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一十六章 现在
    苍云城地势狭窄,城墙高耸,黄本初手下的阵师们刚刚在城墙上布置下重重场域,城内的驻军刚刚披坚执锐,准备走上城墙巡逻一番的时候。

    沣河对岸,便传来了震天动地的马蹄声。

    因为是冬季,根本没有办法搞出烟尘浩荡的阵仗。

    所以马蹄声,显得格外的刺耳,如战鼓之声激荡。

    “秦军来了,将士们,准备出击!”

    城墙上,战鼓声激荡,苍云城的天空,笼罩着厚重的乌云,没有孕育出雷电。

    顷刻之间,便有一路先锋军,杀到了城下。

    为首的将军,身着一袭黑色的铠甲,面部覆甲,手握三叉戟,看着苍云城高耸的城墙,心情振奋。

    胯下龙马,火焰腾腾,铁函来了,骑着龙马纵跃而起,三叉戟上,符文密布重重,一戟落下,仿佛可以破开山岳。

    轰然一声,城墙上的场域结界纷纷蒸腾而起,闪耀出大片光辉,铁函一戟,也没有将城墙上的防御阵法给破开,整个人被一股巨力弹了回去。

    因为面部覆甲,无法看到铁函脸上那一抹狞笑。

    龙马张开口,滔天的火焰喷射而出,焚烧城墙东南西北四点,寻找阵眼所在,只要破开了阵法,苍云城的大门,便会被彻底叩开。

    其实等着后面的大部队来了,风亲王只需要微微动念,便可以轻易的震开苍云城的大门。

    可铁函不愿意,因为铁函是第一次追随风亲王出征,他想要讨得一个好彩头,在风亲王的面前证明自己。

    城墙上,体积有些臃肿的黄本初,甲胄在身,手握一口铜环大刀,凝望下方的那位青年将领,脸色阴沉到了极致,大秦的人竟然如此猖狂,一个少年,竟然都想要破开苍云城的城门。

    于此时,黄本初早已经将消息传到了灵州和霸州境内,他知道,苍云城是守不住的。

    大魏和大秦之间,论硬性实力,大秦还是稳赢大魏的。

    接下来就看,大秦铁骑到达了灵州和霸州境内,会不会被拖住一段时间。

    在自家里打仗,唯一的好处,就是掌握主场优势,可以充分的利用天险地利。

    没办法,这世上没有人会愚蠢到去和大秦铁骑正面撄锋。

    火焰蒸腾,整个冬季,暖意上升,阵师们的脸色一阵苍白,尽管催动真元,维护整个防御大阵,可那是火焰龙马的火焰,其温度,远胜寻常火焰,光是这一份燥热,便让城墙上的人如坐针毡。

    箭雨落下,可是没用,所有的箭矢,在龙马火焰的焚烧之下,眨眼间,就成了灰烬。

    于此时,城墙松动了几分,这会儿铁函高呼道:“黄本初,我知道你是个守将,可一个守将,应该也是能够上阵杀敌的,不如你我捉对厮杀一场,来决定苍云城到底归你大魏,还是我大秦,可好?”

    言语之间,轰隆一声,城墙上的防御大阵顷刻瓦解。

    这一次,铁函凌空而起,手握三叉戟,一戟落下,一道惊天动地的冲击波,硬生生的射向了黄本初。

    黄本初心一横,怒吼道:“黄口小儿,竟然也敢来挑战你爷爷。”

    架起铜环大刀,微微侧转,锋芒不可一世,显眼的刀光,将铁函的攻势直接湮灭。

    铁函却近身了,已经登上了城墙,下方,大秦锐士们已经进入了撞城门的阶段,其声音,震动天宇,城门是无辜的,终归还是要破开,几声摇晃过后,宽大的城门,哪怕有着阵法守护,依然四分五裂了。

    黄本初的心境没有乱,让他来苍云城,说白了,就是来拖延时间,查看敌情的。

    武将厮杀,没有江湖中人那么多的讲究,基本上走的都是一击必杀的路线。

    三叉戟厚重磅礴,灵性十足,只是一招过后,黄本初的铜环大刀,就碎了,龙马飞到天宇之上,对着大魏将士们,喷涌出了无穷的火焰。

    单论武道修为,黄本初不怎么样,也就是道境巅峰了。

    和铁函持平,可铁函有三叉戟,有龙马,又年轻气壮,两人应该是要大战五十回合的,实际上,不到二十个回合,黄本初便瞅准一个机会,落荒而逃了。

    铁函将三叉戟顿在了苍云城的城墙上。

    于此时,如黑色浪潮般的大秦铁骑来了,战旗迎风猎猎,最前方的风亲王厚重的铠甲加身,手握一杆方天画戟,一条大黑狗,正在虎视眈眈的看着苍云城内部。

    城门破开之后,大秦铁骑鱼贯而入。

    铁函深鞠一躬道:“禀告殿下,守将黄本初趁乱逃跑,末将无能,还请殿下责罚。”

    铁函的周围,遍地都是尸体,与血水。

    隐隐约约,像是一座小京观。

    玄风微微挥手道:“提黄本初的人头来见我,否则,就提你的人头来见我。”

    铁函大声应道:“尊令!”

    玄风像是一路走马观花一般,进入了苍云城了,那条大黑狗,入城之后,就不见踪迹了。

    亲王亲自前来,只用了半日时间,整个苍云城便沦陷了。

    苍云城地势狭窄,大秦铁骑很难彻底放开手脚,可苍云城也要,一头龙马,便可以镇压一方天地。

    玄风所到之处,满目苍痍,悲凉,尸山血海。

    一天之后,城中,筑起了一座好大的京观,人数约莫有一万左右,剩下死在马踏之下的大魏将士,更是不计其数。

    夜晚,苍云城火光冲天,却很是细心周到的,保留了苍云城的屋舍,民房,将士们来了以后,总得有一个居住的地方才行啊。

    玄风亲王没有去拜月山庄,而是站在这座京观前,看了一眼,面无表情。

    于此时,铁函手里提着黄本初的人头,缓步而来,双膝跪地,作揖道:“禀告殿下,末将在灵州城门之外,拿下了黄本初,灵州外围,约莫有二十万大魏精锐,组合列阵,静等我大秦铁骑去撄锋。”

    风亲王呵呵一笑道:“如此也好,这一座京观,不管怎么看,都有些小。”

    “可惜啊,苍云城里的百姓过于聪明,不然还能多搜刮一些战利品。”

    钱财是战利品,女人也是战利品。

    一条大黑狗,正在京观后面,默默地吃着人肉,声音不大,细嚼慢咽,很是讲究。

    灵州和霸州,地势平坦,相连一起,灵州之外,也无护城河,一片空旷,排兵布阵,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除了正面撄锋,再也无别的办法。

    第二日一大早。

    玄风亲王亲自带头冲锋,铁函紧随其后。

    浩浩荡荡的大秦铁骑,三十余万,所过之处,鸡犬不留。

    在地势平坦的地方,和精锐骑军撄锋,实在是以卵击石。

    其实玄风喜欢硬碰硬,大魏的骑军和大秦铁骑厮杀在一起之后,不到半日时间,大秦铁骑损失了五万,大魏骑军溃不成军,死伤约莫上了十万之中,不得已放弃了灵州的城门,进入了灵州深处。

    无法在城门之外解决掉敌人,那也只能在城门之内解决掉敌人了。

    可惜,灵州和霸州的守将合起来,也不会是玄风的对手。

    玄风是一阵风,主管战争的风。

    这阵风,真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扛得住的。

    ……

    ……

    前方打的非常热闹,地面上的积雪还没有融化,元正带着花椒与茴香出现在了拜月山庄里。

    整个拜月山庄,聚集了约莫六百余人,马车一辆接着一辆,都是龙鳞马车,即将去往江南。

    元正的肩膀上停了一只海东青,打开信封一看,元正有些哭笑不得,陈煜叔叔怎么将陈贵哥哥往他这里安排了。

    可眼下,大魏的西边,将会成为是非之地的。

    思来想去,元正只好回信一封,让陈贵哥哥去江南青山郡里等着。

    前面有大秦铁骑开路,元正和尉迟阳便选择了一条比较隐蔽的路线,踏上了江南的旅途,尉迟阳则骑着龙鳞马,走在最前方。

    遇到大秦铁骑的排查,还是尉迟阳这张脸比较好用一些,玄风亲王已经交代过了。

    一路上,也算是风雨无阻,成功的离开了灵州,开始南下。

    不敢有丝毫的耽误,因为玄风亲王的进展实在是太快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彻底拿下了灵州与霸州,走利索的将军们也是真的走利索了,没有走利索的将军们,那也是一言难尽。

    反正灵州与霸州,尸山血海,血气冲天,阴气萦绕不散。

    一把大火过后,不知道多少人的骨灰飘散在天地之间。

    朝野上下,为之震动,大魏国君,气的可以说是睚眦欲裂,有想过很多次,先锋军也许是一个不曾听说过的将军,却哪里想得到,大秦的风亲王,竟然挂印出征。

    庞宗,大将军,这会儿也是火上眉毛了。

    庞炉这里,能够和玄风正面一战的人,除了庞宗,估计也没有其他人了。

    拿下灵州与霸州之后,玄风也需要整顿一下,也要防止魏军的反扑,杀回马枪。

    不过这种情况也只是有可能发生而已。

    一夜之间,玄风的名号在大魏上下,引发了巨大的轰动,已经不少人,提起玄风,就会打一个趔趄。

    半个月,拿下灵州与霸州,真的是一阵风的速度。

    击杀魏军,约莫三十万之中,筑起了好大的一座京观,城中百姓,多数虽然幸免,也大部分,也几乎没有选择的,成为了大秦铁骑的苦力,干起了下人的营生。

    也不知道多少如花似玉的姑娘们,成了残花败柳,几近累死。

    当然,这些和元正已经没有多少关系了,大魏的百姓,对元正没有什么好感,元正对大魏的百姓,也没有什么恶感。

    这是战争,不是简单的道德伦理。

    玄风的所作所为,虽说有伤天和,却也是效率最大的办法,起码第一时间,让大秦军伍,在大魏的疆域里,站稳了脚跟。

    大魏的国君就算生气,睚眦欲裂,那又能有什么办法,御驾亲征,对于国君来说,只有万不得已的时候,才能御驾亲征。

    瀚州之地,武王元铁山依然在自己的王府里,陈煜也在。

    两人倒是和没事儿人一样,品茶论道。

    王府里的景色依然,势如破竹这种事,发生在玄风的身上也不是多么的奇怪,好歹那是一位亲王。

    不过势如破竹之后,还需要好生修养一段时间,这一段时间,也就是庞宗调兵遣将,布置战略的时间了,若是得当的话,兴许还能给玄风当头棒喝。

    若是一不小心出了什么差错的话,那就有点悬了。

    元铁山问道:“以军师的眼光来看,咱们的大将军,和玄风亲王,几几开?”

    陈煜想了想说道:“五五开,正面一战,两败俱伤。”

    “玄风极善阳谋,远在庞宗之上,可庞宗擅长阴谋,也在玄风之上。”

    “不过玄风已经打出来了气势,打出来了精气神,这会儿,大将军也不敢去和玄风正面撄锋。”

    “如果庞宗能够顶住玄风的话,接下来的大秦亲王,也会依序出场的,最多经过三个大秦亲王的车轮战,咱们的大将军,就要退居幕后了,轮到我们粉墨登场了。”

    元铁山哈哈笑道:“我那个大舅哥,老指望庞宗给他建功立业,让庞宗也混上一个异姓王当当,来制衡我这个武王,可是啊,庞宗真的是稀泥巴糊不上墙,灵州与霸州虽说地势平坦,可毕竟是自家门口,庞宗都能输的那么惨。”

    “也不是我在这里说风凉话,顶过玄风这一阵风以后,咱们的大将军就已经筋疲力尽了,这些年来,只知道弄权,却不知道演练兵马,虽说老功夫还在,可玄风那是何等牛人,吃老本,他是吃不过玄风的。”

    “虽然我是魏人,但我也不得不承认,大秦的铁骑,的确是王者之师,所向睥睨,正面一战,普天之下,没有任何一支骑军是大秦铁骑的对手。”

    “不过进入了我大魏不是那么平坦的地方上,大秦铁骑的威能,就要大打折扣了。”

    “就要看大将军庞宗能不能利用好手中的地利天险了。”

    “我的大舅哥,这会儿也是分外头大啊,虽说没有让我派出寄建功去给大将军帮忙,可心里头,也有那么个意思,不好意思说罢了。”

    行军打仗,有的时候争的一口气,有的时候,那真的就要造化如何了。

    玄风的所作所为,有伤天和,到了后期,必然会蓄力不足的。

    不过哪怕蓄力不足,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正面撄锋的。

    陈煜说道:“我估计,如果玄风真的给了庞宗当头一棒,那么大夏也快要出兵了,大秦论国力,乃是四国最强,大夏应该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大秦将我们大魏欺负的如此惨烈。”

    “至于大周,距离战乱之地尚且遥远,暂时不会插手的。”

    “还有一点,大夏出兵,也不会出太多来,最多也就是和大秦打打游击战,恶心一下大秦。”

    “就要看庞宗,能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了。”

    元铁山笑道:“庞宗行军打仗很一般,但抓机会的能力很强,真的被他给蒙上了的话,我们还能再享享福。”

    “若是蒙不上的话,我们就要去和大秦打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了,到时候四国之间,各怀鬼胎,局面就变得很有意思了。”

    “以军师的眼光来看,我们大魏,亡国的可能性大不大?”

    陈煜深思熟虑后说道:“非常大,长远来看的话,大魏兴许是第二个亡国的。”

    元铁山不解问道:“第一个是谁?”

    陈煜道:“大周。”

    “大周现在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可往往看热闹的人,说闲话的人,最是让人讨厌,大秦主要是手太短,不然这会儿,大秦还真有可能兵分两路,一路杀去大周,一路杀我们大魏。”

    “地理上来看,我们大魏是大周的盾牌,可话说回来,我们这个盾牌若是偏移了位置,去和大夏搞在一起的话,局势会更加有意思的。”

    “到时候,大魏迁都,大周战乱,大秦一挑二,可能还会一挑三。”

    战争才刚刚开始,大魏到底有多少底牌,其实还没有显摆出来,大秦的家底儿有多厚,还得看看接下来玄风的表现,才能窥探一二出来。

    一个国家,不在于版图大小,而在于人口多寡,财力多寡,能人多寡,军备多寡。

    大秦这些年来,不显山不漏水的,大有闭关锁国的倾向。

    如今犹如一头出闸的猛虎,对整个天下,都是虎视眈眈的,敢主动打破这样的平静,家底儿,应该是挺厚实的。

    陈煜这会儿有些惆怅的说道:“也不知道贵儿,找到正儿之后,又会折腾出什么名堂,江南之地,正儿也还算是发展的不错,如今能够勉强凑出兵马五万,又有诸葛家族照应着。”

    “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浑水摸鱼,也还是不错。”

    对于正儿的所作所为,元铁山有种尴尬的自豪感。

    之所以尴尬,那是正儿完全不走寻常路,还没有成气候,就已经寻思着造反的事情了,这到了以后,是个什么阵仗,还真的不好说。

    眼下倒是发展的有声有色。

    不过大秦想要打到江南那里去,还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

    谁也不知道庞宗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搞不好心里还寻思着,如何将霸州和灵州之地拿回来。

    想法倒是不错,庞宗也不敢率军和玄风正面一战。

    大秦军旅之所以强势,那是因为正面一战,优势实在是太大了。

    首先,秦人的体格魁梧,尚武之风浓郁,其二,秦人的战马,堪称列国最强,甲等战马在大魏来说,兴许还算是一个稀罕玩意儿,可在大秦而言,也就是稀松平常的水平。

    其三,大秦皇室更是主动领军作战,罕有败绩,有皇室成员出征,不仅仅是激励人心那么简单,也很大的程度扼杀了不少地方官员浑水摸鱼的空间。

    其四,大秦有明文律法规定,杀人是可以加官进爵的,只要积攒的人头够了,无需多么复杂的手续,便可以官身加持。

    正因为这一点,大秦锐士们上阵杀敌,素来都是不要命的。

    如果是在大魏的话,一个寻常小卒,杀了十个人,本来是可以当官的,可需要各种各样繁复的审批,考核,来看一个人的才智如何,有些时候,哪怕建功了,也不一定能够立业。

    心态上,秦军和魏军都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一个国家,一个制度,大魏唯一比大秦好的一点就是,律法没有那么严苛,能够留下许多人才来,裙带关系还是多少有些用处的。

    至于地理优势,大魏的好处就是南北差异化,伴随的意外性比较多,南北之争激烈,可有些时候,正因为这些斗争,反而走出来了不少人才,而大秦那里,有些过于制度化。

    可综合实力而言,大秦终归压了大魏一头。

    大魏的国君也深知这些,可国君也很无奈,因为大魏当初建国的基础,是大家一起打天下的,事到如今,许多大臣家里的丹书铁券,依然能够对大魏国君造成不小的约束。

    当今陛下也想要和大秦一样的制度化,可是人脉关系不允许,政治条件也不允许。

    再给当今陛下三五十年,兴许还有转机,可没有那个时间了,大秦已经杀过来了。

    大争之世,不仅仅是两国之间的重大战役。

    大争,每一个人都会参与其中的,用手中的筹码,权力,还有性命,去为自己谋取更好的锦绣前程。

    其中有人想要平定乱世,有人想要光宗耀祖,有人只是想要发混水财。

    大争,就是把每一个人的脸都给撕破了,然后以最狰狞的面孔,去争夺,去厮杀,去成长。

    太平年间,人们都很有素养,见解,也很遵守所谓的规矩。

    可这会儿,兴许有个佃农,已经拿了一把柴刀,砍死了地主,有个县令,被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给陷害了。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样的人满大街都是,用自己的一腔热血,是报国建功,毕竟多数人还是有家国情怀的。

    可国家兴亡与老子有什么关系,老子只想活的更好一点,以前不敢做的事情,老子也忍了很久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