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孤身折煞群雄
    谢华对于稷下学宫里出来的元青,有些拿捏不准。

    微笑道:“军帐大营里已经备下了酒席,还请世子殿下移步。”

    元青嗯了一声,谢华在前面带路,汤毅和廖成跟随在元青的后面,元青身材高大,可是元青身上真没有北方人的莽汉气质,反而有几分克制的细腻。

    顺着江边走了没有几步,连营成片,周围军士们正在热火朝天的演练当中。

    待得谢华来了此间之后,无论将帅走卒,纷纷深鞠一躬,齐声喊道:“见过大都督。”

    谢华做出邀请手势,邀请元青进入主营。

    周围的人,犹如潮水一般的涌了上来,今日,谁都知晓武王世子要来到这里观礼,本来以为,武王世子身边会是高手如云,追随者众多的显赫局面,却只是带着一个人来了。

    这个行为,让许多将军们不悦。

    何宁,身为谢华账下的先锋大将,何宁的年纪算不上年轻,正值男人的黄金岁月四十八岁。

    身材和大多数南人一样,较为矮小,可心中有傲气,亦有傲骨。

    陆战骑军,何宁自知不是北方骑军的对手,可是水战的话,哪怕是元铁山亲自出征,何宁也有很大的把握,让元铁山吃到足够的苦头。

    这一次,一个人而来,何宁心中已经有了怒气。

    主营里,宴席已经备好,酒肉飘向,单论身份地位而言,应当是元青坐在最舒服的那张椅子上,可这里是谢华的地盘,自然也是谢华坐在自己的主座上。

    谢华的下方,有一张颇为特殊的王座,是为元青提前准备好的。

    随着多位将军入座,谢华在高座之上,端起酒杯,爽朗说道:“今日世子殿下前来此地做客,我广陵江上倍感荣幸,各位将军们,我们共同敬世子殿下一杯。”

    总共三十五位将军,一同致礼。

    这三十五位将军,多数都过了不惑之年,向一个年轻人如此致礼,心中难免有些不平衡的地方。

    元铁山是陆地上的猛虎,可他们这些人,都是水里的龙王。

    元青一饮而尽,便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也不打算说几句场面话,南人的场面话,一旦说起来,将会没完没了的。

    元青的身后只有廖成一个人。

    从旧南越的江湖而来,走上军伍之中,廖成从未感觉到如此的如芒在背过。

    水中悍将对武王世子的眼神极为不善,若非谢华在这里,若非忌惮元青的身份,恐怕这会儿就已经蜂拥而上了。

    军旅之中,自然没有江南美女轻歌曼舞,不过仍然有几个剑客,在下方舞剑,用于活跃气氛。

    这会儿何宁站起来,端起酒杯,对元青说道:“殿下初次来江南,对我江南的风土人情,可有何感悟?”

    元青就坐在自己的王座上,根本没有起来的意思。

    自然能看出来何宁是什么心思,南北之争,好像和元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庙堂之上,元铁山都不知道打死了多少个嘴皮子利索的南人了。

    这份憎恨,一直都在南人的心中,可因为那是元铁山,没有力量的愤恨,也没有任何意义。

    元青在其余武将们的凝望下,淡然说道:“江南山水不错,广陵江也不错,不过将军你,想要让我有什么样的感悟。”

    何宁淡然一笑,自顾自的一饮而尽。

    “殿下如此不解风情,我本以为,江南的文采风流多少可以感染到殿下,不曾想到,殿下今日之言,令我心中十分难受。”

    很多人看着,也不说话,就等着何宁给武王世子难看。

    谢华也是如此。

    元青道:“将军心中难受,与我何干,我又不是你们的大都督。”

    从来到广陵江的时候起,元青就做好了浑身带刺的准备。

    就是想要看看,南人对北人的态度究竟如何。

    若还是和以前一样,水火不容,那以后的事情,就很难办了。

    何宁自嘲的笑了笑,好像是把酒喝多了,实际上,脑子清醒的不是一星半点。

    双手作揖说道:“是在下鲁莽了,冒犯了世子殿下,久闻世子殿下乃是沙场万人敌,在下不才,也想要借助此情此景,和世子殿下斗剑一二,领略一下世子殿下的风采,不知世子殿下可否赏脸一二。”

    谢华微微摆手,舞剑的人儿依序退场。

    元青一看这架势,不给面子,也是不行了。

    谢华在主座说道:“何将军,你明知殿下不善剑道,以御龙戟为主,如若不然,你用你的蛇矛,和殿下的御龙戟切磋一二,也能知晓殿下的风采是如何的过人。”

    元青道:“无妨,既然是斗剑,就不能扫了各位的雅兴。”

    廖成将自己的佩剑拔出,递给了元青。

    各位将军们,神色不善的拍手叫好。

    何宁,虽然用蛇矛,那也是建立在水中用剑不方便的情况下。

    至于何宁的剑术,那也是从小都有名师教导,江南盛产文人,江南也盛产剑客。

    衣冠佩剑这个习俗,便是从江南之地蔓延开来的。

    若是这一次何宁胜了元青,那乐子可就大了,堂堂武王世子,和一位寻常水将斗剑输了,也能让南人的嘴巴上痛快一二。

    虽说不会影响大局,却也能壮哉南方武人的心气。

    元青单手握剑,这柄剑,没有二弟的子午好用。

    属于二十八的寻常剑刃,剑道,元青不懂,但是元青喜欢用长剑。

    两人行过执剑之礼,何宁露出一抹狞笑道:“还望殿下多多赐教。”

    元青一只手负在身后,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实际上,许多人都觉得元青这是在故意托大。

    单论武道修为的话,元青可以碾压何宁,可是在剑道上运转真元,何宁无疑会占据压倒性的优势。

    何宁出手,便是抖落出一道华丽的剑花,用于迷惑元青的视线。

    元青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任由何宁朝着自己攻来。

    何宁这会儿心中略有些起伏,元青这一份泰然自若的气质,让何宁觉得自愧不如。

    待得何宁近身之后,元青才微微抬起了手,动作平顺而又缓慢,可不偏不倚的刚好指在了何宁的三寸之地。

    无真元运转,无身法周旋,宛若神来之笔一般,剑招比拼之下,元青简洁朴素,何宁花活儿颇多,可总显得何宁有点像是一个白痴。

    何宁的额头上渗出了冷汗,后背发凉。

    方才,很是清楚,若是捉对厮杀的话,自己在元青这里,经不起一个照面。

    元青没有运转真元,可何宁动用了自己的真元,便是如此,两人之间的差距,也是云泥之别。

    谢华流露出玩味的神情,这个结果,谢华不是那么的意外。

    许多将军们此刻心中亦是惊疑不定,就是一剑而已,何宁就落败了 ,未免有些丢人了。

    元青随手将剑扔给了身后的廖成,平和说道:“将军的剑道,我不予置评,因为我也不懂剑道,只是跟着师傅在稷下学宫里演练过剑舞,舒化过筋骨血脉罢了。”

    有一个小道消息,武王世子的武道根基,可能是年轻人里最为扎实的一个。

    何宁汗颜,微鞠一躬,这一次态度甚是温和:“殿下见笑了,是我班门弄斧了。”

    元青摆手道:“无妨,将军不必自谦。”

    何宁恨不得找一个地洞给钻进去,真的有些没脸见人了。

    这会儿,又有一位将军坐不住了,一拍桌子就起来了。

    此人名为韩星,身材壮硕,高大挺拔,有些像是个北人。

    走上前来,先是双手作揖,才徐徐说道:“久闻殿下横练功夫出神入化,有万夫莫当之勇,我也练过几年南疆炮锤,希望殿下可以指点一二。”

    韩星,在谢华麾下,属于平素枢机的武将,很是擅长阵地战,尤其喜欢一对一的单挑。

    本身,也有元境巅峰修为,对于武道一途,韩星抱着随缘的态度,不过其心性狡诈而又暴烈,多年来的军旅生涯,还真的依靠自己的暴脾气,强行突破了诸多武道魔障。

    南疆炮锤这门拳法,端的就是势大力沉,一力降十会的路子。

    可将真元化作膂力,也可将膂力化作真元,来回转换,生生不息,一旦拳法施展开来,有连绵不绝之势,亦有开天辟地之风。

    赤手空拳的情况下,南疆炮锤最是适合近身战。

    诸葛华当初也和元青切磋过,不过当时元青用了先天罡气。

    这一次若是用先天罡气的话,难免有些不合适。

    横练功夫,元青的确到达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至于拳法,也是以擒龙功里的擒龙拳为主,虽无南疆炮锤那般暴烈,不过擒龙拳自然也有过人之处。

    元青道:“将军有如此雅兴,我怎能让将军扫兴呢。”

    韩星道:“殿下果然爽快。”

    两人相互行礼过后,韩星便按奈不住了,聚集真元,发出虎啸龙吟之声,磅礴雄浑,自身有大势。

    元青的姿态,一如既往。

    韩星的南疆炮锤,可是经常用的杀人技,并非何宁的剑道,更多只是用来忽悠女人的。

    韩星跨步上前,一拳正面对轰而去。

    元青微微握住拳头,一拳回了过去。

    轰!

    营帐里,罡风弥漫开来,许多身子骨较弱的军士,差点被这一股罡风给席卷在地了。

    正面对轰,其实才是元青的最爱。

    韩星以为元青和自己正面对轰,自己就会占据上风,可一拳过后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倒也激发出了韩星身上那股野性的光辉。

    有一种棋逢对手的酣畅之感,抖了抖肩膀,卸掉元青的暗劲,再度扑杀而去。

    这一次,是拳对拳,腿对腿,拳拳到肉,腿腿穿心,没有躲避,都是硬来。

    三五个回合过后,元青依旧是那一副淡然自若的姿态,而韩星已经鼻青脸肿了。

    对方的擒龙拳,走的是中恒平和的路子,虽然不是那么的霸道,却也至刚至阳,并不具备和南疆炮锤正面一战。

    且元青的拳法,不掉钻,走的就是一力降十会的路子,兴许因为对手是韩星,元青也不打算用刁钻的拳法给韩星好看。

    韩星鼻青脸肿的模样,让许多武将们汗颜,极个别,想要哈哈大笑,却又抿着嘴,咬着舌头,不敢真的笑出来了。

    正面对轰,韩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若是让元青将御龙戟握在手中的话,韩星的下场,已经无需多言了。

    韩星深鞠一躬,忍住胸口疼和腰疼以及脸上火辣辣的疼,极为温顺的说道:“是我自负了,也是我自找苦吃,殿下的横练功夫,真的是登峰造极了,往后殿下若是突击到了天境,兴许会举世无敌。”

    “能和殿下这样的万人敌交手,是我韩星的荣幸。”

    元青道:“将军客气了,将军的南疆炮锤,虽说欠了几分火候,但杀人够用了。”

    韩星:“……”

    很多年了,还没有人说过韩星的南疆炮锤不行。

    不过技不如人,被元青这么说了,韩星也没有丝毫的脾气。

    这会儿,许多武将们大概是知道,元青在同境界的情况下是何等无敌了。

    谢华的脸色如常,起身说道:“列位都是劳苦功高的前辈将军,如今殿下初次来到江南,列位如此刁难,现在怕是吃到苦头了,往后,殿下将会主宰江南的骑军与步军,日后与我等,均是同僚。”

    “南北之争,姑且放下,大秦铁骑,不日之后,就要拿下青州之地,距离来到咱们江南,已经不是很远了。”

    “在此之前,理应团结一致,勿要勇于私斗,怯于公战。”

    谢华的声音很大,宛若洪钟大吕。

    汤毅是头一次看见这样的谢华公子。

    元青回到了自己的王座上,谢华是借助自己的手,来收买人心,来震慑人心。

    如此年轻的一个大都督,一个文人,走了武将的路子,看来根基也不是多么的稳。

    江南世族,固然神通广大,可是想要猛虎的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各位武将此刻心中复杂,有些人,更是觉得自己已经老了,这个时代,属于年轻人的天下了。

    元青还是那么的从善如流,天不怕地不怕,不怕别人来找茬,就害怕没有人给他找茬儿。

    宴席过后,元青来到了广陵江上,谢华亲自作陪,这一次,再也没有之前世家公子的恣意风采,便是汤毅,对元青的眼神,也充满了深深的敬畏。

    战船横江,江水激荡,大浪淘沙。

    一眼望过去,宛若一片茫茫海域。

    不久之后,这广陵江的水,大概也会成为一片血红。

    精锐水军三百万,在水里列阵,在船上列阵,在元青的心里列阵。

    谢华轻声道:“方才多谢殿下替我解决掉了一些刺头儿,在下武道修为较低,无法与那些叔叔们正面一战,这个人情,谢华记在心里的。”

    元青开口道:“据我所知,除了广陵江,还有一条南云江,不弱于广陵江,为何你们的水军不曾到达南云江里驻军呢?”

    谢华婉转应道:“殿下有所不知,南云江属于恶水,传闻当中,有一条黑龙王在南云江黑水河里闭关,对于人族,甚不友好。”

    “外加南云江里的水势激烈,不利于战船横江,许多水域里,更有妖兽隐藏,一个不小心,就会翻船。”

    元青道:“如此说来,广陵江属于人族领地,而南云江则属于妖兽领地?”

    谢华道:“恩,差不多是这样,让殿下见笑了。”

    元青随和道:“并不见笑,妖兽有妖兽的生存方式,人族也有人族的生存方式,此事无关对错,只是立场不同。”

    谢华谦虚应道:“受教了。”

    水军大都督,是江南的最高军事将领,谢华这么年轻,就担任了这件事,背后,应该不仅仅是谢氏一族苦心栽培,还有许多大鱼,没有浮出水面。

    元青并不打算刨根问底,那也不是元青的左派。

    观礼结束之后,谢华亲自送元青过江,返回姑苏城。

    一叶孤舟上,元青乘风破浪,真元激荡,可碾压一方天地。

    气势颇为摄人,可元青是平静的,雄浑的真元展露出来时,汤毅在这个时候才知晓,自己在元青这里,是何等的微不足道。

    过江之后,元青也没有让谢华继续相送,带着廖成骑着万里烟云照,便离开了。

    谢华看着元青远去的背影,说道:“这才是我们南方武夫最缺的气魄。”

    汤毅迷茫问道:“公子此话何解?”

    谢华微笑道:“一个人来到广陵江上,不曾丢了自己的架子,依旧可以藐视群雄,武道修为姑且不说,光是这一份舍我其谁的心境,敢问我南方,几人能有?”

    汤毅羞愧的低下了头。

    南方如元青这样的武夫,好像真的没有多少。

    谢华道:“算了,水战和陆战不同,元青在姑苏城那一座清水衙门里,虽说不会亲自上战场,可是元青只要在这里,便能多出来一份保障。”

    “有他在,便是和大秦铁骑正面一战,也不会见得落败。”

    元青,可不是庞洪那等二不挂五的货色。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