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章 慢慢来
    庭院里,小静秋握着精致的木剑,在元正的面前演练剑法。

    凌邪三剑,杀剑,守剑,开合之剑。

    这是元正自创出来的剑法,简洁朴素,一击必杀,可元正后来修行了纵横圣剑,与人交手,很少用自己的这三剑了。

    小静秋不一样,她只会这三剑。

    修行了《明灯素问》之后,小姑娘在凌邪三剑上苦下功夫,如今隐约间还有了开宗立派之风。

    演化到了凌邪六剑的程度。

    后三剑为明心,问道,御敌。

    朴实无华,剑道天成,一招一式之间,暗合大道法则,剑起剑落,惊鸿无数,剑光也不如何华丽,却没有多余的。

    元正与小静秋交手时,单论剑招,小静秋和元正之间,竟然平分秋色。

    剑势一旦起了,元正顿觉自己的重要穴道受到了无形的碾压,真元涌动很是堵塞,处处都被小静秋给控制着,一直都跟着小静秋的节奏走,不下重手,元正单论剑势,还有些压不住小静秋。

    这让元正一阵无语,甚至有些失落。

    自己这个当师傅的,真的是遇到了一个好徒弟,这个好徒弟不知不觉之间,竟然超越了师傅。

    哭笑不得,对小静秋的指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了。

    小静秋将自己的剑道与自身真元结合的很是圆融如意,没有任何破绽可寻,除非是境界修为在小静秋之上,否则很难胜了小静秋。

    来来回回就是这六剑,走的也是无缝连接的路子,虽说时间长了,观赏性有所欠缺。

    可剑道一途,若是走华而不实的路子,许多世家公子几乎走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但凡是大剑士,如白卫那样的人,出手之间,毫无多余,一击毙命,就连真元控制,都不会出现毫厘之差。

    小静秋刚来苍云城的时候,是有些不习惯,可慢慢的也就习惯了,她发现尉迟德爷爷很是可爱,每天早上都跟着那位老爷爷去绕着拜月山庄跑圈子。

    和李尘,李鼎也见了一面,李鼎还是和以前一样,性子憨厚,不善话术。

    李尘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女,小静秋很是羡慕李尘和千华之间的故事,原来一直都在路上,原来一直都在重逢,只是一个不说,一个不问罢了。

    这比说书人嘴里的爱情故事,好像还要浪漫。

    元正看到小静秋一天天的欢实了起来,悬在心里的石头也安稳落地了。

    柔和道:“你的进步很大,师傅问你,你琢磨剑道的时候,是一个人琢磨,还是身边有剑客指导?”

    小请求给师傅倒了一杯茶,撅着小嘴,很认真的说道:“我是一个人琢磨的,可一个人琢磨的时候,琢磨琢磨着,就不知道怎么琢磨了,每一次我和街坊邻居聊天以后,心里都会觉得畅快很多。”

    “他们不是说闲话,就是说这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情,我竟然也跟着听进去了,然后回到家里,就心中有所顿悟,慢慢的,就成了这个样子。”

    元正还真是小瞧了自己的这个乖徒弟,悟性如此之高。

    对于多数剑客来说,剑道都来自于孜孜不倦的追寻,和执着的内心。

    对于少数剑客来说,剑道,其实源自于生活。

    小静秋便属于后者,其实元正属于前者,听到小静秋这么说以后,元正心里也有所感觉,诸侯剑的进展缓慢,兴许是自己很多地方,把路给走错了。

    有很大的可能,走了一条南辕北辙的路。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元正怎么都不会想到,有一天,是自己的徒弟传授了自己颇为实用的剑道心得。

    元正笑道:“不错,这苍云城的风土人情,也会感染你的剑道修行,不管到了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自己的本心与赤子之心。”

    小静秋乖乖的点了点头。

    师傅平日里总是很忙,能抽出空来教导自己,是小静秋觉得最为高兴地事情了。

    元正看了一眼后山,那个精致的木屋,师姐就在里面,这一段时间,也不打算下来走走看看了。

    而自己,很想要上山去看看,却没有空闲的时间。

    铸剑阁的人在傅玄黄的带领下,忙得不亦乐乎,傅玄黄虽然是兵家传人,可想要短时间里面训练出一批顶级刺客,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所幸,傅玄黄的能力是极为过硬的。

    他手底下的人,已经解决掉了不少苍云城的钩子,虽说都不是头目,可只要铁钩的数量在减少,元正的心里就高兴。

    苍蝇再小也是肉嘛。

    元正看了一眼小静秋,本来觉得小静秋的剑道根骨颇为不俗,打算将小静秋引荐给自己的师姐。

    可转念一想,自己的师姐,剑道纯粹霸道,和小静秋的路子比较起来,多少有些出入。

    花椒与茴香那里,跟小静秋就更不是一个路子的人了。

    思来想去,反正自己就这么一个徒弟,自己一定要好好调教,万一调教出了一个日后鼎鼎大名的女剑神,传扬出去,也是一桩美谈。

    柳青诗来了,今日的柳青诗,穿着一席素雅的长裙,长发乌黑,身段玲珑,曲线精致,唯美的瓜子脸上,没有丝毫的烟火气,来到苍云城给自己找了一个事情做。

    这也是柳青诗第一次为了每个月的俸禄而变的起来,忽然间觉得,这样的事情,好像也还不错,想起以前在王府里的日子,基本上等同于混吃等死。

    男孩子要出来多多见识一下世面,女孩子,也应该要见识一下世面,虽说苍云城这个世面不是多好,却最是历练人心。

    商静秋见状,赶紧乖乖的给柳青诗倒了一杯清水。

    女孩子不喜欢喝茶,商静秋也不喜欢。

    之所以这样,并非因为柳青诗显赫的身份,而是柳青诗和自己的师傅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哪怕没有成亲,可小姑娘的想法是非常简单的,既然已经有了夫妻之实,那就是夫妻了。

    柳青诗也很喜欢商静秋这个小姑娘,古灵精怪,但是不调皮,这份赤子之心,让小姑娘成为了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姑娘。

    元正本来觉得,给柳青诗安排一个事情,柳青诗兴许会不耐其烦的,结果柳青诗做得很好。

    云端之巅里有些人,元正心里记着,不喜欢那些人,安排在苍云城里,就是等着他们被铁钩带走,柳青诗在这件事上,锦上添花了一把。

    颇有些正中下怀的意思。

    小姑娘本来想要退下去的,让师傅和青诗姐姐好好说说话,结果柳青诗就坐在了商静秋的旁边,商静秋想起来就走,却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开场白,就这么干坐在这里,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干些什么。

    柳青诗开口道:“我拟定了一份名单,这份名单里的人,都是不错的人,可以继续留在云端之巅里,那些不太行的人,我也在暗中观察当中,这份名单的数额不是很大,只有百十来号人。”

    元正嗯了一声,柳青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这种事情自然是不会出什么差错的。

    开口说道:“不着急,慢慢来,以后有的是大把的时间琢磨这些事情,你也不要太辛苦了,自从你来到苍云城以后,感觉你的气色略有些憔悴,每次我看见了,心里也挺过意不去的。”

    柳青诗捋了捋额头的几缕秀发,温柔道:“无妨,万事开头难,只要开头开好了,往后的事情,也不用日夜操劳了。”

    刚有了自己的事情可以做的时候,柳青诗前三天,夜以继日,三天三夜没有睡觉,将苍云城里的成员们,挨个挨个的过目,调查户籍,过往,以及人脉关系。

    过目不忘,柳青诗没有那样的本事。

    可一目十行,认认真真的一目十行,柳青诗还是可以做到的。

    也就是这一段时间,柳青诗感觉自己的气血略有些堵塞,不过并无大碍,找个不错的日子,好生调息一番,也就恢复过来了。

    柳青诗问道:“难道你不在意,这百十来号人都是什么样的人吗?”

    元正道:“属于边缘人吧,明明做事靠谱,可是人缘稍微差了一点,或者说,点子背了一点,有些人本来可以在云端之巅里爬到更高的位置上,却因为种种原因,终归未能如愿。”

    “或者说,这些人以前犯下了某些错误,让人记在心里,成为了某些人的口柄与把柄,晋升之路,有些麻烦,别人做一件事,他们就需要做十件事情。”

    “本来有机会可以平步青云,却也只能一步一步往前走,亦可至千里之遥。”

    柳青诗愣了一下,不解道:“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元正耐心道:“苍云城本来就是一个大染缸,里面鱼龙混杂,许多人的志向摇摆不定,若是在苍云城里,这百十来号人,依然可以坚定信念的话,就足以证明他们能当重任。”

    “离开的人,我不会惋惜,留下的人,我也会加倍珍惜,这个套路是不是有些过时了?”

    柳青诗抿了抿嘴唇,可爱而又妩媚,矛盾的风情,令元正不敢多看一眼。

    苍云城的位置,对于云端之巅的成员来说,是一个龙门,可以离开,也可以留下越过那道龙门。

    虽说可以进入秦岭南麓,也不见得能够为以后谋得一份大好前程,可元正还是有意无意的,散出去了无数的希望。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