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春日与美人
    大夏。

    北原部落。

    商河来到大夏,已经很久没有返回自己的家乡了,下一次返回自己的家乡,见到自己的闺女,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诸多药材,在这里的土地上孕育出了不一样的果实,囤积的药材成山,可惜,来不及返回大魏去出手。

    辛曼这个女首领,却在北原部落里开始演练兵马,聚集了三万之众,虽说不多,但对于一个部落来说,无疑是一个大手笔了。

    商河在这里的日子,整日除了和身边的人饮酒作乐,似乎也没有其余的选择了。

    行军打仗这种事情,商河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他是一个生意人,不是一个军人。

    三日前,辛曼带着五千之众外出了一次,然后带回来了一个儒雅的中年男人。

    这个消息在北原部落里倒也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大夏已经开始集结兵马,很快就要去大魏那里参战了,或者说是和大秦铁骑正面一战。

    地缘关系上来看,大秦与大夏可以说是风马牛不相及。

    可是最厉害的大秦一旦崩盘了,大夏剩下来的路也比较好走。

    如今也就是大秦锋芒毕露,所向无敌。

    寒玉床上,睡着一个儒雅英俊的中年男人,一席白袍,手握一杆长刀,整整三日,都没有苏醒。

    辛曼亲自在这里照料,喂食。

    屋子里的采光略有些暗沉,打开窗户之后,一缕春日的阳光投射了进来。

    阳光照在中年男人的脸上,显得这位中年男人格外的儒雅英俊,好像当初的那个少年一样。

    辛曼认真的看着,有些恍惚。

    忽然之间,中年男人徐徐睁开双眼,握住长刀的手,也不曾松懈半分。

    也许是因为哪怕昏迷不醒,他也不会丢了自己的战刀,这才是辛曼愿意将他带回来的原因。

    郭喜军睁开眼以后,映入眼帘的是古老的石屋,柔和的灯光,还有闪闪发光的晶石,带着原始的梦幻。

    一位身穿红色长裙的丰腴美女,正在照料着自己,一切都好似在梦中一般。

    下一刻,郭喜军猛然惊醒,本能的挥舞青龙刀,一刀横卷而过,气势如虹,雷弧阵阵。

    辛曼莲步微移,恰到好处的避开了这一刀。

    露出一抹鲜艳迷人的微笑,说道:“远方来的朋友,你醒了。”

    郭喜军浑身冒着虚汗,他始终都没有想到,自己派出去的谍子,一夜之间,被尽数斩杀,自己的万余众精兵,也是遭受到了十面埋伏,好不容易杀出来了一条血路。

    却又因为不熟悉周围的地理,走出了**谷当中,遇到了诸多妖兽的袭击,这会儿,也不知道其余的兄弟们究竟如何了。

    郭喜军内伤颇重,当时和那位将军恶战了三十个回合,结果是那个将军被郭喜军一刀劈成了两半,郭喜军也在重伤之下,身陷囹圄之下,开始了仓促的逃命。

    看着辛曼,郭喜军惊疑不定道:“你是?”

    辛曼给郭喜军倒了一杯奶酒,递给了郭喜军,温柔说道:“我是救了你的人,在**谷外,发现了你,当时就你一个人,看得出来,你应该是一个将领。”

    郭喜军喝了一口奶酒,味道也还不错,很是提神醒脑,胃部一阵暖洋洋。

    郭喜军道:“谢谢,我和我的兄弟们走散了,如今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说到这里,郭喜军的心里有些遗憾和紧张,这件事,要是被老秦给知道了的话,老秦会不会笑话自己,或者说,直接笑掉大牙。

    郭喜军松开了握住青龙刀的手,有些艰难的下床。

    辛曼本来想着去搀扶一下郭喜军,可她从郭喜军的眼神中看出了一股阳刚的煞气,这个人,经历过无数的厮杀,看形象的话,应当是一代儒将。

    要强的人,辛曼都不会主动去搀扶。

    下床后,郭喜军也没有任何的生疏,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奶酒。

    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说道:“你是夏人,我是魏人,想来你已经知道了,你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救了我,你身上有杀伐之气,我能感觉到你的野心。”

    辛曼很是从容,深深的凝望了一眼郭喜军。

    作为一个火辣的美女,没有多少人可以经受得起辛曼的凝望。

    郭喜军经受住了,也许是这会儿郭喜军元气大伤,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幻想那些风花雪月的事情。

    辛曼道:“我虽然也和魏人打交道,可我不是那么的了解魏人,也许我打交道的魏人,只是生意人罢了。”

    “你是一个勇士,有自己的部下,能征善战,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借助于你,帮我拿下周围的部落,然后,我可以借给你足够的兵马,去寻找你失去的部下。”

    郭喜军来到大夏之后就了解到了,大夏的有些部落,属于山高皇帝远的那一类。

    隐藏于山野之间,不用上交赋税,甚至大夏的官府,都不知道还有那样的部落。

    北原部落大概就是属于这样的部落了。

    部落与部落之间互相倾轧的事情,郭喜军听说过,但是没有见过。

    不过大夏的局势既然如此,郭喜军也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之前一直都是和大夏的官府和生意人打交道,如今和部落打交道,兴许可以重新打开局面。

    不过前提是,要能找得到那些失去联系的那些人。

    郭喜军道:“你的直接和爽朗,我很是欣赏。”

    辛曼微微一笑,看着窗外的春日阳光说道:“今日的天气不错,出去走一走,可好。”

    郭喜军没有拒绝。

    走出门外,石头砌成的房屋随处可见,春暖花香,依山傍水,绿草如茵,阳光明媚。

    这一刻,郭喜军隐约感觉到自己恢复了几分元气。

    远处的门前,商河正在和自己的管家下棋,郭喜军看了一眼,他认得商河,只是商河不认识他罢了。

    有那么几分故人相逢的意思,不过商河是魏人,郭喜军是蜀人。

    辛曼道:“那一位,便是我异国他乡的朋友,他叫商河,是一个商人,不错的商人,可惜,血已经凉了。”

    郭喜军道:“你们之间的合作应该是愉快的,他能给你们带来启动战役的银两,而你也可以给他带去不少的利益,此地的水土,很是适合种植药材。”

    辛曼道:“你还真的是一个有趣的人啊。”

    郭喜军这会儿看了一眼辛曼,大夏的女子,身材高挑,皮肤白,姿容过人,轮廓深邃精致,在辛曼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也没有非分之想的意思,也过了非分之想的年纪。

    郭喜军说道:“我想要先行找到我那些失踪的部下,你可否愿意借我兵马?”

    辛曼没有生气,而是说道:“给我一个理由。”

    辛曼的声音很酥麻,听多了,难免会浮想联翩的。

    郭喜军心如止水道:“我很在意他们,出生入死多年,早一点团聚,心里也能落个实在。”

    “我也能看得出来,你并不擅长兵法韬略一事,兴许你有很多的勇士,但是没有指挥战役的军师,而我直接指挥的话,你的部下们对我也会心生不满的。”

    “如果我找到我的部下,与你们部落联盟的话,可以四处攻城拔寨。”

    “并且,麻烦的事情我们来做,你只需要去做最简单的事情,也就是杀人。”

    辛曼道:“你就那么自信?”

    郭喜军兴许是元气大伤了,也没有说场面话的力气了。

    直言道:“部落之间的战斗,多数都是愚蠢的正面厮杀,你有开疆扩土的想法,便说明,你的部落实力应该略强于其余的部落,否则你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只是,拿下三个部落之后,我们就需要招兵买马了。”

    “不然,只是拿下,却没有驻军,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依我看来,你部落的人口,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鼎盛,想要立事成势,就必须招兵买马,而且招兵买马过后,军饷一事,不得有任何的拖延,还需要各种精通武器打造,兵法,阵法的人才加入其中,否则,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或者说是一群野蛮人。”

    行军打仗这种事,郭喜军不敢说比别人强,可是绝对比辛曼厉害得多。

    辛曼心中汗颜,她知道自己要去做的事情,要比自己想象之中的复杂。

    只是听到郭喜军这样说过以后,辛曼的心里有些压抑。

    尽管她早有准备。

    乌合之众,这话在辛曼听来,极为的刺耳,可辛曼也不生气,甚至有些高兴,因为郭喜军说的是实话。

    辛曼道:“若是你不守承诺,找到你的部下之后,就离开了,那又如何?”

    郭喜军淡然道:“从如今的局势来看,大夏的红河两岸,基本上已经封死了, 我想要离开,也可以南辕北辙,不过都是大妖横行的深山,我也没有那么大的勇气。”

    “二者,在你的地盘里,你在一些细节上,也不会放任不管的。”

    “你我之间,暂不互相信任,只是基于利益的合作。”

    辛曼哑口无言,苦涩的笑了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