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大哥与三弟
    若是寻常日子,元正自然不害怕和元青正面一战。

    但为什么偏偏是现在!?

    作为大哥,元青自从知道三弟游历江湖之后,也就知晓三弟在外面的机缘造化其实也还不错,武道修为,颇为不俗,当大哥的人,自然要检验自己的三弟,到底有几斤几两?

    大闹皇城就很了不起吗?又不是元正一个人大闹皇城的。

    元青看着元正腰间的狱魔,开口道:“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柄剑,不弱于麟儿的子午,你是从哪里搞来的?”

    武王世子是从稷下学宫里出来的高徒,比较起文韬,其实元青对武功更加感兴趣,也很是热爱和武夫打交道,毕竟是武王世子,自身不够过硬,也很难服众。

    对三弟,纯属好奇。

    元正尴尬的笑道:“大哥勇武盖世,我并非对手,我认输。”

    从头到尾,元青都不曾看出元正的真元波动,自然而然的认为,元正这是故意在自己这里藏拙。

    微笑道:“只是切磋比试,又不是捉对厮杀,你又何必这么虚伪呢。”

    “据我所知,你也是一个爽快人,何至于如此呢?”

    元正暂时不想要让任何知道自己会在月圆之夜,功力尽失。

    哪怕元青不会出卖这个秘密,可是元正也不会让自己的大哥知道这件事,只是不愿意让别人知道。

    元正道:“我旅途劳顿,这一路以来,路上和不少的钩子都过了,虽说没有元气大伤,但也绝对不是我的巅峰状态,月圆之夜,乃是团圆的时候,演武切磋,实在是有些煞了风景。”

    元青微微皱眉,老感觉到自己的三弟是避而不战。

    越是这样,元青便越是不会放过。

    开口道:“你我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不好生交流一下,岂不是可惜了。”

    这会儿,花椒与茴香有感,第一时间乘风而来,如两尊仙女,降临在了元正的左右两边,心境威压释放出来,纵然是元青,也是感受到了一股不可抗拒的压力。

    元正连忙说道:“这是我的大哥,他对我并无恶意。”

    花椒与茴香微微后退。

    元青是一个极为聪慧的人,看着元正的眼睛说道:“其实你并不害怕与我一战,只是说,你今天晚上不方便动手,功力尽失了,对否?”

    元正反问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元青道:“你的剑侍没来之前,我是不知道的,你的剑侍来了之后,我就知道了,在大哥这里,还遮遮掩掩的,真有你的啊。”

    元正一时间无话可说。

    是真的无话可说,因为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说。

    元正道:“我来找你要路条,其实已经算是违背了某些规矩,如今你我二人,立场不同,你是大魏的武王世子,而我只是江湖野游,你我兄弟,聚少离多,都不是那么的了解对方。”

    “因此,我只能隐藏我今日功力尽失,似乎这样比较稳妥一些。”

    元青微微一笑道:“我们是兄弟,我们都有着同一个父亲,其实我也知道,父王一直都想要将最好的东西留给你,将武王世子一位传给我,只是大局上我更加适合罢了,在父王的心里,你才是真正的世子。”

    “我并不在意这些事,到了一定的年纪,志向就会大于感情。”

    “不过你也无需这么谦虚的,据我所知,你也不是一个江湖野游。”

    “你要让铁血门南迁,无非也就是看上了铁血门铸铁的手艺,如今你在江南,常帮不出意外,应当也是你云端之巅的附属势力,那里有些能征善战的人,可惜的是,手里没有武器。”

    “你算是一个小小的领主,在你的领土了,很多事情,你都要从零开始,对否?”

    元正知道这些事是瞒不住自己大哥的,也许是父王给大哥说过,也许是大哥在见到自己之后,就已经猜测出来了。

    这种感觉,让元正觉得有些别扭,明明是血浓于水的大哥,偏偏见面的时候,是如此的生疏,也没有办法推心置腹,只能让真相自己 被猜测出来。

    元青道:“你大概什么时候就会恢复功力真元?”

    元正道:“今夜子时过后,如果大哥有闲情雅致的话,大可以等到那个时候。”

    元青看了一眼月色,今天是十五,元青微妙的笑道:“我明白了,月圆之夜,你会功力尽失的。”

    元正看向了颜夏语,其眼神,也不是小叔子看嫂子的眼神,更多的是一种审问。

    元青见状,说道:“她还不是你的嫂子,但未来会是你的嫂子,她也不会出卖你的秘密,我用我的性命保证。”

    有花椒和茴香这样的顶级剑侍,元正也有着绝对的资本,去傲视天底下的任何一个女子。

    元正道:“你们什么时候成亲?”

    元青一时语塞,这个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母妃和父王那里,对于这件事,好像也是看着办的态度。

    元正又说道:“算了,大哥的大日子,我没有来,大哥的成亲之日,兴许我也不会来,我就提前将贺礼送上吧。”

    从怀中取出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时而碧绿之色,时而艳红之色,时而金虹之色,时而幽蓝之色,宛若流星与极光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当这颗夜明珠出现的时候,便是天上的圆月,也被比较了下去。

    元青好奇说道:“这个贺礼,的确是价值连城。”

    元正道:“这个贺礼,来自于大秦皇室成员的手笔。”

    “玄风亲王和尉迟阳有点交情,送给了尉迟阳,尉迟阳又送给了我,这夜明珠尉迟阳用不上,我也用不上,兴许大哥,才它的主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可一个好东西,自然会经历很多风雨,才会遇到自己的主人。”

    元青何许人也,稍微一想,便能知晓尉迟阳和元正的关系,尉迟阳和大秦大魏的关系,最终却选择了元正。

    言道:“我很喜欢这个贺礼,所有的贺礼,我定然会珍惜这个夜明珠。”

    这个夜明珠,可明心见性,可开阔神思,可纳八方气运。

    对于刚刚成为武王世子的元青来说,这的确是最好的礼物。

    颜夏语对元正微鞠一躬道:“谢谢公子。”

    元正自然也能一眼看出颜夏语的深浅,单论才华而言,若是十两黄金为上限,颜夏语最多七两黄金。

    至于长相,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个元正不予置评。

    只要大哥喜欢,那就是对的人。

    对于一个女子来说,颜夏语倒也和大哥般配,唯一不般配的,就是身世背景了。

    不过话说回来,女子的身世背景可以不好,但是男子的身世背景,尽量还是争气一些比较好。

    否则,在很多人生的关键时刻,没有筹码,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距离子时,还有一个时辰。

    这一个时辰里,也没有瀚河边上点燃篝火,月圆之夜,点燃篝火纵然意境不错,却也多出了一些烟火气。

    年轻人身上最不能有的就是烟火气了。

    这话对与不对,见仁见智。

    元青开口道:“今日一别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我很好奇,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率领自己的大军,出现在战场之上。”

    元正道:“难道大哥是担心,有朝一日,我们会战场上遇见,还是立场不同的遇见?”

    元青道:“这个到不担心,父亲也绝对不会让我们同室操戈的,家产分配一事,我得到了世子之位,你拿走了武王府三分之一的真金白银,唯一有些对不起的,就是二弟了。”

    “不过二弟那里,日后有的是办法补偿。”

    “元家三个兄弟,不仅仅是父王,就算是我,也对你格外的看重。”

    元正问道:“为何?”

    元青说道:“我也好,父王也好,终归只是在大魏这个门面下,做着自己擅长的事情,位极人臣也好,破败不堪也好,终归无法让整个元家在这天地之间更进一步。”

    “而你不同,你是元正,以前我不知道父王为什么会给你取这个名字,后来我才明白。”

    “元正,是正统的正,并非正直的正。”

    “你姓元,你连谁的脸色也都不需要看,你若是成了气候,元家才会真的光宗耀祖。”

    “父王也好,我也好,我们能到今时今日的位置上,其实从来都不是为了自己的志向。”

    “父王能够成为武王,那也是年轻的时候,没有饭吃,闯荡出来的武王罢了,并非是遵循心意,而出来的武王。”

    “而你,是顺着自己的心意去走,算是元家的独苗了。”

    元正呵呵一笑道:“这就有些不对了,据我所知,父王和大哥你,如今也不需要看当今陛下的脸色,大争之世来了,元家其实有着更多的选择。”

    掌握大魏最精锐的将士,元家真的是有更多的选择。

    元青道:“世人都说,我们的父王是大魏的二皇帝,只要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父王也许会成为真正的皇帝陛下。”

    “但不是那么一回事,为了体面,为了礼仪忠孝,我们真的没有那么多的事情。”

    “人生在世,志向只是其一,还有信仰。”

    “父王心中一直都在感恩天道,是天道让父王成了今日的武王,若是父王背弃了天道,也会堕入九幽地狱之中,气运一说,也不是说说而已的。”

    “若是一开始父王就要走问鼎天下的路子,那么他做什么事情都是对的。”

    “可是从一开始,父王只是为了吃饱饭而已,现在再去做那些大逆不道开天辟地的事情,气运已经不允许了,天道也不会允许的。”

    元正明白了,有些黯然神伤。

    人生在世,真的没有太多的选择,有些事,当走出第一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这么算起来,元正这个庶子,好像比元青这个世子还要值钱可靠一些。

    元正这才回道:“我出现在战场上,必然是好几年之后的事情了,如今我从零开始,没有成熟的军事体系,就算带着十万乌合之众出现在战场上,也撑不过三天的时间,还在慢慢的打磨当中。”

    “若是我们到时候在战场上遇见了,又该如何?”

    元青想了想,很认真的说道:“如果是无可避免的遇到,你我大可一战,是生是死,我都毫无怨言,如果不会遇到的话,那就不要遇到,等到大秦彻底攻破大魏的皇城之后,到时候,元家的人才能齐聚一堂。”

    “大魏国破之日,就是我元家团聚之时。”

    “这也是陈煜叔叔将陈贵派在你身边的缘由,更是父王当初默许你带走三分之一真金白银的缘由。”

    元正感慨道:“以大哥的眼光来看,元派和大秦铁骑遇上了,胜算几何?”

    元青道:“五五开,反正比庞宗强得多。”

    元正说道:“如此看来,我们元家想要团聚,还要等很多年?”

    大秦想要拿下大魏,最快,也需要三五十年的功夫,最慢,可能需要三五百年。

    以元家人的武道修为来看,活上三五百年,是毫无问题的。

    元青索然无味的说道:“大概就是这样了,看似大争之世,风起云涌,定数要变,异军突起,实际上,很多人都已经被安排的明明白白了,我如此,父王如此,你倒是还有转机。”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距离子时,还剩下了一炷香的时间,可能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元青的心里,也一直默默地计算着时间。

    元正笑道:“实不相瞒,如今我也在元境,大哥应该在元境中后期,你我一战的话,兴许会斩断整个瀚河。”

    元青微笑道:“你的意思是,你有很大的把握可以胜了我?”

    元正道:“正面对轰,我绝不是对手可若是捉对厮杀的话,我赢了大哥很正常,大哥赢了我,也很正常。”

    “只是赤手空拳的来上一场,大哥觉得如何?”

    元青蟒袍玉带,贵气逼人,凝望元正腰间狱魔,开口道:“你这柄凶剑,难道真的可以胜过我的御龙戟?”

    元正道:“能不能胜过我不知道,但我很清楚,狱魔出鞘,你的御龙戟必然也不好受,我这柄剑,刚开始握住的时候,只需要轻轻一挥,就可以斩杀上百妖兽,如今,只需要轻轻一挥,就可以碾压大批元境高手。”

    元青笑道:“那果然非常可怕啊,凶剑也不适合你我之间的撄锋,赤手空拳一场,反倒是可以看出各自的真实水平。”

    捉对厮杀,御龙戟不是狱魔的对手。

    阵前冲锋,狱魔也不是御龙戟的对手。

    子时已过,元正清晰的察觉到,体内真元回升,宛若出云之月。

    雄厚磅礴的真元,令元正恍惚之间,有种羽化飞升的错觉。

    每当月圆之夜,元正的先天阳气就会回升,大幅度的回升,月圆之夜过后,元正的武道修为,也会潜移默化的上升些许,真元较之以往,也更加精纯。

    颜夏语下意识的让开了,元青摩拳擦掌,心情有些兴奋。

    元正亦是如此,能和大哥交手,也是元正很早之前就想要去做的事情。

    两人没有多余的礼数,起手,元正先上,一拳镇压而去,青龙乱舞,瀚河里的水沸腾了起来,冲天而上,水浪之声滔滔不绝。

    元青亦是一拳对轰而来,真元激荡,一股至刚至阳的伟力,强势破开了元正的青龙乱舞。

    紧接着,元青察觉到自己肩膀上重力增强,宛若背负了一座山脉,虚空之中,衍生出无数条秩序神链,企图要捆绑住元青。

    一出手,元正尽是杀招,身法飘逸至极,摇摇晃晃之间,抵达了元青身后,趁着元青力所不逮之时,想要拿下元青,哪怕元正知道,自己的大哥不会被轻易的拿下,可他还是想要试试。

    嘭!

    元青的身上,抖落出一层厚重的冰霜,重力化作冰霜,掉落在地,元青猛然间回头,一掌平直推出,一条金色巨龙,从掌中衍生而出,蒸腾而起,仿佛是要镇压大世。

    元正略有些恍惚。

    《擒龙功》他曾经听说过,但还真的没有见识过。

    元正双手合十,地面阴气森森,夜穹之上,落下火光无数,好似流光星陨。

    两股截然的不同的真元,演化成一座阴阳杀阵,强势降服了这头金色的巨龙。

    对天地法则的掌控,其实元正更加细致一些。

    但是元青也有更加厚重一些。

    细算起来,不分上下。

    元青微微一笑,撑起一道先天罡气,单手迅速皆因,并指为刀,一刀破天而上,横卷虚空,激荡出漫天的真元激浪,宛若白昼颠倒,开天辟地。

    轰隆隆!

    瀚河里的大浪被炸开,露出河床,无数的水浪,涌向了四面八方。

    阴阳杀阵,便被元青一记手刀给破开了。

    元正乘风借力,一拳一掌先后击出,拳中有山河,掌中有日月。

    轰然一声巨响,正面抵消了元青霸道无匹的攻势。

    两人同时腾空而起,脚踩虚空,相隔对望。

    月圆之夜,纯粹的比试一场,似乎也还不错。

    元青道:“我以为你比我弱很多,却不曾想到,你竟然成长到了这一步。”

    元正道:“大哥才是真正的万人敌,我不敢正面撄锋,光是卸掉大哥的霸道攻势,我就已经消耗了大半真元。”

    两人从交手到现在,不敢说动用了杀手锏,起码,也将能够动用的杀敌手段,也都用上了,勉强保持着平分秋色的局面。

    大战三百回合,那是建立在水平相当的情况下。

    江湖高手也好,还是沙场武将也好,寻常而言,真的到了生死搏杀的地步,水平只要稍微相差一点,基本上也就在一个回合之内,必有一人败落。

    死了的话自然更好,不死的话,就是没完没了的追杀,打持久战。

    元青说道:“你我其实相差无几,若不用兵器,很难分出胜负,若是用了兵器,你我又境界修为一致,那就要看谁的心境更加完美无瑕了。”

    元正毫无恭维之意的说道:“看是谁在的节奏里打,在大哥的节奏里,我必败无疑,在我的节奏里,大哥必败无疑。”

    元青哈哈笑道:“不错,有你这样的弟弟,我很自豪。”

    元正如遭雷击,不知怎么回答,这好像是大哥第一次对自己说这样的话。

    两人也没有继续比试了,结果两人心知肚明,天亮之前可以分出胜负,元正败,元青胜。

    可那是元正稍微比元青相差了半个小境界的情况下,真的都在元境中后期的话,结果就不好说了。

    两人友好的对了一拳,元青说道:“明日早饭过后,我便会派出廖成,将那个路条送到铁血门的门主手中,你以后在江南,也要照顾好自己,当然,若是照顾不好自己,我也没办法。”

    元正道:“世子一位,任重道远,日后大哥也是如此,可莫要因为政事,乱了心境,我还指望,我们兄弟三人到达天境之后,在放开手脚的大战一场。”

    元青拍了拍元正的肩膀笑道:“会有那一天的。”

    至此,兄弟两人暂且告别。

    回去的路上,颜夏语对元青说道:“三弟,兴许有帝王之志。”

    元青面无表情的说道:“瀚州之地,不是一个出龙的风水,可三弟龟缩的地方,可还真的是一个出龙的风水。”

    “不管怎么样,那都是我元家的人。”

    颜夏语心中咯噔了一下,这才意识到,元家的分配布局,是何等的可怕。

    可一个少年,真的能担得起那般厚重的期待吗?

    颜夏语心中不解,却也没有多问,因为这个答案,元青不知道,武王元铁山也不知道。

    柳树下,月光柔和,陈贵在这里等了很久,身上已经被水花打湿了。

    见到元正回来了,陈贵开口说道:“我就知道你们两个武夫,会忍不住切磋的,可也不要伤及无辜啊。”

    陈贵身后的那片小树林,已经被刚才的水浪给强势击倒了,成为了一片废墟。

    若非陈贵多少也有些武道修为,兴许刚才,已经有了殃及池鱼之祸。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