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无声处有惊雷
    黑龙具体修行了多么漫长的岁月,无人知晓。

    但从蒙金极为凝重的神色来看,单打独斗,蒙金绝非黑龙之地。

    那条黑色小鱼儿还在四处游荡,甚至略有些瑟瑟发抖。

    元正就知道,这黑龙王果不其然在天境,估计,到达了天境后期,别说是在水中,哪怕纵天一战,蒙金和泰鸿联手,也有些吃力。

    也因此,元正得出了一个结论,从数量上来看,妖族的天境强者应该多过人族的天境强者,但也不好说,人族的天境高手虽说一只手数的过来,可许多人不显山不漏水的,也不好打听。

    黑龙道:“如此,你是要与我为敌吗?”

    元正道:“要用你的风水宝地,你占据着这里,导致我许多事情也不方便,不算为敌,只能说是立场不同。”

    心中也是颤抖,后背也冒出了冷汗。

    早知如此,也将泰鸿的弟弟叫过来,将白卫叫过来,四个天境强者,围攻一个黑龙王,胜算应该是有的,要是那样胜算依旧模糊,元正便知晓,诸葛清风成心是要弄死他。

    这会儿,泰鸿的弟弟还在妖兽山脉里,等它到达的时候,兴许战事已经结束了。

    元正只能拖延时间,可发现,周围被布置下了重重场域,隔绝天地,这里发生的事情,外面的人也感知不到。

    黑龙,好歹也是一条龙。

    来到它的地盘上搞事情,他怎么会忍气吞声呢。

    看着元正滴血的剑刃,黑龙的神情略有些恍惚,开口道:“你的剑,很是不凡。”

    元正仗着胆子道:“此剑,乃是用太古魔龙的尸体所铸造,天底下,只有这一柄。”

    的确是仗着胆子,因为怎么看,黑龙王都具备一挑二的实力,至于元正,不过转念之间,就可以灰飞烟灭。

    同为龙族,黑龙对狱魔也会心生感应。

    能感受到狱魔的心不甘情不愿,漆黑的龙眸,在元正腰间木剑开花上微微停顿,黑龙王这样的修为,自然能看得出开花具备五行之力,遇到明主,可开天辟地。

    只是元正自己不争气,无法动用开花,连开花都拔不出来。

    知晓狱魔与开花的因果关系之后,黑龙这才凝望向元正,开口道:“我本不愿介入大争之世,只想在自己的地方潜修而问道,如今你非要来打扰我,该当何罪?”

    虽然是在问罪,黑龙的口风松了不少。

    便是蒙金都很意外。

    那条黑色的小鱼儿游到了元正的脚下,还不打算化作体积庞大的泰坦巨蟒。

    元正道:“你想要什么?”

    黑龙道:“你能给什么?”

    元正一时间语塞,能让这条黑龙动心的东西,几乎是不存在的。

    就算有,元正也没有那样的手笔。

    苦笑道:“我什么都给不了你,本来打算强攻黑水河的,但现在来看,我的两个帮手,都不是你的对手。”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还不下死手?”

    黑色龙头黑光大放,宛若末日般的光辉,徐徐化作一个英武神俊的壮年男子,披着一席黑色的大氅,黑色浓密如墨,气血惊天,顾盼之际,一股王者之风扑面而来。

    仅仅是气息,便已经压制住了元正身后的蒙金。

    至于那条黑色的小鱼儿到底作何感想,那就不知道了,总之这会儿是后悔了。

    同为天境高手,因为修行的功法不同,种族血脉不同,心境不同,曾经得到过的机缘造化不同,质量自然也不同。

    壮年男子,英俊至极,体魄修长,神目如电。

    仅仅站在这里,面对的就好像不可超越的山海一般。

    黑龙王说道:“下死手如何,不下死手如何,应该被打扰的时候,就一定会被打扰,此乃天数,我不得违抗天数。”

    “你的木剑,也很不凡。”

    元正有些云里雾里,原来是开花让黑龙王如此忌惮,想当初,开花主动出鞘,就降服了腾蛇。

    看来这条黑龙王心中,也不是很有底气面对开花。

    手握利器,却无法使用,元正心中满是悲苦。

    元正道:“如此,前辈是同意了?”

    黑龙王道:“我非但同意了,我也打算效力于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等你日后克成大业,也得助我一臂之力。”

    蒙金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元正也是如此。

    元正道:“我不明白你说的话,兴许等我日后修行天子剑的时候,就会明白了。”

    如果苏仪在这里的话,也会明白这条黑龙王的意思,可惜苏仪不在这里。

    黑龙王淡然一笑道:“泰坦,你还不打算显出真身吗?”

    话语刚落,河面炸裂,一条体积庞大的泰坦巨蟒,占据了方圆百亩之地,盘踞在此,紧闭血盆大口,在这黑龙王的面前,也不敢放肆。

    泰鸿低沉应道:“小弟见识短浅,不曾想到,此地有真神,江南南云江在整个大魏,也是屈指可数的大江大河,能有仁兄在此镇守,也是大魏的造化。”

    元正对泰鸿原本的印象是威武不凡,气势惊天的。

    可是现在,对泰鸿真的改变了原来得观念。

    泰鸿的修为,深厚不可言语,可一旦遇到了硬点子,立马就怂了,丝毫没有天境高手应该有的风采。

    黑龙王对此,不屑一顾道:“我记得你,九万年前,你就在那个山脉里,遭受了天谴,不得已重头再来,看来那一次的天谴,对你的打击颇大,丝毫不见昔年的雄心壮志了。”

    泰鸿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说道:“上古时代,许多事情,一言难尽,我能苟活至今,也深感不易,不曾想冒犯了仁兄,还望仁兄莫要见怪。”

    黑龙道:“最讨厌这等陈词滥调了,你虽不是人族,经历天谴过后,好像也有了人性。”

    元正听得极为认真,丝毫没有想到,眼前的黑龙王和泰鸿,都是从上古时代挺过来的大神。

    关于上古时代,史书记载的极为模糊。

    有人说,上古时代,诸神混战,大地崩坏之后,孕育出了人类,人族又孕育出了新的文明。

    也有人说,上古时代,迎来了末法时期,好似一个轮回,重头再来。

    上古到底发生了什么,史书已不能为鉴。

    元正道:“如此,我便择日派人来此驻军,水军一事,关乎甚大,还望前辈多多担待。”

    黑龙道:“我需要你多多担待的时候,你也不要有所推辞。”

    元正也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答应,因为黑龙说的有些事,元正不了解,万一冒然答应了,到时候自己又担待不起,那又如何是好。

    笑了笑,没有说话。

    至此,黑龙潜入了黑水河深处,元正也驾驭万里烟云照开始返回。

    泰鸿和蒙金面面相觑,也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无话可说,蒙金也没有看不起泰鸿,从时间上来算的话,蒙金不曾经历过上古,而泰鸿经历过。

    返回青山郡之后,元正便第一时间找到了钟南。

    钟南这一段日子,消瘦了许多,萧子珍煮的八宝粥,还有各种大补的药汤,钟南也不敢浪费了,统统喝了下去。

    蛇越大,洞口越大,消耗也就越大。

    钟南哪怕云游四海,终归也是年轻人,所做之事,也是第一次上手,能做到今时今日这般境地,已经实属不易了。

    书房里,元正将黑水河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从今往后,江南之地,陆军为辅,水军为主。

    钟南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不然的话,按照这样发展下去,常帮哪怕可以继续蒸蒸日上,可钟南早晚都会累垮身子的。

    元正说道:“这一次,可以将我们招兵买马的口子稍微开的更大一些了,只是水军一事,只能我们自己来了,西蜀双壁两位前辈纵然成名天下,那也是陆战而言,至于水战,他们兴许还不如寻常的水军都督。”

    钟南道:“我真的服了你,去妖兽山脉里的时候,降服了两条泰坦巨蟒,去黑水河,又得到了黑龙王的效力,黑龙王的传说,我可是自幼都听说过的。”

    “你这一次,没有白来江南,算是给我解决掉了最大的麻烦。”

    元正眼珠子滑溜的转动了一下,说道:“如此说来,黑水河里也有铁矿?”

    钟南无奈笑道:“果然什么事都瞒不住你,黑水河里倒是没有,不过以黑龙王的能力,搜寻大量的兵戈,不是什么难事,据我琐事,黑水河周围的山脉里,矿产丰富,不过地势险峻,妖兽横行,我人族也不敢轻易去犯险。”

    “若在在这里修建兵器库,打造战船,屯兵三十万,我们则大业可期。”

    “不过那都是两年之后的事情了,仅仅是打造战船,就会将我们的老底子给消磨一大半回来,那座金山,也会空了。”

    “全指望郭前辈在大夏给我们攒银子。”

    “不过打造一支水军,我需要善于水战的将军,诸葛家族那里就不要去了,诸葛家族介绍的人,估计都不是那么容易忘本的人,广陵江上,有许多靠水吃饭的江湖门派,这个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眼下,我们内部擅长水战的武将,其实还真的占大多数,原本我也想要打造一支水军,但是财政不允许,地势也不允许,如今倒是没有这些麻烦了。”

    “总之,你能把黑龙王搞定,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开了头之后,就是蒸蒸日上。”

    也是头一次,元正才发现,钟南的儒将风采,是如此的迷人。

    元正后知后觉的说道:“当诸葛清风告诉我,有黑龙王,有黑水河的时候我就在怀疑诸葛清风的动机,现在一切落实了,以你的眼光来看,诸葛清风对我是什么意思,到底是试探,还是说试探之后,有所举动?”

    当局者迷。

    钟南不懂的事情会询问元正,元正不好拿捏的事情,也会询问钟南。

    诸葛家族的确是让钟南以最快的速度将常帮发展壮大了,这会儿也不适合和诸葛家族发生摩擦,万一郭喜军率领着万余人,在大夏之境,回不来了,还真的是个扎手的事情。

    钟南道:“也许是诸葛前辈那里遇到了压力,或者说有了第二选择,如果我们可以拿下黑水河,他将会选择我们,如果我们无法拿下黑水河,他就会选择第二个人。”

    第二个人。

    这一瞬间,钟南和元正对视了一眼,齐声道:“谢华!”

    谢华在江南沉寂已久,尚无动静,大争开始之后,谢华还在塘岸镇,无人知晓谢华都做了一些什么。

    可谢氏一族的底蕴,隐约还要比诸葛家族稍微厚实一些,谢华手中的筹码,还真的不是元正可以媲美的。

    元正呵呵笑道:“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将他给暴打一顿仍进猪圈里了,应该直接将他弄死。”

    “此人精于算计,也敢舍身犯险,当初柳青诗的事情,便是谢华算准了我的心性,借我之手摆脱了忠显王府的盛情,若非上一次亲自见识了谢华,恐怕我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

    钟南心中已经承认自己有些低估谢华这个世家大族的世子了。

    微笑道:“谢华要做些什么,我们通过诸葛家族便能知晓,一叶可知秋,倒是眼下有一件事,你得看着办一下。”

    元正不解道:“什么事,非要我亲自出面。”

    钟南道:“燕北看上了慕云,三番五次,给慕云送白豆腐吃,还买了一些廉价的胭脂水粉,虽说卖相不错,可用起来不怎么样,甚至还购买了一些女子的贴身衣物送给了慕云。”

    “子珍脾气好,懒得和燕北计较,只能来我这里说说。”

    “可燕北和你的关系,我也不知晓如何下手,慕云对燕北是何想法,我也不知,纨绔子弟的问题,还是要纨绔子弟来解决,这种事,我真的不是过来人。”

    钟南是个正经人,对于燕北这样的滚刀肉,钟南的确是毫无办法。

    元正一听这话,直接乐呵了,表面上来看,慕云没有自己的意中人,燕北的皮囊也能看得过去,家境对比一番,燕北还能占点优势。

    深呼吸一口气道:“我会抽个时间,好好地将燕北教育教育。”

    钟南微微点头,心中不能平静,这江南怕是要变天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