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零八章 城主
    元正心有所感,一把捏住了这颗乌黑如墨的珠子。

    剧毒也好,天毒蜘蛛最后的遗产也罢,如今因为狱魔的缘故,元正也不害怕这颗天毒蜘蛛的内丹能将自己如何。

    探出神识,微微查探一番,元正心惊肉跳的同时,更是感受到了一股暴烈的气息。

    已经不止是气势如虹那么简单了,内丹里,不但有着天毒蜘蛛毕生的修为,更是记载下了天毒蜘蛛修炼的法门。

    元正将狱魔插回了剑鞘,心境宽慰了不少,自身的压力也随之散去。

    深呼吸了一口气,调息内府,说道:“师兄,这一次应该没有人要去拜访了吧。”

    事不过三,这个定律,元正是一直相信的。

    苏仪微笑道:“如你猜测的一样,这秦岭深处的大妖还有好几个呢,不是每一个都能去拜访的,事已至此,便可以下山了。”

    元正刚欲骑上万里烟云照。

    苏仪便说道:“这一次,步行下山,如此一来,你才能将秦岭的地貌,记得更清楚一些。”

    元正明白苏仪的意思,骑着坐骑上山 ,姑且不说,若还骑着坐骑下山,难免就有些潦草了,也是对秦岭众生的一种亵渎,这种异族信仰,元正乐于遵守。

    ……

    ……

    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到了年关。

    过年这件事,自然是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只不过今年,柳青诗没有办法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商静秋也是如此,拜月山庄过年,也就是几个年轻人凑在一起。

    该来的总会来。

    年三十之前,有一位中年男人来到了拜月山庄里。

    他穿着一席体面地锦衣,身高七尺有余,面向硬朗,眸子如鹰隼,透出一股凶恶之气,若非走路轻柔缓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某一位黑道大佬呢。

    他叫张寿山,乃是苍云城的城主。

    拜月山庄的大堂里,尉迟阳煮酒,一桌子丰盛佳肴,可在张寿山看来,这一桌子的丰盛佳肴,兴许是自己最后一次吃了。

    过去的很多年,张寿山作为苍云城的城主,没有什么作为,只能任由边缘之地混乱,浑水摸鱼。

    因为张寿山也没有办法。

    过去的很多年,有铁钩的谍子,有世家子弟的公子来到苍云城历练,张寿山想要下手,却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于是乎,这个城主大人,就成了一个混吃等死的城主。

    在上面的人看来,苍云城的百姓们,到底生活的如何,不是那么的重要,只要根本上不出问题,就好。

    江湖帮派扎堆,请随意。

    世家子弟来这里历练,也请随意。

    大秦斥候来了,还是请随意。

    说起来,张寿山是苍云城的城主,实际上,这个苍云城,是当年的尉迟汗的,也是当初的西蜀双壁的,如今属于尉迟阳和武王庶子的。

    说难听一点,在这个苍云城里,张寿山的一句话,还真的不如尉迟阳放一个屁来的好使。

    张寿山说道:“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还有你这个人存在,当初和你的二叔在一起的时候,合作也算是愉快,彼此之间,也没有闹过矛盾,打过架。”

    “你上来之后,还是和你二叔在位的时候一样,对我这个城主,给了充分的尊重。”

    “如今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反倒是有些依依不舍,不管怎么说,这些年来,我都在苍云城里生活,吃着俸禄,苍云城的风土人情,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

    “很多人都觉得,我很讨厌苍云城,其实说实话,我一点都不讨厌苍云城,在这里,我反而得到了更大的自由。”

    尉迟阳微微一笑,给张寿山倒了一杯酒。

    寻常官吏,若是想要发外水财的话,别的不说,得经过上面的人同意,而且发了外水财,还要和很多人平分。

    可张寿山就不一样了,他在 拜月山庄这里得到了许多的好处,被他一个人给独吞了,至于手底下的那些人,也得到了不少好处,大家和和睦睦的,在苍云城里浑水摸鱼。

    再说常帮那里的好处,西蜀双壁也明白行走江湖是需要拜码头的。

    张寿山当初也没有因为西蜀双壁的身份,而排斥西蜀双壁,作为大魏的臣子,排斥西蜀双壁是应该的。

    可苍云城这里,不是一座城池,而是一个江湖。

    张寿山也无可避免的沾染了许多的江湖气。

    西蜀双壁也没有排斥张寿山,双方的合作都是非常愉快的。

    外水财,到达了张寿山这里,几乎就到达了顶点,无需再给上面的人上交。

    虽说张寿山这个城主算是形同虚设的,可是得到的真金白银,也是货真价实的。

    张寿山的老家在大魏的北方,他也没有将自己得来的好处,交代给北方老家的爹娘,而是暗中返回北方,找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给藏了起来。

    尉迟阳说道:“大人这些年来,也算是颇为不容易,说主持大局吧,似乎这里的大局,都是我们主持的。”

    “不过也好,反正名义上是一个城主,每个月都有俸禄可吃,还是一个富贵闲人,这里发生了凶杀案,只需要草草了事,也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过完年之后,你就要回老家了,还是说去别的地方,谋取个一官半职,这些年来,你在这里算是荒废了年华,据我所知,你当年也是参加过秋后殿试的人,怎么就安排到了苍云城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呢?”

    说到这里,张寿山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年轻的时候,张寿山和所有的年轻人都一样,胸怀大志,抱着为万世开太平的心态,可来到了苍云城,就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消磨志向,到了最后,张寿山觉得,人生,也就是这么一回事。

    虽说没有升官,可是发财了,这两样,占住一样也是挺不错的。

    张寿山夹了一块红烧肉,吃了两口,便吞了进去,没有细嚼慢咽的打算。

    笑道:“我以为年轻时候的我,际遇应该不错,在边境之地当官,应该是上面的人对我的历练,实际上,自从来到这里之后,我就成了一个傀儡。”

    “我要看上面人的脸色,还要看你们江湖帮派的脸色,若不是发了很多外水财,我真的都要哭了。”

    “琴棋书画诗酒花的日子,我也想过,在庙堂之上,运筹帷幄,我也有想过,可一切,也只是我以为罢了。”

    “现在就挺好了,接下来,我想我也不会有一个一官半职了,还是带着自己的家人,找一个不会被战乱影响到的风水宝地,好好度过往后余生比较踏实。”

    “我以为我有很多朋友,也不曾想到,在离开之前,是来到了你这里,和你一起吃酒喝肉聊天。”

    尉迟阳又给张寿山倒了一杯酒,不管怎么说,这很多年来,若没有张寿山睁一眼闭一眼,拜月山庄的账面,估计会稍微难看那么一丢丢的。

    尉迟阳这会儿说道:“据我所知,下一次秋季,大秦铁骑就会来到苍云城,你对这座城有感情的,难道真的人心,看着大秦铁骑践踏属于你的城池吗?”

    张寿山连连苦笑道:“我对苍云城的确是有感情的,我也有想过保家卫国,可是啊,我很爱国,国不爱我啊,捡来的孩子用脚踢,就是这个道理。”

    尉迟阳了然于心,张寿山说的也是实话,因为他没有办法。

    区区一个苍云城的城主,混吃等死了这么多年,论庙堂上的手段谋略,他兴许还真的比不过年轻的士子。

    论人脉背景,档次稍微高一点的刺史郡守,谁会看得起张寿山。

    再来说张寿山接下来的觊觎,很多人都清楚张寿山发了不少外水财,这才是最有趣的地方。

    因为谁发外水财都可以,没有必要换掉张寿山,张寿山这些年来积攒出来的家底儿,早已经被有心人惦记上了,等他离开的时候,那些应该出来的狰狞面孔,也都会出来的。

    过完年就走,这一路上,会经历多少的事情,张寿山也不清楚。

    尉迟阳对张寿山没有好感,也没有恶感,只能说是面子上过的去。

    不过尉迟阳也有想过,张寿山这样的人,日后若是走行走江湖的路线,兴许,混的也还不错。

    可张寿山没有这样的打算,张寿山的金库,尉迟阳也不会放在心上。

    尉迟阳道:“以后再见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也有想过,等你什么时候离开你的位置,你可以来我的拜月山庄做事,不过眼下来看,也没有那个必要,你的银子,也足够你往后潇洒痛快了。”

    “这样,不觉得遗憾吗?”

    张寿山苦笑道:“当然遗憾啊,可我什么都不会,还不如吃饱了就走,我已经过了谈理想的年纪,人到中年万事休,最是适合我这样的人。”

    尉迟阳笑了笑,这样的人,与其说是一个城主,还不如说是一个平常普通的老百姓。

    本来就想要关心国家大事的,可没有机会,也就自然而然的算了。

    就像是现在这样,走之前,和不算朋友的朋友,喝几杯酒,聊聊天,也还不错。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