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零六章 山野怪谈
    听到这笑声,黑雪微微动容。

    轻声道:“你在南麓那里的事情,秦岭深处的大妖们尽数知晓,我很欣赏你,你很有诚意。”

    在黑雪看来,最大的诚意,就是没有承诺了。

    元正道:“如此,姐姐是要和我联盟了吗?”

    黑雪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言道:“我会看着办。”

    元正淡然一笑道:“谢谢姐姐的坦诚,除了姐姐之外,我还想要和其余的大妖联盟,不知道姐姐,心里可否会芥蒂这件事。”

    “我一直相信,竞争乃是万物之本,自然法则,姐姐在这秦岭里,应该没有仇家吧,若是有仇家的话,我尽量避开姐姐的仇家。”

    黑雪反问道:“那你为何不与我联手,解决掉我的仇家?”

    元正道:“姐姐都觉得棘手的事情,我这个少年,恐怕是更加有心无力了。”

    黑雪道:“果然啊,鬼谷的关门弟子,果然是风采过人啊。”

    元正也不知道这是在夸奖,还是在贬低,元正心里自认为,这是夸奖,起码夸奖是个好话。

    没有利益的联盟,可能虚无缥缈,可能异常牢靠。

    元正也不打算窥探黑雪的内心,万一窥探出事情来了,反而会出很大的麻烦。

    黑雪也没有窥探元正的内心,窥探鬼谷传人的内心,并非明智之举,他是人族,人心,总是会变的,如现在这样就很好。

    苏仪这会儿说道:“多谢了。”

    黑雪又从一个冰山美人,化作了一只华丽的黑豹,横卧在王座上,闭目不语。

    至此,一个大妖已经敲定了,元正与苏仪离开了此间。

    虚无之豹,乃是秦岭深处赫赫有名的大妖,修为惊天动地不说,和其余的大妖比较起来,战力上,也毫不逊色,至于虚无之豹下面的附属种族,到底有多少,苏仪也没有算过,反正是挺多的。

    离开虚无之豹的领地之后,苏仪才说道:“我本来以为,黑雪是不会和我们联盟的,却不曾答应了,也许是你的木剑有所启发,也许是她的欣赏你。”

    “女人的心思最是难猜,大妖的心里,则更是难猜了。”

    “他们修为惊天动地,虽说不太理解人族的人情世故,可这世间万物的规律,他们早已经烂熟于心,想要让他们吃点苦头,是比登天还难的事情。”

    “我很意外,你成功了。”

    元正反问道:“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些事情。”

    苏仪道:“之前我让你养精蓄锐,就是希望,你可以呈现出自己最好的精气神,出现在黑雪的面前,联盟的事,兴许还有一线生机,你做到了。”

    “为人主上的是你,又不是我。”

    “是你要和黑雪联盟,我只不过是当一个中间人罢了。”

    “在大妖的心里,兴许有着血脉的联系,利益的联系,但从来都没有人脉上的联系,裙带关系,在大妖这里,如地面上的刍狗草芥,不值一提。”

    元正有些明白了,黑雪愿意和自己联盟,只不过是顺势而为,至于顺的到底是什么势,元正不理解。

    黑雪的话,有些模棱两可,可妖兽能说出模棱两可的话,便说明此事已经成功了。

    到了必要的时候,黑雪也会帮助元正的。

    奇妙的地方在于,联盟,双方是平起平坐的,元正无法给黑雪下达命令,而黑雪,只是给元正帮忙罢了。

    并且,也只是在必要的时候帮忙,兴许,帮助元正撑场面这种事,黑雪都不会效劳,只是冷眼旁观。

    话虽如此,可元正心中的那个云端上城,总算是有一层保障了。

    元正问道:“接下来的大妖,是何方神圣?”

    苏仪道:“接下来的大妖倒是比较好说话,有我们鬼谷一派的人情,其本体,为虎族,号称庚金之虎,兴许在过很多年,那头庚金之虎,便能成为真正的白虎,主杀伐了。”

    元正道:“那个人情,可否算数?这一次是我们两个人来了,我们说的话,可还算一句话?”

    庚金之虎有鬼谷一派的人情,确切的来说,是有鬼谷子的人情。

    细算起来,和元正,苏仪,没有半文钱的关系。

    苏仪道:“幼年时期,那头庚金之虎尚且孱弱,在鬼谷门庭里,修炼了一段时间,师尊也曾照顾了一段时间,最后可契机差不多了,便让庚金之虎离开了鬼谷门庭,细算起来,那头庚金之虎,也算是半个鬼谷门徒,可惜师傅的心里,从来都不曾承认过这个徒弟?”

    元正一下子为难了起来:“师傅都不曾承认过这个徒弟,我们去找人家联盟,是不是不太好,师尊的心里,会不会介意此事,也会觉得,我们两个人听没出息的?”

    苏仪连忙摇头道:“师弟啊,你可不要以世俗的眼光去看师尊,师尊对于你的事情,在乎的过程,只是你修行的过程,在乎的结果,也就是成与败罢了。”

    “师尊若是对此事有意见的话,我定然不会带着你去找那头庚金之虎。”

    “庚金之虎最方便的地方在于,他是独居大妖,没有族人,没有手下,兴许,你可以直接带着庚金之虎,去到达苍云城,成为你的左膀右臂,成为你账下的万人敌。”

    元正心里泛起了涟漪,庚金之虎的战力,难以想象,既然是大妖,必然到达了天境。

    有天境高手镇守,是个主子,心里都会格外踏实的。

    元正说道:“寻常而言,有最方便的地方,必然就有着最不方便的地方,我想知道,最不方便的地方,是什么?”

    苏仪狡黠道:“我以为你不会察觉,没想到你还是察觉了,的确有一个最不方便的地方。”

    元正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说道:“还请师兄直言不讳。”

    苏仪徐徐说道:“他一旦去了你的地盘里,必然会和你灵魂上定下契约,彼此之间,不得背叛对方。”

    元正纳闷道:“这不是挺好的吗?”

    苏仪道:“最不方便的地方在于,一旦灵魂定下了契约,没到月圆之夜,你便会功力尽失,真元散尽,成为一介凡夫俗子,若是身边有高手,暂且无妨,若是没有高手,你随时都有性命之忧。”

    这一下,还真的是把元正给为难住了。

    万一真的倒霉,到了月圆之夜,被随意的一个刺客给堵住了去路,那就有些麻烦了。

    “它应该不会吭食我的气运吧?”元正好奇问道。

    苏仪道:“不好说,到了关键时刻,庚金之虎还真有可能吭食你的气运,不过有一点你大可放心,他吭食归吭食,但也只是在关键时刻吭食,比如说,他要突破了,或是说,他即将化作白虎。”

    “与你气运共享,不过吭食的,他都会还回来的。”

    这样的话,元正就放心了不少。

    元正继续问道:“可有什么办法,让我月圆之夜,不受那个灵魂契约的影响,依旧有着自己的武道修为?”

    苏仪摇头道:“据我所知,是没有。”

    “不过世间事,都不是绝对的,兴许,你走了一段路以后,过一条河,一条河上,刚好就有一根独木桥呢,我不知,师尊不知,你也不知。”

    元正了然于心,神异古怪之事,早晚都要接触,这会儿刚刚好。

    苏仪带路,约莫花费了两天两夜的时间,这会儿,元正是真的迷路了,苏仪手中若是没有寻龙尺的话,兴许,也会迷路的。

    依旧是白雪皑皑,依旧是万物冰封。

    在一个座小山头下面,有一间不大不小的木屋,木屋外面,有劈柴的墩子,也有一把锋利的斧头,劈柴,烧水,做饭,这件事,不是谁都有那样的耐心。

    有一个身高约莫九尺四的壮汉,光着膀子与上身,流露出赤金色的皮肤,花岗岩般的肌肉,身上的血筋流动着虎族的狂暴之血,他拿起了这柄锋利的斧头,开始劈柴。

    木屋里有灶台,他会煮的饭不是很多,就是猎杀其余的猎物,带回来,开膛破肚,去骨拔毛之后,再寻找一些原始的配料炖肉吃。

    以往在鬼谷门庭了,他也吃过鬼谷之地的饭食,和其余的妖兽比较起来,他最大的优点,就是会用火。

    嘭!

    一斧头下去,劈出木柴五块。

    这位身高九尺四的壮汉放下了手中的斧头,一双白金色的眸子,搭配着一张狰狞而又浓眉大眼的脸庞,和一头白金色的披肩狂发,凝望向了那条自己踏出来的小路。

    他认得苏仪,但他不认识元正。

    不过苏仪能带着那少年来,想来,那个少年,也是鬼谷门徒吧。

    蒙金高呼道:“苏仪老弟,好久不见啊,怎么有功夫来到了我这里。”

    苏仪道:“老哥哥莫要见外,我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三言两语之间,苏仪便带着元正走到了蒙金的面前。

    蒙金先是看了一眼元正,对苏仪说道:“这位小弟弟,打眼一看,贵气逼人啊,甚至其贵气凌人啊。”

    苏仪这才介绍道:“这是我的少主,也是我师尊的关门弟子,他叫元正。”

    蒙金闻言,顿时微鞠一躬,做了一个蹩脚的抱拳之礼,说道:“蒙金见过少主殿下。”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