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冰释
    短暂的平静过后,王巍先动了。

    一刀披挂而来,卷起瀑布倒流般的刀意,从地表蒸腾而出,厮杀向秦广鲁脚掌,紧接着,单手快速结印,一拳镇压而来,青色的拳印直逼秦广鲁的上三路。

    秦广鲁呵呵笑了笑,单手握住长枪黑虎,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横架在自己的胸前,轰然一声,青色的拳印爆碎,脚下,刀意肆虐,却始终攻不破秦广鲁的下三路。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曾改变过,惯用的招式,依旧是下三路,上三路。”秦大夫无奈笑道。

    这一招,曾经让王巍在许多重大战役当中占了不少便宜,也让不少的对手吃了暴亏。

    因为过于直接突然,除了正面硬抗之外,没有其余的办法。

    秦广鲁不一样,因为他和王巍交手了无数次,早已经熟门熟路。

    王巍也不意外,反正也不指望自己惯用的招式能够建功一二,都这么多年过去了,王巍自然也做出了许多的改变。

    鬼兽狂刀在手,一个箭步冲到了秦广鲁的眼前。

    这一个箭步,纵然是化境巅峰的高手,也能有如此之快的速度,秦广鲁也不能。

    一刀竖劈而来,刀芒惊人,可轻易切碎虚空,刀意泛滥,终归是不远处那块大石头,给绞杀成了齑粉。

    秦广鲁这一次不敢大意了。

    双手握住长枪黑虎,架在胸前,轰然一声,鬼兽狂刀落在了黑虎的握杆之上,荡然之间,无数道雷蛇从刀意之中衍生而出,渗入秦广鲁的奇经八脉。

    这一招,拖儿带女的一招,一招接连一招。

    一个不小心,秦大夫便处于下风了,秦大夫接连后退,暂且放弃了正面撄锋。

    调转枪头,刹那之间,数十道枪影如地狱深处的彼岸花一般绽放开来,令人眼花缭乱。

    王巍微微一怔,也下意识的后退了,步伐之快,令秦广鲁大感意外。

    秦广鲁自身散发出一道威压,却被王巍的鬼兽狂刀的刀锋,轻易撕开了一道口子。

    接着,秦广鲁瞬息之间欺压而上,枪扎一条线,任何一个用长枪的人,都不能免俗。

    不过,黑虎的一条线,略有些宽阔,枪花迷人眼,恍惚之间,秦广鲁一枪笔直的刺向了王巍的三寸之地。

    王巍后仰半寸有余,险而又险的避开了这要命的一招,大刀横扫而过,刀意渗人,秦广鲁的袖口那里,被切开了一道口子。

    秦广鲁毫不在意,继续欺压而上,脚下圣莲,摇晃之间,和王巍赤手空拳的打在了一起。

    拳碰拳,腿碰腿。

    没有多余花哨的动作,一招一式,均攻对方要害之地。

    一力降十会这种事情,王巍做不到,秦广鲁也做不到,这两人的身材比例,注定他们无法在膂力这件事上占据压倒性的优势,只能走巧劲。

    秦广鲁的巧劲刁钻诡异。

    王巍的巧劲霸道刚强。

    巧劲两人算是平分秋色,这会儿,就到了比拼真元的地步了。

    到了这一步,王巍基本上也就败局已定了,其实王巍的真元并不虚浮,只是和秦广鲁比较起来,他显得有些虚浮。

    一阵拳脚相争过后,王巍的脸色苍白了下来,已然形成颓势。

    秦广鲁却停了,笔直的站在原地,轻声道:“这是第二十七个回合,你输了,跟我走吧,我知晓这些年来,你过的也不容易,兄弟们都很记挂你,老郭也时常提起你。”

    这一次打破了惯例,以往王巍在秦广鲁的手里走不过十个回合,这一次走到了第二十七个回合,只是相差了三个回合,王巍就能胜了秦广鲁。

    王巍也没有受内伤,开场之时,王巍占尽上风。

    却也没有想到,被秦广鲁后来居上。

    他问道:“你的招式古怪刁钻,还多了几分出世的味道,这些年来,你遇到了高手?”

    秦大夫道:“是,有一个高手,当初武王庶子元正带着那个高手,对方的剑只是出鞘了半寸,我和老郭便已经败了,输的无话可说。”

    王巍继续问道:“那个人是谁?”

    秦大夫道:“起初我也不知道,后来打听了一下,我和老郭输的不冤,那人名叫白卫。”

    王巍心里咯噔了一下,说道:“就是那个白卫?”

    秦大夫点了点头。

    天底下叫白卫的人,兴许还有很多。

    可有一个白卫,很特别。

    曾经一剑破开了大秦帝都的城门,兴许那一次,在城墙之上,大秦君主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城门,被一个用剑的人破开了。

    也是从那一次,白卫成就了大剑神的美誉,名剑铁牛,所向睥睨,大有横击九天,气冲霄汉之势。

    再到后来,那个白卫,去了大夏境内,一剑斩断了数万年都不曾干涸的红河,震惊天下。

    江湖高于庙堂,这样的人,遍地撒网都找不出来。

    王巍道:“你在那个大剑神那里受到了刺激,你也算是踏破桎梏,即将要到达心境了?”

    秦大夫嗯了一声道:“是这样。”

    王巍道:“倘若我们三个人联手呢,可否胜过那个江湖高于庙堂的猛人?”

    秦大夫摇了摇头,西蜀龙脉离开之际,他见识过天境高手,虽说看不出深浅,却也明白,那是苍天在上。

    白卫有没有到达天境暂且未知,但起码也在冥境范围里。

    秦大夫和王巍相视一笑,故友冲锋,在这江南的荒郊野外,也颇有一番韵味。

    可王巍说道:“武王庶子才情几何?竟然值得你们西蜀双去追随?”

    秦大夫洒脱笑道:“才情几何,我不清楚,你见了,就会明白的,他有一个武王父亲,可他自己,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你我这样的人,如今活在这大争之世里,图的已经不仅仅是功名利禄了。”

    “图的只是潇洒畅快,纵然不能青史留名,在少数人心里,你我这般人,也能万古流芳。”

    王巍心领神会,拍了拍秦大夫的肩膀说道:“多年之后,一如多年之前,我始终无法意气风发的胜过你。”

    秦大夫笑道:“我们三个合力,兴许可以胜天半子呢。”

    两人哈哈大笑,清越笑声,涤荡了整个江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