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大鱼之下的小虾米
    变天之前,好歹也有所察觉。

    钟南的心中泛起了涟漪,还是头一次,来到江南主事以后,心中会泛起涟漪。

    元正道:“这个时候我们应该狠心一点,不然到了最后,我老感觉到会吃一个闷亏。”

    钟南反问道:“如何个狠心法?”

    同诸葛家族,只是出于利益的联盟,诸葛家族给元正带来了诸多的好处,但那些好处,于诸葛家族本身而言,不过举手之劳罢了,于元正而言,还真有几分恩深似海的意思。

    元正心中清楚,诸葛家族不会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笼子里。

    区区庶子而已,如今武王世子一位已经确认下来了,诸葛清风对元正的期待,好像也没有以前那么大了。

    那个糟糕的老头子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元正不知道,可元正现在就要偿还诸葛家族的人情,也是偿还不起的,也多亏了诸葛家族的举手之劳,让元正在江南之地,有了足够的缓冲时间。

    不过谢华已经要粉墨登场了,哪怕不会现在粉墨登场,可在很多人的心里已然粉墨登场了。

    江南世族,在广陵江上的水军几乎都有插手,其中以谢氏一族为尊。

    这么算起来,谢华想要粉墨登场,也只能在广陵江上登场了,诸葛清风让元正去打南云江的主意,其心思,几乎已经明了。

    既想要双管齐下,又想要借势刺探一下元正的虚实。

    玄风亲王没有过境之前,元正依然可以依靠自己的武王父亲,所向睥睨,玄风亲王破境以后,那么元正只能依靠自己了,武王元铁山哪怕闲着,也不会去帮助元正。

    刺探一个人的虚实,最好的办法,就是放任不管,或是落井下石。

    实际上,元正没有任何的靠山,诸葛清风之前看重元正,无非也是因为元正的父王。

    这会儿,一切清零,从头再来。

    元正沉思道:“我们需要暗中派人抵达南云江黑水河一带,前期按兵不动,大力发展即可,黑龙王可以阻绝一方天地,外人进不去,我们的人也不会出来,如云端上城一样,人间蒸发,偷偷摸摸的搞事情。”

    “一来,可以进一步看清诸葛家族对我们的态度,看一下诸葛家族到底会有何对策,二来,我们也可以进一步观察广陵江的局势,也能看清楚,谢华上位以后,会是何等的意气风采,阳动而行,阴止而藏。”

    钟南没有在意这件事的本身,而是看着元正说道:“这也算是捭阖之道,和揣摩之术,顺带还有几分一纵一横的意思,鬼谷传人,到底不一样啊。”

    元正尴尬的笑道:“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钟南道:“我云游四海那是假的,因为北海我没有去过,东海没有去过,西海没有去过,南海也没有去过,只能说是,将整个大陆走了一遭。”

    “我见识过诸子百家的人,也和他们有过短暂的交集。”

    “这一下你应该就明白了。”

    元正道:“排除法,你唯独没有见识过纵横家。”

    钟南点头道:“你所做的事,与我类似,却又不同,无所不入,无所不出,自然就联想到了你的师门背景。”

    “只是你很聪明,主事的人若是太能干的话,下面的人,几乎都是草包废物,若非到了关键时刻,你也不会出手的。”

    “你从一开始,就清楚我和江南世族打交道,早晚会遇到坑的。”

    “事实也是如此,如诸葛家族一样,在翻脸这件事上,都是不知不觉当中翻脸的,我们还不能察觉,若非你第一时间意识到了,恐怕我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元正道:“以你的眼光来看,这件事可还有需要添油加醋,煽风点火的地方?”

    钟南道:“没有,江南的塘岸镇,也算是一个小龙脉。”

    “南人心中对北人掌权,心中一直有所不满,此次大争之世,大秦铁骑所向无敌,南人恐怕也想要划江而治,如我猜测不错,很快,北方就有人来了,那个人,兴许就是出自于你武王府。”

    元正疑惑道:“我都在这里了,若是武王府真的派人过来,诸葛家族不会察觉到?武王府又岂会真的那么方便?”

    钟南道:“那就要武王麾下六骁将,哪一个人有问题了?”

    “当今陛下也不是一个傻子,江南如今作为避难的风水宝地,一者不缺人口,赋税一事,油水颇大,二者,不缺青壮,可参军入伍者不在少数,如此大好之地,当今陛下又怎么会全权交给江南世族打理。”

    “定然要派一个人过来制衡。”

    “陛下身边的武将,多数都是在皇城里,久疏沙场,来到江南,也不会产生威慑,如此一来,陛下必然要选择一个可以打仗,有盛名在身的人来到江南。”

    “依我看啊,齐冠洲就是不二人选,旧南越距离江南也不是很远。”

    “齐冠洲恶名滔天,来到江南之后,必会让自己,让南人都水土不服。”

    “陛下就可以腾出手去面对大秦铁骑了,无论是战,是败,江南之地,不会彻底落在南人手中,也不会落在陛下手中,如此局面最好,因为南人为了生存,必然会大力发展军伍,到时候大秦铁骑来到江南之后,还是颇有看头的。”

    “江南世族的老家地儿纵然丰厚,可一半在国库之中,另一半,打上几场轰轰烈烈的大战,也就消磨的差不多了。”

    “到了那一步,陛下可以收割江南,而大秦铁骑在江南,也会放不开手脚而导致元气大伤,江南作为转折之地,才是陛下给大秦铁骑下的重药。”

    “至于你我,在陛下眼中,不过纤芥之疾,只不过腾不出手来收拾我们罢了,和大秦铁骑纠缠过后,庞宗也好,还是你父王,估计都得好好休养休养。”

    元正沉思道:“我早就看出,大魏能占到便宜的地方,就是水战了。”

    “陛下这一步棋借助了大秦之力,好让自己独揽大权,庞宗和武王消耗的差不多了,会再度跪拜在皇权之下,江南之地,也是如此。”

    “不过,就不害怕发生意外吗?”

    钟南道:“那就不是我们操心的事情了,君心不可测。”

    元正淡然一笑道:“也是,如此,我们也无需给诸葛家族打招呼了。”

    齐冠洲,这个人来到江南担任一个大都督的话,想来也和武王府彻底走到了对立面,不过是大争了,就算走到对立面,齐冠洲也不见得会受到什么伤害。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