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一十八章 路上有人
    搬运黄金的人马,分为三路。

    秦广鲁不是一个生性多疑的人,可多年来的军旅生涯,也让他处处小心谨慎。

    他一个人,手握长枪黑虎,顺着连绵的山路,往青山郡返回。

    西蜀双壁,账下有精兵悍将,才是西蜀双壁,单个走出来,也犹如龙困浅滩。

    尚未开春,可江南地带已经开始回暖,秦大夫也没有适应这样的气候,还是保守的穿了一身袄子,虽不受四季轮回影响,可秦大夫骨子里,对四季轮回,自然规律,还是充满了深深的敬畏。

    一个人,一条路。

    秦广鲁没有任何的掩饰,他已经到了江南,可那三路搬运黄金的人马,还在他后面。

    他是来开路的,他有预感,回江南的路上,必然会遇到一个扎手的硬点子。

    只是预感,多年来军旅生涯的第六感罢了。

    打了别人的秋风,搬运黄金归家,如果路上不发生一点意外,秦大夫反而会觉得不习惯,这世上,没有那么十全十美的事情。

    再有五百里,便可以到达青山郡的地界。

    山路两旁,是连绵的山脉,这里的山脉,没有北方的高大巍峨,却多出了一股嶙峋之美,站在秦大夫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山体,最适合埋下一路奇军,到时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又前进了一百里,两旁的柳树,已经有了春芽,顶多再有半个月,春风来了,江南也就复苏了,至于北方,大概还要等一段时间。

    秦大夫停下了脚步,将长枪黑虎顿在地上,眸光平直看着前方。

    距离他约莫八丈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那个人手里有一口大刀,握杆乃是用上好的乌金木铸成,刀刃,则是采取天外陨铁所打磨,属于一口凶器。

    那个人身材并不如何高大,体态略有些臃肿。

    在他的身后,还有一块青色的大石头,大石头呈椭圆形,其上有白色的玉纹,让人会感觉到,这应该是一块价值不菲的天然玉石。

    这人的面相,没有立体的轮廓,有一马平川的倾向,秦大夫知道,这人不是南人,而是北人。

    这口大刀,秦大夫不认识,可这个人,秦大夫认识。

    王巍道:“僻静山野,一个人走路,难免会遇到天灾**,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喜欢单枪匹马,开道开运。”

    秦大夫道:“原来是你,从大周返回大魏的路上,我心中有感,路上会遇到一个我不太想要遇见的人,这些年来,你过的可还好?”

    王巍道:“从庞宗大军破了蜀道,屠了皇城之后,我就一直过得很好。”

    秦大夫眉头微皱,暗自运转真元,平心静气,让自己念头通达,心境澄明。

    单论武道修为,王巍不是秦大夫的对手,甚至秦大夫可以单方面的碾压。

    可双方太熟了。

    世人只是知晓西蜀双壁威名赫赫,却不曾知晓,当年的西蜀,还有一位年轻人,叫做王巍。

    王巍少年成名于西蜀大地,善统兵作战,走的是先王后圣的路子,军旅生涯,罕有败绩,可就是这先王后圣的路子,令当时的西蜀国君心生猜忌。

    若是王巍稍微保守一些,兴许,如今不但有西蜀双壁,还会多出来一个王巍。

    秦广鲁道:“你也到了化境,故国的城门破了之后,你就消失不见了,我一直都以为,你死在了那个兵荒马乱的年月里,又是从何处,搞来了这柄大刀。”

    王巍微微摩挲鬼兽的握杆,露出一抹不是那么善意的微笑,言道:“我仍然记得,当年点将台上,我那柄破旧的长刀,非你黑虎之敌,刀断了,我的仕途也就断了。”

    “于是乎,我离开了西蜀,去了很远的北方,散尽家财,寻得一位隐世高人,为我铸下了这鬼兽狂刀。”

    秦大夫不屑一笑道:“费了这么大的功夫,你就是为了找我捉对厮杀一场,就凭你那一身虚浮的真元,也想蜻蜓撼石柱?”

    当年,秦大夫与王巍交手多次,王巍败北,实属正常。

    大夫懂得炼丹,以自身为媒介,以天地为烘炉,筑下了极为扎实厚重的武道根基,同境界一战,大夫罕有败绩。

    虽说多年过去,大夫也不曾走上武道一途的极致。

    可那是机缘不够,外加为人主上,武道一途多时乱了心境,成为天境高手,就无法成为今日的秦广鲁,成为今日的西蜀双壁之一,也就无法成为天境高手。

    大夫只是选择了后者。

    王巍在武道一途上,路子介于王道和霸道之间,半生不熟,却也有自己的心得体会,虽无顶级功法修行,可也硬生生的琢磨出了一条可以去走的路子。

    常年沙场征战,武道修为提升颇快,可惜战事过于频繁,王巍来不及细细体会,就要再度提刀上战场,自然落下了真元虚浮的病根子。

    有些时候,武将捉对厮杀,无关大局战略,只是争那一口气罢了。

    王巍不弱于人,他的路子也能走得通,可总有遗憾,不是真元虚浮,就是乱了心境,这些年来,也一直在苦修,也不知究竟如何了。

    而秦广鲁,走的是细水长流的路子。

    起于秋毫之末,挥于泰山之本。

    这个优势,是王巍无法媲美的。

    可这两个人,心结已在,总得一战,才能对自己,对天地,对众生有一个交代。

    若论排兵布阵,阵前厮杀,两人的军事才华,几乎不分上下,两人也不会在战场上分出一个高低胜负,因为他们都是蜀人。

    除了一对一的捉对厮杀一场,似乎再没有其余的办法。

    秦广鲁开口道:“三十回合之内,你若可以不败,便是你赢。”

    王巍握住了鬼兽狂刀的握杆,刀指秦广鲁,放声道:“我若是不败,你又何如?”

    大夫道:“你若是不败,那就是不败。”

    王巍淡然一笑,加了一句:“我若是不败,你就折断长枪黑虎,敢否?”

    大夫无心与王巍做口舌之争,王巍也是尽力让大夫乱了心境,两人心知肚明。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