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五十章 师尊有话
    元正略有些心虚的问道:“这一次回去,师傅不会怪罪于我吧,毕竟我也没有成多大的气候,西蜀双壁之一的郭喜军前辈在大夏失去了联络,江南虽然占据黑水河,却也让谢华处处试探当中。”

    “云端上城虽然不错,可也只是一座空城,能上战场的人,不过万余种,许多将军士兵,其实都是虾兵蟹将,不堪一击,徒有其表罢了。”

    “就连我自己,也是这样。”

    鬼谷子忽然叫元正返回秦岭,元正是真的没有摸不着头脑,苏仪师兄在这件事上,也没有多做详说。

    苏仪笑道:“回去了不就知道了,师尊的心思,别说是你,连我都猜测不到。”

    忽然间,头顶的上空,有紫气东来的祥云飘过,苏仪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好像就是师弟元正的头顶上空。

    路上也没有遇到任何的意外,驾驭坐骑,不到两个时辰,就返回了鬼谷之地。

    依然是殿宇成片,虽然到了初夏,可这里没有半点温热的气息,如春秋一般,草木丰茂,山水一色。

    沉心殿外,有一四方凉亭。

    鬼谷子也没有在凉亭里品茶,而是站在凉亭之外,看着远处的天空。

    元正几人来了之后,花椒与茴香直接去了五脏殿,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不煮饭,可是回到这里,花椒与茴香必须要去煮饭。

    苏仪也没有多做停留,因为苏仪很清楚,师尊特意叫元正回来,两人必然要有许多话要说,苏仪在这里,反而有些破坏气氛。

    此间,就剩下了元正和鬼谷子两人。

    鬼谷子回过头,一双阴阳眼熠熠生辉,一边大日东升,一边海上明月,甚是神异,整个人散发出一股云里雾里仿佛天上的迷蒙幻境。

    元正微鞠一躬道:“师傅,我回来了。”

    本来想要嘘寒问暖一二,可是嘘寒问暖这种古老的套路,对于鬼谷子来说其实没有任何意义。

    鬼谷子嗯了一声,两人要说感情吧,好像也没有多少感情。

    可元正心里一直都记得,若没有这一位师傅,就没有他的今日。

    感恩,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元正不知道如何报答自己的师傅。

    鬼谷子微微招手,缓步走到凉亭里,元正紧随其后。

    “坐下说话吧。”

    元正嗯了一声,自从认识师尊以来,还真的没有和师尊在同一个亭子里,一起坐下喝茶呢。

    鬼谷子给元正倒了一杯茶,元正双手接过,抿了一口,甘甜轮转,其味道变化万千,好似人间酸甜苦辣。

    元正也没有问师尊叫自己回来究竟是为了什么,这话也不好问,师尊有什么事情交代的话,自然会主动说出来。

    亲自来问一下,反而有些刻意。

    良久后,鬼谷子轻声说道:“许久未见,你身材壮硕了不少,也更加高大挺拔了,你的所作所为,我已尽数知晓。”

    元正的心里沉甸甸的,轻声说道:“我给您丢人了,鬼谷门徒,理应无所不能的,可我在大争之世里,除了龟缩躲藏之外,好像也没有其余的建树了。”

    鬼谷子平淡道:“这个并不重要,你还年轻,并未经过岁月的洗礼,许多事你看不懂,不会做也很正常,而我想说的是,路还很长,你还有大把的时间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

    “而你,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这个问题,一时之间,还真的把元正给问住了。

    自己的人生像是被安排好的,走出瀚州的那一刻开始,进入江湖,也没有怎么风流潇洒浪荡过,各地的风土人情倒是领略了不少,不过江湖路,元正走的并不是很好。

    再来说诸侯路,元正也算不上是一路诸侯,顶多算是一个黑道头子而已,在大体面前,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大闹皇城的事情,也只是年轻人们比较喜欢,在真正有学问,有背景的人那里,大闹皇城,不过是一场闹剧罢了。

    见到元正沉思良久,依然没有回复自己,鬼谷子说道:“看来,你还是没有想好,你自己究竟要做些什么。”

    元正放下手中的茶杯,很诚实的说道:“我虽然如今为人主上,可是我所做之事,只是为了给追随我的人一个大好的前程,对他们的家人,也担负起为人主上的责任。”

    “至于我自己,心中虽然想着亲手结束这大争之世,可始终无所作为。”

    “更想要成为那等统御世间万物的大人物,可我做了很多事,才发现,心中所想太大,所做之事,也就越难。”

    “我虽然不迷茫,可我也从未扪心自问,我心中究竟想要干些什么,表面上,我只是想成为人上人,成为一国之君,开辟出自己的天与地。”

    鬼谷子淡然道:“你若是为天下至尊,你又会如何治理自己的国家。”

    治理国家的手段,归手段,并非本心。

    古往今来,兴许没有一个君王以本心出发,去治理自己的国家。

    元正想了想,说道:“若我为天下至尊,我希望老百姓不会为了口粮而卑躬屈膝的劳作,我也希望,地方官员会真的成为一方父母官,并以此为荣,没有官僚之风。”

    “我希望账下文臣武将可以齐心协力,而不是面和心不和的局面。”

    “我更喜欢,人人成龙,人人成凤,没有男尊女卑之分,于天地万物和平共处。”

    “为了精气神,为了信仰,而存活于天地之间,做自己力所能及之事。”

    “然人心善恶,终归千变万化,一切都是我希望罢了。”

    鬼谷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元正的《本经阴符篇》修炼了一小半,剩下的分威散势,持枢,中经等,暂且还未入门,剑道修为倒是上升了不少。

    诸侯剑,已经修行过半,在有上几年,兴许就可以诸侯剑大成了。

    接着,便是天子剑的修行。

    仅仅是诸侯剑,就让元正觉得千难万险,很难想象,日后的天子剑,又应该如何修行。

    鬼谷子忽然说道:“如此,你心中想要做什么,其实你一直都很清楚,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

    元正如遭雷击,苦涩的笑了笑,无意之间的话语,假设之间的话语,才是真正的大实话。

    “多谢师尊解惑。”元正道。

    鬼谷子随意言道:“何来解惑一说,你是我的徒弟,我也只是顺势而为罢了,如今的你,连你腰间的木剑都拔不出来,我又能给你答疑解惑多少?”

    “你想要的,是一个完美的世界,无论贩夫走卒,亦或是王侯将相,人人平等,没有三教九流之分,却有诸子百家争鸣,为了人生信仰而奋发向上。”

    “不会有男尊女卑,男欢女爱,也不是什么违背道德伦理的事情。”

    “老百姓遇到了难处,也无需去看官府的脸色。”

    “小康之家和大户人家,更不需要为了钱财利益,而相互倾轧。”

    “文臣武将,也不会为了争权夺势,而玩弄权术草菅人命。”

    “这,便是道家的无为而治。”

    “是以有为,是以无为。”

    “而你,天地共主,既乐得逍遥,也能维护天地之间的秩序,将真善美,散布整个人间。”

    被师尊这么一说,元正好像更加明白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事情了。

    当纨绔的时候,元正见识过,只是缺了仅仅二两纹银的黄花闺女,就把自己的初次交代给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陌生男子。

    也有家穷的父母,为了生计,将女儿卖到了青楼里。

    有钱的是大爷,掌握着游戏规则,可以随意更改,也可以装模作样的去遵守。

    而中下层的无辜百姓们,往往身不由己,干着最累的活儿,拿着最少的工钱。

    在养家糊口过后,那些百姓们也别想去做其余的事情了,哪怕是有机会,也不敢去抓,过来过去,都是资源限制,资源垄断。

    而亡命之徒,兴许可以闯荡出一番事业,可折损的可能性很大。

    人族里的事情,人为之事,实则,禽兽本质。

    元正道:“如今我账下良莠不齐,虽然刚刚起步,有了一定的资源,可我也很担忧,我这点家底儿,经不起一场恶战的消磨,甚至,一个不小心,就死在了时代乱潮之中。”

    有些时候,元正觉得,自己死了是无关轻重的事情,因为就算自己死了,明天的太阳还是照常升起。

    可元正很害怕,自己身边的人死去了,跟着自己混饭吃的人死去了。

    他从不表达这些事,可心中也一直记挂着这些事。

    鬼谷子道:“此番叫你归来,就是想要看看你的心性,我本以为,修行诸侯剑和《本经阴符篇》时,你认识到了天地本质,就会迷失心性,主动挑起战乱,成为无所不能的恶棍军阀。”

    “还好,你的路没有走偏,你的父亲给你起的名字,很正。”

    元正也曾想过,割据一方,鱼肉百姓,过着逍遥自在的神仙日子,然后在徐徐图谋,争取拿了整个天下。

    可那是少年时期的想法,经历过很多事以后,元正再也没有这样的想法了。

    细想起来,曾经的自己,是真的有些愚蠢。

    还好,没人知道,元正有过这么愚蠢的想法。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