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一十五章 之前
    玄风来了以后,便走了,一个人,一条狗,在苍云城逗留的时间若是长了,还真有龙困浅滩的可能。

    尉迟阳和尉迟德走出屋外,看着拜月山庄颇为精致的阁楼建筑,虽然和江南比较起来,少了几分婉约秀气,可多出了一股恢弘霸气。

    “不久之后,这里将会有大秦的将军,会成为许多将军们歇息的地方,兴许,还会成为主账。”尉迟阳施施然说道。

    尉迟德心里不好受,从小到大,尉迟德一直都生活在这里,如今要将这里的拱手让人,尉迟德心里说不出的复杂滋味,就像是好不容易养出来的一个女儿,被人家给带走了。

    聘礼虽说也挺合适的,可心里难受啊。

    一时间,尉迟德是真的失孤了。

    尉迟阳心中倒是没有多大的感触,这里是自己的家业所在,可是尉迟阳从小在拜月山庄的生活,也不是那么的如意,就当做是一笔交易了,送给玄风亲王,尉迟阳心里反而有一种心安理得。

    秦人重诺,玄风亲王也不会将尉迟阳给做掉。

    说是欠下了一个人情,那就是欠下了一个人情。

    若言玄风亲王为了一个拜月山庄,就对尉迟阳卸磨杀驴,那就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

    况且,这些年来,拜月山庄给玄风亲王的好处,也是颇多的,做人要有气度,若这会儿玄风亲王就将尉迟阳给办了,那么日后,大秦铁骑进入大魏腹地,在收买人心这件事上,玄风亲王会举步维艰。

    尉迟阳道:“命所有人收拾金银细软,近几日,可夜夜笙歌,夜夜狂欢,待得玄风亲王开路之后,我们便去往江南。”

    “我以为拜月山庄终归会在我的手里,如今看来,也只有那份精气神在我心里了。”

    “阁楼小筑,大小别院,这些都只不过是多少银子的事情罢了,爷爷也不要过于难过。”

    “在国家大局面前,我们这区区的拜月山庄,实在是微不足道,好的一点是,我们还有选择的余地。”

    尉迟德抹了抹眼泪,哽咽了一声,听到爷爷如今哽咽,这会儿,尉迟阳的心里是真的有些难受了。

    云端上城。

    上半天读书写字,下半天开荒垦田,发展民生。

    小日子过得也算是风声说起。

    粮仓里如今虽说空空荡荡的,可开春之后,便会播下种子,到了秋季,以这里的水土来说,应该是会大丰收的。

    满足口腹之欲,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

    书房里,元正几近无所事事,云端上城的东面,有一书院,名曰“云端书院”。

    沈越带着好多读书人,开始在这里教导芊芊学子,以及许多斗大的字都不认识一个的武夫,甚至还有许多女子,也都进入了书院里,研究学问。

    自己的文人,自己发展,这是元正初步的打算,他手里的筹码就这么多,也只能这么干了。

    年过完以后,傅玄黄便聚集了五千之众,开始演练兵马阵法。

    每一个成员,手上都有了一柄趁手的家伙。

    说起阎罗,起初的时候,阎罗跟谁都可以打一架,包括苏仪在内。

    可现在,许多将军们,为了让阎罗亲手给自己打造一柄趁手的家伙,都是笑脸相迎,带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去阎罗的府上登门拜访,姿态之低,让人无话可说。

    一切都在徐徐运转之中,元正宽心了不少,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办法招兵买马了。

    其余的风水宝地,没有元正插手的余地,只能选择在秦岭南麓了,风水上,这里也是一个出龙的风水,只是有些勉强。

    尉迟阳来了,看着摆放在剑架之上的开花与狱魔,好奇说道:“如果这会儿有人来刺杀你的话,你能不能第一时间,握住自己的狱魔。”

    元正道:“如果有人来刺杀我,纵然狱魔在我的手上,我也拔不出来。”

    尉迟阳哈哈一笑,道:“玄风亲王来了,过几日,大秦铁骑就会进入苍云城里,黄本初在苍云城聚集了十万精兵,防御工事来说的话,苍云城本来的老底子都在,也不知道黄本初能够坚持多长时间。”

    “亲王问我,你去了哪里,我说你去了江南,然后亲王便接手了我的拜月山庄,待得亲王将灵州与霸州拿下之后,我就要去江南了,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联系一下远在江南的钟南。”

    “我有些好奇,我还没有见过那位读书人,一直都在听你说。”

    元正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么快,就要动刀子了。

    玄风亲王,元正有所听闻,大秦皇室里的头号猛将,极善阳谋,行军打仗,如行云流水般自然,本身的武道修为,也很是不俗,虽说没有到达天境,可应该是到达了冥境。

    对于一个亲王来说,玄风几乎已经走到了极致。

    站在武将的层面上来看的话,武王麾下的将士里,除了寄建功之外,不会有人是玄风的对手。

    这么重要的情报,元正觉得,应该给自己的父王打一声招呼。

    元正道:“眼下到有的是时间,不过也要等到,灵州和霸州沦陷之后,我们才能去江南。”

    “以你对玄风亲王的了解,玄风多长时间,才能拿下灵州与霸州?”

    尉迟阳淡淡然说道:“嗯,最快的话,十天,最慢的话,一个月。”

    “到了冥境之后,完全可以一个人来攻城拔寨,灵州和霸州一旦失去了,大魏也就等同于门户大开了,接下来,就是在平原地带,与大秦铁骑正面撄锋了。”

    “那个时候才是最有意思的时候,也不知道大魏的庞宗,能不能撑得住玄风亲王的猛攻。”

    元正不是很意外,玄风毕竟是一个亲王,和黄本初之流比较起来的话,真的是天差地别。

    尉迟阳道:“去了江南之后,我可能很久都无法返回这里了,也有很多人,不好走出云端上城,这一段日子,将会非常孤单。”

    “本来我想要安排一些谍子在苍云城的,可后来想了想,算了。”

    “人家打的这么热闹,咱们那点谍子,还是省着点用吧。”

    元正嗯了一声,这一次是真的如头悬利剑般紧张,大争,马上就要来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