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开花本质
    喝了差不多三五杯茶过后,晴空万里,也没让这里多出来几分暖意,一切如常,只是紫气东来之势,越来越近了。

    鬼谷子说道:“我算过,你命中会遇到好几个女人,单容算是一个,商静秋算是一个,柳青诗也算是一个,还有一位,就是大周的公主东方明月。”

    元正心里咯噔了一下,并未觉得自己艳福不浅,只是意外,师尊这样的人,为何会算这些事情。

    不太理解的问道:“徒儿愚笨,不知师傅何意。”

    站在一个嫖客的角度上来看待这件事。

    与单容之间,可算心有灵犀,加日久生情。

    与柳青诗之间,反正都发生过夫妻之实了,也没有什么台是下不去的。

    与商静秋之间,也勉强算是元正艳福不浅,师傅勾搭了徒弟。

    这前面三个都还还说,毕竟暧昧不明,谁都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可是和东方明月之间,到底算是什么事情?

    不过山野之间,萍水相逢,且有手中剑打过招呼了,事后便离散于江湖之中,自从玉虚山脉一别后,元正就再也没有见过东方明月了。

    兴许在浪荡江湖,纵情于山水之间,兴许,在大周的宫廷深处,默默修行着剑道,忍受着孤独。

    鬼谷子云淡风轻的说道:“你与单容之间,颇为契合,成为夫妻,乃是平素枢机暗合天道人意的一对夫妻。”

    “你与商静秋之间,一个不说,一个不知,却也有情愫渐生,生根于无为之中。”

    “你与柳青诗之间,属郎才女貌,算是一段孽缘,可若是处理好了,也是一段善缘。”

    “你和东方明月之间,气运相连,东方明月有女皇风采,你亦有帝王之雄心,气运相辅相佐,命中姻缘,你二人早晚都会见上一面,然彼时少年,不知缘分深沉,不懂大世沉浮,故此匆匆一瞥,淡忘于江湖之中。”

    “下一次见面,兴许你们两人,便会连接成一条长线,形成龙章凤姿之势。”

    一下子多出来了四个老婆,元正表示压力有点大。

    和单容成亲,倒也能说得过去,隐约之间,元正也感受到尉迟阳怀有撮合之意,只是比较含蓄罢了,必要的时候,也会顺水推舟。

    和商静秋成亲,别的不说,仅仅是师傅和自己的徒弟成亲,就不知道要背负多少骂名了,会被千夫所指,面对的口诛笔伐,不在少数,更别说元正日后如何面对小静秋的父亲商河了。

    和柳青诗成亲,武王庶子和忠显王的独女成亲,虽说庶子分量不重,可本事不小,成亲了,双方家眷,也能看得过去。

    和东方明月成亲,估计只能是两个人一个愿意嫁,一个愿意娶了。

    东方明月,素来和大周皇室不睦,没有发生过命案,已经算是天大的喜事了。

    而元正这里,日后为了自己的志向,难免也会和大周的军旅恶战一场。

    一个帝国,绝对不会因为公主出嫁,就改变立场的。

    元正提心吊胆的问道:“师傅是说我和这四位女子有缘分,还是命中必然会娶了这四位女子?”

    鬼谷子淡然道:“后者。”

    元正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还是当纨绔子弟的时候舒服,提了裤子不认账了,拍拍屁股走人就好。

    于此时,鬼谷门徒之外,蒙金并未越过雷池一步。

    幼年,受到鬼谷子的恩泽,方可成长至今,蒙金与鬼谷子之间的关系,颇为复杂,既有师徒之情,也有几分父子之情,可是鬼谷子不认账,只是顺势而为,也曾说过,莫让蒙金放在心上。

    蒙金还是放在心上了,若非如此,也绝不会追随元正去干涉人间之事。

    天空中紫气东来之势愈发汹涌,一条紫色的神龙,流光溢彩,浮现于天宇之中,秦岭深处,另一有巨龙瞬息睁开了龙眸,接着,又闭上了,不为所动。

    蒙金见状,并未出手阻拦,到了天境以后,自然看得出来,这是一桩好事。

    紫色的神龙眨眼之间便降临沉心殿外。

    磅礴的龙躯,遮天蔽日,龙眸如炬,可看穿三界,可凝望诸天。

    鬼谷子无动于衷,自顾自的喝茶,元正倒是惊了一下。

    无缘无故的,出现了一条紫色的巨龙。

    鬼谷子说道:“这是你的缘,去吧。”

    元正放下茶杯,走出凉亭,抬起头望向这条紫色的巨龙,遮天蔽日的紫气东来,长这么大,元正还是头一次见到。

    客气的问道:“你从何处来,为何要来此地?”

    元正身上散发出一股无形大势,**之气蔓延,竟然能够不偏不倚的,承载整个天空的紫气东来。

    紫色的巨龙问道:“旧西蜀,你我会过一面,我曾说过,日后必有重谢。”

    元正身上的**之气,中正平和,大道至简,虽不恢弘磅礴,却纯粹至极。

    元正愣了一下,这才回想起来,旧西蜀发生过的事情。

    说道:“据我所知,当初的你,元气大伤,舍弃了自己的道身,竟然这么快,就恢复元气了,可你为何选中了我,我虽然立事,但却没有能够让你盘龙的风水宝地。”

    “说白了,普天之下,没有一寸土地属于我的,便是那秦岭南麓,水韵江南,也是分别属于大秦和大魏的。”

    神龙道:“我窥探过天机,一知半解,我终归要选择一个人辅佐,大争之世里,并非所有人都可以承受我的气运,能够承受我气运的人,往往都有了供奉的龙脉。”

    “与你有缘,这一份缘,我不知何解,兴许日后会知道的。”

    “你若是同意,我便与你合为一体,日后兴亡盛衰生死与共,你若是不同意,我便就此离去,寻找下一个宿主。”

    一条龙脉都找上门来了,元正怎么会不同意。

    “我同意,这是好事,我当然同意。”元正乐呵道。

    紫色的神龙俯冲而来,仿佛携带着一个完美的大宇宙,朝着元正碾压而来。

    漫天的紫气东来,汇聚一处,元正双手合十,长发狂舞,整个人好似飘飘欲仙,神游太虚。

    刹那之间,这龙脉入了元正的神魂之中,微微运转真元,一如既往,可还是本能察觉到,真元纯粹无暇,先天阳气,恢复巅峰,更胜往昔。

    武道修为虽说没有明显的提升,可却让元正筑下了修行《本经阴符篇》的大好基础。

    最多,只需要半年左右,元正便可以将《本经阴符篇》修行大成。

    元正运转真元,一气呵成,是真有了人间帝王般的感觉。

    可师尊在此,元正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回到凉亭里,茶还没有冷,温热刚好。

    抿了一口,元正狐疑的问道:“秦岭深处,亦有龙脉,外来的龙脉来此,难道本土的龙脉,就不会有所作为?”

    鬼谷子道:“天机不可泄露。”

    元正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师尊都说是天机不可泄露了,那就真的是天机不可泄露了。

    鬼谷子提示道:“如今有龙脉同你神魂共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日后行事,定要小心谨慎,当今大世,人族撄锋,妖族参与,龙脉与龙脉之间,亦是摩擦不断。”

    “龙游之气也在无形之地撄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身怀龙脉,必然会轻易被各国钦天监的人探查到,一时间,会有多方人马,欲暗杀于你。”

    “且不乏天境强者。”

    “故此,谨小慎微,总是没错的。”

    元正心里清楚,当初为了争夺旧西蜀龙脉留下来的道身,便有天境强者大打出手,将嶙峋锋芒的旧西蜀给夷为平地了。

    而自己一旦泄露了身怀龙脉的事实,自己死了都不要紧,真害怕有人去为难身边人,如父王,如大哥二哥等。

    元正点了点头,这一次师尊叫自己回来,看似没有重大之事叙说,可在这里,元正是真的经历了很大的事情。

    若是其余的地方,有龙脉冒然浮现的话,会第一时间被天境高手觉察到,可在秦岭,有鬼谷子在,亦有大秦龙脉在,遮掩天机,纵然是登峰造极的天境强者,也是无可奈何。

    鬼谷子言道:“此次叫你归来,是为了你能够拔出你腰间的木剑。”

    “此剑,有太初五行之力,挥舞起来,神威莫测,可壮哉大势,亦可降妖除魔卫道,亦可以下伐上,鏖战九重天。”

    “按照道理来说,理应到了天境之后,你才能尝试拔出这木剑开花。”

    “可现在来看,天道有变,你需尽快拔出木剑开花,方可继续做你想要去做的事情。”

    “你令黑龙王干预人间之事,让秦岭大妖出世,在秦岭南麓一隅之地立事,都已经触犯了天道。”

    “我算过,今年的九月初九,你将死于雷劫之中。”

    “若在九月初九之前,你可自行拔出木剑开花,便无忧后事。”

    元正相信,天道是真的存在,天妒英才,也真的不是说说而已的。

    古往今来,英年早逝的伟人,不在少数,他们虽然死了,可是他们的路还没有走完。

    想起来,都是遗憾。

    可元正觉得,自己虽然不是蠢材,可也绝对不是英才啊。

    元正愁眉苦脸道:“我也想要拔出木剑开花,开花与我共鸣的日子也有好几年了,可我始终都拔不出来,苦口婆心的拔它不出来,费尽力气耳的拔,它还是不出来。”

    “我也不知为何,我也很想要亲自见识到开花的全貌,可上一次开花出鞘,乃是为了降服想要杀我的腾蛇,过于短暂灿烂,我也没有看清开花的全貌。”

    “师尊让我拔出来,可有良方?”

    鬼谷子道:“本来打算,让你在大秦灵气最为浓郁之地修行半年,在你的雷劫到来之日,赌一把,兴许可以拔出来,如今来看,这件事有办法了。”

    元正恍然大悟,又惊疑不定的问道:“难道,这木剑开花,是吃气运的一柄剑?”

    鬼谷子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道:“你猜测的不错,但也不完全对。”

    “木剑的确吃气运,只是为了检验一个人的是否值得它出鞘追随。”

    “一个有气运的人,往往品德意志,都还不错,多数名剑,看缘分,看剑主的心性如何,而木剑开花,则是看一个人的气运如何。”

    “看似有分别,实则殊途同归。”

    “只是开花,考验的不仅仅是人心罢了。”

    元正一时间觉得心里拔凉拔凉的,说道:“开花与我共鸣这么长时间,我的气运岂不是被开花吃掉了很多,若非没有开花,兴许我作为鬼谷传人,如今也算是一方诸侯霸主了。”

    鬼谷子道:“如果你没有开花,又成为了我的徒弟,你也不会是我的关门弟子,只是一纵一横其中的一位,甚至,也不会成为我的弟子,当初收你为徒,便是推测到了开花在你手中。”

    “神器,需要神人才可以挥舞,凡夫俗子自然是无法撼动神器的。”

    元正道:“如此说来,我的气运也算是足够强势,否则按照寻常人的气运,拥有木剑开花,不说几年了,兴许几个月以后,就成为了枯骨一堆?”

    鬼谷子道:“之前不给你说,是害怕你乱了心境,现在告知你,则是因为你有龙脉加持。”

    “你猜测的不错,寻常人若是拥有木剑开花,可以直接拔出来,但拔出来之后,气运消耗殆尽,必死无疑。”

    “而你拔不出来的原因是因为你的另一位师傅,他传授了你《沧海**》”

    “《沧海**》博大精深,可推衍天机,可壮哉气运,也正因如此,你的气运一直被开花在吃,也一直都在增长当中,故此无恙,也因此,开花才不愿意被你拔出,兴许是在气运上没有办法考验你,而在心性上考验你。”

    “就像是一个女子,总得要给自己的情郎找点麻烦事儿看看是个什么成色。”

    “假若你没有修行《沧海**》你的另一位师傅,也绝对不会将木剑开花交在你手上的。”

    “寻常人想要开花出鞘,除了潜移默化的积攒气运,没有其余的办法,兴许几十年就攒够了,兴许,临死之前,都不行。”

    “然《沧海**》固然可以壮哉气运,运转天地大道,却也有一个致命的缺陷。”

    “女子是无法修行《沧海**》的,女子属阴,男子属阳。”

    “阴阳抱和不假,可气运,更偏向于阳气更重的,对于女子阴气,气运想来排斥,除非是良辰吉日,天机错漏下的诞生的女婴可携带大气运,余者,皆不可。”

    “你的另一位师傅,也不知是从何处得到了这木剑,他自己也修行的是《沧海**》,兴许是对开花不感兴趣,兴许是在自己走火入魔之际,强行拔过开花,故此被开花排斥过。”

    “虽然是一柄木剑,可这柄木剑,脾气比任何的名剑都要大。”

    元正对开花的了解不多,如今听师尊这么一说,才了解到了开花的属性和过往。

    很是好奇的问道:“开花如此神奇,我想知道,开花究竟是怎样形成的,如此神奇,哪怕是天境铸剑师,也无法铸造出来。”

    鬼谷子道:“诞生于虚无混沌之中,无迹可寻。”

    元正嗯了一声,这么一说的话,元正就确认,开花属于先天神物了。

    “师傅的意思是,我如今身怀龙脉,不愁个人气运不够用,可以在自己剑道更为精进一步的时候,便可以拔出开花了。”

    鬼谷子道:“不是,你和蒙金签下了灵魂契约,月圆之夜,你虽丧失武道修为,却也是你阳气最为鼎盛,气运最为恢弘的日子,那个时候,你就可以拔出开花了。”

    “寻常日子,你依然拔不出来的,拔不出来的原因很简单,是因为你的剑道修为不够,不值得开花出鞘。”

    元正:“……”

    对于山下的事情,元正也不打算询问师尊的意思,师尊是让自己慢慢去领悟,做事的人是自己,又不是师尊。

    且山下的事情,答疑解惑,也有师兄苏仪撑腰。

    鬼谷子对于元正在外取得的战果,从未询问,成也好,败也好,那都是元正自己的事情。

    似乎从来都不害怕元正这个关门弟子,砸了自己的招牌。

    鬼谷子道:“开花虽然吃气运,可当你能够将开花挥舞自如的时候,你便可以无往而不利,将吃掉的气运,不但会反哺回来,甚至会细水长流般的给你补给气运。”

    “你可以将开花当做剑中龙脉,往后你便知晓了。”

    说的元正这会儿都想要修行剑道,赶紧拔出开花了。

    记得第一次师傅将开花递给自己的时候,元正就想要拔出来,如今,自己都已经纵横圣剑修行大成了,也修行到了诸侯剑地步,还是没有办法拔出木剑开花。

    这会儿,苏仪从五脏殿的方向过来了,站在凉亭外微鞠一躬道:“师尊,师弟,吃饭了。”

    元正起身,退后一步,给师尊让开道路,自己则紧随其后。

    这一顿饭吃了,本想着在秦岭之地纵情几天,可山下事情颇多,也只是想想而已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