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召唤
    江南瞩目的两大世子会面之后,青州随之陷落,玄风亲王亲自出场,不到半日功夫,拿下了整个青州,如诺言中的一样,将魏军尽数屠了。

    老百姓们心中战战兢兢,却也暗自庆幸。

    至于庞洪,与乱战之中,无故消失,明白人心中都清楚,庞洪早就被自己的大将军父亲接应而走。

    至此,西边大秦,又派来了百万大秦铁骑,又一位皇室亲王出现了。

    火亲王——玄火。

    两个亲王一同出现,应该可以将大魏的大将军庞宗给拿下,这是多数人的猜测。

    然而,北方大夏,东方大周,也开始聚集军士,疑似是要抵达战场,整个大魏,有了成为乱战之地的倾向。

    于此时,遥远的秦岭南麓,飞鸽传书一封。

    书房里,元正的脸色阴晴不定,钟南的脸色,亦是阴晴不定。

    元正看着钟南,问道:“你先说。”

    钟南道:“我们与郭喜军前辈失去了联系。”

    元正猜测道:“郭前辈心智过人,他无缘无故的隐藏了起来,便说明大夏也有了大动静,他不方便露面,或者说,已经身陷囹圄了。”

    钟南道:“二者皆有可能,大夏的兽人军团,步战无敌,至于骑军,虽说没有大秦铁骑那般强悍,可是少量的骑军,也都是以妖兽为坐骑,亦有所向无敌之势。”

    “郭前辈失踪,大概要经过很久之后,才会浮出水面,而我们这里,对于大周之地,也是一筹莫展,真的是两眼发黑,什么都看不见。”

    元正道:“这都是当今陛下的事情,与我们无关,应该我们知道的时候,怎么都知道了。”

    钟南问道:“云端上城里,如今是什么情况?”

    元正道:“一切如常,我师兄苏仪告知我,四国之间,如今龙游之气混乱,大秦最为鼎盛,具备有一挑三的实力,有很大的可能,大秦会全面开战。”

    钟南心中默默计算了一下:“大秦的人口有那么多吗?”

    元正道:“大周皇室内斗不止,几近崩溃,暂时还出不来一位明主,然而大夏之地,却是精兵悍将无数,与大魏联手,倒是可以和大秦撄锋。”

    “我担心的是,大周突然对大魏发难,于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情,崩溃的野兽,往往也是最危险的野兽。”

    大周社稷不稳,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了,皇室之中勾心斗角,争权夺势。

    那个诱人的位置,在这些年里,已经换了三个主人,似乎每一个主人的命都不是很长久。

    “除此之外,我更担心,万一大魏成了混战之地,我们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云端之巅的家底儿,在混战当中,是经不起消耗的。

    钟南随和说道:“不着急,一城一池的打,也是颇为花费时间的,虽说大秦铁骑所向无敌,可是消耗也大,龙鳞马毕竟不是吃素的,甲等战马的口粮,若是第一时间得不到补给,也会崩盘。”

    “二者,我推测出,庞宗大将军,极有可能会在中原开阔之地,率领大军五百万,与大秦锐士正面一战,这一战,哪怕庞宗败了,也会最大可能的消耗掉大秦的主力,如此一来,就轮到你父王粉墨登场了。”

    元正忽然间想到了一件事,说道:“也许不是中原之地,天境高手在西蜀之地大战过后,就已经将旧西蜀给夷为平地了,可是蜀道的作用依然健在,庞宗若是将旧西蜀当做主要的战场,依靠蜀道路艰,兴许还真的有的一打,时间长了以后,大将军庞宗必然是一败。”

    “而大魏也有了足够的喘息时间。”

    “那个时候发动反攻的话,为最佳时机。”

    钟南道:“你的父王会功高震主,当今陛下,对于这件事不会坐视不理的。”

    元正恍然大悟道:“所以,大哥才来到了江南,江南有人,正在给我大哥磨刀子。”

    钟南道:“这要看,大将军庞宗最后一战的结果如何,我一直都在感觉庞宗刻意的积蓄气势当中,到了必要时刻,才会爆发出滔天的怒气。”

    元正道:“随他吧,不过我要返回云端之巅里,江南的事情,便只能再一次交代在你身上了。”

    钟南道:“那里,究竟如何?”

    钟南还没有在云端上城里去过,只是一直听说那里很美,属于人间仙境。

    元正道:“我要带着陈贵一同前去。”

    钟南嗯了一声,陈贵的天空战车,大地战车,还有蓝海战车,如今初具规模,虽然还在不断的改善当中,可是已经具备万人敌的战力了。

    除了比较消耗财力,其余的,倒是没有什么负担。

    师兄苏仪告知元正,师尊鬼谷子召见于他。

    这是师尊头一次主动寻找元正,元正心里有些兴奋,也有忐忑不安。

    若是没有重大的事情,鬼谷子也不会主动招呼元正的。

    入夜,星汉灿烂,夏季到来之前,玄风和玄火两位亲王应该还会再拿下一座大城,旧西蜀会不会成为战场,元正心中不知,但希望,旧西蜀不会成为决战之地,因为那里是秦广鲁和郭喜军以及王巍的老家。

    返回云端上城的路上,两头五色鹿化作了寻常乙等快马,而陈贵,依旧骑着自己的小毛驴,速度自然不会快起来的。

    走夜路,是一件紧张而又有意思的事情。

    但陈贵就有些不太适应了,要不是有人陪着,陈贵还真的不敢一个人走夜路。

    从北方来到江南的过程,陈贵都是白天赶路,晚上就会找一家客栈暂时歇息,从来都不会走夜路。

    元正玩笑道:“以前我一个人经常出去的时候,每一次叫你一起,你都不愿意偷偷出来,这以后啊,可是要经常走夜路的,你现在练胆子,未免有些晚了。”

    陈贵一本正经的说道:“你那个时候一个晚上出去,都是去干不正经的事情了,我当然不会和你一起。”

    元正话锋一转道:“来到江南之后,看上了哪位姑娘?”

    陈贵脸色微红,一语不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