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月圆之夜
    天黑才是干大事的时候。

    傍晚之中,圆月如盘,繁星满天,大地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银辉。

    一个约莫二十五岁左右的青年,穿了一袭淡黄色的锦衣,身材长壮,面目英俊,走起路来,却是吊儿郎当的姿态,一路上是蹦蹦跳跳的。

    刚下山,燕北眼睛瞪了一下,因为看见了两个美女,花椒与茴香。

    然后眸光一转,才注意到了元正和陈贵。

    然后,还有一头万里烟云照,和一个小毛驴,外加两头五色鹿。

    燕北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一个消失那么久的人,竟然忽然间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还是在这迷离的月圆之夜。

    元正柔和笑道:“老伙计,好久不见了啊。”

    燕北临上前来,仔细打量了元正一眼,至于花椒茴香,燕北也不敢去看了,当初大闹皇城的事情,燕北也有所耳闻,知晓花椒与茴香的武道修为,自己绝非对手。

    “兄弟啊,消失这么久了,才知道出来看看我,恐怕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燕北热切的说道。

    纨绔子弟,看似纨绔,实际上脑袋瓜子都非常聪明,尤其是在算计利益的时候。

    元正白了一眼燕北,不屑道:“少来这套,当初你传的是一身明黄色的锦衣玉带,如今都让你给洗成了淡黄色,虽然还是锦衣,可成色嘛,不敢恭维,对了,你这个玉带估计也是地摊货,这么大的月亮,竟然都不透光。”

    燕北顿时不服气了:“我又不是你,人傻钱多的。”

    元正继续打击道:“此地距离瀚州差不多五百里,你又没有坐骑,你脚程不错,当你乘风而行抵达青楼的时候,你所钟爱的那个小姑子,兴许已经接了好几波客了,难不成,你不觉得恶心?”

    “等你白天再回来的时候,有气无力,然后又觉得,花了那么多银子,就那么点时间结束了,心里懊悔不已,然后等到下个月的十五,你又要走走老路子。”

    “如此周而复始,人生其实是很无趣的。”

    听到元正和燕北的对话,花椒和茴香这等不食人间烟火的剑侍,下意识的远离了此地,此地有些危险,也有伤风雅。

    燕北这一次没有贫嘴,很正经的说道:“我不是你啊,机缘造化那么好,如今也不过象境中期,想要游历江湖,可是家里不让,如今又遇上了大争之世,我想要有所作为,结果,怀才不遇。”

    “我也知道青楼不是一个好地方,可对于寂寞难耐的第三条腿来说,青楼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兄弟,这一次回来,我需要你的帮助。”

    元正一脸疑惑的问道:“莫非是瀚州那边,对你们铁血门施压了,要将你们的铁门山当做一个伏兵的地方,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给陈叔叔打一声招呼就对了。”

    燕北摇了摇头道:“那倒不是,我最近又吃了几次霸王餐,等你结账啊,前几天,青楼里的掌柜的,已经来到我们铁血门亲自要银子来了,我父亲只好拖延几日。”

    “这不,今天晚上,我是要青楼那里赔罪去了,门中账面吃紧,我们的生意也不好做。”

    “青楼里的欠账,也得要清了才是。”

    “你别看我人模狗样的,其实我连二两银子,都拿不出来了。”

    燕北也是青楼的常客,青楼里的老油子,也都知道燕北和元正之间的关系,故此偶尔吃一两次霸王餐,也没有人计较这件事。

    可次数多了的话,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再加上前一段时间,整个天下都知道元正一夜之间,人间蒸发了,没人知道去向了何处。

    这不,以前吃的霸王餐,总还是要还的。

    元正一听这话,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都外出游历好几年了,你竟然还利用你我之间的交情,在青楼里到处招摇撞骗霸王餐,你这是至于我何地啊?”

    燕北拍了拍元正的肩膀说道:“我也没办法啊,我忍不住啊,从去年开始财政吃紧,铁器生意也被你们瀚州的大良造给垄断了,我有什么办法。”

    元正欲哭无泪,人都离开了瀚州,可名声在瀚州,还是被不停地败坏当中。

    燕北道:“兄弟,这一次我是真的指望你了。”

    元正没有想到,刚见到燕北,就要给他处理这种破事儿。

    不过元正也不记气,燕北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身为一个二不挂五的少主,总得体面地生活,哪怕是要面子不要里子,也不能丢了气场。

    元正也清楚,青楼里的燕北有多么的放荡不羁潇洒风流,铁血门里的燕北,就有多么的任劳任怨。

    燕北的父亲,对于燕北这些爱好,也是支持的态度,但也是让燕北看着账面办事的,不能过火了,过火了的话,那就另外一回事了。

    虽说是一个勉勉强强的纨绔子弟,可是燕北这个纨绔子弟,也算是到达了一种境界。

    在青楼里吃霸王餐这种事,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做到的。

    元正神色一凝说道:“放心,那点小事,我可以替你解决掉,不过我这一次来找你,是真的要和你商量一件正经事的。”

    燕北心知肚明,元正不会平白无故的来找自己。

    低声道:“那么借一步说话?”

    元正道:“我不能去瀚州,也不能去青楼,这一次我是偷偷摸摸回来的。”

    燕北:“……”

    铁门山二里地之外,有一条小河,河水平顺温柔。

    河边的风也很温柔,带着些许暖意,树芽儿风已经开始吹起来了。

    元正将自己的想法给燕北说了一个大概。

    燕北说道:“实不相瞒,我们铁血门的生意真的是越来越难做了,如今走的是吃老本的路子,这些年来也算是有些积蓄,不过老本吃的时间不能太长了,铁门山这里,也就是你说的那话,可能会成为伏兵的地方。”

    “我们搬迁,也是在所难免的,可是铁血门上下也有五千余人,没有找到一个风水宝地之前,也不好搬迁。”

    “对外吧,我们没有门路,对内吧,瀚州之地也没有我们的地方。”

    “既然你把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我也愿意跟着你去江南看看,我父亲那里吧,也好说话,但有一点,希望你可以容忍一下。”

    元正道:“什么?”

    燕北徐徐说道:“上下五千人,其中有三千人,才是青壮主力,余下的两千人,都是一些家眷。”

    “去了江南之后,你要保证我们每个人都有饭吃,都有事情做,而且,你还要保证,我们铁血门上下,还得保留铁血门这个名号,不算是云端之巅的成员,得把云端之巅和铁血门区分开来。”

    “换言之,我们和你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而不是上下属的关系。”

    “你可以吩咐我们去做任何事,但是不能剥夺我的权力。”

    “铁血门虽然不行,但是该有的气节,还是有的。”

    元正一听这话,直接乐呵了:“听你这意思,青楼里都吃霸王餐了,没钱还账,还有气节了。”

    燕北的脸色黑的跟锅底一样,拍了拍胸口说道:“你同意的话,我们就走,你若是不容易的话,大不了苦一段岁月,我们也绝对不会让铁血门丢失了传承。”

    “既要有我们的安生避祸之地,也得给我们发放饷银,也不能让我们铁血门改了名号。”

    燕北是个很精明的纨绔子弟,有些话,还是提前说清楚比较好。

    元正道:“这些都不是问题,我也不想要看到一个本来应该壮大起来的江湖门派,断绝了传承。”

    “但我的条件你能答应吗?”

    燕北道:“你先说说是什么条件。”

    元正又气又笑道:“你们铸造的兵刃,一定要和正式军旅的兵刃质量上不分上下,若是能够超越精兵悍将的家伙事儿,自然更好。”

    “二者,江南那里的条件比较辛苦,还要熔炼铁矿,辛苦活儿很多。”

    “并且,短时间里面,你也别想着去青楼里,如今到处都是谍子,为人处世,低调一些,方为上上之选。”

    燕北一拍胸脯保证道:“这个你放心,我们铁血门要是没有过硬的手艺,也不敢给你提这么多的条件,只要材料经费足够,我能保证,铸造出来的每一个兵器,都不会弱于正式的官造兵器,反正到时候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说实话,我们接的活儿,银子给的太少了,大多数情况下,铸造的兵器,只能说是不好不坏,面子上过得去的那种,银子到位,质量绝对到位。”

    这话说的有些混账,元正却也知道这是实话。

    铁血门的历史虽然没有铸剑阁那么悠久,虽然也不曾像铸剑阁一样那么的辉煌过。

    但有一点不可否认,没有过硬的手艺,也绝对不会发展到五千之众的。

    元正道:“好,你在青楼那里欠下了多少银子?”

    燕北尴尬的应道:“没多少,也就五百两黄金。”

    元正呵呵一笑道:“这个数目,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把命给你要了,估计你也拿不出来啊。”

    二话不说,便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银票,上面的数额是黄金千两。

    燕北拿过来仔细看了看,竖起了大拇指说道:“兄弟啊,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豪爽大气。”

    元正自豪的笑道:“开玩笑,去青楼不大气的话,那些个小姐姐们怎么会拿出自己的真本事呢?”

    燕北连连点头道:“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元正只能等待,燕北要去青楼里还清了账,才能回来带着他去铁血门里拜访他的父亲大人。

    来来回回,一个时辰过后,燕北又回来了。

    看其脚跟虚浮,眼神略有些涣散,元正就知道燕北在青楼里都干了一些什么好事。

    燕北说道:“跟我上山吧。”

    元正心里一沉,这一次上山,若是一切顺利的话,基本上就能解决掉常帮里的兵刃稀缺的难处了。

    夜色里的铁门山,轮廓清晰,此起彼伏,登山台阶,有些地方已经出现了缺口,道路也不算悠长,半个时辰而已,就进入了铁血门里。

    周围的建筑,一切从简,除却主门那里有一座像那么一回事的三层楼之外,其余地方,要么就是土房子,要么就是露天的帐篷,总之,介于破败和正常之间。

    主房里,有一位约莫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粗布麻衣,身材魁梧,肌肉发达,头发上还有一层铁灰,古铜色的皮肤,粗糙的老手。

    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生活不如意的中年男子,可眸子,却是炯炯有神。

    燕行看到儿子这么快就回来了,心里咯噔了一下,莫非青楼里的破事儿已经闹大了。

    这也是最近让燕行惆怅不已的事情,银子那是硬通货,没有的话,一文钱可以难倒英雄汉,五百两黄金,燕行其实拿得出来,可若是全部拿出来的话,不久之后,铁血门上下基本上也就断了口粮。

    借钱的话,燕行的人脉虽然可以,可燕行不是一个喜欢去借钱的人。

    人情总得慢慢还,刚好又到了兵荒马乱的年月里,对于真金白银这种东西,是一个人,都看守的比较严谨。

    燕行声音低沉的问道:“莫非你的事情不妥当?”

    燕北道:“事情解决了,可是还有另外一件事。”

    燕行狐疑的看了一眼儿子,儿子的表情胸有成竹,还有解决掉事情之后的嘚瑟之感,应该不是个什么坏事情。

    问道:“什么事情,能让你今天晚上就从青楼里回来了?”

    燕北很正经的说道:“父亲可曾记得我,我跟你说过的元正,他现在来了,有意招揽我们铁血门,该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这一会儿,他就在门外。”

    燕行脑袋瓜子嗡了一下,刚准备大声呵斥自己的儿子,可想了想算了。

    元正出现在这里,距离元铁山也不是很远,也不会出多大的事情。

    然后挤出一抹柔和的微笑,说道:“此事当真?”

    燕北道:“千真万确。”

    旋即,父子两人走出了主房,外面是露天的,烛火在茶桌上摇摇曳曳,元正几人便在这里等着燕行出来。

    亲眼见识到元正之后,燕行反而有些拘谨,说道:“见过公子。”

    元正也是第一次看到燕北的父亲,有点像是不讲究的武将,稍微打扮一下,也还像是个体面人。

    微笑道:“叔叔不必多礼,我和燕北以兄弟相称,你叫我一声侄子就行了。”

    燕行的儿子是什么德行,他很清楚,元正都能把这话说出来了,估计以前元正和燕北在瀚州城里干的荒唐事也不在少数。

    本来元正起初不打算考虑铁血门的,可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需要这样的人才,也只能从北方南迁了。

    算是机缘巧合,至于铁血门日后的发展,元正心里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件事。

    燕行给元正倒了一杯茶,两人相隔而坐。

    元正道:“燕北应给已经给叔叔说过了吧,去江南的事情,去了哪里,我可以保证铁血门上下的口粮俸禄不是问题,我们也需要叔叔的铁血门为我的云端之巅铸造兵刃。”

    燕行点头道:“说过了,能保留铁血门的名号,算是云端之巅的附属势力,日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对否?”

    元正道:“是这个意思。”

    燕行想了想说道:“既然燕北都说过了,那我也只能同意了,不过去江南这件事,要准备一段时间,等我们去了江南,估计也是半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并且,我们若是去江南的话,还需要一个路条,毕竟带着很多铁器去江南,沿途官府的盘查是少不了的,万一不小心,可能还有牢狱之灾。”

    元正道:“这个倒不是问题,我去找我的大哥商量一下,他如今是武王世子,开一个过硬的路条,不是多大的问题。”

    燕行道:“如此就好。”

    混江湖的人,没有文人雅士那么多的麻烦事儿。

    只要满足两个条件就好,第一个是银子,第二个是遮风避雨的地方。

    元正虽然在瀚州的口碑不是很好,可站在全天下的角度来看,曾经是纨绔子弟,如今是云端之巅的主人,怎么来看,都可以满足铁血门的条件。

    “此地我也不宜久留,我得去找我的大哥要路条。”

    燕北想了想也是,元正出现在这里,若是被其余的兄弟们给看见了,引发出一些闲言碎语,也不是什么好事。

    南迁之前,还是低调一些。

    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元正又掏出了一张银票,这张银票里,有五千两黄金。

    燕北和燕行父子两人心中也没有多大的起伏,要离开铁门山了,在这里居住了很长一段岁月,忽然之间去南方,心中也怪不是滋味的。

    父亲对儿子说道:“铁血门因你出现了转机,以后你的责任很重,可不要老想着去青楼了。”

    儿子对父亲回道:“知晓,我也不笨,与元正之前,虽然同流合污,却也志趣相投,但也绝不会将元正当做我登顶的阶梯。”

    ……

    成为武王世子一来,元青也没有想象中那样,率领一支军马,出现在前线上。

    更没有整日的巡逻瀚州各个大营。

    日子其实反而过的清闲了,因为暂时有大将军庞宗在前面顶着,元派暂时还不用多么的操心战事。

    月圆之夜,是情人幽会的好日子。

    元正本来想着,偷偷摸摸的回一次瀚州,搜罗一下大哥的所在之地。

    成为世子以后,大哥也绝对不会在武王府居住,按照惯例,世子寻常而言,都会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居住下来,处理政务。

    算是一个二当家的,二当家和大当家的在一起,难免有许多不适应的地方。

    结果元正没有想到,自己刚准备进入瀚州的时候,便被万里烟云照眼尖的发现,大哥就在瀚州郊外,和自己的情人颜夏语沿着河边散步,月圆之夜啊,该不会要发生点别的事情吧。

    花椒茴香还有陈贵在一棵粗壮的柳树下面等着。

    这一次见大哥,元正自然是要一个人去见。

    骑着万里烟云照,转瞬之间,便出现在瀚河边上。

    元青和颜夏语沿着河边散步,也没有手牵手,只是沿着河边散步,顺带吹吹风,月圆之夜,一起散步,一起吹风,这等意境,倒也符合武王世子的身份。

    今夜的会面,有些过于突兀。

    颜夏语看到元正骑着万里烟云照而来,哪怕从来没有见过元正,心里也知晓这一位是谁了。

    元青也愣住了,三弟出现的地方,还真的是个好地方啊。

    元正上前说道:“大哥真是好雅兴啊,带着嫂子沿着瀚河浪游,到底是从稷下学宫里走出来的高人。”

    元青眉头微皱道:“我的世子大典上你没有出现,倒是现在出现了,你也真会挑时间地点。”

    元正道:“我也想要出现在大哥的大日子里,可条件不允许啊,心中还是祝愿大哥万事顺意的。”

    兄弟两人的感情,其实很淡薄,因为从小到大,也没有经常打交道。

    比较之下,元青和元麟都是正经人,元正就不是那么的正经了。

    世人也觉得,嫡子和庶子区分开来,才叫规矩。

    颜夏语打量了一眼元正,没有说话,但绝对不是嫂子打量小叔子的眼神,更多的是一种试探之意。

    元正是一个很敏感的人,自然也察觉到了嫂子有些怪异的目光,不过元正并不在意这件事,因为这样的试探眼神,元正经历的太多了。

    更不想要在大哥和嫂子面前,装出一副自己年轻有为的样子。

    元青道:“你回北方,必然有事,能来找我,应该也不是迟来的祝贺。”

    元正简单说道:“我已经将铁血门收入麾下,过几日他们就要南迁,如今我就在江南之地安营扎寨,只是铁血门南迁,要带着许多铁器,需要从大哥这里,开出一张质量过硬的路条来,好无视掉沿途的官兵盘查。”

    元青点头道:“这个不是问题,可我更好奇另外一件事。”

    元正问道:“什么事情?”

    元青说道:“自从你离开武王府以后,我就没有和你碰过面,你大闹皇城的事情,我也有听说过,我想要知道,你的武道修为如何了,月圆之夜,可以发生很多事情,比如说,演武切磋一场。”

    元正:“……”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