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四十八章 道理道理
    大周,东海之滨,淸罗城。

    海水湛蓝,碧海蓝天,沙滩上没有脚印。

    淸罗城本来是有很多人的,可很多年前,海中巨兽忽然难,一夜之间,淹没了整个淸罗城,也就导致,如今的淸罗城只剩下了一户人家。

    四方庭院,古色古香,没有丫鬟仆人,也没有管家,只有独孤信一个人居住在这里。

    很多年以前,元铁山来过这里,从那以后,便没有人来过这里了。

    一个人,守着一座孤城的感觉,大概只有独孤信能够体会了。

    这个孤城,不是淸罗城,而是独孤信心里的那一座孤城。

    海面上平静,向远望去,无边无际,大海的中央,兴许卷起了狂风暴雨,兴许,也是风平浪静的。

    院落里,独孤信一个人坐在石桌上品茶,忽然间,心中有感,便放下了茶杯。

    下一刻,便来到了淸罗城的入口处。

    淸罗城周围,四面环山,空寂无人,飞禽走兽倒是有不少,这里很多年,都没有来过生人了。

    可是今日,来了一个生人。

    是一个僧人,僧人穿着一袭破旧的袈裟,然而手中有金钵,脖子上挂着一串金色的佛珠,手上,还有着一根金色的禅杖,真的是用黄金铸造而成。

    僧人穿着一双破草鞋,走起路来,无声无息。

    快要进入淸罗城里的时候,独孤信便来了,拦住了这一位僧人。

    僧人先是做出阿弥陀佛的手势,接着和善说道:“不曾想到,东海之滨,竟然还有一户人家,失敬失敬。”

    独孤信道:“你是来化斋的,还是来此地修行的。”

    僧人抬起头,凝望独孤信,一股莫名的念力,侵入了独孤信的神魂之中。

    独孤信微微动念,便扼杀了这道念力,淸罗城平静如初,然而周围的虚空,却是寸寸崩裂,惨不忍睹。

    独孤信笑道:“我很好奇,我若是不在这里的话,你这会儿是不是已经到达了东海深处,然后去给你的君王选择适合的养分了。”

    僧人也万万没有想到,这一位,竟然也是天境高手,且在天境,有登峰造极之势,只差一步,便可天道圆满,成为真正的天上人了。

    适合君王的养分,这世上没有多少。

    当初独孤信出于做好事的心态,帮助西蜀的龙脉离开了,如今好几年过去了,西蜀龙脉入了清平江以后,便到达了海域,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经过许多大江大河,来到了东海之中。

    东海有仙境蓬莱。

    最是适合龙脉,灵兽修行,哪怕元气大伤,也可在短短几年之内,恢复元气,更胜以往。

    僧人见状道:“原来先生一直都在这里守株待兔。”

    独孤信道:“我对佛家的明心见性,也略有所知,可我不明白,如你这样的高僧,竟然也会参与世俗之事,就是为了你金钵,禅杖还有佛珠,就不惜代价,想要去东海强行捕捉龙脉。”

    僧人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也有,明心见性也有,大周乃礼仪之邦,只是龙脉日渐式微,故此,需要壮哉,我便来了。”

    独孤信哈哈大笑道:“我曾经听说,道士盛世封山,乱世下山,僧人乱世封山,盛世开门迎客,可我不曾想到,如今这大争之世,如你这样的僧人,也要来此地走一遭。”

    “在你心中,大周才是天下共主吗?”

    僧人无动于衷,略作思考道:“天下事归天下事,君王事归君王事,自有因果报应,并非我一个人可断言。”

    “只是大周龙脉日渐式微,如此下去,大周之地,难免会沦为人间炼狱,故此,我来了,还望先生行个方便。”

    独孤信可不是那种会给别人方便的人,尤其是一个天津强者,独孤信自然不会给他方便的。

    斩钉截铁的说道:“这条龙脉已经是有主之物了,勿念,你若离开,则各自安好。”

    僧人眉头微皱,然后又做出了阿弥陀佛的手势,不卑不亢道:“先生如此蛮横无理,岂不枉为周人?”

    独孤信道:“家是家,国却不是国,我心中无国度,我心中亦有国度,你这样的货色,也不至于让我乱了心境。”

    “你我之间,若是大打出手,你的佛家气运虽说厚重磅礴,可我的武道修为在你之上,你我一战,我重伤,你必死无疑,你的君王,也会悔恨不已。”

    “该要亡国的时候是拦不住的,该要大兴的时候,也是拦不住的,这才是天理定数,并非你一家之言,一己之私。”

    僧人在见到独孤信的时候心中便知,自己绝非这位先生的对手,若是能打的赢的话,也不会废话这么多了。

    而独孤信不率先动手,也只是因为,不想脏了自己的孤城,也不喜欢,在自己的家门口打架。

    和天境强者厮杀,独孤信又不是没有干过这件事,一个僧人,还是半生不熟的天境强者,独孤信心中,还真的不会当一回事,顶多也就是对方的佛家气运加持,比较棘手罢了。

    僧人心中很是清楚,今日自己若是走了的话,下一次来这里,那条龙脉必然消失不见了。

    僧人开口道:“既然是有主之物,为何会来到我大周境内。”

    独孤信不冷不热的应道:“这关你什么事情,瞎吃萝卜淡操心。”

    一时之间,僧人哑口无言,真的不敢想象,眼前的这位,竟然有着天境修为,如今心境,又是如何到达天境的?

    讲道理,自然是讲不通了,打架的话,又打不过,回去的话,对自己的君王又没有办法交代。

    僧人左右为难,然后说道:“我若是在东海诵经念佛十日时间,可留住那条龙脉,便归我大周,这里终归是大周之地,若是不能留下的话,那便是你的。”

    “可好,既不算违背了规矩,也不算违背了天道。”

    独孤信不耐烦的说道:“有主之物,就是有主之物,这种横插一杠子的事情,你做得出来,我可做不出来。”

    “离去,以免受死。”

    言语间,天地风云变色,东海海啸,海浪滔天,无数海中巨兽蛰伏在自己的闭关地,不敢动弹。

    僧人如芒在背,战战兢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