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一十七章 之后
    来了江南,流连忘返。

    对于陈贵来说,来了江南,则是水土不服。

    青山郡,陈贵是第一次来,都说江南好风景,江南好地方,江南多美女,可陈贵来了之后,觉得也不过如此,还是瀚州之地比较敞亮。

    大街上,熙熙攘攘,西边,有不少百姓,开始南迁,避祸。

    原本纯正的江南风情,因为避难的人来了,多出了几分野蛮还有厚重朴素。

    如果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的话,只有精致的阁楼建筑,只有绵长的青石长路,陈贵兴许觉得这里也还算是不错,总之,陈贵不是一个很合群的人,因为合群的人,多数都是为了生存,为了生存而合群,多数都很庸俗。

    陈贵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庸俗的人,可来到了江南,也难免要入乡随俗。

    父亲交代过,出门在外,黄白之物不外漏,陈贵这一次非常的朴素,就穿了一身素衣,牵着一个小毛驴从北方来到了江南。

    驿站里,陈贵一直都在等着,驿站之外,来来往往的车辆,已经成为江南风景的一部分,有些吵闹,也有些杂乱无章,可这就是大多数老百姓的生活。

    自幼,陈贵也算不上锦衣玉食,并非是没有能力锦衣玉食,身为大军师陈煜之子,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那也是应该的。

    可陈贵这个人非常古怪,对于锦衣玉食没有什么观念,只是单方面觉得,日常生活起居,煮的饭不是太难吃就好,天黑了就睡,天亮了就醒。

    多年以来,陈贵一直保持这个生活习惯。

    这一次来到江南,算是很朴素了,陈贵相貌一般,不过也长了一个方头大脑,眼睛嘛,倒是要比陈煜稍微大一些。

    出门在外,锦衣玉带的人,往往都会受到很多的礼遇,别的不说,一般人和锦衣玉带的人说话的时候,都要客气很多来。

    陈煜也没有觉得自己朴素,而有**份,对于陈贵来说,这些没有必要的繁文缛节,面子大于里子的事情,也实在是没有那个必要,可是陈贵也不明白,为什么大多数人,都喜欢去干一些面子大于里子的事情。

    车队缓缓而来,这一支车队,和其余的车队不太一样。

    因为拉车的,乃是正宗的龙鳞马,气势汹汹,龙眸如炬,所过之处,其余的马儿,无不是感到战战兢兢。

    便是连陈贵身边的这个小毛驴,都感觉到了来自于血脉上的压迫。

    陈贵注意到了最前方的那一位少年,骑着龙鳞马中的王者,一袭白色锦衣,身材长壮,面目秀气,大老远的,便透出来一股属于少年人的朝气蓬勃和灵气涌动。

    只是那双眸子,隐约间,有那么几分暮气沉沉。

    对于无知的少女来说,尉迟阳这样的少年,有一种忧郁的美感,不经意间,便让人沉沦苦海。

    陈贵上前一步,车队从自己的身边经过,周围不少驿站里的伙计,苦力,看到龙鳞马出现,都是一阵心神摇曳,对于男子来说,有朝一日若能骑着龙鳞马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几乎也算是出人头地了。

    对于女子来说,能够骑着龙鳞马的男人,想来,也是不错的男人,可以嫁给他。

    陈贵距离尉迟阳,最多不会超过五米,尉迟阳的眸光笔直的看着前方。

    本来想要打一声招呼的,可陈贵想了想算了,因为陈贵也不是擅长讲开场白的人,场面话,陈贵可以说上几句,可说的也不是很好,大体上,勉勉强强。

    这些年来,陈煜也从来没有教导过陈贵的为人处世与人情世故,有些东西,是依靠自己学出来的,而不是别人教出来的。

    大概这里面,还有那么几分父子不传道的意思。

    待得这一支车队经过驿站,带走了很多人羡慕嫉妒恨的眸光之后,陈贵的手放在了小毛驴的头上,轻声说道:“不要害怕,龙鳞马如何威武,也只是别人的坐骑,而你是我的挚友。”

    小毛驴像是听得懂人话一般,竟然小鸡啄米般的点了点头。

    正当陈贵打算返回客栈,好好睡一觉,然后睡起来之后,泡一壶茶喝一下,再练习一下书法,结果这会儿,有人不知不觉之间,来到了陈贵的身后,还拍了拍陈贵的肩膀。

    陈贵转过头一看,愣了一下。

    元正今日穿着一袭紫黑色的锦衣,乌黑的长发垂直,腰间佩剑狱魔与开花。

    身后,有两位女子,带着面具,面具轻薄,呈淡银色。

    还背负着剑匣,这便是花椒和茴香了。

    陈贵很自然地说道:“我以为你会从其中的一辆马车里走下来,然后带着我上马车,也让我体面一下,风光一下。”

    元正道:“我不会那么做的,因为我知道哥哥不是一个招摇过市的人。”

    看了看这个小毛驴,元正乐呵一笑道:“据我所知,骑着毛驴的人,要么都是没钱骑马,要么就是绝世高手,不知道哥哥属于哪一种人呢?”

    古往今来,许多文人墨客喜欢骑着小毛驴,许多江湖高手,也喜欢骑着小毛驴。

    体面不体面姑且不说,只要双角不沾地就好了。

    陈贵很认真的想了想,说道:“算是二不挂五的那一种吧。”

    在银子这件事上,陈贵虽然没有元正那么的财大气足,可家底儿,也绝对比寻常的纨绔子弟,多得多。

    元正道:“这里也不是一个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回家。”

    陈贵哦了一声道:“不着急,等我去驿站里把手续清理一下,我们再走。”

    元正便静静地等着,陈贵生的牛高马大,肩膀颇宽,从架子上来说,是一个练武的好材料,可惜陈贵不是那么喜欢练武的一个人,对于武夫,陈贵的看法很简单。

    武夫在于止戈,不在于好勇斗狠。

    过了一会儿,陈贵从驿站里出来了,几人结伴而行,今日的花椒和茴香都戴着面具,陈贵也无法看到这两位剑侍的绝美容颜,不过陈贵就算看见了,也不会有任何的想法。

    因为陈贵,是一个古怪的人,可古怪的人,多数都是有信仰的人。

    人们因为没有信仰,而过于合群,过于雷同,偶尔出现了那么一两个有信仰的人,那就是异类,也是败类,更是脑子有毛病的那一类人。

    一路步行,元正没有询问关于瀚州的事情,陈贵也没有说关于瀚州的事情。

    纯属闲聊扯淡,陈贵的语速,略有些缓慢,似乎说的每一句话,都要在脑子里好生思考一下措辞结构。

    元正也很耐心,以前和陈贵在一起的时候,元正还是彻底的纨绔。

    记得有一次后半夜,元正也不知道是把那户人家的姑娘给那啥了,姑娘的爹爹,好像是提了一把杀猪刀,半夜的街道,寂静无人,元正那一次也没有骑着万里烟云照。

    **过后,元正略有些空虚感,兴许那个夜晚,还有白天,元正和很多姑娘都**过。

    眼看着那位姑娘的爹爹的杀猪刀快要一刀子砍在元正的后背上的时候,陈贵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手里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根木棒,一棒子将那位姑娘的爹爹给打晕了过去。

    那一次,若是陈贵不突然出现的话,元正搞不好真的还是凶多吉少。

    事后,元正请陈贵去青楼里喝花酒,顺带玩玩小姑子之类的,陈贵也都断然拒绝了。

    也没有将什么大道理,只是单纯的不喜欢去青楼,觉得青楼的氛围,和自己的气质不是那么的符合。

    从那以后,元正就明白了一件事,陈贵这样的人,永远都是无法用银子收买的人,哪怕饿死街头,陈贵也绝对不会干出违背自己心智的事情。

    正因为如此,陈煜叔叔对自己的儿子也有百般无奈。

    无奈的地方有很多,陈贵看上去像是不务正业的那一类人,研究一些奇技怪巧,可事实上,陈贵在自己的事情里,颇为认真,像是一个虔诚的信徒。

    陈煜原本打算,让陈贵去当一个武夫,武王这个大旗下面,混上一个杂号将军当当,然后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让陈贵当一个正儿八经的将军。

    可是陈贵不愿意,不愿意的理由很简单,只是不喜欢罢了。

    然后陈煜想着,让陈贵当一个文人,也不指望陈贵能够入朝为官,修身养性,陶冶情操即可,可是陈贵对于这件事,也没有拒绝,只是顺其自然的态度。

    如此一来,陈煜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调教自己的儿子,只能任其发展,对于儿子所上心的事情,陈煜除了默默支持之外,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这些年来,陈贵名不见经传。

    兴许是武王府里的三个儿子名气太大了,陈贵想要闯荡出名声来,过于艰难,二者,陈贵也不是在乎虚名的那种人。

    看似是一个什么都很好的小伙子,心中也有自己的执念。

    不多久之后,元正带着陈贵来到了山庄之外,常帮的护院们见状,纷纷双手抱拳,微鞠一躬。

    进入这个山庄之后,陈贵就明白,大概自己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再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了。

    钟南来了之后,也将山庄大肆修缮了一番,花了不少银子。

    钟南也不是那么爱面子的人,只是如今和诸葛家族有了横向关系,自然也要将自家好好收拾收拾,也能省去一下不必要的麻烦。

    比如说,某位世家子弟,一看这个山庄如此的不体面,也会说上几句闲言碎语。

    闲言碎语虽然无伤大雅,可总的来说,也是挺让人恼火的。

    尉迟阳的车队已经进入了山庄深处,约莫三百多位常帮成员,正在帮着尉迟阳卸货,也没有什么之前的东西,都是一些柜子,柜子里装的也都是衣裳之内的。

    偶尔会有一些真金白银,不过那些真金白银,也都是摆设,万一遇到了盘查的官府人员,拿出来一看,也能多少起点作用。

    光是给盘查人员的打赏钱这一路上,都消耗掉了不少。

    卸完货以后,便是宴席,拜月山庄和主上来了,自然要接风洗尘,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步骤。

    庭院里,略有一丝暖意,大概是江南的气候,的确是比苍云城的气候温和很多。

    茶桌上,钟南给尉迟阳倒了一杯茶,尉迟阳欣欣然的抿了一口。

    开口说道:“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就听师兄说,他遇见了一个云游四海的读书人,师兄很在意那个读书人,如今亲自见到你,也是真的觉得有些自豪感。”

    “你一个人将江南的事情打理的井井有条,如果是我的话,兴许这会儿,江南之地,已经乱套了。”

    钟南温和道:“我也听说过你,少年英才,这么说的话,似乎有些虚伪。”

    钟南呵呵笑道:“虚伪不虚伪姑且不说,我也总算是得见了先生的真容,觉得这样的感觉很不错,就像是雨后初晴,就在草地里看到了一头麒麟正在向自己走来一样。”

    凡事有象比。

    遇到钟南之后,尉迟阳下意识的将沈越吕安之流和钟南横向比较了一番。

    虽说对钟南的了解不是多么的身后,可周围,都是常帮的成员,西蜀双壁都甘愿听从钟南的指挥,分别去了大周与大夏,别的不说,光是这一件事,也是沈越之流无法比较的。

    云游四海的人,和一心研究学问的人,终归还是有所区别的。

    幸好在江南之地,有着钟南这样的人主持大局,也没有出什么岔子,云端上城那里,还在蛰伏期,如今不敢出来见人。

    往后的军备,也还真的指望钟南慢慢的在江南之地挖掘了。

    这会儿,元正带着陈贵来了。

    钟南下意识的开始斟茶,元正坐在了钟南的旁边,陈贵坐在元正的旁边,四个年轻人,围坐一桌。

    元正将陈贵简单介绍了一遍。

    也没有多余的话,只是说,这是大军师陈煜的儿子。

    钟南和尉迟阳哈哈一笑,颇有默契,陈贵不是一个话很多的人,只是微微点头示意了一番。

    大军师陈煜的儿子,世人很少听说,也不知道陈贵到底专攻什么。

    不过有一点不可否认的是,大人物的儿子,但凡不是纨绔子弟,多少,还是有些斤两的。

    陈煜将陈贵派到元正身边的初衷,就是希望陈贵可以在江湖上历练一番,二者,年轻人之间,有什么事情也都好商量。

    钟南这会儿说道:“秦大夫在大周的柴关城,发现了一座金山,和上一次一样,也都遇到了砸场子的人。”

    说到这里,元正的脸色有些古怪。

    若是上一次,没有白卫出手的话,兴许风岭山脉里的盐铁之利,还真的就属于西蜀双壁了。

    大争来了之后,白卫也没有继续留在那个码头了。

    并非是忌惮什么。

    白卫继续留在那个码头,对于急需要控制整座苍云城的大秦铁骑来说,也多少有些碍眼,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

    若是白卫成心走杀人放火的路子,哪怕是玄风亲王,兴许也不能将白卫给如何了。

    不过白卫到底了哪里,元正这会儿也是真的不知道,只是听说,在某个无人的夜晚,白卫和那家面馆里的老板娘,一起离开了,说是去云游四海,探访海外仙山,也有一个说法,说是去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隐居了,不想要在大争之世这里折腾些什么。

    元正也没有刻意去调查白卫的去向,因为元正知道,当自己真的需要白卫出现的时候,白卫必然会出现的。

    尉迟阳和秦大夫也见过面,两人之间的交流,算不上愉快,也不算上难看。

    毕竟立场不同,本质上,秦大夫很是欣赏尉迟阳这样的少年英才,而尉迟阳自己,对于鼎鼎大名的西蜀双壁,亦是心驰神往,可惜的是,双方在同一个地方,起了纷争。

    还好,最后的结果,也都是不错的。

    不然的话,尉迟阳可能还真的和西蜀双壁死磕到底了。

    尉迟阳言道:“秦前辈发现了一座金山,那座金山可否带回来。”

    钟南道:“能带回来,秦大夫现在是放手不管,等到本地的黑道豪强将金山挖掘的差不多的时候,再去半路摘桃子,少不了血腥,我已经派去了两万之众,前去搬运金山了。”

    “只是如此一来的话,秦大夫若是在想要渗透到大周,就不是那么的容易了。”

    “柴关城,相对而言好下手,而大周其余的地方,对于外来者,虽说也很有礼貌,可内心深处,也不会将外来者当做自己人,这是大周百姓骨子里的执念。”

    “对比之下,大周百姓的家国情怀,还是要比大魏百姓的家国情怀厚重很多的。”

    元正闭目沉思一二,然后说道:“大夫得手了,可有办法从别的地方渗透,据我观察,玄风亲王拿下了灵州和霸州之后,也要整顿一段时间,这一段时间里,大周不会闲着,大夏亦是如此,这么算来的话,其实秦大夫还是有可乘之机的。”

    钟南道:“可乘之机自然是有,不过风险太大,若是想要干点事情的时候,人们的内心自然会格外的慎重与警惕,二来,就算渗透了进去,以秦大夫的名号,也很难在大周之地,隐姓埋名。”

    “别的不说,西蜀双壁的名气,还是摆在那里的,四国君主都知晓。”

    元正哦了一声,可以理解。

    搬回来一座金山,从而断掉了在大周的人脉网,细算起来多少有些不划算。

    可转念一想,大夫在大周,也还在起步阶段,断了就断了,也无关轻重,只是这个头开的不是很好。

    不过这座金山来到了大魏之后,便足以让元正麾下,多出一支精兵强将来。

    元正道:“咱们这里,有西蜀双壁负责操练兵马,自然是不用多么的担心,眼下,你走的也是文武并重的路子,觉得哪里可还有不妥的地方,哪里有不好下手的地方。”

    钟南简单应道:“眼下,作为一个江湖帮派,我们的确是锦衣玉食,吃喝不愁的。”

    “可作为一支军旅来说,我们一来没有操练兵马的地方,二来,也没有自己的城池,三来,我虽然纳入了许多武将和军师之类的角色,不过也都是南方人。”

    “武将,自然还是北方的好,南方虽然有武夫,可相对而言,南方的儒将,会更加吃香一些,不过这会儿,真的有点本事的儒将,都已经被江南世族给垄断了,没有我们插手的地方。”

    “我原本想着,去南面的妖兽山脉里,可里面的兽王做一笔交易,强强联合,我们可以跟兽王形成掎角之势,万一日后遇到了外敌,还能互相照应一下,可比较遗憾的是,妖兽与人族,真的说不通。”

    “可能是大魏这样,再加上庞宗当初干的事情,性质有些恶劣,里面的妖兽对于人族,不说是恨之入骨了,也差不多了。”

    元正歪嘴坏笑道:“这个倒不是多大的问题,我有一个高手,可以镇压里面的兽王,不过我想知道,里面的兽王,到底是何许人也?”

    蒙金一直都在,只不过隐藏在暗处,不会出现在元正的身边。

    因为元正也不知道暗处到底有多少双眼睛正在四处寻找自己,而将蒙金放在暗处,也可以替他解决掉不少的谍子。

    不过眼下这个节骨眼,大魏的铁钩也不会对元正继续执迷不悟了。

    大争开端之后,大魏铁钩,处理的都是国家大事,而不是某些人的私人恩怨。

    钟南也没有觉得意外,元正无论身边有什么样的人,还是要去做什么事情的事情,钟南都不会意外,大概是见怪不怪。

    轻声道:“兽王我去见过一面,可以化作人族形态,本体是一条泰坦巨蟒,属于上古异种,虽说没有到达天境,可遇到人族稍弱的一些天境高手,也有一战之力。”

    妖兽的体系,元正了解的不是很清楚。

    因为妖族和人族之间,除了厮杀,在也没有其余的事情了,妖兽与妖兽之间也是山头林立,自相残杀的事,常有发生,四国之间,也进入了大争当中。

    泰坦巨蟒,倒是听说过。

    寻常蛇类妖兽,走的都是默默修行,最后化龙的路子。

    可泰坦巨蟒从开天辟地之初,就是蟒族,远古时代,可以和龙族分庭抗礼。

    不过眼下和龙族,倒是没有办法分庭抗礼了,因为泰坦巨蟒一族,虽说战力惊天,可是内讧较多,再加上个个都有着王者之志,立场不同的战役常有发生。

    北斗山脉里,就有一头泰坦巨蟒,元正当初,也有幸曾偷偷地看过一眼。

    元正道:“择日,便去那妖兽山脉里走上一遭,总得找一个厉兵秣马的地方才是啊。”

    钟南嗯了一声,有元正带路,他自然放心,因为钟南在很久之前,便知晓,元正有着一位天境强者为师尊。

    ……

    大周,柴关城,窟坨山。

    山脚下,帐篷林立,大大小小的帐篷,融入了雪色之中。

    龙铁虎本来想着,一边在这里挖黄金,顺带派出一个分队,将黄金带到柴关城里,可不巧的是,窟坨山的黄金,比他预想中的还要多。

    挖一点,运输一点,龙铁虎觉得也没有什么意思,还不如索性一次挖完了,然后再带回柴关城。

    二来,这件事城主知道,可龙铁虎也不想要让城主亲眼看到这金山到底有多少黄金,虽说蝇头小利不足为道,可是龙铁虎也是苦过来的人,有些时候,也挺喜欢占小便宜的。

    占小便宜,其实战的不是便宜,只是享受占便宜的那个感觉。

    对于龙铁虎来说,也是一种忆苦思甜的方式。

    每一座帐篷里,起码都有着五千斤的黄金堆积,大大小小的帐篷,约莫上百个。

    挖出来的,暂时都是狗头金,具体的矿石,还没有来得及熔炼,若是连矿石都给熔炼了,真的很难想象,到时候会发多大的一笔财。

    发财,对于龙铁虎来说,不是多么稀奇的事情。

    因为他的人生,从握住清霜锤的那一刻开始,便一直都在发财,不是正在发财,就是再去发财的路上。

    看着一箱又一箱的黄金被手底下的兄弟们抬下山,龙铁虎摩挲了一下大拇指的血玉扳指,恍惚之间,还真有一种出人头地的错觉。

    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老家,龙铁虎能走到这一步,不得不说,其气数真的比一般人强劲很多。

    入夜,今夜明星亮月,许多地方都点燃了篝火,大晚上的挖黄金,起初的时候的确有那么心气儿,可是慢慢的习惯了以后,人们到了晚上,还是喜欢围坐在篝火旁边,喝喝酒,聊聊天。

    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办法将娘们带到这山脚下快活快活。

    龙铁虎是一个很讲究的人,眼前的这件事,关系到了柴帮的前途未来,也关系到了龙铁虎日后能不能当上城主。

    自然不会因为女色,而舒心大意。

    忽然之间,龙铁虎心有所感的看向了东南角的小树林,然后站起身子。

    身边的喽啰问道:“帮主怎么了?”

    龙铁虎瞪了一眼这个喽啰,紧接着,那人出现在月光里,手握长枪黑虎,一席文士打扮,缓步而来,每一步落下,大道法则发出轰鸣之音,山野之间,无数飞禽走兽,匍匐在地,不敢动弹。

    秦广鲁来了,这一次是一个人来的。

    其实秦广鲁并不想要在这个时候来,因为这座金山,还没有完全的被龙铁虎给挖空。

    可钟南说过,万事留一线,一旦挖空了,以后就没得挖了,虽说以后也不会来到这里挖狗头金,可是秦广鲁觉得,钟南那话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

    就好比月盈则亏一般。

    龙铁虎见到秦广鲁是带着家伙来的,没有丝毫的大意,这些年来,龙铁虎之所以混得不错,除了下手黑以外,便是心细了。

    柴帮的帮众人,纷纷起身,有人手里拿着木棒,有人手里拿着刀子,有人手里拿着长枪,更有少数人,还拿着武将才有的重弩。

    作为一个黑棒来说,柴帮也算是品相不错了,起码干仗的时候,手上还有着趁手的家伙。

    两位随从分别将清霜锤递给了龙铁虎,龙铁虎提着一对铁锤,眸子阴恶的凝望秦广鲁,开口道:“如此看来,老弟上一次离开,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这一次看我们将这座山挖掘的差不多了,再回来杀一个回马枪,对否?”

    龙铁虎很聪明,看到秦广鲁出现了,便已经知道,当初秦广鲁为何没有和自己大战一场。

    这还真的是龙铁虎失算了。

    地面上的寒气涌动,接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地面上覆盖了一层淡淡的冰霜,冰霜慢慢的成为冰层,覆盖了花草树木,篝火旁边,火焰逐渐的熄灭。

    还没有燃烧殆尽的柴火,也被凝结成了冰柱。

    别的不说,光是这一份气势,就已经让龙铁虎知晓,眼前的这人,是天上人,绝非自己可以匹敌的。

    还有对方的长枪,看上去,煞气滚滚,一看就知道,曾经了结了无数的性命,才能演化出这等阳刚到了极致的煞气。

    龙铁虎手底下的兄弟们倒是蠢蠢欲动,可龙铁虎做出了一个手势,这个手势,柴帮的成员们都懂,点子太硬,准备跑路。

    秦广鲁冷笑一声道:“如果你发现了一座金山,却被别人摘了桃子,不知道你愿意否?”

    龙铁虎道:“弱肉强食,自古如此,这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则,也很适合用在我们人族的身上,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你已经到了化境,完全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将我等斩杀个干净。”

    “可是,我还没有活够呢,不如这样,你放了我,我可以保证,日后你在柴关城,能横着走,甚至,可以在柴关城之外的地方横着走,如何?”

    秦广鲁轻笑道:“看来你也是一个颇为懂事儿的人,不过这一次,我可没有打算留着你的性命。”

    猛然之间,山林里火光冲天,无数的弓弩箭矢,爆射而来,仓促之间,柴帮的成员们,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不少人第一时间倒在了血泊里。

    而武道修为稍微强势一些的,还勉强坚持了三两下,第四下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用弯弓射穿了咽喉。

    龙铁虎撑起一道护体罡气,无穷无尽的箭矢,无法撼动龙铁虎的护体罡气。

    可龙铁虎知道,眼前的这位人,可以用他手中的长枪,贯穿自己的护体罡气。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底下们的兄弟们倒在了血泊当中,而自己无能为力,龙铁虎当然窝火,可窝火也没有办法,因为打不过人家。

    吴长峰和李清光走出了密林,来到了此间,接着,约莫三万余人,从四面八方涌来,开始搬运黄金,还有着辎重车辆,最多半个时辰,窟坨山下的黄金,便会被搬运一空。

    龙铁虎的脸色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

    可滴出水,也没有办法,他很在意自己的武道修为,也很清楚,自己能有今日,全依靠自己的武道修为,故此,这些年来也拼命地修行,可也深知,此生能不能到达传说中的化境,还是两说。

    哪怕元境巅峰距离化境,只有一步之遥,可往往一步之遥,就是整个春秋。

    这会儿,三千之众的柴帮,只剩下了龙铁虎一个人,形单影只。

    黑吃黑,就是这样残酷。

    李清光和吴长峰没有在意这里的事情,可着劲儿的搬运黄金,天亮之前,必须要离开柴关城的管辖范围,然后踏上归家的旅途。

    归家的旅途,十万大山是不能走的,因为大山深处也有谍子斥候。

    不过有诸葛家族的照应,回家的路,只是要多走一会儿罢了。

    秦广鲁看着龙铁虎,心生一计说道:“不如这样,你随我回大魏,将柴关城的情况好好说道说道,再利用你的人脉,帮我们渗透到大周的其余地方,如此,留你一命可好。”

    龙铁虎铿锵应道:“我虽不济,却也有家国情怀,你可以杀了我,但不能让我叛国,我虽然是黑道上混的人,可我也从来都不会伤害自己身边的人。”

    秦广鲁一看这情况,手腕微微一抖,一道绚丽的枪花,瞬息之间破开了龙铁虎的护体罡气,接着,龙铁虎的咽喉被贯穿,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一身锦衣,被自己的血水染红。

    事已至此,秦广鲁很是无奈的叹息道:“没带回去情报,带回去了一座金山,唉!”

    这不是做作,对于秦广鲁来说,黄金白银,可以通过战争手段去获得,可情报只能通过委婉的方式去获得了。

    ……

    武王庶子人间蒸发的事情,在大秦玄风亲王率军拿下灵州和霸州之后,再也无人在意。

    不过有一个人还是非常在意的。

    那就是忠显王柳苍岳,自己的宝贝闺女,可还在元正那个混账玩意儿的身边呢。

    忠显王手上的兵权并不大,撑死了也就是聚集二十万雄兵,就这,还得通过各种各样的审批,当今陛下的衡量,故此,忠显王柳苍岳能够自由支配的军团,最多人数不会超过八万。

    这一段日子,有大将军庞宗在前面顶着,忠显王的日子倒也舒心,可是和自己的宝贝闺女失去联系之后,柳苍岳的心里,也是跟火烧一般。

    大过年的人,人都没有回来,过年之后,玄风亲王就率领大秦铁骑,踏平了整个苍云城,意气风发的拿下了灵州和霸州之地。

    柳苍岳没有办法,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地苦思。

    因为武王元铁山没有给自己说实话,也不打算给他说实话,柳苍岳也问不出来什么。

    可柳苍岳很清楚一件事,元正绝对还活着,并且活的特别旺,和前两年的游历江湖一样,江湖上走着走着,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些事,柳苍岳不是那么的在意,可自己的女儿失去了联系,当父亲的人,心里怎么会好受。

    从年纪上来说,柳苍岳已经过了玩心跳的年纪。

    他想要亲自去武王府里再一次询问一下,可是没有办法去,大魏铁钩的谍子,这一段日子一直都在大梁城里阴魂不散的,柳苍岳心里窝火,想要发脾气。

    甚至想要效仿元铁山,在早朝上,打死几个人,或者砍死几个人,出一口恶气再说。

    也让当今陛下知道一下,自己也是有脾气的。

    现在的陛下,其实不在意元正和柳青诗之间的事情,哪怕他们之间生了一个孩子出来,当今陛下都不是多么的在意。

    真正在意的是,害怕武王和忠显王联手,他们两个联手了,陛下虽然也不会被架空,可一言九鼎的权力,多少也会受到一些削弱。

    于此时,一只神俊的海东青落在了柳苍岳的肩膀上,柳苍岳打开信纸一看。

    顿时整个人都不是很好了。

    “爹爹,女儿如今一切安好,只是不方便出来和爹爹见面。”

    “下一次见到爹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兴许是在秋季,兴许是在明年夏天。”

    “苍云城风声太紧,大秦军伍的盘查严丝合缝,我很难归家。”

    “我在这里衣食无忧,日子安稳体面,请爹爹勿念。”

    柳苍岳心急如焚,恨不得现在就率军杀到灵州和霸州,解决掉大秦皇室里的玄风亲王,然后接自己的闺女回家。

    让柳苍岳真正难受的地方在于,并非玄风拦住了他去见女儿的路。

    而是自己的闺女,压根儿就没有回家的意思,还想要一直都在元正那个混账小子身边待着。

    本来想要回信一封的,可柳苍岳不知道这封信怎么回。

    话说的太重了,有点伤感情。

    话说的太轻了,也不妥当。

    思来想去,柳苍岳给信封里装了一颗红枣,闺女爱吃红枣,就让这只海东青,不远万里的,将这颗红枣送到闺女的手上吧。

    他没有办法回信,也意识到,这些年来自己不是那么的了解闺女。

    闺女一直都想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可他从来没给闺女那样的机会……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