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零四章 上山
    大雪封山,千里银装。

    清早,元正和苏仪吃了两屉热腾腾的包子,喝了三杯大红袍,还吃了一个烤地瓜。

    摸了摸肚子,暖洋洋的,整个人精气神有些慵懒,形散神不散,拜月山庄里,小静秋没事儿就开始清扫积雪。

    对于清扫积雪这件事,小静秋格外的来劲儿,南方姑娘,对于雪景,有着天然的好感,觉得雪花纯净洁白,是这世上最美好的事物之一。

    元正和苏仪这一次是轻装上阵,各自骑着万里烟云照与三眼牛,如仙人要去拜访朋友般,离开了拜月山庄。

    小静秋知道师傅这一次是要出门干正经事情的,故此,小静秋也没有缠着师傅,和单容琢磨了一段时间剑道以后,小静秋又觉得自己眼界与剑道开阔了不少,本来想找个机会,让师傅指点指点的。

    眼下来看,这个机会不是那么好找的。

    离开拜月山庄以后,元正和苏仪便直接上山了。

    大山里,积雪极厚,山脚下,已经过了膝盖的位置,山中到底如何,元正不知。

    冬藏,多数妖兽们也不会轻易出动,窝在自己的洞穴里,或是领地里,在冬季之前,多数妖兽要么选择了闭关,要么便将过冬的食物,提前准备好了。

    少数妖兽倒是喜欢在冬季出没。

    如雪猿,冰蚕,银鹤等,不过秦岭外围地区,倒是很难看见这些妖兽了,这些妖兽通常也是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出动。

    上山的路,对于拥有顶级坐骑的人来说,不是多么的苦难,若是让寻常百姓,在冬季上秦岭,那可真是要了老命。

    苍松劲柏,也成了一桩桩雪树,与其余凋零树叶的参天古树,也没有什么两样。

    环境恶劣到了一定程度,反而是一种规律额。

    元正好奇问道:“师兄在秦岭居住多年,可曾将秦岭大大小小的地方都走过一遍?说实话,我也想要知道,大秦的龙脉,到底有多大。”

    苏仪道:“没有,鬼谷之地,是妖兽们不会轻易靠近的地方,秦岭之大,兴许除了师尊知道,这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了,我也不知道,只是以前跟着师傅在秦岭里寻找药材的时候,有幸见过几头大妖。”

    元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师兄都不知道,那就说明秦岭之大,是无法斗量的。

    不知不觉间,进入了秦岭深处,积雪极厚,已经越过了人的胸膛,普通人来到这样的地方,不说是寸步难行,可以说是寸步都不行。

    往远处看去,天地间,一片苍茫,雪花如刀,覆盖一层又一层,将天地众生,视若无物,任性而又美丽。

    元正问道:“我们这一次去见的大妖,是何等大妖?可知根知底。”

    在山下的时候,元正没有问这个问题,也不是担心隔墙有耳,元正就是憋住一口气,等到上山了在问,这也是一种修行,口乃心之门户,不可轻易打开。

    苏仪的三眼牛也好,元正的万里烟云照也好,都是驾雾而行,武道修为过了象境之后,基本上已经不受四季轮回的约束了,到达道境之后,是彻底不用受四季轮回的约束了。

    这指的是肉身,至于道与法,哪怕是天境强者,也始终受着四季轮回的约束。

    苏仪拿出寻龙尺,开始找路。

    这一次,元正没有嘲笑自己的师兄。

    秦岭里面,迷了路,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秦岭看似亘古不变,实际上,或大或小的山川,一直潜移默化的转移自己的位置。

    当初,大周皇室成员,可以力尽千难万险,绘制出玉虚山脉里的地图。

    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谁能将秦岭的地图可以绘制清楚。

    这里有些什么山,什么河,什么古怪,深处的秘密,又是怎样的尊荣,大秦皇室不知道,苏仪也是投石问路,哪怕这条路,苏仪曾经走过,可一条路,也有着自己的脾气。

    苏仪这会儿应道:“我们第一个去找的,就是一头豹子,天境修为,名曰虚无之豹。”

    “是一身修为惊天动地的大妖,在秦岭深处,有着不可小觑的影响力。”

    “说是一头大妖,但实际上,功参造化,已经化为了灵兽,朝着神族的领域进化当中。”

    神族,听到这话,元正好奇问道:“师兄,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明吗?举头三尺有神明,可我举头了无数次,也没有看见神明。”

    苏仪无奈笑道:“若是神明能够被你看见了,那就不是神明了。”

    “这个世界上,是真的有神明,也可称之为天道,可以感受得到,却又触摸不到,如今你修为尚浅,等你什么到达了天境修为,就会明白举头三尺有神明是个什么意思了。”

    “神族,也是真的存在,秦岭深处的某头大妖,兴许这个时候,已经成为了一方神明。”

    “人族当中的天境强者,最强的那两三个人,兴许,也到达了神的境界,只是不显山不漏水罢了。”

    说到这里,元正更加好奇了,问道:“咱们的师尊,算不算是一尊神明?”

    苏仪愣了一下,寻龙尺发出响亮的金戈之音,前方,一座偌大的雪山高耸入云,雪山之下,有着两尊巨大的白银雕像,雕像的主体,是豹子。

    两头守山豹,抬起头凝望天宇,漠视前路,透出古老的空幽之感,哪怕明知道是雕像,可还是让人心里忍不住的发毛。

    元正是第一次来这里,心中大受触动,比第一次看见腾蛇的时候,还要受触动。

    苏仪这会儿应道:“师尊,是一尊神明,起码有着神族的血统,可具体的,我也不太知道,总之岁月漫长,以后你也许会慢慢知道的。”

    听到算是这话,元正心里便大概有一个答案了。

    临近虚无之豹的山门前,苏仪和元正肉眼可见,一头头矫健的雪白如玉的豹子,融化于美丽的雪景当中,来回穿梭,有若无物。

    有些豹子头上有独角,有着豹子脚掌有祥云,说不尽的神秘。

    单论武道修为来看,这些雪白的豹子,随意一个,都可以将元正打的满地找牙。

    苏仪高喊道:“老朋友,好久不见!”

    其声音,震荡天宇,传荡山川大河,覆盖方圆千里之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