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零五章 黑色雪山
    山门前,银白的积雪,化作层层台阶,一位身着黑色长裙的女子,从最高处的地方,缓步而来。

    这位女子,很是年轻,肤若凝脂,冰肌玉骨,细腰藕臂,可该圆润的地方,真的圆滚滚的风景,看容貌的话,是一张倾国倾城的脸,眸子犹如黑宝石一般闪耀,灵性十足。

    顾盼之际,如一座万年的冰山在微微凝望着人族。

    黑色长裙,将这位女子完美无瑕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她赤足而来,一双精致到了极致的玉足,和洁白的冰雪,有着万千的联系。

    苏仪微鞠一躬道:“好久不见,老朋友。”

    该女子看了一眼元正,眸光更多的是在元正腰间的两柄佩剑上,一柄是凶剑狱魔,一柄是木剑开花,在开花上,眸光多停留了一瞬。

    黑雪问道:“这位是?”

    今日的元正,也身着一袭黑色的锦衣玉带,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垂直,和这位黑裙赤足的女子站在一起,隐约间,还有几分夫妻相,可惜的是,种族真的是距离。

    天境强者,元正见过,自己的师傅就是天境强者,戴着银色的面具。

    这位女子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威压与气息,可仅仅是站在那里,便让人觉得,是一座难以逾越的丰碑。

    苏仪诚信介绍道:“他是我的少主,也是我师尊的关门弟子,他叫元正。”

    元正微微点头道:“见过前辈,还是姐姐?”

    眼角的余光依稀可见,周围有无数的银色豹子,白色豹子,和雪景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在奔腾,奔腾的时候,却没有风声。

    很客观的一点,若是眼前这个黑裙赤足的女子,成心为难元正与苏仪的话,他们两人不管怎么看,都是必死无疑的局面。

    黑雪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元正,轻声笑道:“原来如此,有亲友前来,不亦说乐乎。”

    “里面请。”

    黑雪说话的声音,清脆悦耳,却没有任何的烟火气,真的像是一座黑色的雪山。

    元正倒也没有诚惶诚恐,细算起来,他和秦岭的渊源,也是颇深的。

    黑雪转身,带着苏仪与元正,进入了山门深处。

    这是一座宫殿,有冰雪砌成的宫殿,在这里,一年四季都是冬季,元正和苏仪微微催动真元,才能御寒,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阴寒之力,从四面八方而来。

    宫殿里没有雕梁画栋,唯一的花纹,便是雪花纹理,密布殿宇上方。

    黑雪坐在最高的王座上,这个时候,黑雪化作了一只唯美矫健的黑豹,有些慵懒的躺在了自己的王座上,一双金黑色的眸子,覆盖了整个宫殿。

    苏仪和元正站在下方,这只黑豹,化作人形之后,便是一个极为美丽的女子。

    元正这也是头一次看见,天境修为的大妖当着自己的面,幻化本体与人形,心里忍不住感叹,这天地万物的神奇。

    苏仪说道:“此番前来,是要和您结盟的,人族的大争之世到了,这一次大争,兴许是最后一次大争了。”

    苏仪的话很简短,没有说多余的话。

    重利,对于黑雪而言,没有任何的有货价值,她生活在秦岭里,只需要在这里餐霞食气,便有着源源不断的灵气供他们修行,人族大争之世到了又会如何?

    对于秦岭深处的大妖们,几乎没有任何的影响,顶多,也就是秦岭山脚下会受到影响罢了。

    因为从古至今,还真的没有人将秦岭走一个仔细的。

    元正这会儿温和言道:“不知前辈,意下如何。”

    黑豹凝望元正,到了天境,世间事,都是俗事,人族的皇权霸业,对于妖兽而言,似乎没有多大的影响,或者说,只是对底层的妖兽有些影响罢了。

    黑雪的声音冰冷的有些刺骨:“我本以为,你们两个只是来单纯的拜见我这个老朋友,咱们的家都在秦岭,邻居之间,多多走动,却不曾想到,你们将贪欲和权欲,带到了我的宫殿里。”

    言语间,没有煞气流淌,可周围的温度骤降,刹那之间,元正顿觉自己的丹田与气海,被冰封了。

    木剑开花,流露出微微剑鸣,元正的脚底下,衍生出森罗万象,有奇珍异草,有飞禽走兽,有神话传说,宛若画境,又如真实,场域之力弥漫开来,元正与苏仪三张之内的温度,恢复了正常。

    这时候,黑豹再度化作了美艳的不可方物的黑雪,她横睡在自己的王座上,没有一颦一笑,只是那双眸子,过分的凝望着元正。

    黑雪道:“给我一个联盟的理由?”

    元正道:“我给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无论多么好的理由,在你这里,都只不过是借口罢了。”

    “据我所知,这天下,已经有不少的大妖和人族厮混在了一起,秦岭,的确是一个象牙塔,不然尘埃,可想要在大争之世里,一枝独秀,也没那么简单,到头来,终归还是要和人族联盟,我只是将这件事提前了。”

    “二者,我们也算是邻居,邻居之间,好说话。”

    之前和苏仪商议的时候,没有商量出一个结果。

    大妖寻常而言,在乎的是一个精气神,思维观念,和人族是天差地别。

    黑雪饶有兴致的问道:“你的佩剑,都很是不俗,可我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要和你结盟?你不过元境,尚且孱弱,和你这样的少年结盟,怎么看,都有些轻浮。”

    元正从善如流道:“正因为我是少年,姐姐兴许才会和我结盟。”

    黑雪道:“此话何解?”

    元正道:“上了年纪的人,太多算计,精气神而言,姐姐的风采,艳冠天下,可勾心斗角这些世俗之事,姐姐难免就要落於下风了,而我是少年,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

    “少年有朝气,少年有真心,少年有年华。”

    黑雪凝望元正,意味深长的说道:“你是鬼谷正统传人,此话说出来,也不怕贻笑方家?”

    这世上,还有谁比鬼谷一脉的人,更精于算计?

    好像没有了。

    元正自己都笑了,呵呵笑着,声音清越动听,传遍了整个冰雪圣殿……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