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一个人
    拜月山庄里,李尘,李鼎,众人归来。

    内堂里,尉迟阳泡了一壶好茶,备了一桌子的佳肴,李鼎和李尘作陪。

    这一次归来,一千人,还算是不错,剩下了八百多人。

    只有两百余人,死在了外面。

    尉迟阳柔和笑道:“其实这一桌子的酒菜,略有单薄了,大年三十那天,云端上城那里很是热闹,主上进入了万世殿里,那一天,我们算是在秦岭南麓建国了。”

    “那一天的盛宴也很丰富,不过人多了,吃起饭来,总觉得有些别扭,如今只有我们几人,在这里吃饭,喝茶,反倒也清净。”

    李尘抿了一口,面无表情。

    这一次,李尘没有假装进入官道,然后去往大魏更深处的地方。

    只是绕着灵州和霸州走了一个圈子。

    每经过一座城池,一座山脉,都会散去不少人,然后在约定的地方集合。

    到了最后,所有人都去了约定的地方,果不其然的带来了大魏的军伍,然后也没有发生一场声势浩大的战役,反正,叛徒都已经在那个时候站在大魏军伍里,并且穿了一身还算是体面的铠甲。

    李尘和李鼎联手,灭掉了对方两千余人。

    有駮马这样的坐骑,李尘如今已然有了万人敌的风采,唯一遗憾的是,李尘还是没有得到自己的凤翅镏金镋。

    李尘轻声道:“如此,我们就要人间蒸发了,苍云城这里,就要交给你一个人了,过了元宵夜之后,有一位叫做黄本初的将军,将会率众进入苍云城。”

    “到了那般田地,拜月山庄也只能关门大吉了。”

    “你面临的事情,一来是来自于大魏军伍的压力,二来是,钩子们也会不择手段的潜入你的拜月山庄。”

    “黄本初这个人我不是多么的了解,但是能在边境地带,率领五万大军,亲自镇守,应该还是有些斤两的。”

    “入秋以后,大秦会不会来,也不清楚。”

    “但在入秋之前,你除了做一个富贵闲人,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黄本初,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将军,乃是灵州的先锋大将。

    苍云城虽然不大,可临近秦岭,沣河左岸上,有一条通往大秦的官道,可需要绕着秦岭走一段时间,这会儿,也无人知晓大秦的情况。

    细算起来,大秦和大魏,双方都知道马上就要打仗了,却没有一个人主动进攻。

    李尘私底下探查了不少情报,黄本初这个先锋大将,守成有余,进取不足,和大秦铁骑,也没有正面交过手。

    不过看大魏的架势,是等着大秦打过来,然后大魏还能博得一个防守反击的好名声。

    这小细碎的账,看上去没有那个必要,可师出无名和师出有名,还是有区别的,无论是在悠悠众口里,还是在风水气运上,都有着很大的区别。

    尉迟阳摩挲着茶杯,还不打算喝一口,反而是吃了一个饺子,才 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这里的确有些孤立无援的架势,张寿山走了以后,我的人脉就彻底断了,此刻,我是大魏的子民,可我的马场,却在大秦的领地里。”

    “是有些左右都不是人,不过无所谓,反正从一开始,就是这样。”

    “可以周旋一二的,黄本初既然是个守将,就不会来得罪我,一旦得罪了我,不说秋季了,春季大秦的铁骑就会越过秦岭,来到苍云城的。”

    “我们的存在,也不会影响两国的大事,都是一些纤芥之疾,无关轻重。”

    “我也想要和你们一样,人间蒸发,可拜月山庄毕竟是祖传的家业,这会儿放弃了,实在是有些舍不得。”

    “可这个架势,我早晚都会放弃拜月山庄的。”

    尉迟阳和大秦皇室某位成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皇室成员,也不会轻易的出现在边境之地,这个时间点,和大秦皇室撇清关系也不太好。

    只能等,没别的办法。

    起码要等到大秦和大魏初次交手之后,看看那位皇室成员的态度如何。

    因为尉迟阳早就打算将拜月山庄这个祖传的家业,拱手送给大秦或是大魏了,只是尉迟阳在这件事上,只能被动,他没有主动的筹码。

    黄本初若是找到,他可以送给黄本初,大秦铁骑来了,他也可以送给大秦的将军,至此,身轻如燕。

    反正一半的家业,都进入了云端上城里,至于府库里,是有些黄金白银,不过那都是摆设,和真正的大数字比较起来,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李尘嗯了一声,茶水有些凉了,侍女在一旁再度开始煮茶。

    拜月山庄的情况不同于云端之巅,云端之巅是一个江湖帮派,表面上是居无定所的,可拜月山庄谁都知道在哪里,都有些什么家底儿,没有办法做到说走就走。

    李鼎道:“好好过年,才是正经事情,反正我们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播下了种子,就要看秋季的收成如何了。”

    尉迟阳呵呵一笑,温润如玉,自己的姐姐,也去了云端上城,在云端上城里,也有一座精致的木屋。

    也不知道自己的姐姐是否还痴迷于修身养性这件事,一个年轻人,修身养性的时间绝对不会很长。

    不过对于姐姐来说,江湖路是走不通了,单枪匹马的出来,尉迟阳也挺不放心的。

    “是,过年才是正经事情,这一段日子,好生放松一下,元宵夜过了以后,云端上城也要开始走开荒的路子里,大力发展周围,自给自足,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这会儿,咱们只能指望江南那边,能否招兵买马,能否壮大军威了。”

    这样一来,尉迟阳的身边就没有高手作陪了。

    一个人在这里守着自己的家业,面对虎视眈眈的军伍,少年之姿,令人动容。

    尉迟阳这会儿对李鼎说道:“去了云端上城,你应该会有喜事,会得到自己的坐骑,有可能,还有其余的赏赐。”

    李鼎憨厚的笑了笑,也没有多问,反正去了就知道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