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因地制宜
    战马的事情,暂且只能搁置一旁。

    铁血门的人来了以后,直接进入了地昆山里,燕行带着自己的门中上下五千之众,暂时在地昆山里临时修建出来的兵营里安顿了起来。

    王巍和秦大夫两人合力,带着万余众,在妖兽山脉里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寻找铁矿亦或是其余的矿石。

    比较尴尬的地方在于,两条泰坦巨蟒统治的山脉里,的确有不少的铁矿,但是分散开来了,就算集中在一起,和当初风岭山脉里发现的铁矿,也不能成正比。

    铁血门的门主燕行只需要打眼一看,便能看得出来,铁矿纵然堆积成山,可质量上良莠不齐,顶多可以铸造出五千长枪出来。

    算是解了燃眉之急。

    更让元正火烧眉毛的事情在于,钟南哪怕有意识的克制常帮的发展壮大,可一旦起飞了,风筝就会不由自主的飞上天空。

    从全国各地来到江南避祸的人不在少数。

    小户人家和大户人家来了江南之后,大可以重操旧业,也能找到一个不错的营生。

    可是多数来避祸的人,都是贫苦百姓,来到江南之后,一没有自己的户籍,二没有自己的地皮,官府那里,也只是走了一个形式,开了一下粮仓,可是粮仓也不能经常开。

    大魏的家底儿虽然厚实,可也不能分给老百姓太多了。

    故此,许多毫无背景根基的百姓,基本上都成为了江湖野游,要么就地加入某一个帮派里,要么就是混迹于大街赌场上,过着走街串巷的生活。

    常帮的门面,在青山郡的这个江湖里,算是不错了,外加这里有西蜀双壁。

    许多行走江湖的人,都是慕名而来,要加入常帮。

    换言之,常帮现在什么都缺,唯独不缺人口。

    其中有不少青壮,正值当打之年,甚至有些小伙子,本身也就是练家子,很符合参军入伍的条件。

    极个别的,还是手艺人,擅长做饭,撑船打铁,木工之类的。

    钟南想要克制常帮吸收外来人口,可是也没有办法,人才济济,没有去处,尽管明知道那些人加入常帮就是为了混一口饭吃,可有些人,若是调教得当,兴许,也能在战场上顶一片天。

    地缘关系的优势,在江南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几乎每天,都有三五百人加入常帮,且这三五百人,还是从三五千人里筛选过后的好苗子。

    青壮居多,偶尔遇到一些上了年纪的中年男子,钟南也会全盘接手,因为那些人,以前要么就是账房先生,要么就是落魄的读书人,怀才不遇只差一个机会就可以厚积薄发。

    如此一来,常帮的财政虽然不吃紧,可若是加入的人多了,许多人也都没有事情干。

    更麻烦的地方在于,钟南还不能将那些人给得罪死了。

    反正,常帮对外的态度就是,加入常帮之后有口饭吃,但前提是,自己要有一定的本事。

    看似发展壮大了,实则空虚异常。

    更要命的地方在于,许多成员们由于整日无所事事,浪荡在青楼赌场这些地方,喝多了酒,难免会干出不体面的事情。

    二者,这些人虽然有本事,却是走的吃闲饭的路子。

    常帮目前正值用人之际不假,可能用的人,也只是少数精锐,说白了,现在的常帮,还是依靠着西蜀双壁三万蜀兵的老底子支撑着。

    后来加入的人,一来时间太短,心智不稳,二来,也没有好好地历练一番,除了江湖上的事情可以让那一部分人插手之外,剩下的,如修建兵营,打造武器这些事情,还真的不敢让那些人去干。

    开春之后的江南,很快就迎来了春暖花开。

    庭院里的花香略有些刺鼻,种植花草这种事情,男人很少去干这样的事情,多数都是女子。

    如这个庭院里的花园,都是萧子珍和慕云两个女子打理的。

    钟南还在自己的书房里,元正和燕北坐在茶桌上喝茶聊天。

    其实燕北也不想要和元正走的太近了,在正经事上,还是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可也没有办法,谁让地昆山周围的铁矿,有些入不敷出呢。

    五千长枪打造好了之后,铁矿缺乏,铁血门搞不好也会吃闲饭,然后无所事事。

    燕北抿了一口大红袍,姿态潇洒随意,明明是一个假的纨绔子弟,但看上去就像是真的一样。

    说道:“昨天我去了清月楼,那里有一个花魁,叫做李秀儿,标准的南方姑娘,除了个子有点矮之外,其余的地方真的是无话可说,温婉而又善解人意,一颦一笑之间,尽是倾城风采。”

    “就是不知道活儿怎么样。”

    元正哪里有功夫去和燕北研究青楼里的那些破事儿,当年就是先天阳气耗损的太多了,如今才落下了病根子。

    燕北不一样,燕北当年本身就财政吃紧,十天半个月的去一次青楼,就当做是锻炼身体了,反而有好处。

    纵欲无度,燕北也没有那样的本钱。

    元正向燕北请教道:“依你之见,我们如何才能搞来战马和铁矿?”

    燕北随意敷衍道:“来到了江南,就要入乡随俗,直接明面上想办法搞来战马和铁矿,无异于痴人说梦,不过江南的大江大河不在少数,我们若是在水路上下点功夫。”

    “我们的船上可以拉很多货,去了北方之后,找一下北方那里可以贩卖战马,然后买点回来,哪里有铁矿,也可以走水路,明面上的话,官府到处都是眼线,还能有我们插手的余地?”

    元正乐呵了:“听你这意思,因地制宜,我们也搞一只水军出来?”

    燕北道:“当然啊,如果你有这个能力的话,自然可以,不过据我所知,船在江南不算很贵,可是我们要的船,基本上都是大船了,造价不菲啊。”

    水军一事,钟南暂时没有想过,因为光是眼下的事情,钟南都忙得不可开交。

    元正还真的被燕北给提醒了,反问道:“今日你来找我,应该不仅仅是为了扯淡吧?”

    燕北道:“给我点银子,我要去清月楼,将李秀儿的事情给办的踏踏实实稳稳当当的。”

    元正苦笑一声,只好给燕北取了两块大金元宝,足够燕北去青楼里潇洒放荡整个夜晚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