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零一章 弃之
    大梁城,忠显王府。

    都说王侯之家好,对于丫鬟仆人们来说,其实也不错,起码比其余大户人家的丫鬟仆人的身份高出来很多。

    柳茵,在王府三十个丫鬟里头,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丫鬟,既没有混个领头的位置,私底下,和其余丫鬟们的交情,也只能说是稀松平常,人脉一事,更是遥不可及。

    多数王侯之家里的丫鬟,其实都源自于皇宫里的宫女,被当今陛下赏赐而来。

    与其说是赏赐而来的仆人,还不如说是安插在王府里的眼睛。

    不过有两个王爷王府里丫鬟仆人和皇宫没有关系,这两个王爷就是武王元铁山和忠显王柳苍岳。

    柳茵年过二十,模样而言的话,也很平常,和其余俏丽的丫鬟们比较起来,柳茵占下风。

    王府里的护卫,和其余的将士们,平日里都喜欢和丫鬟们插科打诨一番,柳苍岳知道,但也不会去说,反正丫鬟们也是人,也是有爹娘父母的。

    若是手底下的将士们,看上了哪个丫鬟,柳苍岳也不介意赐婚。

    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

    这样的例子在忠王府里已经发生了多次,今年开春的时候,便有一位小统领,娶了忠显王府里的丫鬟为妻,还是正室,柳苍岳亲自主持了整个成亲典礼。

    不过那个丫鬟,属于管事,模样俏丽,心思玲珑,介于小家碧玉和大家闺秀之间,对于一个小统领来说,能有这样的一个妻子,也还算是不错了。

    如此一来,王府里许多丫鬟们,日后不出意外,都是嫁给柳苍岳手底下的将士们。

    成亲之后,王府还会拨出一笔银子,用作赏赐和嫁妆。

    这也是柳苍岳深得人心的原因之一。

    可这样的好事儿,注定是落不到柳茵的头上的,因为柳茵长得不是那么好看,其余的丫鬟们,不敢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多少也都会一点,能够识文断字。

    柳茵就不一样了,她认识字,但认识不多,可斗大的字不认识的比较起来,柳茵还能算是一个女士子,可和其余的丫鬟比较起来,柳茵就像是泥土,那些丫鬟们,就像是天上的彩云。

    丫鬟们的世界里也有江湖,今天这个丫鬟被那个将军给多看了一眼,便引来没完没了的是是非非,丫鬟们也是谈论不休。

    明天那个丫鬟被这个将军给看上了,除了羡慕嫉妒恨意外,嘴上也只能恭喜恭喜了。

    可这些事情,柳茵从来都不在意,兴许是她没有机会去拥有这样的好事情。

    柳茵老家就是大梁城的本地人,家中父母早亡,亲戚们也因为混得不错,而迁入了皇城居住,就剩下了柳茵孤零零的一个人。

    有个亲戚本来打算将柳茵带去皇城里的,可身边的人总说,柳茵长得不好看,日后婚嫁一事,也很难找个好下家。

    说难听一点,要是柳茵长得好看,那些亲戚将柳茵带回去,兴许等到柳茵到了婚嫁之年,还能送给皇城里的大贵之家,既有银子,也有人情,何乐而不为。

    可经过综合考虑过后,柳茵不值钱,便留在了大梁城。

    也是某次,柳苍岳经过柳茵破败的家门时,发现有人贩子打算拐走柳茵,卖给当地的一个光棍儿,价钱也就三两银子。

    柳苍岳制止了此事,就将柳茵带回来了,当了一个丫鬟。

    虽说柳茵和其余的丫鬟们比较起来,成色相差了很多,可毕竟这个王府里的丫鬟,日后婚嫁一事,应该也能找个小户人家,当个正室。

    再加上柳茵这些年来积攒的家底儿,以后嘛,虽然不至于吃香的喝辣的,可温饱不愁了。

    今日轮到柳茵当值,负责打扫后花园里,秋季的后花园里,菊花倒是没有,柳苍岳不喜欢那些花花草草的玩意儿,更喜欢松柏的不畏严寒与高风亮节。

    松针掉落,打扫起来也费点事儿。

    柳茵在这里打扫了很多次,养成了习惯,先从东面打扫,再到西面,没有别的原因,只是一个习惯而已。

    柳苍岳和柳深在后花园里的亭子里喝茶,下棋,清净无为。

    当柳茵打扫到亭子跟前的时候,柳苍岳看了一眼柳茵,柔和的说了一声:“过来添点水。”

    棋盘上,白子和黑子的厮杀,也不是多么的惨烈,就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柳深是一个很会下棋的人,而柳苍岳,则是一个二不挂五的水平,柳深也只好让着柳苍岳,谁让人家是王爷呢,王爷要是输的太多的话,是会发脾气的。

    可让着让着,柳深还是没有办法,王爷的棋艺,不仅仅是有待加强那么简单。

    在布局这件事上,总是看不准套路,虽说大体上过得去,可小地方上,老是吃闷亏。

    柳茵来了,端起水壶往茶杯里添水,茶水的颜色有些清淡,按理说,应该加点茶叶了。

    可茶杯里的茶叶还有很多,王爷喝茶不是很浓,也不是很淡,柳茵这会儿有些为难了。

    万一添了茶叶,让王爷不高兴了,该怎么办?

    因为柳茵也不知道王爷这杯茶,是故意如此,还是真的没有了茶叶的鲜活劲儿。

    柳苍岳落下一子,忽然间问道:“这些年来,我对你如何?”

    柳茵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何王爷会问自己这个问题,然后使了一个万福应道:“王爷待我恩重如山,柳茵感激不尽。”

    柳苍岳还在和柳深下棋,柳深没有去看柳茵,正思考着,如何让王爷一步棋,最好让的不是那么明显。

    让人这种事情,最是为难人,让的太明显的话,对方会觉得这是在侮辱他,让的不明显的话,对方又找不到窍道,白白浪费了心意。

    每一次柳深和王爷下棋的时候,都很为难人。

    柳苍岳道:“昨天晚上,有一只海东青,出现在了大梁境内,对于这件事,你是怎么看的?”

    柳茵依旧保持着万福的姿势,说道:“海东青乃是神鸟,出现在了大梁,应该是大梁最近有好事情要发生了,奴婢也不了解海东青,也没见过,只能这么回答了。”

    柳苍岳呵呵一笑,甚是温和。

    又落了一步棋,这一步棋,柳苍岳自以为走得还不错,让柳深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其实柳苍岳知道这是柳深在让自己,但柳苍岳不说什么,因为这步棋,让的确实挺有水平的,值得赞赏。

    柳苍岳问道:“我看过你写的信,笔法老练,看似娟秀,实则劲道铁画银钩,若不是从小联系笔法,不会有这么深的造诣,那只海东青已经飞走了,不过带回去的书信,不是你写的那一封。”

    “你的主子应该也不会责怪你的,反正那封信里,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废话。”

    “可这会儿,我要责怪你,这些年来我对你很是不错,自认为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为何还要背叛我?”

    柳茵没有吓的花容失色,脸色苍白,却也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柳深没有多大的反应,继续思考着如何让棋。

    那封信的内容就是柳青诗到了苍云城,在云端之巅里找了一份不错的营生,并且可以和武王庶子朝夕相处,当今陛下若是看见这封信的话,想来这会儿,忠显王的门口,已经站满了甲士。

    柳茵没有回复,至此,她已经彻底的暴露了。

    柳苍岳苦涩的笑了笑,自己对大魏,对陛下,忠心耿耿。

    武王元铁山的王府里没有斥候谍子,一来是因为秋华王妃,二来是因为元铁山足够硬气,别说是杀个下人了,殿前溅血,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可忠显王府不应该出现谍子的,因为忠显王这个王位。

    一个忠心耿耿的王爷,当今陛下都是如此的不放心。

    想来这也不是什么错过,毕竟柳青诗和元正这会儿在同一个地方上,这份猜忌,也是正确的。

    柳苍岳道:“我若是杀了你的话,我也不愿意,毕竟你在我的王府里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年,可若是放了你的话,等你回到皇城里,也会将这里的一切事宜,交代的清清楚楚。”

    “青诗去了苍云城这件事我比你早知道,诸葛老头儿给我的信,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都不在意,你却火急火燎给你的主子送信了。”

    “我也理解,你只是一个谍子,身不由己,若我给你一个机会活下去的话,你是否会珍惜?”

    柳茵这会儿眼眶是有些红润,柳苍岳是一个王爷,是一个懂得体恤下人的王爷,能体恤下人的主子,普天之下,真的是没有多少。

    这时候,柳苍岳才转过头看了一眼柳茵,女子命苦,这没办法。

    大概是想到自己的女儿的命也有点苦,在这个时候,起了不该起的恻隐之心。

    洒脱道:“去库房那里领上一百两黄金,今日起,你便自由了,找个好人嫁了,以后安安稳稳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也不要重出江湖了,大争马上就要来了,往后余生,好自为之吧。”

    柳茵在这里,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给茶杯里换了新的茶叶,倒了水之后,才离开。

    这会儿,柳苍岳也没有心思继续下棋了。

    “如果她死在了皇城之外,对于她来说,是一个理所应当的归宿,并且是报效家国。”

    “如果她没有去皇城,去了别的地方,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对于她来说,也是崭新的人生,无论她怎么选择,都是对的。”

    事实上,柳茵带着一百两黄金走出忠显王府,刚走出大梁城不久之后,就死在了无人的荒野之中,其尸体,被野兽分尸。

    终归,是死在了自己人手上。

    没用的棋子,弃之。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