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二十五章 账不敢算
    开春,播种。

    元正还在江南之地,但远在西边的云端上城,必然已经开始了此事。

    泰坦巨蟒统治的山脉里,有一地势平坦之地,名曰地昆山。

    方圆五百里,一马平川,钟南倒也不着急这么快就进入地昆山里演练兵马。

    地势虽然不错,可是没有居住的地方,总得修建一下军营才行,不然的话,练兵一事,还真的不好下手。

    王巍走进了元正这个门庭之下,急需要一份投名状,便带着万余人,来到了此地,开始修建军事基地,考察地势。

    记得王巍来这里之前,秦大夫还曾笑道:“那里可有两条泰坦巨蟒,你可要小心了,你也不用小心,反正你也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本来不太要紧的,可王巍还真的被秦大夫给吓住了。

    虽说名义上,大体上,那两条泰坦巨蟒属于元正的下属,可明白人心里都清楚,不是那么一回事。

    比较之下,两个天境高手的价值,总比一位善于统兵作战的将军值钱的多。

    和妖族打交道,王巍没有干过这件事,这一次,还真的是仗着胆子去做这件事的,不过慢慢的也就习惯了,反正他也不够人家塞牙缝的,除了刚开始的时候提心吊胆,现在,王巍算是上道了。

    偶尔也能看见那红衣男子与黑衣男子,化作人类形态,王巍心里不需,可若是化作体积磅礴如山脉的泰坦巨蟒,王巍心里,不仅仅是战战兢兢那么简单。

    可既然都已经来到了这里,也就没有他选择的余地了。

    硬着头皮干事情,就像是自己年轻的时候一样。

    山庄里,元正和钟南开始合计地昆山里的事情。

    不合计不要紧,一合计的话,麻烦可以说是成群结队的来了。

    大红袍这个茶叶,喝起来的确不错,元正很迷恋,钟南在这件事上,似乎也不能免俗。

    书房里,钟南很平静的说道:“修建兵营,其实可以在山脉里就地取材,有木材,有石头,亦有水流,眼下麻烦的事情,有两个。”

    “第一个,就是兵器这件事。”

    “如今我们在江南,勉强有了七万大军,虽然都不是精兵悍将,半吊子货色居多一些,也不是太悲观。”

    “可七万余人,有六万多人,手上都没有趁手的兵器,刀剑倒是容易下手,可枪戟就难的多了,再加上这会儿的行情,若非我们底子扎实,便是刀剑,都很难下手。”

    “诸葛家族那里,虽说可以提供一部分兵器,可也只是一部分了,我们有七万多人,诸葛家族的武器库里,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兵器,且我们所需要的兵器,都以长枪为主,大戟为辅。”

    “至于个别武将的需求,也是很难下手,有些将军喜欢用斧钺钩叉,有些将军喜欢有擂鼓瓮金锤之类的,还有一些将军用的兵器都比较冷门。”

    “可那些武将练的就是那样的兵器,好比让用剑的人,非要拿着一个铁锤去跟人比划,战力自然会大打折扣的。”

    大争之世没来之前,仅仅风声而已,大魏上下,对于兵器一事,政策极为严苛。

    寻常百姓,除了家里做饭用的菜刀和种地用的农具之外,一律不准有其余的铁器。

    至于刀剑一事,官府那里倒是明码标价,可那也是给大户人家准备的。

    以前一柄劣质的铁剑,最多不过四两纹银,而如今,则需要十两白银,这个差距就有点大了,大魏这也是变相的敛财,虽说敛的不多,却也极大可能的杜绝了老百姓浑水摸鱼的可能。

    一些江湖帮派里的兵器,倒是和以前一样。

    因为一个江湖帮派,必然都有着自己的兵器库,铁匠铺 ,在刀剑一事上,可以自给自足。

    二者,江湖帮派,多数都是剑客,用剑的人,并不适合阵前厮杀。

    剩下的要么是匕首,要么刀,属于贴身近战的武器。

    而长枪大戟这些重型杀器,江湖中人用的很少,现在用这些兵器的人,也不会轻易带着自己的兵器抛头露面。

    如果是在云端上城的话,这些都不是问题,云端上城除了缺人口之外,其余的什么都不缺。

    元正道:“官府那里对这件事,看的也比较紧张,我本来打算,贿赂一下部分官员,搞来一些兵器的,可想了想算了,长久来看,眼下我们并不适合和官府中人打交道。”

    “若是我们自己在地昆山里修建兵器库,打造兵器的道场,如何?”

    钟南眯着眼睛说道:“可以是可以,钱财如今倒不是问题,可这里不是苍云城,没有风岭山脉里的的铁矿,而且,长枪大戟这一类东西,还真的需要过硬的铁匠才行。”

    “寻常铁匠打造出来的重型兵器,其实就是个假把式,在战场上和别人去撄锋一二,不说折断,反正威力也是大打折扣。”

    “而这一类铁匠,多数都在军伍之中,这样的人才,我也曾大力搜寻过,也就聚集了五十个人而已,五十个人,哪怕有五百个人打下手,也忙不过来。”

    “且铁匠这个行业里,也是分门派的。”

    “但凡是有点本事的铁匠,打造出来的兵刃都是和其余铁匠打造出来的不一样。”

    “他们之间,有着功法不外传的规矩,我们也不能破了这样的规矩。”

    “寻常官府里的兵刃,不堪一击,精兵悍将手里的兵刃,才是真家伙。”

    “打铁的材料,让那两条泰坦巨蟒在妖兽山脉仔细搜罗一下,还是能找得出来,可是我们自己这里,没有办法去挑这个大梁。”

    铁匠之间,也有门派之争,男女之争,高下之争。

    任何一个职业,其实都是一个江湖。

    元正想起了阎罗,可阎罗留在了云端上城,元正也没办法把阎罗带到江南。

    云端上城里,阎罗倒是教导了不少徒弟,可那些徒弟们的水平,估计也就比寻常铁匠的水平高出很多来,和阎罗比较起来,相差甚远。

    暂时来看,还需要阎罗在云端之巅里主持大局。

    云端上城,再怎么说,也是一座城,暂时还不能吃老本。

    第二个麻烦嘛,那就是战马了。

    江南之地,本身就不盛产战马,战马还是北方的好。

    二者,在大争之世没有到来之前,马匹本来就是军需物资,寻常百姓只能看着别人起,如今大争之世已经来了,谁要是在野外获得了一头甲等战马,可以去地方官府那里,领取黄金千两。

    就算买马,以这会儿的家底,就算能买得起,也会倾家荡产,二来,就算不会请假当场,可以接受,可是也没有购买的地方,对于战马的政策,严苛的已经不能再严苛了。

    这会儿元正才明白,尉迟阳拥有一个马场,那是何等的风光气派。

    元正说道:“野生的马匹,妖兽山脉里有是有,但是不多,最多能够凑出五千匹,可质量上,也是良莠不齐的。”

    “诸葛家族那里,毕竟是文人世家,这种事情,诸葛家族还真的帮不上忙。”

    钟南徐徐说道:“除此之外,还有兵种分配一事,西蜀双壁的老底子自然是分配好的,三万蜀兵,一万骑军,两万步军,无需操劳什么。”

    “可是我们后来加入的人当中,有些可以当骑兵,有些则是步军,可实际上,每一个人都想要当骑军,而不想要当步军,这件事,也只能温水煮青蛙,慢慢来了。”

    “除了骑军和步军之分,还有精兵悍将与寻常军马之分,到时候真的去做这些事,会伤害很多人的感情,虽说过滤掉了浑水摸鱼的那一部分人。”

    “不过我们内部,也恐担心出现了内鬼。”

    “有的人不得志以后,无论多么恶心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元正了然于心,当骑军多威风的,手握长枪,胯下战马,追风向北,驰骋沙场与大地,何乐而不为。

    当步军那就有些亏了,无论去哪里,只能依靠两条腿。

    寻常老百姓都不敢相信,一路步军连夜跑了二百里之后,抵达战场还要去打一场恶战,光是想想,都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也是眼下,常帮里许多认担忧的事情,不想要当步军,而想当骑军。

    大体的麻烦是这样,而具体一些,一个军伍自然要有火头军,如今常帮里的火头军,有是有,但也不够用。

    二者,就是军医了,秦大夫是一个不错的大夫,可常帮里的军医,那也是少的可怜。

    还有阵师,阵师最为重要,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也需要阵师排兵布阵,设置结界,演化场域借天地之力。

    常帮里,只有三五十个阵师,少的可怜,如凤毛麟角。

    除此之外,还有马儿的口粮,战马的口粮生意往年寻常商贾倒是可以插手一二,如今也被官府给彻底垄断了,如江南这里,有许多优质的放牧之地,都成了公家的。

    寻常百姓若是想要去放牧,一个不小心,可能就是耽误国家社稷的罪过,一个人杀头就不说了,可能还有很多人背锅。

    细算起来,没完没了的麻烦。

    看似有七万大军,实际上,按照真实的战斗力来算的话,这七万大军,不说是和一万之众的大秦铁骑遇上了,便是和大魏的一万体系完善的军伍遇上,那也是必败无疑的下场。

    并且,常帮如今的大方向,是积攒银两。

    可一旦走积攒银两的路子,就没有办法好好地厉兵秣马,一旦厉兵秣马,又拿什么来发放军饷?

    左右为难不说,而且,有很多外出的成员,体会到了商贾之道的好处与乐趣,也就慢慢的淡忘了,自己原来是一个军人的事实。

    人心善变,元正和钟南再厉害,也没有办法阻止这些事情。

    若是割据一方,收缴赋税的话,元正当然不担心这些事情,可元正的确也没有收缴赋税的本事和能力,眼下是这样。

    钟南说道:“郭前辈如今在大夏境内,药材和木材生意,还有粮食生意也都不错,足够我们吃喝不愁了,外加秦前辈刚刚搬回来的一座金山,也足够我们一两年之内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可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轮得到我们在大争之世里粉墨登场。”

    “一者,云端之巅成立太晚,算是临近大争的时间段里成立的,根基并不深厚,云端上城虽说不错,可那里暂时也是一潭死水,没办法运用,只能韬光养晦。”

    “江南这里,虽说我们与诸葛家族的交情也到了那一份上,可话说回来,我们要去做的事情,诸葛家族根本就没有做过,他们只能在人脉上给我们帮忙,偶尔也会利用权力,给我们方便一下走后门。”

    “本质上,我们还是得依靠自己,本质上,大争之世其实还是属于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家伙们,因为他们手中有足够的筹码,有稳定成熟的军事体系,而我们,虽然不算是从零开始,可也是摸爬滚打,且不知道,还要摸爬滚打到什么时候。”

    “你我二人倒是可以耐得住寂寞,继续文火慢炖,可文火慢炖的时间长了以后,我们身边的人,也会不耐烦的。”

    “这世上,可以忍受孤独的人,寥寥无几。”

    元正微微摩挲左手大拇指上的扳指,温和灵性,可让人心境澄明。

    可牵扯的事情多了,元正也很难做到心境澄明。

    无论是从人情世故上,还是从全局战略上,钟南一个人,可以让常帮这个不成熟的军旅慢慢的成长起来,可真的是很慢,走到半路上,难免会遇到这样的或那样的意外情况。

    元正深知钟南心中苦闷,故此,将江南的事情尽数交代给了钟南,钟南遇到任何事,都可自行处理,无需向元正上报。

    “我尽量从北方给你运一批人过来。”元正道。

    钟南没有问,别人以为元正会去找自己的父王,实际上,钟南很清楚,元正不会去找自己的父王,并非是为了争自强的那一口气,而是说,武王元铁山这会儿,也是真的腾不出手来帮元正。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