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天境之后
    返回山庄,元正除了丢了一个大金元宝之外,再也无其余的东西。

    书房里的钟南,看到元正的脸色略有些阴郁,好奇问道:“赌棋输了,对否?”

    元正点头道:“那人可以做我们的水军元帅,可惜,那人看不起我,我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将人家给杀了吧。”

    看不起人这种事,是毫无办法的。

    有些人看不起人,只是看不起人一个人的身家背景和才华大小,而有些人看不起人,就是看不起,没有多余的解释。

    常思远,就属于后者。

    钟南道:“那人应该在姑苏城里见过世子殿下了,谢华那里,他应该不会去。”

    元正清楚,常思远若是去了谢华那里,就有些墙头草了,若是去谢华那里,也就无需去姑苏城里讨生活了。

    错过了一个人才,元正心中并不可惜。

    二者,常思远多少有些恃才傲物的倾向,本事大不大暂不知晓,可人情世故这件事上,常思远已经过了那个眼高手低的年纪了。

    元正说道:“错过了此人,我们也无伤大体,水军大元帅的职位,暂且交代给黑龙王可好,顺带将泰鸿也安置在黑水河里,两个天境大妖,总能撑起一片天的。”

    钟南道:“也行。”

    黑水河上,在黑龙王有意的控制下,河面平静。

    十艘五牙战舰漂浮于水面上,战舰庞大,设有拍杆,可近距离拍碎敌军战船。

    五十艘海鹘战船,依序而放,在水面上稳如泰山,没有丝毫摇晃。

    五牙战舰乃是大型战舰,通常都用于胶着水战当中。

    而海鹘战船属轻型战船,形如鹘鸟,船首较低,船尾高翘,前部宽大,后部狭小,两弦装设浮板,如鹘之两翼,用以增大战船的稳定性,在甲板上蒙以生牛皮,可御矢石。

    黑水河的水面,战船林立,大老远的看过来,真有几分气势恢宏,水龙涌动之景象。

    元正来了之后,站在岸边看了很久,水战这种事,元正以前没有想过,不过看到战船出来以后,元正心中反而有了几分期待。

    燕北和元正并肩而立,丝毫不讲究,燕北已经克服了水土不服,气色恢复如初,生龙活虎,很想要装模作样的负手而立,可是没有。

    元正道:“将管家杨玄叫过来。”

    燕北闻后,立即招了招手,战船上,一位约莫五十余岁的男人,身穿一袭墨色长袍,从五牙战舰上轻盈跃下,来到元正跟前微鞠一躬道:“杨玄见过主上。”

    杨玄,这个人钟南私底下发现的一个人才,祖上都是造船的,也曾入朝为官,可江南的小庙堂过于激烈,重视文采风流,对于靠手艺吃饭的人,世家大族们也多有排斥。

    权力之下,手艺为辅。

    杨玄年近五旬,不惑之年以前,守着自己的码头,不惑之年以后,离开了自己的码头。

    也曾当过胥吏,捕快,总之在官府里,一事无成,父辈们,倒是在某个郡守底下,混出了个一官半职,但苦于没有人脉,会造船的人又太多了,很快就被排挤了下来。

    至于更远的爷爷那一辈,倒是庙堂上当了一个小官,不过建树不大,也没办法萌荫子孙后代。

    元正赞赏道:“这船不错,赏尔等黄金万两,以资鼓励。”

    杨玄到也没有着急领赏,而是反问道:“主上就不害怕我带人造出来的战船,质量有缺,经不起大风大浪?”

    元正看了一眼杨玄,能感觉出来,杨玄不得志很久,被人偶尔赏识一二,反倒是有些不习惯。

    开口道:“以我的眼力看过去,毫无问题。”

    杨玄恍然大悟,主上也是武道高手,一眼看过去,什么都能看出来。

    元正吩咐道:“五牙战舰,在多来一点,轻型战船,可少一点,以后走的都是正面撄锋的路子,不过打游击战的小战船,倒是可以多一点。”

    杨玄微鞠一躬,便徐徐退下了。

    水军将领安顿一事,元正心中尚无准头。

    不过战船有了之后,就自然需要懂得水战的人,整日眼帘战法战阵了。

    对于水战,元正不太懂,其实陆战,元正都不懂。

    看着身边的燕北,元正忽然说道:“绿洲小岛那里,打造出了多少兵刃?”

    燕北应道:“长枪三万杆,大戟两万,宝雕弓三万,箭十余万,劲弩五万,盾牌三万,至于个别武将定制的趁手兵器,可忽略不计。”

    元正狐疑的看着燕北:“据我所知,你们铁血门不过五千门人,怎么这么快,就能打造出这么多的家伙事儿?”

    燕北道:“有一千余江湖铁匠加入了我们铁血门,你也无需担心质量有问题,我们铁血门打造出来的东西,绝对能用。”

    “首先黑水河的水充满了灵气,本就适合用来锻造兵刃,其次,打造兵刃这种事,只是开头比较难,一旦雏形出来了,便可依序打造,如同韭菜一般,一茬儿接着一茬儿。”

    “如今,多数人手中都有了兵器,不再是手拿长枪短棒的野路子军伍了。”

    元正微微探出手,五牙战船上一位士兵手中的长枪猛然间脱手而去,接着到了元正手中。

    这位年轻的士兵看到元正拿走了自己的长枪正在揣摩,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欣喜。

    长枪在手,元正下意识的比划了一两下,枪扎一条线,笔直端凝,回手之时,弹性十足,一杆五十多斤重的长枪,被元正硬生生的挥舞出了三五百斤的力道。

    微微催从真元,将长枪折弯,如满月之弓,竟然还没有断掉。

    元正玩笑道:“要不要我给你弹一下。”

    燕北下意识的避开了,立即回道:“这么弯的长枪,还是去弹青楼里的小姑子吧,保证那啥啊。”

    元正忽然脱手,折弯的精钢长枪猛然绷直,腾飞凌空,爆出一道清脆的金戈之音,并不刺耳,是一股刚柔并济的中正之音。

    燕北上前说道:“如此,是不是也要给我赏黄金万两。”

    元正单手握住长枪,瞬息之间,枪头就搭在了燕北的三寸之地,说道:“你说呢。”

    燕北连忙说道:“我就是开个玩笑。”

    元正随手一挥,将这杆长枪还给了那位士兵。

    黑水河上,水面忽然间翻涌起来,接着,一位雄姿英发的壮年男子徐徐走出水面,一股大势弥漫开来,燕北见状双腿发软,黑龙王本体没有见到,可是黑龙王本人算是见到了。

    天境高手,苍天在上。

    黑龙道:“如今水军已成规模,只是量才任贤这件事,尚无定数,你打算作何处理?”

    元正道:“我打算,让你全权决定,你就是水军大元帅,手底下需要什么样的将军,全由你来定夺。”

    黑龙淡然一笑道:“如此,你就可以做一个清净闲人了。”

    元正道:“这里是你的地盘,周围的一切,尽在你的掌控之中,还是由你全权定夺比较好,其次,我还会将泰鸿交代给你,作为副元帅,从此以后,这南云江上,便可以横着走了。”

    “我不懂水战,你懂,有能力的人,去做出决定,才是最为稳妥的做法。”

    黑龙打眼一看,如今这里的人数,约莫有了三万人,其中有些个武将,倒也有点本事,打打下手也是可以的。

    黑龙对于人族的统兵作战,不是多么的了解,因为他本身就是万人敌,也不需要去费那么多的事情。

    不过,黑龙对于水战,还是非常了解的。

    只要黑龙出现的地方,必然都会占据主场优势。

    黑龙说道:“我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啊。”

    元正道:“不,你有,你拒绝之后,我这里也找不出适合担任大元帅的人,可能我会随意挑选一个武将成为大元帅,他们到时候可能会搞出破事儿来,而你只能硬着头皮给他们处理麻烦。”

    “其实本来有一个适合当元帅的人给你打下手的,但是那个人看不起我,我也就没有招呼他了,如此一来的话,只能让你当大元帅了。”

    黑龙道:“操练兵马一事,尽数交给我就好,不过你也不能闲着,需要你去做另外一件事。”

    元正疑惑问道:“何事?”

    黑龙徐徐说道:“黑水河是我的发源地,日后我若是离开黑水河,黑水河里就成了一座空河,风水上,会招来天祸,我需要一块石碑,镇压黑水河畔,可以避祸。”

    元正大概能够猜测到,如黑龙这样的大妖,心中也在忌惮着天劫。

    问道:“那是一块怎样的石碑?”

    黑龙道:“有灵性的石碑。”

    元正道:“可否详细一些?”

    黑龙道:“石碑可随意,可石碑内部,必须有神性物质,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元正掌心中浮现出一滴腾蛇精血,包罗万象,说道:“这个可否?”

    黑龙眉头微皱,好奇问道:“你是从哪里搞来的?”

    元正道:“这件事,说来话长。”

    黑龙也就没有多问了,接过这一滴腾蛇精血,大袖一挥,一块房屋大小的黑色龙鳞化作一座乌黑的石碑,立于黑水河畔,腾蛇精血渗人其中,一座场域阵法,瞬息而成。

    元正忍不住问道:“有这样的一个定律,如你这样的大妖,都不会轻易地离开自己的闭关地,可否详解一二?”

    燕北还在这里,黑龙只是看了燕北一眼,燕北便一溜烟的速度不见人影了。

    黑龙说道:“到达天境的大妖,可以强行更改天地之间的气运,为天道所不允许,故此,只能留在自己的闭关地,一旦去了别处,就会引来天劫,若是渡劫成功,则更上一层楼,若是败了,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我借助黑水河的气运修炼到了今时今日这一步,天道只允许我在这里,不得参与尘世之事,否则,但凡是到了天境的大妖一旦在人间放肆起来的话,对于人间而言,属于大祸。”

    “人族在上古结束之后,开创了灿烂的农耕文明,各国君主都不能免俗的春日祭天,秋日祭祖,多年来,香火不曾断绝,在尘世,有了主导权。”

    “也因此,人族的天境强者,受到天道喜爱更多一些,可以自由放肆,不过多数人族强者到达天境之后,都会得到天道的指引,或是常年闭关,或是苦思冥想如何更进一步,有私心的人族强者,只占极少数。”

    “要妖族,遵守着弱肉蚕食的法则,为天道所不喜。”

    这层秘辛,元正还是头一遭听说,可元正不理解的问道:“可秦岭的大妖,为何可以自由出入尘世?”

    如虚无之豹,如蒙金。

    黑龙道:“秦岭本就是龙脉茁壮之地,灵气浓郁之地,其中更有不少先天神物可让自己不堕劫,故此,他们可以自由出入,且秦岭的龙游之气,本身就是先天神物,被大妖分食。”

    “便是如此,秦岭的龙游之气,依旧连绵不绝,昌隆鼎盛。”

    元正继续问道:“如此来说的话,秦岭的大妖,要比外界的大妖更加厉害一些?”

    黑龙道:“是这样,如你们人族一般,一个人的出生环境,也基本上决定了一个人的未来。”

    元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问道:“秦岭的大妖是不是参悟到了什么,我很好奇,你们抵达天境之后,又有着什么样的追求?”

    黑龙略有些惆怅的言道:“唯一的追求,就是踏破武道极致,羽化飞仙,不过古往今来,可做到这件事的大妖寥寥无几,人族当中到也有人羽化飞仙成功了,可结果如何,暂不得知。”

    “羽化飞仙,真的存在,可又缥缈无常,不知为何。”

    元正道:“你当初让我帮你一把,就是希望我有能力的时候,帮助你羽化飞仙,对吧?”

    黑龙没有反驳,只是点了点头。

    元正一下子觉得肩膀沉重无比,帮助别人羽化飞仙,前提是自己已经羽化飞仙了。

    黑龙看出元正心中所想,开口道:“此事究竟如何,我也不知晓,但我可以告诉你,每个人到达天境之后,其感悟和信仰,都是不同的,你身上的**之气,兴许可以打通那条道路。”

    元正苦笑道:“我尽量吧,大争之世,与羽化飞仙,都让我给遇上了,我真的有些迷惘了。”

    黑龙淡然一笑,没有言语。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