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四十三章 此起彼伏
    霸州距离青州,约莫一千里地,这一千里地中央,有一峡谷,名曰鹰沟峽。

    鹰沟峽地势高耸巍峨,中间则是官道,峡谷两边,可伏兵十万,却也不是兵家必争之地,因为阴沟下占地面积不广,大秦铁骑来了之后,可以绕开鹰沟峽,抵达青州境内。

    青州的将军府里,有一位年轻的少将军,名曰庞洪,乃是大将军庞宗的独子。

    这一次,庞宗只是带着几位武将前来,没有带着自己之前的管家。

    三个武将,分别为马锋,姜昊,以及王程。

    这三位武将,也并非庞宗的心腹大将,但却是庞洪的心腹大将。

    没有管家,没有侍女作陪的日子,对于庞洪来说,并不是那么的陌生,常年历练军伍之中,他已经习惯了战场。

    可这一次,他需要面对的是大秦的先锋官铁函。

    庞洪,身材高大,古铜色的皮肤,眉眼之间,尽是野性的光辉,一头披肩狂发,手握霸王矛,虽然不是元青那等万人敌,可是单论武道修为,也不弱于元青。

    将军府里,气氛肃杀。

    王程,姜昊,马锋,这三个将军,其实都很年轻,最大的马锋,也不过三十余岁。

    剩下的两位,年纪和庞洪相仿。

    纵然春暖花开,可丝毫没有春天的氛围。

    打仗这种事,虽说是热血厮杀的事情,却也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事情。

    当大秦的玄风亲王一路势如破竹的拿下灵州和霸州之后,庞洪早就遵从父亲的吩咐,在青州设置下了重重陷阱,等候着大秦铁骑马失前蹄。

    可玄风就是给你按兵不动了,庞宗也是气的没有脾气。

    庞宗作为一个大将军,最成功的地方,在于这个大将军非常的保守,懂得因势利导,也懂得庸俗。

    可这也是庞宗最为失败的地方,他喜欢正面对轰,或者说规规矩矩的去打仗。

    不像是元铁山那样,豁出自己的身家性命,去豪赌,赌成了就是武王,败了,就是一具尸体。

    相比较之下,庞宗只是遇上了赌成功了的元铁山,不然的话,武王之位,还真的不好说呢。

    当今陛下,对于如今的战况,也是看在眼里,却也没有给庞宗施压。

    当今陛下的军事才华如何,也是一个未知之数,但是陛下知道,其余的事情可以给庞宗施压,唯独打仗这种事情,不能给庞宗施压。

    大魏虽说人才济济,可暂时还真的没有人可以顶替庞宗的位置,也没有人可以顶替元铁山的位置。

    如今将自己的儿子派去了青州,亲自面对大秦铁骑。

    庞宗心中也很是害怕自己的儿子死在了大秦铁骑的摧残之下,可是也没有办法,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护犊子,唯独不可以在战场上护犊子。

    此战,根本就不指望庞洪能够在大秦铁骑之下占到什么便宜,最重要的就是历练一下自己的儿子,青州之地,从局势上来看,是为难不住玄风亲王的。

    庞洪就算败了,庞宗也不会生气。

    因为就算是庞宗亲自来了,在陆战上,和大秦铁骑正面撄锋,庞宗也是必败无疑。

    庞宗也没有多余的选择,因为他所希望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可以在战场上,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大将军,然后日后在陛下那里,也可以简在帝心。

    将军府的主座上,庞洪抿了一口茶,王程微鞠一躬说道:“禀告少将军,一万铁骑已经整装待发,容我先行去霸州城下叫阵,与那铁函正面一战,以探虚实。”

    庞洪亲自给王程倒了一杯茶,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一次,你若是去了,可能会回不来的。”

    王程面色平静说道:“回不来,那就回不来,我是大魏的军人,不能丢了军人的气节。”

    庞洪击节赞赏道:“好,我亲自在城墙上为将军壮行。”

    一行人走出将军府,青州的城墙上,庞洪亲自锤鼓,战鼓之声,惊天动地,轰鸣作响,徐徐飘向霸州之地。

    城墙下方,王程将军率领一万骑军,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去的时候是轰轰烈烈的,庞洪见状,心中默默说道:“但愿回来的时候,也是轰轰烈烈的。”

    叫阵,就是刺探虚实。

    若是和铁函一战败了,王程大不了身首异处,可也能从短暂的正面交锋当中,获得更多的情报。

    现在,灵州和霸州彻底成为了铁钩的人间地狱,钩子们根本渗透不进去。

    只能用最笨的办法,去试探虚实。

    因为很长时间没有作为了,庞宗也必须要做点事情,去堵住那些悠悠众口。

    和大秦铁骑打仗,最为窝囊的地方在于,正面一战,不是对手,用其余的战略战术的话,也不太好下手。

    玄风亲王作战的风格,看似野蛮直接,实际上,总是能够将对手带入自己的节奏里,除了硬碰硬,再也没有其余的办法。

    霸州的城墙上,有一内厅。

    亲王和铁函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大老远的就可以看见,远处,烟尘浩荡,王程率领一万骑军来了。

    可是这两个人,丝毫都没有着急的样子。

    铁函说道:“刺探我们的虚实过后,他们下一步的打算,要么就是拖刀计,引诱我们进入他们的陷阱,要么就是想方设法的强攻我们。”

    “霸州和灵州境内的情况,也很复杂,钩子们还没有完全消化,他们只是出不去罢了,霸州和灵州境内,留下了许多的伏兵,只要外面的大军能够撕开一道口子,里面的人,就可以里应外合。”

    有些时候,打了一连串的胜仗,可只要输了一场,基本上就是全盘皆输了。

    玄风心中也很想要快速的拿下青州之地,却不知道前面到底都有些什么东西等候着自己。

    战略上来看的话,庞宗无非也就是想要将霸州和灵州以及青州让给玄风亲王,然后趁着玄风亲王力竭之时,突然间发动反击,拿下大秦的一位亲王殿下。

    玄风徐徐说道:“霸州和灵州,我们没有完全消化掉,虽说已经驻军了,可是许多细枝末节的事情,我们也是无从下手,本来打算,将霸州和灵州彻底消化掉以后,再去拿下青州之地,何曾想到,庞洪小儿也不是一个傻子,也知道我们不是那么方便的时候,前来叫阵。”

    “来人叫王程,道境后期修为,以你的实力,几个回合可以拿下?”

    铁函一脸疑惑的问道:“难道不需要活捉吗?等活捉了,反倒是可以看看庞洪的反应,庞洪若是无动于衷,那么青州的魏军,也会士气低迷,如果庞洪真的要有大动作的话,刚好我们可以和庞洪正面一战,拿下整个青州。”

    “沿途除了鹰沟峽,还有青州周围的那几座山地可以利用之外,庞洪再也没有其余的手笔了。”

    玄风摇头说道:“直接斩杀,也可以让庞洪青州的魏军们丧失士气,或是高振士气,到了那一步,庞洪没有多余的选择,只要我们的节奏足够快,我们的手段足够直接,庞洪终归是一个年轻人,他心中就会感觉到恐惧。”

    “刀架在脖子上的感觉,也只有当事人可以知晓。”

    铁函恍然大悟,亲王殿下这股精气神,这等谋略,他心悦诚服。

    于此时,王程率领一万骑军,来到了霸州的城墙之下。

    王程身材略有些臃肿,膂力过人,手握一杆狼牙大棒,也曾在肃清山贼的战役当中,筑下了一座座小京观。

    “铁函,你大爷来了,可敢出来一战?”王程高声喊道。

    怎么看,都有些愚蠢。

    铁函起身,穿上了甲胄,手握三叉戟,胯下火焰天马,这一次,只有铁函一个人出来了,后面,并无军士追随。

    这一份气势,让王程心中怒火滔天,开口破骂道:“铁函小儿,你单枪匹马的出来,就不害怕死无葬身之地吗?”

    铁函的武道修为,隐约在元境,因为有三叉戟和火焰天马的加持,铁函在战场上的战力,便是化境高手,也会顿觉一阵头大。

    玄风亲王,没有站在城墙上给铁函压阵,因为他知道,铁函不会失败的。

    自顾自的喝茶,拜月山庄那个好地方,玄风亲王本来想要去居住一段时间的,可这一段时间,总是忙碌的不行。

    铁函扬起手中的三叉戟,玩味笑道:“虐杀一个刍狗,何须千军万马。”

    一边说着,铁函便驾驭火焰天马气势汹汹而来。

    叫阵,前戏一般都是武将捉对厮杀,在马上酣畅淋漓的战上一场。

    只是这场面,看上去有些心酸。

    王程胯下也有一头龙鳞马,手握狼牙棒,可整体的气势上,和火焰天马比较起来,总归是相差了一些。

    铁函心如止水,扬起三叉戟,暴烈的火色闪电喷涌而出,一瞬之间,气势升腾极致,如山如岳,如泰山压顶一般,欺压而上。

    王程顿觉一股压力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就连胯下的龙鳞马,都是摇晃不稳。

    将全身真元,聚集在自己的狼牙大棒上,一棒挥舞而去。

    轰!

    漫天火树银花,宛若流星不夜天。

    王程手中的狼牙大棒断了。

    整个人从自己的龙鳞马上倒了下来,龙鳞马,被铁函劈成了两半。

    对面,还有一万骑军,看见这一幕,心中拔凉拔凉的,先锋大将,竟然招架不住一个回合,就倒在了血泊当中。

    主将死了之后,军心大乱,也是必然之势。

    副将下令,第一时间调转方向,朝着青州而去,至于王程将军,已经没有人在意了。

    铁函一个人,逼退了一万大魏铁骑,玩味笑道:“不堪一击啊,我大秦铁骑何等壮哉!”

    回城,桌子上的茶,还没有冷。

    秦军没有山呼海啸般的欢腾,对于铁函来说,一个照面解决掉敌人,那是理所应当的,否则,也不会成为玄风亲王最为器重的年轻人。

    玄风亲王道:“放出消息,十五日之后,青州若是不打开城门迎接我大秦锐士,城破之后,除了无辜百姓,余者,屠城。”

    铁函嗯了一声,玄风亲王的屠城,是针对于将士的,从来都不是无辜百姓。

    半日功夫过去了。

    王程没有回来,庞洪心中不意外,却很悲伤。

    姜昊和马锋两人闻声后,也没有声泪俱下,这就是战争。

    一个照面,就丢了性命,这种事在大争之世里常有发生。

    庞洪没有生气,陷入了沉思。

    没过多久,十五日之后,若是不投降,就屠城的消息传遍了青州,不出意外的,造成了人心惶惶,因为有霸州和灵州的前车之鉴。

    庞洪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和玄风亲王决一死战,可他不是玄风亲王的对手,心中恨,可敌人更强。

    ……

    ……

    瀚州,武王府。

    庭院鸟语花香,虽无欢声笑语,却也春意盎然。

    越是如此,便越是显得庞宗捉襟见肘,显得元铁山逍遥自在。

    元铁山和陈煜闲来无事,就在下棋喝茶。

    陈煜说道:“经过青州一战,我算是知道了,庞宗的账下,已经没有可用之人了,虽说庞洪去了青州,可以给他挽尊一二,不过按照目前的局势来看,庞洪会死在青州的。”

    元铁山哈哈笑道:“我大舅哥的尿性,你还不知道了,庞宗有一个儿子的事情,一直都让我的大舅哥如鲠在喉,这一次死了的话,也是悲壮的死去,到了日后,哪怕庞宗可以成为一个异姓王,那又如何,还不是后继无人了。”

    陈煜白了一眼元铁山说道:“人家都要死人了,你却在这里说风凉话。”

    元铁山神色一凝说道:“这些年来,庞宗暗中都搞了一些什么事情,我们都不知道,但有一点,庞宗必然在不正经的事情上,消耗掉了自己的气运。”

    “据我所知,庞宗手底下还是有几个能人异士的,结果那几个人,事到如今,都没有出来,便说明那几个能人异士,要么就是和庞宗分家了,要么就是利益分配不合理,出现了崩裂。”

    “庞炉,快要垮台了,当初江南的事情,应该就是压死庞宗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陈煜道:“也不尽然,兴许庞宗还留有后手呢。”

    元铁山道:“后手,他的后手,无非就是自己私藏起来的老本钱,这点本钱,必然会被玄风亲王耗光的。”

    弄权,地位到了一定程度的人,似乎都不能免俗。

    元铁山已经无需弄权了,因为他已经是元铁山了,庞宗心里的许多苦楚,元铁山真的无法体会。

    ……

    ……

    江南,青山郡。

    钟南收到了一封密信,便第一时间将元正从黑水河叫回来了。

    书房的气氛,轻松随意。

    元正看了一眼书信,心中已经有数了。

    说道:“诸葛老爷子告诉我,南云江是我可以下手的地方,如今,南云江的众多支流,出现了许多渔船,按照以往的惯例,不会有人去南云江里犯险的,现在来了,诸葛家族已经彻底的站在了谢华那里,对我们,反而是有些压榨的意思在里面。”

    钟南微微点头道:“不仅仅是压榨,谢华是想要在水路上,彻底的统一,包括南云江,黑龙王虽然勇猛无敌,可是谢华敢下这样的决心,便说明谢华的身边,也有可以屠龙的高手。”

    “统一江南的水域之后,谢华便可以真正意义上划江而治了,不过大秦铁骑来了之后,谢华还要费点功夫。”

    当初元正将谢华给暴打了一顿,看来谢华还是把仇给记下了。

    和江南世族打交道,元正这会儿倒也不是多么的后悔,可是诸葛家族敢这么搞事情,真的就有些不讲究了,利益面前,嘴脸要多狰狞,便有多狰狞,也不知道诸葛韶荣可明白里面的门道。

    还是说,诸葛韶荣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无所谓了,诸葛韶荣只是诸葛韶荣,无法替整个诸葛家族做决定。

    元正道:“我让黑龙王发一场大水,看一下,谢华到底能给我折腾出什么幺蛾子。”

    钟南道:“不可,对方的底牌还没有亮出来,相反,我们一旦发了一场大水,极有可能,会暴露我们拿下南云江的事实。”

    “如今只是在试探阶段,至于会不会翻脸,还是两说之事。”

    元正道:“那些渔船,如何处理?”

    钟南道:“你大哥,应该正在前往广陵江畔的路上。”

    元正道:“真是倒灶,诸葛老头儿,坑了我一把。”

    钟南没有说什么,和老人家打交道,被老人家给坑了,也实属正常。

    只是怎么都没有算到,翻脸会翻的这么快。

    广陵江畔的风儿略有些清冷,锦衣玉带的谢华,没有一众护卫随行,也没有貌美如花的侍女端茶倒水。

    在他的身后,还是汤毅。

    自从谢华出现在广陵江畔的时候,汤毅便知晓,公子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时代。

    江风动人,远处战船林立,依序而立。

    谢华道:“等过上几天,你便可以和那位姑娘成亲了。”

    汤毅道:“无妨,保护公子才是正事。”

    江边无人,远处的大营里,正在准备丰盛的酒宴。

    在此之前,谢华喜欢和另外一个人,单独见上一面,算是第一次见面,平静一些,朴素一些,这样的话,谢华才可以了解那个人更多一些。

    一叶孤舟,乘风破浪而来,船头上,有一位英姿勃发的青年,负手身后,大有睥睨天下之势。

    在其身后,有万里烟云照,也有廖成。

    很快,一叶孤舟到岸。

    谢华上前微鞠一躬道:“见过世子殿下。”

    元青嗯了一声,摆了摆手,谢华便挺直了身子。

    这两个人,都是世子,唯一不同的是,谢华的世子后面,没有殿下两个字。

    汤毅看着元青,这就是元正的大哥,原本,汤毅心中将元青当做了自己的假想敌,甚至想要和元青斗上一场,可元青气度从容,有王者之风,一时之间,让汤毅对元青心中的厌恶,也随之消散了。

    谢华道:“此地风景如何?”

    元青道:“只是寻常。”

    谢华觉得自己的话很少,却发现,元青的话好像更少一些。

    这一次,元青只是带着自己的坐骑,自己的随从,没有声势浩大的来到广陵江畔,这一份气魄,让谢华的心里觉得不是多么的舒服。

    因为元青隐约之间,有些看不起谢华的意思。

    谢华的皮囊上佳,是无数江南女子的梦中情人。

    身上那股书生气,让元青觉得,有些多余了,甚至有些恶心。

    元青很难真的去讨厌一个人,但是第一次见到谢华,就对谢华这个人非常的讨厌。

    没有任何的理由,只是讨厌。

    就像是北人对南人的讨厌。

    谢华道:“我以前听说过殿下,但从未见过,也没有想到,殿下会来到江南,我对稷下学宫,心之神往,可惜,始终没有来得及去稷下学宫里亲自看看。”

    “这也算是我的遗憾吧。”

    元青不害怕大江大河的冲击,只是和人说话的时候,元青喜欢找一个平静的地方。

    这里的风儿,也有些讨厌啊。

    元青道:“稷下学宫,也不是什么高深莫测的地方,你若是想去的,可以直接去,也没有人拦着你。”

    汤毅暗自握住了拳头,觉得这个武王世子,真的是有些欺负人了。

    这个微妙的举动,自然被元青给发现了,元青没有就此事多说什么。

    谢华也没有拦着汤毅这一份怒气。

    他就是想要看看,元青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反应。

    这个套路,似乎有点江湖。

    谢华道:“殿下对于我们江南的诗词歌赋,可有所了解?”

    元青道:“怨闺诗居多,豪气冲天的,倒是没有多少,纵情于山水之间,固然不错,可总觉得,有点不像是人。”

    这两个年轻人,也不知道是性格不合,还是其余的问题,总之,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要干一架了。

    汤毅想要插话,但是他知道,自己是没有资格插话的。

    这会儿,汤毅也察觉到,对面的廖成,也一直在打量着他。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