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三十章 一波接一波
    翌日,清晨。

    距离武王府约莫有三十里地的一座大别院里,元青基本上是一夜未眠,颜夏语煮的早饭,包子还有小米粥,没多余的了。

    颜夏语能给自己煮饭吃,元青已经心满意足了,二者,早饭也不宜过于油腻。

    吃过早饭后,廖成便如约来到了元青的书房里。

    书房很大,气派,文案乃是用上等的阴沉木,书架则是上等的金丝楠木,光是这些木材本身的价值,就可以顶的上一个大户人家全部的家底儿。

    至于花费的木工,雕刻图文这些银子,就无需另算了。

    元青算是分家了,也不算是,但自己可以处理的事情,也无需向自己的父王上报了。

    到了一定的年纪,老子也不会管自己的儿子,除非是自己的儿子闯祸了,老子才会出来力挽狂澜,那样会显得老子威武不凡,也能体现出儿子的弱势。

    当然,如元青这样的人,除非是遇到了天大的事情,否则也不会闯祸的。

    廖成锦衣玉带,身材略有些单薄,这还是在这里历练了一段时间之后的成果,以前的廖成在元青看来,实在是不堪一击。

    能够来到这个别院里,成为元青心腹,也是元派这个旗帜下,很多人想要去做的事情,比如说,齐冠洲就想要成为元青的心腹,可是武王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元青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廖成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若非二弟元麟说了一些话,兴许,元青也不会承认廖成的能力。

    不过能够成为参加秋后殿试的读书人,元青也曾稍微留意过,起初的时候,政治上略有些疏忽大意,也都被元青轻轻带过了,因为谁都会犯错,上道了自然就好了。

    现在的廖成,也不敢说是上道了,只能说,在人品上成为了元青的心腹,可在能力上,还没有成为元青的心腹。

    等到廖成真正成为元青心腹的时候,大概也是三五年往后的事情了。

    一入豪门深似海,那是对于女子来说。

    入了庙堂深似海,才是对廖成的考验。

    如今的廖成,虽然没有正式的官职,属于元青的家臣,可是宰相门房三品官,这话也不是说说而已的。

    瀚州城里,有许多武将,廖成都见识过了,他们对廖成心里是怎样的想法,暂且不知,可口头上,还是很客气的。

    元铁山也曾见过廖成,没有点评,便是最大的点评,能得到元铁山的默许,本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元青将路条递给了廖成,轻声道:“送往铁血门的门主燕行,事成之后,你可以在外多溜达一会儿,晚上再回来,不要过于着急回来。”

    廖成嗯了一声,便徐徐退下了。

    能来这里做事,廖成也没有如何的光宗耀祖,可是廖成已经清楚,五绝堂开始朝着武王世子靠拢,摘了原本属于齐冠洲的桃子,齐冠洲也是无可奈何,有脾气没有地方发。

    廖成此人,倒也勉强称得上是平素枢机,否则元青也不会将这件事交代给廖成。

    从头到尾,廖成都没有去问多余的问题。

    元青对此,不赞赏,也不批评,因为这是应该的。

    ……

    从北方返回江南,元正略有些疲惫,本来是不疲惫,可和大哥推心置腹过后,是有些疲惫了。

    陈贵如今带着一批能工巧匠,去了地昆山里,开始捣鼓天空战车,大地战车,蓝海战车,可能还会有其余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可元正也不参与。

    因为元正觉得,陈贵只有自己一个人做事的时候,才是他自己。

    茶桌上,只有钟南和元正两人。

    郭喜军还没有从大夏回来,如今已经在那边扎根了,送回来的真金白银,那也是一箱一箱的。

    根据钟南的推测,郭喜军已经成功地和大夏的地方官府有了横向关系,不久之后,也会和地方军伍扯上横向关系。

    作为一个生意人,郭喜军兴许比不上商河。

    可郭喜军曾经也是当官的,和当官的打交道,商河就要自愧不如了。

    钟南道:“王巍前辈和大夫,已经在地昆山里开始操练兵马了,修建出来的大营,不算多么的体面,但是能用,也不害怕花费银子,只是地昆山只能当做暂时的养兵之地,并非我们的城池。”

    “铁血门来到江南,估计也是半个月往后的事情,武王世子的路条,你觉得过硬否?”

    江南有很多人都看元派不顺眼,可又没有办法,还真的害怕元青给的那张路条,到了关键时刻,不是那么的好用呢。

    元正说道:“这个倒无需担心,我大哥从南到北,都有过硬的人脉,只要是他的路条,就没有人敢拦路,铁血门顶多也就是在半路上耽误一下,但也绝对不会遇到客观阻碍。”

    钟南微微点头道:“地昆山周围的铁矿,其实也还不错,只不过分散了,没有集中在一个地方,那两条泰坦巨蟒已经吩咐手下的妖兽,将铁矿朝着地昆山附近搬运,等到铁血门的人来了之后,估计就可以直接上手了。”

    “接下来,就是战马的问题了,虽说眼下搞到战马是一件极为不容易的事情,可哪怕比上天还要困难,我们也要有自己的铁骑。”

    “不然日后,别说是沙场征战了,估计连沙场去都去不成。”

    这件事只能元正想办法了,因为钟南将自己的分内之事已经做到了极致。

    平衡了眼下的局面,让每一个人都有事可做,职位分配一事,钟南也在默默地计划着。

    可硬件上的不足,那真的是元正的问题,并非钟南的问题。

    元正道:“尉迟阳和手底下的人,倒是可以驯服野马,难免妖兽山脉里的野马不多,只能从其余的地方想办法,两条泰坦巨蟒开路,必然可以找到合适的战马来源,江南的妖兽山脉也不在少数,我们可以一个一个的去找。”

    哪怕不惜代价。

    钟南道:“有官府的人已经在做这件事了,诸葛家族在这件事上,也是爱莫能助,眼下,我们还不适合跟官府抢饭吃。”

    “要去,也只能去一些,官府到达不了的地方,或者没有战马也可以,只要有其余的能跑能飞的妖兽代替战马也行。”

    元正淡然一笑道:“可这样的话,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们的将士们才能和妖兽坐骑磨合在一起,起初的时候,绝对是水火不容得。”

    钟南道:“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

    元正:“……”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