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零七章 蛛皇
    元正有些感动,这还是头一次,有人称呼自己为殿下。

    蒙金倒也没有想到人族那些繁复的礼仪,在他的印象里,鬼谷之地,殿宇成片,既然苏仪老弟都称呼为元正为少主,蒙金觉得,称呼元正为一声少主殿下,也是理所应当的。

    三人也没有在外面干站着,蒙金带着元正和苏仪进入了里面的屋子,屋子里没有炉火,却有火坑。

    还有一张大桌子,实际上,这长大桌子,就是将一丈宽的金丝楠木树根给削平了,表面光洁整齐,至于板凳,也是小金丝楠木的树根。

    蒙金的石锅里,顿了一锅的肉,肉香味儿非常诱人,闻一口,隐约间有长生不老的错觉。

    一个大石盆子,筷子得有大拇指粗细。

    只是蒙金没有接触到人族的技巧工艺罢了,金丝楠木,还有黑金玉石铁锅,芳华玉筷子,搁在人族的世界里,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在蒙金这里,似乎是有些糟蹋了。

    蒙金还搬来了一个酒桶,一股蜂蜜的香味和一股陈酒的醇厚同时飘散出来,既可以提神醒脑,也可以让人微醉一二。

    苏仪好奇问道:“莫非这是猴儿酒和千年蜜糖混在一块儿的佳酿?”

    蒙金点头道:“粗茶淡饭,还望老弟和少主殿下不要嫌弃。”

    元正开口道:“已经是世间美味了,何来的嫌弃。”

    蒙金的厨艺很一般,但他的食材,都是最原始,最高贵的食材,无需多么复杂的烹饪,只要煮熟了,就是世间顶级美味。

    吃肉喝酒,在秦岭深处,生命禁区,元正都觉得自己有些飘了。

    苏仪这会儿说道:“实不相瞒,这一次来找老哥你,是有事情的。”

    蒙金道:“直说就好,我幼年时期,若无鬼谷子尊座的援手,兴许早已经死在了秦岭里。”

    苏仪说道:“少殿下在人族的世界里立事了,如今天下迎来了大争之世,兴许妖族也无法避免,这一次,牵涉的范围极大,少殿下在秦岭南麓建造了云端上城,可惜苍云城周围,无战略纵深之地,少殿下也无强援,这一次是来请你下山的,不知老哥哥愿否?”

    比较起黑雪,蒙金就好说话很多了。

    想都没想都答应了,然后直说道:“我需要和少殿下建立灵魂契约,某些时刻,需要气运共享,如能做到这一点,我无妨。”

    元正道:“前辈无妨,我也无妨。”

    蒙金嘿嘿笑道:“那么,我可以下山,虽说我一个人在秦岭深处感受不到寂寞,对外面的世界也并不好奇,既然少殿下相邀,我义不容辞。”

    没有多么复杂的仪式,从蒙金开口答应的时候。

    元正便顿觉自己神魂之中,被种下了灵魂契约,并无影响,可月圆之夜,自己会功力尽失,真元散尽,不过有花椒和茴香陪着自己,自己有没有功力真元,好像也不是那么的重要。

    苏仪说道:“你这里,应该没有值得留恋的东西吧?若是有的话,也可以一并带下山去。”

    蒙金道:“我已经到达了无悲无喜的境界,去任何地方,都像是回家了一样。”

    对于蒙金的境界,元正不太理解,不过能到达天境的人,多数都有些古怪,元正有朝一日自己到达天境之后,才会明白的。

    吃肉喝酒还在继续,蒙金光着膀子,比寻常人高出了一个头,体魄修长,肌肉宽阔发达,一举一动之间,磅礴浩瀚的血气隐约间透露出一二,这还是内敛的情况下。

    若是不内敛,估计打一个喷嚏,元正和苏仪两人,都得元气大伤。

    苏仪说道:“除了你之外,黑雪那里答应和少殿下联盟了,不过黑雪那里,是被动的,至于什么时候会出手,我们无从得知,不过有一个人那里,可能还需要老哥哥,亲自去说一说。”

    “那个人,无论如何都是要争取的,有他一人,便等于得了百万雄兵。”

    元正嘀咕了,苏仪总是见到一个人之后,才会去说下一个人的事情。

    蒙金心有所感道:“你说的是蛛皇那里,当年他被鬼谷子尊座封印在自己的闭关地,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在自己的闭关地,心中对鬼谷门庭,恨之入骨,想来是不会和少殿下走的。”

    蛛皇,本体是遮天蔽日的大蜘蛛。

    名曰天毒蜘蛛,属于上古异种,介于妖兽和灵兽之间,当年就已经到达了天境,一身实力,深不可测,动辄,便可决定百万众生的生杀大权。

    苏仪道:“正因如此,才需要老哥哥出手,少殿下有凶剑狱魔,乃是太古魔龙的尸骨所铸,外有秦岭深处的绝矿融入,以暴制暴,只要老哥哥压制住了蛛皇,少殿下便可用狱魔给其种下诅咒。”

    蒙金看了一眼元正腰间的狱魔,细微感受了一番,其中的凶狂之气,便是蒙金自己都自叹不如。

    元正对狱魔也有所了解,煞气外露,只是表面,狱魔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以暴制暴,比一比,谁更加霸道,谁更加猖狂。

    蒙金道:“如此也好,等我们吃过饭饭以后,便可去了。”

    元正也不知道蛛皇长得什么样子,不过既然是天境大妖,若能为我所用,那效果,简直不要太爽。

    良久之后,三人酒足饭饱,元正半梦半醒之间,猴儿酒与千年蜜糖的佳酿的后劲儿,很是酥麻,元正也舍不得用真元散去一身酒劲,苏仪亦是如此。

    有蒙金这位天境强者作陪,直接大掌一挥,一条金光大道,铺展开来,直逼秦岭深处西南之地,眨眼之间,便到达了一座空山之中。

    之所以说是空山,那是因为这里没有任何的雪色。

    山上是光秃秃的一片,死寂沉沉,有一个洞口,洞口外面,尸骨成堆,阴森森的煞气,流淌四野,在这里,寻常百姓呼吸一口,便会瞬间化作一对枯骨。

    天毒蜘蛛,就在这洞穴里。

    蒙金来了,微微一掌,破开了整个空山,刹那之间,周围成为了残垣断壁,废墟一片,黑色的鬼气,冲天而上。

    一位约莫三十余岁的壮年男子,被捆绑在一块石碑上面。

    链锁呈黑金色,时而发出大道之音,震动天地。

    蛛皇睁开了眼,是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看到元正三人,开口说道:“你们来了,便说明这世间是要乱套了,否则,你们也不会找到我。”

    雪白的牙齿,黑色的舌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蒙金撑起了一道护体罡气,蛛皇说话之间,便有千丝万缕的毒气弥漫开来,纵然是元正,也不敢在这里轻易的呼吸吐纳。

    苏仪道:“此番前来,就是解开你的封印,你高兴否?”

    蛛皇道:“你们就不害怕我杀了你们。”

    蒙金道:“你也不担心风大闪了舌头,这些年来,你修为积攒甚多,可毕竟内心深处,怨气滔天,乱了心境,已然走火入魔,只是你自己不知罢了。”

    说话间,苏仪快速结印,束缚蛛皇的锁链与石碑轰然瓦解。

    刹那之间,一股铺天盖地的杀意席卷而来,疑似要淹没整个世间。

    蒙金快速结印,一声虎啸,惊天动地,瞬息之间,压制住了蛛皇的势头。

    蛛皇冷笑道:“小道尔,也敢在本皇面前放肆。”

    同为天境高手,蛛皇真的具备碾压蒙金与黑雪的实力,这压制,也不过瞬息,最多也就半柱香功夫,因为半柱香功夫,对于蛛皇而言,足够自己恢复心境,恢复往日的无上荣光。

    可低头一看,一柄剑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寻常兵刃,是不可能接近蛛皇的,就算刺入了蛛皇的胸膛,也会被蛛皇融化。

    可这一次是狱魔,蛛皇的脸色瞬息大变,惊疑不定的看着元正,怒问道:“你和那头太古魔龙究竟是什么关系!?”

    元正没有恢复,眼睁睁的看着蛛皇,被狱魔侵蚀心智,控制神魂,以为这就要结束的时候,蛛皇整个人的精血,被狱魔尽数吸收,剑刃的边缘地带,那抹妖艳的血红,不知深沉了多少,甚至带着些许乌黑。

    握住狱魔的手在颤抖,元正静心凝神,这一下,更是不得了。

    狱魔剑域之中,衍生出了一片血海,血海中,是无数的天毒蜘蛛,有指甲盖大小的,亦有人头大小的,更有房屋大小,山岳大小的。

    一身登峰造极的修为,被狱魔尽数接纳了。

    隐约之间,狱魔的剑灵发出了阴森森的泣血之音,于此刻,元正的眼角处,两行精血,流淌而出。

    苏仪见状,立即给元正注入了一股精纯的真元。

    至此,狱魔强势了,元正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刚开始握住狱魔的时候,不敢轻易挥舞。

    这一下,真要是被狱魔抓住了可乘之机,元正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可让元正欣喜的地方在于,狱魔的剑刃在滴血,有一血海,不知有多少血,每一滴血,都是一只天毒蜘蛛。

    如此算来,元正手握狱魔,便等同于掌握了一支自己都数不过来的亡灵蜘蛛军团。

    于此时,一颗乌黑如墨的珠子,无端从虚空裂缝中浮现了出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