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零三章 雪花人心
    一月后。

    入冬以后,迎来了一场初雪,初雪下的不是很大,勉强给大地盖上了一层单薄的白色被褥。

    初雪,是浪漫的季节。

    有人说,盛夏时节,去勾搭小姑娘的话,最是惹火,因为盛夏的时候,姑娘家穿的比较少,略微眉目传情一二,便可得见白云朵朵。

    小年轻一般都喜欢在盛夏时节勾三搭四的,凉快的同时,也有助于上火。

    可初冬季节,初雪下来之后,人们的心也就自然地静下来了,上了年纪的人也会感慨,又是一年要到头了,思量着明年的事情。

    年轻人觉得,初雪的时候,一起在雪地里留下彼此的脚印,也是一件乐事,心静下来之后,更能够心平气和的说说话,以前不明白的意思,也就慢慢明白了。

    李尘和千华便是这样,在苍云城郊外的某块空地里,沿着雪路浪游,虽说没有手牵手,可两人并肩而行,駮马与万灵鹿跟随在后面,岁月静好,温暖如初 。

    没有情人的人们,则是想着三五好友聚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孩童们也会在自家的火坑里,烧地瓜吃,童趣蔓延。

    对于为人主上的元正和尉迟阳来说,今年的这个冬天,可能不是那么的好过了。

    马儿过冬的草,尉迟阳虽说早已经准备好了,可仍然需要妥善保存,细节之处,还得小心翼翼,人多了热闹,人多了操的心也多。

    云端之巅里有不少人心里已经开始惦记着拜月山庄的战马了。

    便是高野,王楚这样的人,对于那威武雄壮的龙鳞马,内心深处也是念念不忘。

    傅玄黄也是如此,打算训练一支类似于武王府龙骑军的精锐骑军,至少需要两千龙鳞马,唯一比较尴尬的地方在于,两千龙鳞马倒是有,却没有两千象境高手。

    细算起来,云端之巅与拜月山庄加起来,在江湖帮派的这个范围里,算得上是人多势众,可从质量上来看,还真的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因为说实在的,真的没有极为过硬的高手。

    白卫还在苍云城,白卫什么时候会离开苍云城,元正不知道。

    不过元正知道,白卫一旦离开了苍云城,元正的风险将会上升很多。

    到现在为止,也不清楚白卫的武道修为,可自家的地盘里,有着一个挑大梁的大剑神,任何一个人,心里都是非常实在的。

    拜月山庄东南角的灶房里,有一张大桌子,有一个火坑。

    商静秋在火坑里操心着烧地瓜的事情,单容和柳青诗则在灶台上准备着煮火锅的菜肴。

    元正和尉迟阳倒是闲散人,自由人,什么事情都不用干。

    周围的雄山大川里,有许多质量颇高的斥候扎堆,便也意味着,元正手底下的谍报机构,将会遇到不少的阻碍。

    柳青诗在这件事上道了,可柳青诗的触手,也不敢离开了苍云城的范围,一旦离开了,便会和大魏的铁钩正面撄锋。

    说难听一旦,云端之巅的谍报机构和大魏铁钩比较起来,真的是云泥之别。

    之前元正,尉迟阳,李尘都曾清理过大魏的钩子,可那是云端之巅的上层高手亲自出手,而让下面的人去处理这些事,自然是有些无力了。

    别的不说,姑且说经验。

    清水阁的成立,真的清水啊,自家的谍子们,一来是武道修为不够,二来也是临时拼凑出来的,不成体系,和训练有素的铁钩比较起来,谁上谁下,一目了然。

    元正和尉迟阳倒是不害怕这种事情,可这两个人,明显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安排,不可能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铁钩上。

    更让元正和尉迟阳欲哭无泪的事情在于,铁钩只是其次,霸州和灵州境内,出现了两股军旅。

    都是正儿八经镇守一方的将军,武道修为均在元境以上说话,手底下的将士们,不说是身经百战,也差不多了,起码在战场上,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如此对比一下,元正和尉迟阳就像是两头小绵羊,而霸州和灵州的军旅,就是两头大尾巴狼,实力相差过于悬殊。

    犹如一个孩童,在老虎的眼皮子底下玩闹一般。

    很难想象,元正若无武王庶子这个名头挂在身上,这会儿真的是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灶台上,单容与柳青诗的分工颇为明确。

    单容清理肉菜,柳青诗清理素菜,颇有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在里面。

    自从得知元正将柳青诗带回了苍云城之后,单容也没有多说什么,因为这是元正自己的事情,她也不关心元正和柳青诗如今到底是一个什么关系。

    不过柳青诗的为人,单容还是比较欣赏,并不只是王府里的花骨朵,起码掌管清水阁以后,还是替云端之巅挖掘出了不少人才。

    对外,没有一战之力,对内倒是精气神十足,提高了云端之巅整体的质量。

    别说是柳青诗了,哪怕是元正和尉迟阳,对外,也是真的没有一战之力。

    单容和柳青诗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这两个姑娘,都不是擅长话术的姑娘,单容也不知道柳青诗用钻肉的鞭子将元正给暴打了一顿,就算知道,单容也不会在意这件事。

    因为这两个人的事情,真的和单容没有什么关系。

    菜清理好了,开始倒油,放入佐料,倒入清水,大火开烧。

    小姑娘在火坑里有火钳刨了两下,顿时,地瓜的香味飘散了出来。

    有些时候,人真的是想要吃地瓜,因为地瓜的味道,也的确是不错。

    可有的时候,人也不想吃地瓜,纯粹只是享受一下烧地瓜的乐趣。

    小姑娘也不怕脏,给元正剥好了一个地瓜,递给元正,声音软绵的说道:“师傅,吃地瓜了,我的手艺不是很好,师傅也不嫌弃。”

    元正看了一下这个剥好的地瓜,柔和笑道:“傻姑娘,烧地瓜这种事情,需要的不是手艺,而是眼色,你的眼色不错,这个地瓜卖相还是不错的。”

    商静秋嘻嘻的笑了起来。

    尉迟阳在一旁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这屋子里的女人,好像都和元正有关系,这种古怪的氛围,让尉迟阳觉得有些膈应,可他也没办法说。

    对于男女之事,尉迟阳没有什么经验,尉迟阳也不需要什么经验,他若是想要一个长得漂亮的姑娘给自己按摩洗脚暖床,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

    反而这种文火慢炖的事情,尉迟阳也没有那个耐心。

    兴许,是尉迟阳还没有遇见能够让自己怦然心动的女子。

    商静秋呆头呆脑的样子,也感化了单容,经常去找单容姐姐讨论剑道。

    这件事元正起初不知道的,不过自从知道单容也很喜欢自己的徒弟,元正的心里也是说不出来的高兴。

    单容柔和的看着商静秋问道:“你烧了几个地瓜,你师傅有的吃,我们没得吃,就不好看了。”

    小姑娘一脸严肃的回道:“我们五个人,我就烧了五个地瓜,给师傅吃的那一个,是最小的那个,大货都还在后面呢。”

    元正呵呵笑了,小姑娘整日在拜月山庄里混着,身上有了一股不太成熟的江湖气,不过这种江湖气,小姑娘只在自己人身边才能展示出来。

    单容很是怜爱的摸了摸小姑娘的头,铁锅里的水开始沸腾,商静秋和单容开始下菜,火锅的香味已经开始飘散开来。

    这个漫长的冬季结束之后,便会迎来真正的多事之秋。

    元正说道:“我给我的师兄写了一封信,师兄也没有回复我,估计过上几天师兄就要下山了,我在想,花椒与茴香已经进入了心境,师兄这会儿的武道修为,估计距离心境也不是很远了。”

    “说不准,已经到达了心境。”

    尉迟阳蔫坏笑道:“如此一来,你心里就开始惦记你的师兄了,傅玄黄和李尘,虽说是咱们这个阵营里挑大梁的人物,可他们和我们几个一样,都还没有成长起来,遇到了扎手的硬点子,毫无疑问,是败北的下场。”

    “等到你师兄来了,你悬在心里的那颗石头也就放下来了。”

    “花椒与茴香姐姐,最近这段时间,又进入了闭关状态,出关之后,你的身边等于是有了两个铁打的护卫,出门在外的,你也不害怕别人找你的麻烦。”

    “可话说回来,花椒与茴香姐姐只是你的剑侍,他们可以护住你的安全,却无法护住整个云端之巅的安全,等到你师兄下山以后,你就可以放开手脚的大干一场了。”

    “苏仪师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会,无所不精,一旦在苍云城扎根的话,哪怕是和大秦铁骑正面一战,想来你心里也有着很大的底气。”

    说来也怪,往往一个人的底气,来自于身边的人。

    元正看了一眼铁锅,豆腐已经能吃了,说道:“赶紧吃火锅吧,别废话那么多了。”

    尉迟阳哈哈大笑,动了筷子,小姑娘则将火坑里的地瓜全部翻了出来,放在火坑的边缘地带,待会儿谁若是觉得火锅的味道过于辛辣,还可以吃个地瓜,暖暖嘴巴与胃口。

    这样的搭配,也还是不错,挺会生活的。

    吃火锅的过程里,单容和柳青诗几乎不怎么说话,小姑娘坐在两个姐姐的中间,调节气氛,虽说有些想家了,可身边有师傅,有大家陪伴着,小姑娘想家的情怀也不是那么的浓郁。

    本来修行剑道是枯燥的,可是有师傅和单容姐姐指点自己的剑道,小姑娘反而觉得,修行剑道是一件特别有趣的事情,也是一件特别有搞头的事情。

    谁心里不想着自己会越来越强,越来越强了,对于一个拥有赤子之心的小姑娘来说,也是一件越来越开心的事情。

    元正说道:“虽然我不愿意去干这件事,可这会儿,也不得不去考虑一下这件事了。”

    苍云城地势狭窄,属于人间的夹缝。

    虽说有云端上城这个进可攻退可守的风水宝地,还有拜月山庄可以倚重,可说到底,地势上而言,占不到什么便宜,也不会拥有外援。

    古往今来,但凡是立事的人,都会在外援这件事下不少的功夫。

    打铁还需自身硬,这话虽然说得不错,可若是没有外援,终归也是孤掌难鸣。

    别的不说,让灵州的那个将军,率领一支劲旅进攻苍云城,元正和也抵挡不了多长时间,阵前厮杀这种事,对于江湖帮派来说,是极为陌生的。

    军阵配合,主帅掌旗,傅玄黄这个兵家传人已经尽量在做这些事了。

    可时间太短了,傅玄黄临时组建出来的军伍,也不会是正规军的对手。

    便是李尘,也聚集了两千好苗子,统一的安排上了甲等战马,极个别人,还拥有着龙鳞马,李尘和傅玄黄不一样。

    傅玄黄操练军马,那是真的讲究章法的。

    李尘操练兵马,说白了,就是照着兵书阵法上的内容照搬,很不成熟,不过李尘加入了自己的许多想法,操练出的兵马,阵仗看上去倒是整整齐齐,铁甲森森的。

    实战能力,眼下来看,还有待考量。

    尉迟阳说道:“秦岭是大秦的龙脉之地,可秦岭也有许多大妖怪,你想着和秦岭深处的大妖联合,如此,便可形成掎角之势,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就可以进入秦岭深处,再度建立自己的第二故乡。”

    “我虽然距离秦岭很近,可秦岭深处的大妖,我还真的没有见过,听说有些大妖怪,已经能够幻化成人形了,不愿意参与人族之间的战事。”

    “大妖通常都不出世,一旦出世,便是天下震动。”

    “你这个主意,听上去倒是不错,若是有一支妖族大军可以使唤的话,到时候无论是和大秦铁骑,还是大魏劲旅,你心里有底气不说,还有相当大的把握,能够胜了。”

    “可这个名头虽然响亮,却很难施展。”

    元正苦笑连连,没有多说什么,鬼谷之地,五脏殿里的食材,多数都是妖兽的内脏,别的不说,光是自己的万里烟云照吞了秦岭深处的飞黄之气,这件事,就已经得罪了不少的大妖。

    妖族和人族联盟,这种事明面上是不会发生的,可从李尘得来的情报来看,深山大泽了,已经有许多斥候和谍子,和妖族走在了一起,相互利用,至于背后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利益分配,暂且不好说。

    寻找盟友,自然要给盟友心动的筹码,元正这里的筹码,还真的没有。

    腾蛇之血固然不错,可就那么多,而且元正也不打算将腾蛇之血当做交易的筹码。

    真金白银这东西,对于人族来说,那是万金油,十分的好用。

    可对于妖族来说,真金白银,其实也不过粪土一堆。

    所以,这才想起了自己的师兄苏仪,其实元正这会儿是想要回鬼谷之地看一看的,询问一下自己的师傅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可是鬼谷子的心思,元正这个当徒弟的人,也是真的不知道。

    既然师尊都没有说什么,元正也不好意思回鬼谷之地。

    鬼谷子的智慧,到底大到了什么程度,元正猜测不出来,世人也猜测不出来。

    有些时候,元正有心无力了,都会想起鬼谷子,当做自己的精神支柱,想着背后还有这么一个厉害的师傅,心里也会莫名的上升出一股自己都说不出来的底气。

    这也算是另类的心理安慰了。

    可和秦岭大妖打交道,对于元正来说,已经是必须要去做的事情了,若有一支妖兽军团可以使唤,那真的是硬气的不要不要的。

    甚至,完全可以让尉迟阳放弃拜月山庄,进入秦岭南麓,周围的大妖臣服,光是想想,都是一副激动人心的画面。

    元正也只是这样想想了。

    别的元正不知道,可有一件事元正是很清楚的,秦岭之大,难以想象,根据花椒和茴香所说,秦岭深处,还有不少的秘境空间,类似于北海秘境。

    并且,也是真的有修为惊天动地的大妖,抵达天境的大妖,也有不少。

    甚至,某些妖族,还真的有了真龙血脉,所向睥睨,只不过,很少出世。

    火锅吃完了以后,元正便回到了书房,开始处理政务。

    小姑娘商静秋则跟着单容师姐,去了后山的那个木屋,两个姑娘家搭伴儿,说说话,聊聊天,也是颇为不错的,只是两个人到底研究什么剑道,元正不太清楚。

    单容师姐的武道修为,也是一日千里,自从静下来之后,单容也是不能免俗的,在武道修为这件事上,将从前走过的路,重新在走了一遍。

    太鸾,已经很久不曾出鞘了。

    初雪是越来越大了,苍云城的初雪其实不是多么的美丽。

    江南的初雪,才是真的美丽,可惜啊,江南那个地方,不是一个会经常下雪的地方,哪怕是隆冬腊月里,江南某些地方,还是四季如春的模样。

    再过不久,就是年关将近了。

    可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过年反而是一种心理折磨。

    因为根本就不知道,要去哪里过年会比较好。

    就像是钟南一样,一把火烧了老家的房子,回家过年和亲戚们见见面,对于钟南来说,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对于西蜀双壁来说,好像也有些勉强,也只能和将士们在一起过年了。

    人多热闹了,可热闹的极致,便是孤单。

    有人怀念自己曾经的挚友,和父母双亲还有自己的子女,可惜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元正也想要回武王府过年,可苍云城这么大的一个摊子,元正还得亲自打理。

    于风雪之中,一位身穿紫色道袍,头戴紫金冠的道士,从苍茫雪色之中,走下秦岭,来到了拜月山庄,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元正的书房里。

    这一次,手里依旧拿着寻龙尺。

    转动不停,发出金戈之音。

    看见师兄来了,元正立马放下了手中笔,亲自给苏仪搬来了一个椅子,并且给苏仪倒了一杯热茶。

    殷勤的说道:“盼星星盼月亮的,终于把师兄给盼来了,真的是不容易啊。”

    苏仪端起茶杯,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元正的面前,武道修为更上一层楼,这一次,元正还是真的感觉不出来师兄的武道修为究竟到达了何种地步。

    开口问道:“据我所知,我第一次遇见花椒茴香的时候,以为她们两个撑死也就是道境修为,结果后来我才知道,她们在化境,如今到达了心境,现在,师兄的武道修为,到达了何种境界,还希望师兄不要和个姑娘家一样,羞羞答答,遮遮掩掩的。”

    苏仪咪咪笑道:“你猜。”

    元正淡然道:“我真的是猜不出来啊,对了,师尊一个人在鬼谷之地,可还安好,今年过年,我们是不是要回去好好拜访一下,给师尊煮一顿和和美美的年夜饭?”

    苏仪摇头道:“这就不必了,师尊功参造化,早已经不食人间烟火了,只要你在外面好好地,师尊的心里便也会好好地。”

    “这一次,你这么着急呼唤我下山,究竟所谓何事?”

    元正这才说道:“我想要和秦岭深处的大妖联盟,多一个朋友,就等于多了一个靠山,以师兄的眼光来看,此事,可行否?”

    苏仪放下了茶杯,故作掐指一算的模样,然后和善笑道:“以前倒是不行,现在应该是可以了。”

    元正一脸疑惑道:“师兄此话何解?”

    苏仪道:“如今你修炼诸侯剑已经略有小成,便说明,你经得起世俗权力的诱惑,让你和大妖结盟,你也不会飘飘然,迷失自己的心智。”

    “此外,之前的佩剑开花,一直不曾出鞘,头一次出鞘,就给了传说中的腾蛇一个下马威,想来许多大妖,也忌惮你手中的木剑开花,若是好好说的话,这件事还是可行的。”

    “不过秦岭南麓那里,虽说是一个风水宝地,可苍云城这个地方,终归都是大秦铁骑的战利品,拜月山庄那里有自己的人脉,暂且无妨,而你的云端之巅,也不适合留在苍云城了。”

    “明年云端上城竣工之后,你必须要进入云端之巅,将尉迟阳留在外面,当做云端之巅的眼睛。”

    “此外,你还得要去做更重要的一件事。”

    说到这里,苏仪故意停顿了一下。

    元正问道:“什么事?难不成是将自己的诸侯剑彻底修行大成吗?我心里也想,可我做不到啊,这件事真的急不来。”

    苏仪摇头道:“剑道修行,需要的是日积月累,不过你的《本经阴符篇》只是修行了盛神之法,养志之法和实意之法,其余的分威散势等,你还没有下手。”

    “这件事你要抓紧了,以前你事务繁忙,忽略了此事,心境也不允许你修行《本经阴符篇》,可这会儿,你必须要好好的考虑一下这件事了。”

    “为人主上,为名为利都是正常的。”

    “可你也要明白,为人主上,其实图的就是更高一层的精气神与情怀。”

    “《本经阴符篇》一旦大成的话,若是不出意外,你应该能到达心境,随后,你便有了修行天子剑的基础。”

    “当然了,那也只是基础了,仅仅是诸侯剑,你都已经心力交瘁了,等你修行天子剑的时候,你才会明白,寂寞的极致是什么。”

    元正眉头微皱,《本经阴符篇》单个的篇幅拆开来看,有助于提神醒脑,开发自身潜力,增加气运根骨,可若是合在一起的话,那也是一部绝世功法。

    真的修行大成了,元正也有底气成为江湖高于庙堂的那一类猛人。

    元正沉声道:“这件事,我会在这个冬季开始下手的,也不能再拖了。”

    苏仪笑道:“你所说的招揽大妖一事,我也替你想过了,大妖的武道修为,那是惊天动地的,举手投足之间,山崩地裂,日月无光,可焚天煮海,可躯干成片的太古神山。”

    “以你的姿态,云端之巅里良莠不齐,就算你接触到了大妖,心中底气还是不足。”

    “这一段日子,就好好的修身养性吧,等你的精气神攒够了,我在带着你去见识那些大妖。”

    元正一脸迷惑的说道:“难不成咱们鬼谷一派,还真的和秦岭深处的大妖认识?”

    苏仪道:“和你想象中的一样,所有的大妖,对我们鬼谷一派,充满了深深的敬畏,甚至些许大妖,还有咱们鬼谷一派的人情。”

    “可说白了,那一份人情,不是你我的,而是咱们师尊的,若无咱们师尊,所谓的鬼谷一派,也不过是一个银枪蜡样头,经不起推敲与摧残。”

    “师尊这一次不会替你说话,妖族和人族不一样,没有那么多的裙带关系,也没有人性可言。”

    “大妖承认的是咱们的师尊,而不是你我。”

    “到时候去了的话,尽量让你的开花出鞘,若是开花能够出鞘的话,什么事都好说,若是开花不能出鞘的话,就有些难办了。”

    武力震慑,对于妖族来说,才是最好的震慑。

    打得过,就可以为所欲为,打不过,就是被人家为所欲为。

    开花出鞘,这还真的要看开花自己愿不愿意,上一次开花出鞘,是开花主动地。

    可元正的实力,虽说到达了元境,还是没有足够的力气拔出这柄木剑,如今顶多也就是不让狱魔趁虚而入了,可也不敢释放出狱魔的剑灵,说多了,都是糟心事。

    元正苦笑道:“也就是说,这一次去和大妖会面,完全就是靠天吃饭?”

    苏仪淡淡然道:“差不多就是这样了,不然你还想要怎么样。”

    元正摸了摸脑瓜子,有些无语,不过苏仪师兄来了以后,自己反而是有了大把的时间去修身养性了。

    苏仪来了之后,这个书房,就可以让给苏仪了。

    元正则是去了自己的密室,开始打坐运功,调息内府,这一段时间,先天阳气恢复的虽然不多,却也让元正的精气神上来了不少。

    冬季藏锋,家人团聚。

    初雪过了不久之后,大魏北方,又迎来了一场鹅毛大雪。

    风雪漫京城,秋后殿试结束了,衣冠士子们,大获全胜,也只有一两个寒门士子,在地方上谋得了一官半职。

    不过这一次的秋后殿试,当今陛下还是很讲良心的。

    对于寒门士子的安排,也颇为到位,才华学问实在是不入流的那种,当今陛下打赏了一笔回家的盘缠,足够回去盖房子娶媳妇,还有余款去做别的事情,日后是成龙还是成蛇,均看机缘造化。

    而多数大体上看得过去的寒门士子,当今陛下也没有让他们失望,虽说正经的官职是没有办法给他们了。

    不过还是将多数的寒门士子给安排到位了,或是去某位大臣的府上成为食客,或是去军伍之中,当一个军师,因为有些寒门士子,也的确有儒将风采。

    起码日后有了一个铁饭碗,秋后殿试成绩如何,姑且不说,这些寒门士子也对得起寒窗苦读十年了。

    接下来,多数寒门士子是真的要看机会了。

    衣冠士子大获全胜不假,可里面的水货也不在少数,当今陛下还有可能走的是先扬后抑的路子,某些衣冠士子为官之后,政绩不理想的情况下,也会被撤销官职。

    这是大争之世了,文官勾心斗角和徇私舞弊的空间没有太平年间那么大了。

    陛下如今是要看武将的脸色,而不是文臣的脸色,至于文臣用软刀子互相残杀也好,结党营私也好,陛下有的是办法从中调理,或是直接制衡一二。

    说白了,秋后殿试,是当今陛下给世家大族们的一份善意,可世家大族们能不能把握好这一份善意,就要看本事大小了。

    本事不大的话,那也无所谓,许多优秀的寒门士子,其实当今陛下,也还是记在心里的,等到了一个合适的契机,搞不好,还真的有大规模的寒门士子鲤鱼跃龙门,一飞冲天呢。

    风雪漫京城,多数纨绔子弟和衣冠士子都在青楼里窝着,一来可以欣赏皇城的雪景,二来,要是冷了的话,被窝里还有温香软玉暖着呢,横竖都不将就,横竖都是讲究。

    曾有一个不得志的寒门士子,在许多年前说过一句流传甚广的话。

    “那一年,风雪漫京城,那一天,我出门没穿裤衩儿,那一夜,也不知道是谁伤害了谁。”

    此话在市井之中,青楼之中,经久不衰,每年冬季,都会有人把这话拿出来炒冷饭。

    其实那个寒门士子,也不是别人,就是闻名天下的大军师陈煜。

    这话是陈煜说的,却没有人知道。

    因为人们跟在乎这句话内在的涵养,并不在乎说这句话的人到底是谁。

    瀚州的雪,也下得很大,银装素裹,千万里,尽是苍茫白雾。

    终归,一件让大魏无数人上心的事情给定下来了。

    腊月初五,初五是月忌,不宜出门,就在这一日,武王府张灯结彩,大摆宴席,武王麾下六骁将尽数到位。

    大军师陈煜身着盛装,亲自主持大局。

    武王元铁山当众宣布,立嫡长子元青,为世子。

    这日后,谁要是看见元青了,就真的要称呼一声世子殿下了。

    这只是武王府里的典礼,待得明年开春之后,将会在瀚州最大的演武场上,举行盛大的世子典礼。

    武王世子一位定下来之后,齐冠洲也不是多么的高兴,也不是多么的落寞,他坐在寄建功的旁边,寄建功倒是无所谓,大吃大喝,大鱼大肉,时而击节赞赏,时而起哄。

    要让武王世子,手握御龙戟,当做与前辈将军们,进行演武切磋,验证一下武王世子的成色究竟如何。

    场面的事,元青也不拒绝,既然前辈们都有这个意思,其实元青心里本来也是这么想的。

    当然了,演武切磋,那也是同境界一战。

    元铁山深知,同境界一战,估计也就寄建功能有一些搞头,剩下的五个人,还真的不是元青的对手。

    热闹归热闹,演武场上,虽不至于飞沙走石,山崩地裂。

    却也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一招一式,都华丽至极,所有的真元气浪,化作了漫天盛放的烟花。

    元铁山和陈煜站在最高处,看着演武场上的热闹,陈煜还是那一副方头大脑小眼睛的喜感模样,沉稳厚重的,笑的合不拢嘴。

    元青,字天盛。

    陈煜对元青,内心深处也是有着很大的期望,天盛这个字,元青是能扛起来的。

    元铁山是真的有些落寞,武王府里这么热闹,可自己的小儿子不在这里,早年间,小儿子虽说是纨绔子弟,喜欢热闹,更喜欢制造热闹和麻烦,可人还在元铁山的眼皮子底下。

    本来想着,等到正儿及冠之年的时候,再将武王世子一位传给元青,可眼下来看,是真的来不及了。

    明年入秋,元家的三个儿子,搞不好都要出现在战场之上。

    也不知道小儿子自己一个人,在那阴冷的苍云城里,过的怎么样。

    这会儿,元青一个人实在是经不起六骁将的车轮战,元麟提起名剑子午,给大哥助阵去了,这一下子,引来了满堂彩,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的这个局面,最是激动人心。

    对于一个王侯之家来说,世子一位落下之后,没有经历厮杀,没有血腥,兄弟和睦齐心,真的是天大的造化了。

    陈煜知道元铁山心里有心事,另一边,秋华王妃和姜灵,颜夏语,也是在远处观望着那两兄弟在演武场上的傲人风采,虽然没有笑出声来,可心里已经笑出来了。

    陈煜安慰道:“不要多想了,正儿一个人在苍云城,搞不好比咱们还要热闹呢。”

    元铁山愁眉苦脸道:“他在苍云城,估计这会儿也合计着自己的大事情,想外援怎么来,应该如何排兵布阵呢。”

    陈煜忽然间说道:“实不相瞒,等到过年之后,我就打算将我儿子贵儿,也安排到苍云城里,他们两个小家伙从小到大玩的虽然不算多好,可也算是自己人,有些默契,贵儿的一些奇技怪巧,我没办法理解,可正儿未必就不能理解了。”

    元铁山瞪大了眼睛,看着陈煜,心中感动万分。

    陈煜一看这阵仗,立即说道:“你可不要这么看着我啊,贵儿不是一个武夫,也不是一个文人,二不挂五的,在咱们这里,若是安排的过于到位,许多心中必然不服,甚至会乱了咱们的风气。”

    “可去了正儿那里,陈贵不但可以大展宏图,相对而言,也能混一个不错的位置。”

    元铁山柔声道:“军师这份心意,过于厚重,如十万金山般,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啊。”

    陈煜道:“这说的哪里的话,大争之世,来了就来了嘛,有什么大不了的,父子不传道,我也不知晓如何教导贵儿,不过苍云城那里人才济济,能人异士,也不在少数,他去了,对他也是有好处的。”

    “在最危险的地方看风景,何尝不是人生的升华与洗礼。”

    大争,就要是要争一下。

    元铁山道:“你要明白,贵儿一旦去了苍云城,你们父子之间,还会不会再团聚,都是两说之事,便是我,也不知道下一次看见正儿是在什么猴年马月上了。”

    “考虑清楚。”

    陈煜老成的应道:“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笼子里了,我们大魏这个门面,能支持多久,你我都不好说,兴许可以是数百年的连绵混战,兴许,三五十年,也就耗尽了气数。”

    “大秦铁骑,可不是开玩笑的。”

    “你我之间,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保家卫国,是首当其冲的。”

    “可若是可以恰当的安排一下子女的第二去处,也未尝不可。”

    “说难听一点,你我要是真的在战场上当了短命鬼,起码,还有另一支队伍,可着劲儿的浑水摸鱼呢。”

    元铁山终于笑了,看着演武场的两个嫡子,明年秋季,他们也要上战场了。

    虽说心里不愿意,可也不得不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