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五十四章 离开与重逢
    秦岭深处,雾气蔓延,寻常百姓来到此地,十丈之内,应当是人畜不分的。

    在淸罗城的时候,金源高僧把独孤信没有办法,可金源高僧毕竟是一位高僧,负责大周钦天监的一切事宜,略微推演计算,自然也就算到了龙脉西移,来到了秦岭之地。

    依旧是一席破旧的袈裟,破旧的草鞋,手里有金钵,脖子上挂着金色的佛珠,还有一根金色的禅杖。

    只是这一次,金源高僧不是一个人来到了秦岭。

    身边还有一位轻甲在身,气度不凡的老者,不曾白发苍苍,甚至精气神十足,高大挺拔,有着王者之势。

    东方墨,乃是大周皇室里为数不多的天境高手之一,一身修为惊天动地,撑起了大周皇室的脊梁,作为少数支持当代君主的皇室成员,东方墨出了一身忠诚傲骨,在也没有其余可以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还有一个体魄修长的青年,蟒袍玉带,脸上的轮廓棱角分明,英俊威武。

    东方武,大周的太子殿下,刚过及冠之年,便迎来了大争之世。

    金源高僧略有些不满的说道:“太子殿下之前杀了双头羽蛇,取其蛇胆一事,可曾留下过痕迹?”

    东方武并非一个桀骜不驯的太子,深知如今的大周根基,虽不至于风雨飘摇,可气运一事,也是捉襟见肘,遇到了大争之世,大周的实力完全可以争锋,唯一忌惮的就是害怕内部四分五裂。

    之前自己做错了事,东方武到了这会儿都在沮丧当中,迟迟没有回复金源。

    金源和东方墨心中已然清楚,太子殿下,终归还是留下了一下蛛丝马迹。

    来到了大秦的龙脉之地,但凡是一个年轻人,都难免会心神摇曳的,偶尔干出了有损大体的事情,也实属正常,可是对于一位太子殿下来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是有失分寸。

    金源不高兴归不高兴,却也明白太子殿下的心性。

    谁来到秦岭,估计都想要恣意放肆一番,少年情怀就是这样。

    金源和东方墨自然能够看得出,秦岭深处,天地磁场不停地在变化当中,暗合八卦,可过于深奥,纵然是金源高僧这样的人,也只能保证在这里不会迷路,遮掩天机。

    可若是想要找到那条消失的龙脉,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寻常来说,龙脉与龙脉之间的关系,素来不睦,旧西蜀的龙脉,来到大秦之地,也绝对不是来拜码头了。

    他们得知了一个消息,秦岭之地,肯定有一户人家,有一个杰出的英年才俊。

    金源高僧只是和独孤信见过一面,也不知独孤信的根底儿。

    可来到秦岭之后,稍微推敲一番,什么事情都明白了。

    苍云城距离秦岭南麓颇为接近,当初在苍云城里发展过的年轻人,除了拜月山庄的小主人,剩下的那一位,就是大魏武王元铁山的庶子了。

    心中认为,那条龙脉乃是元正的。

    不过,金源高僧觉得,元正上无寸瓦,下无寸土,秦岭南麓虽然是一个出龙的风水,可这个风水是属于大秦帝国的,而非元正的。

    因此,金源高僧断定,那条龙脉只是在元正周围,等候着元正拿下自己的第一座城池,或者说,等到元正的武道高深到一定程度之后,才会和元正合体。

    和龙脉融合,再怎么算,都要到达心境往后才能做到这件事。

    可金源高僧不知晓的是,元正因为修行《沧海**》的缘故,体内的**之气,颇为圆润纯粹,完全可以和龙脉融合,如今已经和龙脉融合了。

    哪怕如此,金源高僧只要抓住了元正,也有的是办法让元正将龙脉交待出来。

    到时候的后果,无非就是大周和大秦联手夹击大魏。

    前提是,一定要找到元正。

    金源高僧心里也觉得奇怪,元正身为武王庶子,没有得到武王府任何的好处,就连元青的大日子,元正都不曾回过武王府,又是什么时候,和旧西蜀的龙脉扯上了关系。

    旧西蜀的龙脉,去了东海,更多的像是人为之事。

    良久后,周围刮过一阵劲风,三人的脚步停了下来。

    高大威武的蒙金来了,在这里搜寻了很长时间,终归是发现了金源三人。

    此间,草木丰茂,地势平坦,很是适合天境高手捉对厮杀。

    金源高僧微微一愣,自然能看得出来蒙金并非人族,乃是庚金之虎,到达了天境,一身修为,深不可测。

    想到这里,金源高僧觉得,上一次自己去东海淸罗城的时候,就应该带着东方墨,他和东方墨联手的话,兴许还可以拿下那个独孤信,也不用费这么多的事情了。

    如今是二对一,金源和东方墨联手的话,蒙金必然不是对手。

    明知如此,金源还是不敢轻敌大意,因为这里是秦岭,鬼知道秦岭到底有多少步入天境的大妖。

    外加庚金之虎,本身就血统高贵,与寻常天境强者截然不同,是一个难啃的硬骨头。

    金源做出阿弥陀佛的手势,柔和应道:“见过尊座。”

    蒙金打眼看过去,金源高僧的佛家气运颇为厚重磅礴,真的打起来的话,胜负不好说,还有一位天境的老将军帮忙,至于那个模样不错的青年,倒是无关轻重。

    “三位来我秦岭,有何贵干,所为何事?”蒙金尽量客气的说道。

    金源高僧道:“我们大周丢失了一头灵兽,跋山涉水,来到了秦岭之地,我们正在寻找,还望尊座给一个方便。”

    “小僧,必有厚报。”

    蒙金心知肚明,这三人,就是来寻找龙脉的。

    不过龙脉与少主殿下已经合为一体了,自然也就没有他们的事情了。

    蒙金故意问道:“不知你们丢失了什么灵兽,还望告知一二,不然这个方便,我真的不好给。”

    金源柔和笑道:“丢失了一头白玉麒麟,不知尊座可曾看到过,还望尊座指点迷津。”

    蒙金闻后,淡然言道:“我知道,白玉麒麟才是祥瑞之兽,对于大周而言,有着莫大的影响,我也曾见到过,可惜不巧的是,一切被蛛皇给吃了,不好意思,还望你们速速离开。”

    反正蛛皇已经死了,死了之后背个黑锅,它也不知道。

    金源:“……”

    东方墨就不是那么好脾气的人了,直言道:“我们来寻找丢失的东西,路过贵地,虽有强龙不压地头蛇一说,可还望尊座给个方便,若是不方便的话,我们不介意和尊座一战。”

    身为天境强者,东方墨和金源很是清楚,大妖到了天境之后,也是山头林立,谁也不会服谁,各自为战,妖兽之间的混战,常有发生,只是人族不知晓罢了。

    这话也是在威胁蒙金,觉得蒙金乃是秦岭的一尊兽王,他若是受伤了的话,其余的兽王,也就有了可乘之机。

    天境高手的竞争是极为残酷的,好不容易到达天境之后,还要面对其余的大佬。

    一旦自己受伤,便会被其余的大佬给抓住机会,一击毙命。

    毕竟,这世间的资源也就那么多,少一张嘴,剩下的人,就能多吃一口饭。

    蒙金并不意外,直言道:“若是打架的话,你们怕是来错了地方。”

    东方墨和金源刚欲聚集真元,虚空中,一阵迷蒙幻象,一位身穿黑色长裙的绝美女子,赤足走出,携带无敌的威势,碾压一方天地。

    黑雪出现的瞬间,东方武差一点,就双腿玉碎,跪在了地上。

    金源和东方墨的脸色有些尴尬。

    黑雪故作柔和的问道:“远方来的朋友,想要在我秦岭之地,切磋一二,我身为主人家之一,怎能违背了客人的心愿。”

    “不知是点到即止,还是分出生死。”

    “还望两位贵客,说个明白,我心里也就没有其余的负担了。”

    二对二,虚无之豹和庚金之虎联手,不敢说碾压金源和东方武,可这里是秦岭,熟门熟路,主场优势一旦发挥出来的话,二对三都不是很大的问题。

    女人说的话是不能当真的。

    点到即止,自然是分出生死,至于分出生死,就是分出生死。

    不然的话,是个天境高手就来找秦岭之地的麻烦,以后会没完没了的。

    不杀几个人的话,难以体现秦岭之地的威风。

    金源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上一次去淸罗城,遇到了自己打不过的硬点子。

    这一次来到秦岭之地,本想着和东方墨联手,理应是所向无敌的,毕竟大妖都内讧严重。

    可偏偏遇到了两个站在同一战线上的大妖。

    这有什么办法?金源非常的无奈。

    东方墨也没脾气了,他们两人若是死在了秦岭之地的话,整个大周,都会陷入混乱的。

    天境高手,对于君王社稷来说,不仅仅是一个擎天之柱,更是守护神,国之脊梁般的存在。

    金源和善说道:“哪里的话,我们只是丢了东西,心急乱了分寸,还望两位尊座莫要责备。”

    黑雪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蒙金倒是现在就想做掉这两个人,可考虑到往后的事情,这两个人,还能够在大争之世里当两个合格的搅屎棍,有搅屎棍从中作梗,少主殿下,自然就会多出几分浑水摸鱼的机会。

    东方墨说道:“方才多有得罪,莫要见怪,我们就此别过,既然是蛛皇吃掉了白玉麒麟,就当做是我大周的一份人情罢了,望以后我大周遇到了棘手的战役,还望蛛皇可以回报一二。”

    蒙金道:“蛛皇自己做错了事,不想出来见人,不过你们放心,蛛皇绝对不是吃了就不负责任的那种人,等你们遇到了难处,蛛皇必然会在第一时间出现的。”

    紧接着,东方墨和金源带着大周的太子殿下,转身便没入了云雾之中,消失在了秦岭之地。

    黑雪也没有和蒙金说话,似乎黑雪压根儿就不喜欢说话这种事情,作为一个女人,黑雪更加崇尚,能动手解决掉的事情,就尽量不要动嘴。

    因为动嘴,从来都不会解决掉任何事情,只会滋生出没完没了的是非,喜欢动嘴的人,大多数都有雄辩之才,或是胡搅蛮缠的说客,或是死不要脸的那种人。

    黑雪图的就是个爽利。

    蒙金心知肚明,黑雪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黑雪离开之后,蒙金一步跨出,便出现在了李尘的面前。

    李尘就在这附近一直转悠当中,骑着駮马的少年,在云雾麒麟之中,就像是一道可以开天辟地的微光。

    蒙金来了,就意味着麻烦结束了。

    李尘问道:“何方人也?”

    蒙金道:“大周皇族,为了气运之争,而来到了这里,不过已经走了,暂且无事。”

    李尘嗯了一声,便骑着駮马原路返回了。

    ……

    ……

    清冷的月色下,东方明月一人一剑,孤身走在绵长的官道上,身后,是真的有一头白玉麒麟默默地追随着。

    在东方明月的身后,是大周古老深厚的城墙,城墙里面,包裹着的是气势恢宏的皇宫,巍峨壮阔的宫殿,身为公主殿下,在清冷的月色里,显得遗世独立。

    不同于单容的外冷内热,也不同于茴香的冷漠无情。

    东方明月的冷漠,就像是夜色与月色雪色完美融合在一起的产物,有着道韵,有着气场,冰心玉古的绝世女子。

    手中剑,好久不曾出鞘了,离开了自己的故国,进入大争之世,她的剑,必然是要出鞘的。

    此去何处,东方明月不想上一次一路向北那般清楚了然。

    可她知道,大周皇室虽不至于分崩离析,可皇宫大院里,已经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了。

    就连自己的父皇,都想要献祭了她,壮哉大周的国运。

    东方明月并非不愿意为了大周而贡献出自己的气运。

    可她绝对不会为了一个狼子野心,又尔虞我诈违背祖制的大周贡献出自己的气运,往后的大周如何,和东方明月没有任何的关系。

    从今往后,她不再是大周的公主殿下,而是天上的明月。

    明月生辉,可以普照万物,也可以漠视万物,何去何从,东方明月的心里,还没有一个定数。

    官道是绵长的,临近皇城,自然是没有山贼盗匪。

    可是依然出现了拦路虎。

    前方,一位高大威武的中年男子,拦住了东方明月的去路。

    东方明月的手,搭在了自己的剑柄上。

    漠然道:“六叔拦住我的去路,是想要收割我的性命,还是想要其余的东西。”

    白玉麒麟是瑞兽,战力不俗,成长起来之后,也可当万人敌。

    护在了东方明月的前方,龇牙咧嘴的看着这一位身份显赫的大周亲王。

    六叔,已经有了冥境修为,东方明月纵然剑道超凡脱俗,白玉麒麟固然凶悍勇猛,可二者两手,也经不起六叔轻柔一掌,或是大袖一挥的风采。

    东方明月自知今夜是必死之局。

    她的心里没有任何的遗憾,哪怕是死,她也不愿意死在了皇宫里,起码,走出了皇城,来到了外面的世界。

    她的心不在皇宫深处,她的人也不在皇宫深处,纵然是死,那又有何妨?

    东方明月也不指望能够在自己的六叔面前拔出自己的剑,可她依然做出了拔剑之姿,这样的话,就算去死,也死的非常体面。

    也不曾丢了一个女子剑客的风采与气度。

    六叔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侄女,轻声道:“这些年来,我们对你不好吗?非要离开?”

    东方明月冷漠道:“这些年来,你们都对我非常好,或者说,对我身上背负的气运非常好,疼爱与关心,与我相隔甚远,我不曾追寻,也不想要拥有。”

    “这个答案,六叔满意否?”

    六叔心中不起涟漪,到了六叔这样的境界,这世间恐怕真的没有多少事,可以让他心神摇曳,起恻隐之心。

    死了一个侄女,对大局是好的,那就可以了。

    这也是六叔觉得可以同室操戈的理由,他说道:“一个和故国没有感情的公主,独自外出,故事里会这么写,公主外出之后,要么是遇到了异国他乡的王子,得到了王子的庇佑。”

    “要么是遇到了一个勤劳勇敢善良而又俊美的樵夫,然后两个人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与世隔绝。”

    “在要么就是,公主外出之后,去了无人之地蛰伏,时隔多年以后,带着百万雄兵,返回了自己的故国,为了心中的那口气,挥舞着手中剑刃。”

    “可你不是那样的人,你连自己外出为了什么都不知道,为何还要离开?”

    大概是这会儿真的起了几分恻隐之心,故此废话如此之多。

    东方明月面无表情的应道:“一个人不知道为了什么外出,兴许去到了外面的世界里,就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活着,坐井观天,不过愚昧的自给自足罢了。”

    柳树叹息了一声,也许是装模作样,也许是于心不忍。

    聚集真元,马上就要做出一副大袖一挥的潇洒姿态。

    哪怕明知道东方明月身上的气运,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和东方明月剥离开来的,可大周的公主,怎能去所谓的远方?

    忽然之间,六叔聚集起来的真元,顿时消散于无形之中。

    不知何处,出现了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高大身影,这一个高大的身影,真的只是大袖一挥,这位宛若天神般的六叔,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东方明月黛眉微蹙,看着这位戴着面具的神秘人,深知这是一位天境高手,可她不曾见过,也不知他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独孤信道:“你与他有着血缘关系,我是外人,只能给你扫清道路,无法杀了他。”

    东方明月见到天境高手,也不打算行礼,更不像是世间多数武夫那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她很平静的说道:“为什么,我从来都不会相信,这世上,会有另外一个人对不认识的人无缘无故的那么好。”

    东方明月知晓这一位不是为了自己身上的气运而来到这里的。

    所以她才问为什么的。

    独孤信淡然笑道:“边走边说可好,这里距离皇宫太近,等一下若是又出来了你的五叔,四叔等,想要走利索,怕就要毁坏一方天地了。”

    东方明月笔直向前,自顾自的走在前面,也不在乎身边的这一位神秘人的感受。

    一时之间,独孤信是真的觉得东方明月这样的女子,是真的很有意思。

    边缘,独立,自信,和多数女子的娇柔作态,大相径庭。

    东方明月道:“我无牵无挂,想要云游四海。”

    独孤信道:“您可以去大魏,或是去秦岭南麓那里,有一个人叫做元正,你们应该认识。”

    东方明月脸上一副古井无波的模样,问道:“我与他,莫非还有什么宿命纠葛不成,这天下之大,我想要去哪里,就能去哪里,又何必非要去找一个男人呢。”

    独孤信是越来越觉得这个女子有意思了。

    说道:“你们之间,还真的有几分宿命纠葛,你有女皇风骨,他亦有帝王之志,上天就像是安排好了的一样,一个遗世独立的女子,和一个深沉绝世的男子就应该发生点事情,姻缘也好,友情也罢,总该是要有些交集的。”

    东方明月道:“我不需要友情,也不需要爱情,也失去了亲情,我一个人,足以,天上只有一个月亮,而月亮永远都不会和太阳重逢。”

    独孤信道:“你的确有天人之姿,可人不能没有朋友,一个人与世间万物都有着有意的无意的牵连,你需要去元正那里,他也需要你。”

    “兴许你觉得,一个人可以海上明月,山上清风,人间潇洒走一回。”

    “可那样的人生,也是没有意思的。”

    “你只是一介凡人,又不是高高在上的神明。”

    不知不觉间,独孤信陪着东方明月,也没用多长的时间,乌云也没有遮住月光,他们就走出了大周境内。

    东方明月不知如何回复,而独孤信已经离开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