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去也
    独孤信是一个很讲道理的人,且道理非常硬。

    僧人权衡再三,他的道理,在独孤信这里不好使。

    权衡在三过后,僧人做出阿弥陀佛的手势,微鞠一躬道:“如此,便打扰了。”

    独孤信转身,便消失不见。

    僧人苦笑连连摇头,千算万算都不曾算到,此地有一个天境强者遮掩天机,而自己又不是对手。

    东海岸边,浪潮涌动,虽然是在涌动,却无大势,水面抬高数十丈,一具壮硕的神龙从最高处显露出来,独孤信站在最下方,两者相互凝望,宛若博弈天地之间。

    独孤信道:“以你的战力,可否是那个僧人的对手?”

    神龙说道:“气运可碾压他,可武道修为,平分秋色,一战过后,我还要苦修数年,只是这东海,不再是风平浪静之地,这里的缘,被我消耗殆尽了。”

    独孤信道:“我的徒儿元正,你也曾见过,他作为你的容身之所,与你相辅相佐,你觉得如何?”

    神龙道:“你早就计算好了,当初在旧西蜀是故意放走我,就是为了你的徒儿。”

    独孤信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却不像是对僧人般生硬的态度。

    淡然说道:“起初的确有着这样的想法,我的好徒儿,修行沧海**,气运昌盛,其**之气,日臻圆满,与你可共事。”

    “若你寻到了更好的宿主,那你便去也,我不会为难于你。”

    “有些事,我懂,有些事,我不懂。”

    “你若是不去我徒儿那里,日后我徒儿若是寻到了更好的龙脉,那你,就要成为我徒儿的对手,你若是去我徒儿那里,则一切顺理成章。”

    神龙陷入了沉思,它已经不是当初那一条任人宰割的破旧龙脉了。

    它恢复了元气,更胜以往,若是遇到好的宿主,也许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也许一日千里,也未可知。

    良久后,神龙开口道:“你的徒儿,如今身在何方?”

    独孤信掐指一算道:“秦岭,你与他有缘,去了秦岭,便可知晓他的具体所在。”

    刹那间,天空中落下五彩斑斓的闪电,轰击而落,却不曾击杀一草一木,海面逐渐归于平静,神龙就此消失。

    独孤信回到了自己的四方院落里,作为一个武夫而言,独孤信已经走到了极致,对于武道一途,也没有什么好追求的了。

    可这里,会渐渐成为是非之地,对于大周,独孤信没有好感也没有恶感。

    也深知,此事过后,大周将会派来一支劲旅,来讨伐东海。

    独孤信不害怕千军万马,因为他真的是江湖高于庙堂的牛人,就连大魏的皇帝陛下,也曾在独孤信的面前,低下了自己高贵的头颅。

    可他也不愿意伤害大周的军旅,大周日后气运如何,独孤信不关心,因为他也无法干预此事。

    吃相要看一点,老子今天走,并非是害怕你们,只是老子不想伤害你们。

    大袖一挥,此间院落隐匿于云雾之中,独孤信潇潇洒洒坦坦荡荡的走出了淸罗城。

    下一次归来,不知是何年……

    云端上城。

    自从元正归来后,云派与拜月山庄的矛盾,虽不至于第一时间冰释前嫌,也是断绝了后续事件。

    尉迟德和尉迟维在马场里的事情,得到了宽厚政策,但凡涉及到了战马一事,均由拜月山庄一派的人马全权定夺。

    在没有此事之前,战马是可以预定的,谁若是想要战马,只要资历足够,便可以去尉迟维那里领上一头战马。

    如今,有了严格的细化。

    想要甲等战马也可以,武道修为必须在感境往上说话,若只是体境,则没有战马,裙带关系起不了作用。

    便是极个别的武将,想要一头龙鳞马,也需要经过重重审核。

    从武将领军作战的才华,以及个人所修炼的功法,擅长的兵刃,硬把式上说话,若是符合标准,可以领一头龙鳞马,也只是一头。

    眼下云端上城尚无战事,许多人想要通过军功来换取战马,明显是不现实的。

    战马,但凡是男子,都心中颇有想法。

    如今的市场价是,一头甲等战马,可以换十个黄花闺女,且十个黄花闺女,都是颇有姿色,又懂得琴棋书画。

    换言之,一头甲等的战马价值,已经在寻常青楼里的花魁之上了。

    这只是其一,另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在战事没有到达之前,谁若是有了战马加持,便等于在云端上城这个体系里,拥有了问鼎的地位和权势,待得战事爆发之后,地位和权势的作用,也将会决定很多事情的走向。

    能得到战马的人,自然都是有本事的人。

    很多人懊悔不已,早知当初,就不给拜月山庄的人难堪了。

    也因此,拜月山庄在分配战马一事上,几乎就决定了很多人日后在云端上城里的仕途几何了。

    虽没有人去往尉迟维和尉迟德书房里送礼物,可是人情世故上,高野王楚这样的人,都已经潜移默化的变相帮助尉迟德父子。

    梁武出关以后,才发现如今的云端上城也变天了。

    不过梁武倒是不在意这些,他和拜月山庄的人过不去,没有争权夺势的心思,更多的只是匹夫心性,总觉得拜月山庄里的人铜臭味太重,有些事情上颇不顺眼。

    要说害人之心,梁武倒是真的没有,梁武也记得拜月山庄的好处,当初从旧西蜀来到苍云城,若无拜月山庄的接应,他和手底下的将士们,真的就要漂泊天涯,风餐露宿了。

    变天归变天,梁武也没有顺应时势的打算,刻意的顺应时势,反而会遭受到主上的猜忌,梁武粗中有细,一如既往。

    也因此,尉迟德和尉迟维父子虽然对梁武没有办法,可很多事情上,无论好事还是坏事,第一个想到的,也是梁武。

    万世殿里,空无一人。

    元正,苏仪,花椒,茴香,已经踏上了返回鬼谷的路。

    一路上,元正虽没有心神不宁,却也略有些忐忑,因为之前的鬼谷传人,各个都是纵横天下,无所不能,无所不入,无所不出,到了元正这里,举步维艰的意味倒是多了不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