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一十四 风来了
    元宵夜过了三日之后,拜月山庄里迎来了开年的第一个客人。

    路上的积雪被提前清扫了,道路上有些滑溜,有些地方,已经结冰了,这几日天气比较阴沉,很难出太阳。

    尉迟阳带着尉迟德一众人,在拜月山庄的大门口静静的等候着。

    视野的尽头,是连绵的群山,雪色连成一线天。

    有一位身着黑色大氅的壮年男子,缓步而来,这位男子黑发浓密,生的浓眉大眼,大老远的,便透出一股英豪之气,磅礴的血气,令周围的雪色惴惴不安。

    男子身旁,还跟着一头体积壮硕的黑狗。

    黑狗生的毛发乌亮,走起来路来,如一头慵懒的黑老虎。

    待得这位壮年男子临近前来,尉迟阳和尉迟德等人双手作揖,微鞠一躬,尉迟阳恭敬的说道:“见过风亲王殿下。”

    玄风,大秦皇室里的风亲王。

    位高权重,掌握百万大秦锐士,在秦国境内,风亲王的口碑和其余的亲王比较起来,不算太好,因为风亲王昔年率兵作战,所到之处,基本上走的都是屠城的路子。

    对方若是投降了,玄风也不介意,若是死战一场,风亲王从来都不会要俘虏。

    风亲王的气质很好,明亮而又厚重,眸子里,闪烁着熠熠光辉。

    轻声道:“不必多礼,进去说。”

    尉迟阳做出邀请的手势,陪同风亲王进入拜月山庄。

    元宵夜的当天晚上,尉迟阳就收到了来自于风亲王的书信,顺带还有拜年的礼物,是一颗颇为珍贵的夜明珠。

    走进拜月山庄里,玄风饶有兴致的看了看拜月山庄新修建的阁楼小筑,还有其余的大小院落,记得自己上一次来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

    上一次来,他遇见的人,也不是今日的尉迟阳。

    玄风说道:“我很欣赏你小伙子,少年之姿,竟然将拜月山庄打理的井井有条,武道修为,也算是尚可,比较起你的那位二叔,我更喜欢你一些。”

    “这也不是什么客气话,我喜欢和年轻人打交道。”

    尉迟阳温和一笑道:“王爷比较起来,我这相差太远,据我所知,王爷在舞象之年的时候,就已经筑起了京观上百座,杀出了赫赫威名。”

    少年人才是干大事情的人。

    这句话很适合用在尉迟阳和玄风的身上。

    玄风的少年时代,没有锦衣玉食,也没有妻妾成群,更没有狗马弋猎还有女人的生活。

    他的少年时代,就是战场上厮杀。

    很小的时候,玄风就见识过,为了一己之私,亲手杀了自己父母双亲的人,也见到过,为了活下去,将自己的女儿给另外一个人上供的无能父亲。

    对于这样的人,玄风也谈不上不屑一顾,人各有活法。

    经历过战争的都会明白,寻常百姓的家常是非,争权夺势,根本算不得什么。

    战争激烈到了一定程度,伦理王法,不过是一个摆设,人吃人的事情,也是常有发生。

    尉迟阳也是真的羡慕玄风,做一个假设,如果尉迟阳和玄风有着同样的军旅生涯,那该多好。

    不像是其余的少年人,想象着锦衣玉带,高头大马,红袖添香的恣意生活,也不像是江湖侠客那般轻剑快马恣意。

    而是在战场上建功立业,光耀门楣,纵然有着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悲凉,可豪情纵横于天地之间,亘古不散。

    比较起小资情调,尉迟阳其实更喜欢大风与大浪。

    可惜,真正有血性有信仰的人太少了。

    内堂里,早已经备下了丰盛的菜肴,玄风坐在主位上,这一次玄风能来,尉迟阳也很高兴。

    看着尉迟阳这个少年,玄风也没有爱才之意,毕竟这些年来,玄风见识过的天赋异禀的少年,实在是太多了,已然见怪不怪了。

    那条大黑狗,也有一个位置,就蹲伏在玄风身边的椅子上。

    玄风说道:“大魏的武王庶子去向了何处?”

    尉迟阳道:“去了江南。”

    玄风问道:“那你可曾想过,你要去哪里?”

    尉迟阳应道:“这个选择,还得王爷来替我选择,拜月山庄的家底儿,还有一些,足够我往后挥霍无度了,大争来了之后,我也必须要放弃我的家底儿,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若是王爷来找我要拜月山庄的家底儿,那么,我就将拜月山庄送给你。”

    “若是大魏的庞宗来找我要拜月山庄的家底儿,我也就给庞宗了。”

    “我是弱者,没有多余的选择,良禽择木而栖,我也不是王爷,一声令下,就是浩浩荡荡的大秦铁骑要展开冲锋。”

    “我就是一个生意人。”

    玄风没有多大的反应,拜月山庄里的战马,倒是挺有用处的。

    言道:“我来接手你的拜月山庄,你我打交道的时候,也算是和睦,你也替我网罗了不少大魏的情报,我也不会白拿你的东西,就当做我欠下你一个人情,如何?”

    尉迟阳给玄风倒了一杯酒,说道:“这自然是极好。”

    至此,尉迟阳知道了一个很重要的消息。

    其实等不到入秋了,最多再有半个月的时间,大秦的铁骑就过来了,要打仗了。

    玄风一个人来到苍云城这样的地方,无异于龙入浅滩,可玄风能亲自前来,便已经证明,这一次,大秦的主帅就是玄风。

    一个亲王亲自率军,最多也就三个月时间,苍云城将会成为大秦的,灵州和霸州,也是如此。

    开路先锋这种事,风亲王干过很多次,因为他是风亲王,风来了,水面上才会泛起涟漪,才会卷起滔天巨浪,这一次,他不是带来生机勃勃的万里春风。

    而是带来大争的兵祸之风。

    尉迟阳道:“如此,我就要离开拜月山庄了,可惜的是,霸州和灵州境内的驻军,也不会轻易让我离开的。”

    玄风淡然道:“无妨,三日之后,就可以开路了,到时候你想要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

    尉迟阳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知道说些什么。

    到底是风啊,说来就来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