接来到了江南之东。

    本身,东方明月也不知晓那一位神秘人究竟将自己带到了什么地方上,可来到这里以后,便听闻了当地寻常百姓私底下议论公子谢华,还有武王世子元青。

    东方明月喜欢安静,不喜欢去客栈里。

    她懂得辟谷之法,餐霞食气,便可温饱自身,繁华闹市,皇城里的万家灯火,东方明月真的是腻了。

    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没有人的地方,也有江湖。

    云画山,青山绿水,风景幽静,河边绿草如茵,杨柳依依。

    山野之间,除了飞禽走兽,自然是无人。

    河边的东方明月,玩味的笑了笑,心中没有不喜,亦没有不安。

    只是那个神秘人,实在是有些为人所难了,对于元正,东方明月心中无感,她对这天地间的任何事物,都无感。

    找一个如意郎君,是大多数女子梦寐以求的事情。

    但不是东方明月梦寐以求的事情,她有白玉麒麟,她有圣剑在手,何惧天地,何惧漫漫人生。

    这会儿,东方明月的身后来了一个锦衣玉带的青年,青年手拿折纸扇,胯下白龙马,端的是恣意公子,意气风发。

    模样算不上如何俊美,可眉眼之间,依旧是弥漫出几分贵气逼人,几分江南世家公子才能有的贵气。

    东方明月没有转身,她也绝对不会为了一个男子而转身。

    许午,江南许氏一族的世子,单论诗词歌赋的才华,不弱于谢华,唯一输给谢华的地方,大概就是许氏一族和谢氏一族想必,中间隔了十个寻常的大户人家。

    模样也不如谢华那般让女子如痴如醉。

    可许午,是真公子,懂得风月美人,懂得诗词歌赋,也懂得放纵情怀,更懂得玩弄权术。

    许午虽然不懂兵法韬略,可作为一个未来的政客,许午也不会弱于谢华。

    许午可以说是江南公子里,完美的文人佳士。

    一头白龙马,一把折扇,是许午的风采,他看着东方明月曼妙的背影,柔情问道:“姑娘从何处来,又要到何处去,此间山水虽美,却和姑娘比之,犹如浮云。”

    东方明月没有回头,也没有理会。

    白玉麒麟,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对方的白龙马,许午的坐骑,便感受到了来自于血脉深处的压迫,自知不是白玉麒麟的对手。

    可许午不一样,他虽然不懂兵法韬略,可是他也有武道修为。

    江南的世家公子,除了从小学习四书五经诗词歌赋以外,武道修为,也是必不可少的,毕竟,天境高手可高于庙堂,基于这一点,但凡是有点家底儿的人,都会进入武道一途。

    不说到达天境了,便是到达象境,可乘风而行,那也是风景。

    许午有着道境巅峰的修为,他一直没有突破,顺其自然,在某个村庄之外,见到东方明月之后,许午就知晓,这个女子很是不俗,若是可以得到她的芳心,许午就可以进入元境了。

    即便不能得到对方的芳心,只是出于禽兽心思的一亲芳泽,许午都觉得,自己的人生境界,可升华,武道修为,亦可踏破桎梏,进入元境。

    东方明月忽然想起了之前去游历大秦的日子。

    大秦亲王可以碾压式的攻城拔寨不是没有缘由的。

    进入大秦的江湖里,东方明月也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可是来找东方明月的人,大多数人只是想要和东方明月过招。

    作为女子剑客,东方明月流露出的气息,便足以让很多人顿觉不凡。

    可是来到大魏江南以后,竟然没有一个人想要和东方明月过招,来的这个人,东方明月不知是谁,可东方明月知晓,不过是个人面兽心的东西罢了。

    见到东方明月迟迟没有回应,许午觉得更有意思了,也觉得这里的风景要比平日里好看了很多,哪怕他来这里已经很多次了。

    许午道:“姑娘不愿意说话,莫非是在下不入姑娘的法眼?”

    在整个江南,还真的没有多少姑娘家可以拒绝许午的柔情蜜意。

    因为他是公子,因为他是许午。

    东方明月想要过河去看看,江南不是一个好地方,文人雅士,对东方明月没有多大的吸引力。

    对于一个自幼生长在皇宫里的公主来说,文人那点破事儿,东方明月早已经腻了。

    四书五经,诗词歌赋,这些东西,东方明月懂,也可以写出一两首看的过眼的诗词歌赋,但东方明月不喜欢这些。

    有人说过,若是东方明月走文人的路子,兴许,也是大周的一代才女。

    可是,东方明月喜欢剑道,剑可以自卫,可以自省,剑是孤独的,却可以和主人共鸣。

    这也是东方明月孑然一身,却又不寂寞的缘由。

    许午欲上前,再度看看这姑娘的绝世真容,虽不知道这姑娘来自于哪里,可他是许午,世上任何一个姑娘,他都能配得上。

    东方明月还是没有转身,平静言道:“我知晓你的意思,离开,便各自相安无事。”

    许午停下了前进的脚步,柔和一笑道:“姑娘好生有趣,非要我靠近几分,才愿意开口说话,不如我们在靠近一点点,说更多的话,姑娘意下如何?”

    东方明月的手没有放在剑鞘之上。

    仿佛明月生辉,一轮华丽清冷的剑光无端衍生出来。

    许午大惊失色,知晓这一次遇到真神了,可是还未来得及反应,他和他的白龙马,便倒在了血泊之中,他手上风雅的折扇,也碎了。

    可是周围的一草一木,依旧安静如初,岁月静好。

    东方明月开始过河,河水没有打湿东方明月的玉足,仿佛踏空而行,如仙人过境,白玉麒麟在后方默默追随。

    一代江南名公子,死在了这山野之间,也算是死有所归了。

    从头到尾,东方明月都不知许午是谁,因为她不在乎。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