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入乡随俗
    战马可以是战马,也可以是历史的脚步。

    有人追寻着日不落的天空,有人只是不想被历史的车轮碾压。

    自古以来,江南都没有优质的战马,这件事在南人的心中,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水花。

    江南盛产文人雅客,水韵江南,有上好战船,无上好战马,故此,心中平衡。

    也没有什么人可以的去追寻优质的甲等战马,江南自古都是鱼米之乡,财政上从来不吃紧,私人若是想要什么甲等战马,亦或是龙鳞马,大可以花钱购买。

    军需物资,集中于水战,而非陆战。

    就算是陆战,江南的地势嶙峋险峻,北方的骑兵到达了江南,也放不开手脚,外加水土不服,战力自然折损大半。

    如此一来,江南有没有优质的战马,似乎都不重要了。

    有战船支撑着自己的脊梁,有水军支撑着脊梁,因地制宜,谁还会在乎江南到底有没有战马?

    就算有战马,江南的骑兵,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江南之所以成为大魏百姓的避难之地,很大的缘由,都是因为大秦铁骑就算来到了江南之地,也不能怎么样,还是要按照江南的规矩来打仗。

    除非在水战上占据压倒性的优势,否则,大秦铁骑也很难破掉江南。

    大秦虽然也有自己的水军,不过质量上而言,只能算是中等偏上。

    江南水军甲天下,这话也不是说说而已的。

    元正也有想过在水路上做点手脚,可是只能放弃了。

    因为水路上,根本没有外人插手的余地。

    就算成为海盗,可大魏的地缘关系,是没有领海的,大江大河倒是有不少。

    妖兽山脉里,尉迟阳徒步和红衣男子并肩而行。

    明知道这一位红衣男子是泰坦巨蟒的化身,尉迟阳心里一点都不害怕。

    尉迟阳是死过很多次的人了,对人生,对天地,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红衣男子自然没有仗着自己的境界修为吓唬过尉迟阳,虽说心中有那样的想法,可这样做不体面。

    尉迟阳对红衣男子的态度,也是一切如常,既没有颐指气使,也没有卑微可怜,平起平坐,就像是刚认识不久的朋友一样。

    红衣男子不解的说道:“只要我们账下高手如云,如今天境强者有五个,何须那么繁复的战马,指望那些虾兵蟹将,又能如何?”

    尉迟阳耐心的说道:“不能如何,但那只是底蕴,匹夫之勇,哪怕是万人敌,也难免死在战场上。”

    “如你这般的绝世高手,真的遇到了十万大军组织起来的军阵,将你围困起来,阵师的境界修为,又在道境往上,就算是你,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基数和质量没有必然的联系,却有着间接联系。”

    “如我们眼下的实力,去攻城拔寨,其实绰绰有余,可我们攻下城池之后,没有守城大将,没有为百姓排忧解难的一方父母官,也没有作为摆设般的军旅。”

    “就算成功了,也会很快灭亡。”

    “战争,其实不仅仅是战场上的热血厮杀,而是从头到尾的征服。”

    “从人文地理,风土人情,以及人心万物上。”

    “想要做到这些事情,自然需要大规模的军伍,哪怕他们战斗的价值没有天境高手强悍,可若是没有他们,我们的路走不长远,如一个地主没有佃农一般,凡事都需要地主去亲力亲为,地主的寿命和气运必不长久。”

    红衣男子闻后,若有所思,比较起人族之间繁复的战役,而是妖族更加简单的直接一点。

    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都是心服口服。

    妖兽似乎更注重仪式感一些,而人族不一样,有些时候明明输了,实际上却是赢了,有些时候明明赢了,实际上却是输了。

    这样的例子,在人族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

    尉迟阳让红衣男子陪着自己,将这连绵无尽的妖兽山脉仔细走一遍,看看哪里有野生的战马。

    这一段日子,倒是发现了一部分野生的马匹,可惜大多数都是乙等快马,连战马都算不上,更别说高大威武的甲等战马了。

    还是秦岭南麓比较好,成心去找的话,终归还是能够找到许多体积威武的甲等战马。

    江南这里,终究不适合养战马。

    尉迟阳作为一个过来人,很清楚,江南的气候和风水,哪怕是将北方的甲等战马引入江南,第一代甲等战马孕育出来的马儿,兴许是甲等战马,兴许会是乙等战马,兴许,就是一匹农用之马,毫无战略价值。

    所以尉迟阳才会叫着红衣男子陪着自己四处搜寻。

    若只是寻找马匹,尉迟阳绝对不会叫着这样的天境高手来。

    红衣男子说道:“我的领地里,有吃人的马,也有可以和猛兽厮杀的马,但是真的没有你们人族所需要的战马。”

    “驯服,那是不可能的。”

    “如龙谷马,可以在沙场上冲锋陷阵,可以吃人不吐骨头,但绝对不会允许,一个人族,骑在自己身上的,这无关气节,这只是信仰。”

    尉迟阳道:“任何一个地势,总有那么一个地方,风水上算是完美无瑕的,我带着你随我四处溜达,我只是在寻找,哪些地方,才适合孕育出甲等战马。”

    “如果那里是一座山的话,麻烦你平掉那座山,如果那里是一条涛涛大河的话,麻烦你,填了那条河。”

    南方无战马,北方无战船,自古皆然。

    红衣男子虽然不愿意听从尉迟阳的吩咐,可是他也想过通过尉迟阳的一举一动,了解人族更多一些。

    到了天境,红衣男子才发现,自己对人族,其实存在着许多的无解。

    他们自私贪婪,唯利是图,满口仁义道德,竞干着畜生才会去干的事情。

    可实际上,又不是那样的,人族有着灿烂的闻名,谈不上源远流长,可人族的闻名,早已经无声无息之间,取代了整个上古。

    红衣男子心中将尉迟阳当做了自己的老师,只是一个不说,一个不知罢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