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得赏赐
    云端上城,万世殿。

    城中有弄堂,有巷子,有阁楼,有客栈,一座城应该有的,这里都有,唯独人口稀少。

    人口少了,好养活啊。

    府库充盈,坐吃山空的话,可以吃很久时间。

    李尘回来复命了,元正大致听了一遍后,觉得有些欣慰,柳青诗给的那一份名单,还真的是挺准的。

    元正柔和笑道:“看上去是闲下来了,可我也不想要一直都在这里静居,等到云端上城彻底竣工,许多事宜步入正轨之后,我便打算进入外界。”

    “人口一万有余,有近乎一半的人,都是我大闹皇城以后,慕名而来的人,来的读书人不是很多,但也勉强能用,武夫倒是不少。”

    “接下来,你也只能带着两千余人,操练兵马了,外出一事,我只能看着办。”

    尉迟阳会在苍云城留下一路谍子,那一路谍子,平日里就和寻常百姓一个样子,隐匿于客栈酒楼之中,少数人,还混入了大魏军旅当中,也不算是彻底的迷失了方向。

    安插谍子一事,元正早有想过,可实力不允许。

    谍子这种珍贵的存在,是无法用银子去衡量的。

    柳青诗也有想过这件事,但元正拒绝了,柳青诗处理内政,颇有一套,对外的话,暂时元正还冒不起那样的风险,等到实力稍微雄厚一些的时候,再来说这件事。

    李尘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让元正起了疑心。

    开口问道:“怎么了,难道是和千华吵架了?”

    李尘摇头道:“都不是,无悲无喜,略有些乱了心境,过几日就好了。”

    元正嗯了一声,乱了心境,这件事元正也是过来人了。

    李尘是因为什么原因乱了心境,元正也不在意,因为元正当初乱了心境的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乱了心境的。

    开口道:“如此,操练兵马的事,就先缓一缓,等你什么时候恢复心境的时候,再去做吧,你手上也一直都没有一件趁手的兵器,阎罗那里打造了一柄巨剑,适合李鼎,本想着看看能不能给你打造一柄凤翅镏金镋的,怎奈何,材料不够。”

    “你就真的没有想到,先随便用一个兵器,等遇到凤翅镏金镋的时候,再去更换?”

    李尘道:“暂时没有这个想法,习惯了赤手空拳,好像也很洒脱。”

    看来李尘是真的乱了心境。

    其实李尘乱了心境的缘由很简单,已经和千华相认了,千华每天都会给李尘煮饭吃,许多繁杂事宜,千华也都替李尘处理了。

    可是啊,一个活生生的大美女,不让摸,不让碰的。

    李尘再怎么说,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子汉,有的时候真的是要忍不住了,可千华就是不让,是真的不让,而不是假的不让。

    李尘也不是那种霸王硬上弓的男人,但是在心里已经那样做过了,可依然坚守着自己的原则和底线。

    成亲,是个麻烦的事情,去青楼的话,原本还有机会的,可现在,云端上城了虽说应有尽有,可是没有青楼,没有赌场,李尘只能忍着。

    这会儿,元正的掌心浮现出了一颗漆黑如墨的珠子,乃是天毒蜘蛛的内丹。

    对李鼎说道:“你一直都不曾遇见适合你自己的功法,这天毒蜘蛛的内丹里,有着《天毒功》的修炼法门,爆裂至极,没有你想象之中的那么阴柔,除了戾气有些重之外,没有其它的隐患,就要看你自己能不能克制得住了。”

    一边说着,就手中的珠子扔给了李鼎。

    李鼎得到的这个东西,其实非常值钱,算是一个炉火纯青的天境强者的完整传承。

    搁在世面上的话,兴许将会有无数的江湖帮派,为了这颗珠子,而大开杀戒,自相残杀,同室操戈。

    修炼了上面的功法,武道修为不但可以一日千里,也能筑下日后无敌的根基。

    李鼎有些怀疑的说道:“我当初吞噬的是青翼猿熊的内丹,如今修行天毒蜘蛛的功法,会不会有些出入?”

    元正淡然笑道:“无妨,蜘蛛与熊,也不存在什么敌对关系,二者之间,井水不犯河水,泾渭分明,只是《天毒功》的精气神,比较适合你这样的人,所以我才将他送给你。”

    “我遇到的人里,兵家传人傅玄黄,有了自己的本命功法,尉迟阳也是一样,还有那个你们不曾见过的钟南,也是如此,你的哥哥,也有了《生死印》就连梁武那样的人,都还有祖传的射法,唯独你,在这件事上是一穷二白的。”

    元正并不记气,虽说李鼎得了便宜卖乖的嫌疑。

    可转念一想,李鼎当初也是从鬼门关走了一次,凡事都比较小心谨慎,喜欢调查的清清楚楚之后,再开始下手。

    可以理解,不过元正也没有必要坑害里李鼎。

    李鼎双手作揖,深鞠一躬道:“多谢主上。”

    这一下,李鼎每天晚上都有事情可以做了。

    李尘对于这件事,没有多大的反应,元正已经有了自己的本命功法,遇到其余的功法传承,他也没有办法修炼,赏赐给身边的人,也实属正常。

    只是李尘心里觉得,他当初能得到《生死印》也多亏了元正,如今李鼎得到《天毒功》也多亏了元正。

    这笔账细算起来,还真的是算不清楚,站在武夫的角度上,这两兄弟,无形当中,欠下了元正太多太多。

    元正也知道李尘心里在想些什么,可他也不打算在这件事上多费口舌。

    他指望的李尘,李尘有将帅之才,至于李鼎,日后到底能走到哪一步,还不好说。

    当初元正觉得,李鼎多少有些私心太重的倾向,现在不觉得是这样了,因为李鼎本来就是这么一个人,遇到事情了,默默承受,也不叫唤什么。

    也好,大哥的身边,有着一个弟弟为先锋大将,还是万人敌的路子,也还不错。

    元正道:“待会儿去阎罗那里拿你的巨剑,然后去北山,估计要走很远,你才能遇到你的坐骑,能不能驯服,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李鼎嗯了一声,归来有喜啊。

    嘴上没有感恩戴德,可心里已经感恩戴德了。

    因为元正如此厚爱李鼎,会有许多人心中有所怨言的,但那些怨言,也只是心中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