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二十七章 玩伴
    约莫一月时间,元正重回瀚州,不过这一次没有去瀚州城内,也不打算去拜访自己的父王,既然自己从大体上人间消失了,就自然不能去和父亲见面。

    以前当纨绔子弟的时候,元正也认识了不少人,虽然大多数人都是毫无用处的那一类型。

    不过也有那么一两个人,才华不错,可是家境背景不行,当时也没有来得及深交,只是在风月之地,谈过天说过地罢了。

    瀚州之外五百里,有一铁门山。

    铁门山中,有一铁血门。

    铁血门里有一个年轻的少主,叫做燕北。

    当初元正也没有定向,纯粹就是一个纨绔子弟,认识了另外一个纨绔子弟。

    燕北作为一个纨绔子弟,其实有点勉强,可没有办法,有的人天生就爱那一口。

    在青楼里的时候,燕北有好几次走的都是提了裤子不认账的路子,因为没有银子了,可是自己又忍不住,偏偏又和青楼里的小姐姐混熟了,这一来二去的,也就干下了很多霸王餐的事情。

    起初那些个小姐姐还以为燕北是一个极有背景的纨绔子弟,也就没有开口多说什么,害怕得罪了一个大佬,给青楼里惹来麻烦。

    后来搞清楚状况之后,青楼里的三五十个护院,将燕北给围了起来。

    刚准备给燕北一顿毒打的时候,元正恰好遇到了此事,听说燕北的英雄事迹之后,自愧不如,觉得燕北简直就是自己的人生偶像。

    小娘们肚皮上的那些破事儿,竟然也能吃霸王餐,还是在青楼里吃霸王餐,这等胸襟气魄,实乃我辈楷模。

    索性,便给燕北结了账,两人还交了朋友。

    在女人这件事上,元正属于荤素都可的内心,细皮嫩肉的小姐姐,还有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只要长得不是太难看,元正都可以将就,因为各有各的好处。

    找乐子这种事情嘛,玩的越脏,其实越爽。

    而燕北则偏向于二不挂五的那种小姑子。

    说年轻吧,也过了二十五岁,说不年轻吧,年纪也在三十五岁以下,都已经被人给打磨好了。

    当初就在房中乐事这个行道里,元正还和燕北仔细研究了一段时间。

    只不过,刚准备将研究的结果去青楼里实战一下的时候,就遇到了柳青诗,引发了后来的事情。

    当时的元正也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也不想连累了燕北,而燕北想要联系元正,也没有门路,两人就这么失去了联系。

    这一次来,元正就是来找燕北的。

    铁血门这个江湖门派,其实在瀚州附近,谈不上多么的高大气派。

    因为铁血门里的经济来源,和铸剑阁是一个类型。

    铸剑阁是依靠铸剑铸造兵刃。

    而铁血门就有些荤素不忌了,只要银子给利索,你是想要农具也行,想要重型杀器也行。

    不过铁血门的位置不是很好,铁门山周围,人少路稀,寻常客人也不愿意去铁门山里拜访,哪怕知道铁血门的手艺不错,可路途遥远只是其一,第二,和江湖门派走的太近了,在瀚州之地,也是一个犯忌讳的事情。

    军伍和江湖之间,素来不睦。

    元铁山虽然不在乎这些事情,可瀚州大大小小,上百个将军,对于江湖中人,也不是那么的喜爱,能够为难的时候,也是尽量为难。

    也因为铁门山路途遥远,瀚州的军伍,也愿意去那里。

    地缘关系,也就导致铁门山属于那种酒香也怕巷子深的江湖门派。

    一个江湖帮派发展壮大的要素,有三个。

    第一个是银子。

    第二个是银子。

    第三个,还是银子。

    江湖帮派的位置,其实一般都远离繁华闹市,处于人烟稀少之地。

    大多数江湖门派是这样,因为大多数江湖门派里,武道传承一事,也上不了台面,要么走护镖的路线,要么就是靠手艺吃饭。

    打铁这种事,若是有祖传秘方的,也能混得不错,前提是有人识货,最好和官府再有些横向关系。

    至于名门大宗,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首先名门大宗,有些高手镇守,只要出现了元境以上的高手,黑白两道都得给点面子,不但有了人脉,也能和许多有钱人接触上,渐渐地,也就打开了路子。

    收徒弟也好,开赌场也好,还是亲近庙堂,或是纯粹的走江湖路,都有足够的本钱。

    其实很多名门大宗,背地里都有好多见不得人的事情。

    如一个王侯之家想要杀一个人的时候,可是自己手上又不愿意沾血,便只能出银子,让名门大宗里的高手走一遭。

    或者说,名门大宗里的某些高手,其实就是某个大人物家族里的打手。

    不知不觉间,来到了铁门山的山脚下,一条幽静的古道,通往山上,半山腰的位置,就是铁血门大本营所在。

    今天是月圆之夜。

    古往今来,有无数人都喜欢在月圆之夜浮想联翩。

    文人雅客如此,便是连最底层的穷苦百姓,也喜欢抬头欣赏一下满月,然后算算日子,哪一天适合婚嫁,哪一天适合乔迁,哪一天适合死人。

    而对于燕北来说,月圆之夜,最是适合去青楼。

    最好在月光下干那种事情,也是一种情怀。

    其实铁血门每到了月圆之夜,才会放工。

    燕北看似是个纨绔子弟,实际上大多数时候,都在自己的宗门,干着下人干的事情,不是打铁,就是练功,要么就是在山里砍伐木材,总之,不像是在青楼那么体面,和多数穷苦大众一样,兢兢业业。

    去青楼是一个不小的花费,可是燕北的父亲对这件事看的也挺开的。

    堂堂八尺男儿,要是连青楼都不去了,那还算是什么男人。

    一般来说,到了傍晚时分,燕北就会下山,元正几人还要在山脚下稍微多等一会儿。

    月圆之夜,也是元正功力尽失的日子,不过有花椒和茴香陪着,元正倒也不担心这里,这里距离瀚州如此之近,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大不了就是重出江湖,让自己的父王在照顾一下自己。

    不要脸就不要脸了,反正也就是这么个事情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