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惊人的相似
    若是历史是惊人的相似,不如说是人性惊人的相似。

    可命运若是惊人的相似,那就真的是惊人的相似了。

    大周西南之地,十万大山,山脉巍峨壮阔,气势恢宏,距离大魏,还有五千里路,算不上远,也算不上近。

    地处蛮荒,可周围仍然有着一座不大不小的城池,名曰柴关城。

    柴关城里,有大周军伍两万,不算多,很少,可因为柴关城里的老百姓,靠山吃山,除了在山中捣鼓药材,和种田之外,再也没有其余的路子可以走了。

    至于山里面的名贵木材,那都已经被各大帮派和官府给垄断了,没有老百姓什么事情。

    除此之外,西蜀双壁之一秦广鲁率众来到了这里,都是身经百战而不死的老兵,出来混,自然需要老油子开路了。

    当初钟南也在柴关城里住过一段时间,此间山水壮丽,却无妖兽纵横,是一个游山玩水的好地方。

    二者,这里的竞争并不激烈。

    稍微有点本事的人,都会进入更繁华的地方去居住,不会再十万大山这样的地方摸爬滚打的。

    正因如此,钟南才让秦广鲁来到了这里,其余的地方,竞争过于激烈,而这里,也都是一些大大小小的江湖帮派搞事情,秦广鲁来到这样的地方,无异于虎入羊群。

    话虽如此,可再小的地方,也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必然有那么一两个硬点子。

    窟坨山,在十万大山里,并不如何的显眼,甚至略有些矮小,因为山体也不是多么的雄伟。

    近日,吴长峰无聊之下,在窟坨山的半山腰的地方闭关了一段时间,出关之后,一时技痒难耐,便演练了一番硬把式,结果,也不小心,窟坨山一部分的山体给炸开了。

    然后就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因为炸开了一座金山。

    经过吴长峰仔细巡查,率众将窟坨山的地势大大小小,事无巨细的排查了一遍。

    最终确认,这里有着极为惊人的金矿,且有不少狗头金,矿带粗壮,品味颇高,稍微熔炼一下,便可成金。

    风声这种东西,来无影去无踪的,就连吴长峰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走漏了消息。

    让柴关城里头号帮派柴帮给知晓了此事。

    柴帮,属于本土地头蛇一条,虽说人数不过三千之众,可对于一个黑道帮派来说,能在柴关城这样的地方,聚集三千之众,也算的上是一尊庞然大物了。

    这自然就有了纷争。

    窟坨山这里,倒也没有如何的大雪封山,不过山地里,也是颇为顺滑,一个不小心,人就要打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可这并不影响人们挖金矿的心气儿。

    秦广鲁已经带着少数人,在窟坨山脚底下安营扎寨了,开采金矿的工具,也是一股脑的带了过来,懂得炼金的人,常帮里本来就有不少,无需再去找别的人。

    万事俱备,只需要开采即可。

    窟坨山虽说不大,可金矿要比铁矿值钱多了。

    别的不说,光是这里的狗头金聚集起来,那都是一笔颇大的数目。

    要是在熔炼了里面的矿石,到时候更是不得了,完全可以招兵买马,聚集五十万雄兵了。

    可这样一来,柴帮不愿意啊。

    冬季的阳光,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刺眼的,兴许是到了冬季,有人受季节的影响,总感觉身子骨有些空虚,才觉得有些刺眼。

    这会儿,山脚下,秦广鲁和吴长峰,李清光等两千余人依序而立,和对面的柴帮对峙当中。

    山脚下,自然颇为平坦,柴帮这里,站在最前方的,就是当代帮主龙铁虎了。

    龙铁虎的个子不高,甚至有些矮小,至于长相嘛,也是眼不见为净的类型,皮肤黝黑,四肢粗短。

    有些对不起他的名字。

    可龙铁虎, 也是正儿八经的一个武道高手,修行四十余载,到达了元境巅峰,只差一步之遥,就可到达化境。

    哪怕穿金戴银,也难以掩盖龙铁虎身上那股戾气和浑浊的江湖气。

    龙铁虎的左右护卫,各自手握一只铁锤,一双清霜锤,重达万余斤,势大力沉不说,把柄的位置末端,还佩有两尺长的三尖两刃刀。

    这样的兵器,同人交手,可能一个不小心,就会误伤了自己。

    可是龙铁虎修行清霜锤已经很多年了,许多硬把式,早已经烂熟于心了,遥想当年,龙铁虎就是依靠自己手上的一对清霜锤,才打出了柴帮。

    龙铁虎也不是外人,就是柴关城的本地人。

    少年时代家中父母早亡,自从混迹于柴关城街头巷尾,与野狗争食的事情,常有发生。

    可有些人啊,天生运气就特别好。

    有一年夏季,从大周北方来了一个旅人,那个旅人就是一个武夫,实力不俗的武夫,受了重伤。

    身上又没有银子,和龙铁虎睡在同一个桥洞底下,龙铁虎当时看那人气度不凡,便在要饭的时候,多要了一点给那个人。

    结果那个武夫,大概是内伤过于严重了,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却还没有遇到自己的衣钵传人。

    刚好龙铁虎就在身边,便将他的清霜锤交代给了龙铁虎,顺势也将自己的功法传授给了龙铁虎。

    然后,龙铁虎就开始了自己风风光光的江湖生涯。

    修行一月之后,手握一对大铁锤,干起了打家劫舍的事情,当然,主要还是针对外面的旅人,不会对柴关城的自己人下手。

    攒了一笔银子之后,就在柴关城里安家了,当时还惊动了官府中人。

    大家都想着,一个和野狗争食的人,怎么会发迹起来呢,官府将龙铁虎好生调查了一番。

    却也是无可奈何,龙铁虎是一个狠人,打家劫舍杀人放火这种事,做的特别到位,毁尸灭迹以后,再无证据可寻。

    官府问他的银子是从哪里来的,龙铁虎就说是我自己挣来的,靠我手里的铁锤挣来的,如果你愿意罩着我,我也可以将我挣来的银子,给你分一半,大家就当交个朋友。

    当时的城主一听,直接乐呵了,觉得龙铁虎活着也不容易,索性就答应了。

    有了城主在后面当后台,龙铁虎这一下基本上就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修行了三个月之后,手握一对大铁锤,砸了三个帮派的场子,意气风发的聚集了一群乌合之众,至此,就真的过上了体面日子,基本上垄断了周围的走私生意。

    青楼妓院那里,也是分红无数。

    修行了三年之后,龙铁虎成气候了,成为了当时柴关城里十大帮主之一,排名第十。

    然后就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庭院里,从来都不缺乏细皮嫩肉的娘们。

    也因为一时纵欲过度,差点死在了娘们的洁白细嫩的肚皮上,导致武道修为都倒退了不少。

    随后,也意识到,他是靠一对铁锤发家的,不能因为功成名就而忽略了功课。

    苦练武道,五年之后,十大帮派,被龙铁虎解决掉了三个。

    至此,也落下了一个龙黑虎的绰号。

    不过剩下的七个帮派,龙铁虎只能说尽量的削弱,因为剩下的七个帮派,在官府庙堂那里,人脉也不弱于龙黑虎。

    直到现在,龙黑虎感觉到自己的人生又要腾飞一大截了,当年的那位城主,早已经去了别的地方,如今来了新的城主,凡事也要多看看龙铁虎的脸色。

    这一次,龙铁虎若是得到了这里的金矿,给城主的分红,也不会超过三成,剩下的都是自己的。

    龙铁虎都已经想好了,半年之后,就要花一笔银子,垄断整个柴关城,自己来当城主,银子到位了,什么事情都可以下台的。

    细算起来,龙铁虎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故乡,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他也不是多么的在乎。

    反正在自己家里,想玩年轻漂亮的娘们了,只需要吩咐一声,想要喝什么样的好酒,交代一声就好了。

    自己的家,才是自己的发源地。

    二者,龙铁虎心里也觉得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当年自己的授业恩师就是从外面来的,然后死在了异乡,对于外界,龙铁虎也谈不上恐惧,只是觉得,哪里逍遥自在,就在哪里。

    做人,光明磊落是一辈子,无耻不要脸也是一辈子,一辈子不短也不长,怎么舒服怎么来。

    这会儿,龙铁虎看着秦广鲁,气势颇为唬人的喊道:“老弟,你是外来人,吃我们的东西,穿我们的衣服,这恐怕不合适吧。”

    战场上列阵厮杀,秦广鲁是老油子了,可是江湖中的是是非非,秦广鲁也在学习当中。

    他也清楚,龙铁虎虽然不怎么样,可毕竟是这里的地头蛇一条,若是直接杀了,官府那里将会闹出不小的动静。

    因此,秦广鲁还真的不敢用长枪黑虎,将这个玩意儿给弄死在此地。

    挤出一抹阴郁的笑容说道:“凡事都讲究一个先来后到,这里的金矿是我们先发现的,自然就是我们的,再说了,你们在这里都居住了这么多年,都不曾发现这里的金矿,就说明你们可窟坨山没有什么缘分。”

    “我也是一个很讲规矩的人,不如这样可好,你我八二分成,我八你二,你也不用派人来这里开采,等我们开采完了,我将属于你的那一份,直接送到你的府上,如何?”

    龙铁虎哈哈大笑,柴帮的帮众们也是如此。

    这都多少年了,还没有人敢和龙铁虎说这样的话呢。

    想当年,在龙铁虎跟前放肆的人,都被龙铁虎的清霜锤给砸碎了脑袋瓜子,看来今天,又得走以前的老路了。

    如今的柴关城的城主,是一位三十余岁的年轻人,对于秦广鲁来说,三十岁的人,真的是年轻人了。

    在柴关城里,作为不大,顶多就是遏制一下黑道帮派鱼肉百姓,也不敢遏制的太狠了,指望每个月的俸禄,城主大人也很难过上真正体面的生活。

    外水财这个东西,只要是当官的,都会心心念念的。

    秦广鲁也有想到,去重金收买了那个城主,然后他将龙铁虎给做掉。

    结果,那个城主还是一个颇有原则的人,他不会借助魏人之手,来伤害他们周人的。

    如此一来,也堵住了秦广鲁接下来的万千说辞。

    秦广鲁是要来这里打持久战的,大周这里安排斥候谍子一事,还没有落实下来,秦广鲁才看着办呢,毕竟他手底下的人不多,谍报体系,不能说不成熟,可以说是没有。

    这里是大周,不是当年那个破败贫瘠的旧西蜀。

    龙铁虎很是恶毒的言道:“老弟,你若是带人离开这里,你我就此罢休,若是你不走的话,我也不介意和你们厮杀一场。”

    到这会儿,龙铁虎还是没有看出秦广鲁的武道修为,龙铁虎只是看账面的实力,对方有两千人,而自己有三千人,真的打起来的话,胜负还是挺明显的。

    实际上,秦广鲁若是真的起了杀心,他一个人,就可以灭了这三千余人。

    到达化境以后,手握长枪黑虎,纵横四杀,已经不是爽利可以形容的了。

    秦广鲁也不着急回复,就站在龙铁虎的对面。

    因为不知道怎么回复,龙铁虎暂时还不能杀了,一旦杀了的话,柴关城的两万驻军,不出半个时辰,就要浩浩荡荡的杀到这里来。

    毕竟是一座金山,秦广鲁也知道吃独食的可能性不大,但他也要尽量吃了独食。

    这座金山,完全可以让柴关城百年之内,风调雨顺。

    明知道是个祸害,还不能直接杀了。

    秦广鲁思前想后说道:“我们好歹也忙活了这么多,大家都是道上混的人,不如给我们点好处,我们离开就是了,老哥你也是威武的人,潇洒一点,可好。”

    知难而退,这是龙铁虎想要看到的局面。

    因为三千人去打对方的两千人,到头来,两千人会全部死了,可三千人能活下来的,也没有多少,如此一来的话,龙铁虎基本上也就倾家荡产了。

    龙铁虎哈哈笑道:“好说好说,老弟帮我开掘出了一座金山,简直是恩深似海,日后,你们若是在柴关城遇到了不顺心的事情,就可以直接报我的名号,我保证,不会有一个人敢为难你们。”

    秦广鲁老道的抱拳应道:“能得到老哥的照顾,在下真的是三生有幸啊。”

    然后,秦广鲁就真的让吴长峰和李清光这些人开始撤退,至于搭好的帐篷和开采工具,一律留在这里,当一个顺水人情,也还是不错的。

    龙铁虎见状,觉得这位老弟也是颇为懂事的,等什么时候自己方便了,也要想办法将这个老弟给偷偷摸摸的杀了,毕竟手底下两千余人,对于他的柴帮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城主希望龙铁虎死了,死于黑帮乱斗当中,这样的话,官府就可以出面,堂堂正正的为名除害,毕竟为名除害之前,好处早就捞够了。

    可是啊,龙铁虎树大根深,还真的不是那么好收拾的一个人。

    离开窟坨山的路上,吴长峰和李清光的心里都清楚,秦大夫这样的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先让龙铁虎慢慢挖金矿,等挖的差不多的时候,他们也可以来一个半路摘桃子。

    有一个很客观的事实摆在那里,他们就算杀了龙铁虎,一晚上也不可能带走那么多的黄金,而还会和大周的军伍正面杠上。

    可若是龙铁虎挖好了,他们摘了桃子,然后彻底离开此地,反正也发家致富,得到黄金无数,柴关城这里,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金矿这种东西,谁发现就是谁的,官府也不会刻意插手,前提是,挖金矿的人,本身也得要有一定的实力才行。

    吴长峰言道:“看来需要给钟南先生打一声招呼,让他派更多的人过来,好运输黄金,不然指望我们这些人,还能一夜之间,全身而退。”

    秦广鲁其实还有八千人,只不过都隐匿在了柴关城里,有些人是店小二,有些人是酒楼里的伙计,也有人是街头要饭的。

    善藏,是一个主帅应该有的修养。

    等到必要的时候,这一万蜀兵才会倾巢而出。

    钟南在江南也没有免俗,大范围的招兵买马,名义上都是江湖帮派,可得到了诸葛家族的相助,钟南那里,反而涌入了不少有真才实学,却又郁郁不得志的读书人,还有落魄的武将。

    人数到底有多少,这笔账,还真的没有仔细算过。

    不过让钟南这会儿凑够五万大军,也是可以做到的。

    秦广鲁点了点头道:“言之有理,立即书信一封告知钟南。”

    吴长峰嗯了一声,这会儿,秦广鲁呵呵冷笑了起来,说道:“当初在风岭山脉里,那盐铁之利,也不是我们先发现的,可我们是第一个到达那里的人,结果被元正那个小鬼给摘了桃子,有江湖高于庙堂的猛人对我们横剑相迫。”

    “可这一次,金矿是我们发现,也是我们先到达的,若是这一次又被人家给摘了桃子,这乐子就有点大了。”

    秦广鲁自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不久之后,整个柴关城,必然是要发生一场血战的。

    以秦广鲁的武道修为,一个人灭了柴帮上下三千余人,那是绰绰有余的,毕竟那个龙铁虎还在元境巅峰,元境巅峰和化境的比较起来,真的隔了山海与岁月。

    ……

    元宵夜,钟南还在自己的书房里。

    萧子珍给钟南煮了汤圆,钟南吃的津津有味,只要是萧子珍煮的东西,钟南都觉得挺好吃的。

    当钟南收到了秦广鲁的书信之后,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发现了一座金山,可这一次又被人给砸场子了,命运总是惊人相似啊。

    钟南这里,人多势众,三万蜀兵还是三万蜀兵,不过在诸葛家族的大力照顾之下,又涌入了两万多人,其中有不少人,还真的是有真才实学的。

    不但如此,招兵买马这件事,依然在进行当中,等到了秋季,兴许钟南真的能够凑出十万雄兵。

    也不能说是雄兵了,只能说是稀松平常而已。

    毕竟钟南这里,没有兵家传人,许多武将们,也擅长操练兵马,可江南之地,还真的没有操练兵马的风水宝地,真的明目张胆的操练兵马的华,会引来大魏军方的镇压。

    钟南也一直寻思着,去和那个妖兽山脉里的兽王做一笔交易,腾出一个地方,用来操练兵马,可那里的妖兽和人族之间,也真的是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只能怪当初地藏寺干的好事,还有大将军庞宗干的好事。

    这件事,钟南只能徐徐图之,没有别的办法。

    有一座金山的话,可以打造兵刃,铸造铠甲,可以真的折腾出十万雄兵来,不过时间不允许,毕竟一个厉害的军伍,都需要在战场上磨炼,才能慢慢的成型。

    钟南拿起笔,开始回信。

    内容只有一行字。

    “半月之后一万五千苦力必然到场助阵将军放心即可。”

    钟南也没有觉得多么喜悦,毕竟这一次的事情,和自己原本的计划,是非常出入的。

    他只是打算,以柴关城为出发点,在柴关城站稳了脚跟之后,再向其余的城镇慢慢的渗透,结果发了一笔横财,细算起来,还有些吃亏。

    真金白银虽然不压身,可是啊,若是钟南计划真的成功了,到时候在大周也能有着尚且能用人脉,这一座金山和可以运用起来的人脉比较起来,还是稍微差了那么一丢丢。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反正是一座金山,不要白不要。

    钟南温和的对萧子珍说道:“汤圆很好吃,很暖胃,夜深了,你也不用陪着我,早点歇息。”

    萧子珍给钟南微微捶背说道:“今夜我就不歇息了,团圆之夜,你我在一起,才能对得起今晚的月色。”

    钟南握住萧子珍的纤纤玉手道:“有你陪着,真好。”

    月圆之夜,总是能给人无限的遐想,比如说,这个夜晚,元正已经功力尽失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