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南云江
    塘岸镇,还是上一次聚会的院落,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只是元正带着花椒与茴香前来。

    不过主人还是没有变过,依旧是诸葛清风和诸葛韶荣这爷孙两。

    院子里的梧桐树有开花的迹象,可还是没有凤凰落在这个梧桐树上,花园里的花草,也流露出了各种色彩,一副生机勃勃,春意盎然之景。

    棋盘上,元正和诸葛清风两人对子。

    元正黑子,诸葛清风白子。

    诸葛韶荣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从一个人的棋路,也能看得出来一个人的人品才华如何。

    当然了,想要这样窥探一个人的深浅,其本身,也要在很深的境界才行。

    两人博弈已经过了半个时辰。

    到了最后,棋盘上是密密麻麻,没有多余的地方,棋路走到了尽头,结果是平分秋色,谁也不能奈何谁。

    元正也不知道诸葛清风这是故意下和棋,还是真的水平就是这样,还是说,自己下棋的水平有所提升了,这个问题,元正暂时得不到答案。

    诸葛清风开口道:“你想要组建水军,需要战船,你的银两倒也足够的,我的人脉倒也没有问题,可有一点,风水宝地,自然没我们的事情,只有恶水之地,你才能动手脚。”

    元正来到江南很多次,都不曾来得及将江南好好地游历一番。

    故此,对于江南的地势,也不是多么的了解,开口道:“还请前辈答疑解惑。”

    诸葛清风说道:“江南,以广陵江为主,广陵江源远流长,直通南北,还有一条南云江,虽无广陵江那般巍峨壮阔,可是东面可通大周之地,西面,也可通大秦之地。”

    “只是,水势过于险恶,中部,有一条黑水河制衡,黑水河中,有吃人的妖兽无数,而整个南云江,过于深不可测,也无人知晓水下都有着什么巨兽。”

    “也因此,靠水吃饭的人,多数都指望广陵江,而不指望南云江。”

    “更有传言,南云江深处,有一头修为惊天动地的黑龙王,虽然是传说,但加上每年去南云江打渔的人都会死掉一部分,周围水灾不断,这个传说,也就成了很多人心中信任的传说。”

    “你若是去南云江成立自己的水军,一者大魏官府那里,不会为难于你,二来,我也可以保证,你在南云江所有的收获,都归你自己。”

    “更为重要的一点,只要你去了南云江,常帮如今形成的尾大不掉之势,也会消散很多,上面的人,也不会留意什么。”

    “哪怕明知道你是想要征服整个南云江,用于壮大自身,可是南云江也不是那么好收拾,甚至,很多人都指望你征服了南云江后,半路上来摘桃子。”

    元正倒是很想要见识一下那条黑龙王到底是个什么德行。

    难不成也到达了天境,不过也不好说,毕竟整个南云江,只有那条黑龙王一个大龙。

    元正微笑道:“除此之外,我没有多余的选择了吗?”

    诸葛清风道:“也可以选择进入广陵江,不过据我所知,大秦早晚都会杀到江南之地,如今广陵江上许多水域,都成为了官家的,寻常百姓也好,还是江湖帮派也好,可以在广陵江立足的地方不是很多。”

    “而你们常帮若是去了,也可以,只不过花费较大,江南各地的刺史郡守那里,都得掏出一大笔孝敬钱,也只能吃人家的剩饭,至于好处嘛,也没有多少,不过将广陵江混熟了以后,你们也就有了主权。”

    “主权的作用不是很大,因为就算你的水军成了气候,可和江南的水军比较起来,你的水军,也是不堪一击的,如果你的军事体系是极为完善的,但是可以走广陵江的路子。”

    诸葛韶荣给元正倒了一杯茶,打算过一会儿,去谢华那里,给谢华找点麻烦。

    诸葛韶荣对谢华的感受很不好,恨不得将谢华拖出来暴打一顿,就像是上一次毒打元正一样。

    可是家里人不让,谢华如今虽然没有官职在身,可再怎么说,那也是谢氏一族的麒麟之才,不得轻易开罪。

    元正说道:“南云江里的情况,前辈可曾了解更多一些?”

    诸葛清风笑道:“不多,很多南人都想要去征服南云江,但都失败了,南云江有一部分,属于生命禁区,可那一部分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上,无人知晓,因为那个生命禁区,一直都在移动当中。”

    “你倒是可以放手一搏,如今你的账下有天境高手,万事开头难,但对于你来说,这并不是很难。”

    “在江南之地,成立步军是可以的,可若是成立骑军,没有那样的天然条件,你若是在水军上多下点功夫,到了之后可以和整个天下撕破脸的那一步,亦是你心中底气之所在。”

    以蒙金的修为,面对那条黑龙王,估计有点悬,听诸葛清风这口气,那条黑龙王存在于每一个南人的心中,在很久之前,就出现了南云江里。

    二者,黑龙王有主场优势,而蒙金在陆地上虽说勇猛无敌,可是一旦入水之后,还真的不是那条黑龙王的对手。

    元正只能将那条黑龙王想象成天境高手了,站在任何角度上猜测,那条黑龙王都应该是天境高手。

    诸葛韶荣在一旁打趣道:“小伙子,怕了吧,南云江那里可不是什么风水宝地哦。”

    元正轻微笑道:“说的这不是废话吗?如今的风水宝地,那都是名花有主的,名花无主的,一般都是穷山恶水。”

    诸葛韶荣本来觉得这话没有什么问题,可往深处一想,觉得这话还是有问题的。

    立即举起了自己秀气的拳头,在元正面前比划道:“你竟然敢嘲笑本姑娘没有情郎?”

    诸葛清风笑而不语,年轻人之间的斗嘴,对于上了年纪的人来说,也是一种乐趣。

    元正起身,伸了伸懒腰,对诸葛韶荣无悲无喜的说道:“你要是这么想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女人最大的敌人,其实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

    诸葛韶荣娇怒道:“你……”

    元正也不理会,带着花椒和茴香便离开了,对于花椒和茴香,诸葛韶荣心中有着深深的忌惮,这份忌惮,来自于花椒和茴香的武道修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