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九十八章 真容
    从苍云城去大夏,只能走深山大泽的路线了,正经的官道,是行不通的,如今风声比较紧,不适合去人多的地方。

    绵延的山脉里,李尘骑着駮马,梦清秋骑着万灵鹿。

    一路上也没有插科打诨,两人都不是那种喜欢开玩笑的人,气氛却也不是多么的冷漠。

    梦清秋提醒道:“你的駮马,到时候去了大夏,若是被有心人给认出来了,就是数不清的麻烦,为了自己心爱的姑娘,去冒险,值得吗?”

    秋季,落叶成堆,却依然有些地方的森林是郁郁葱葱的,宛若盛夏,灵气十足。

    妖兽们在这个肃杀的季节里,也不愿意出来走动了,到目前为止,这两人还没有遇见妖兽。

    李尘应道:“她等我,也是一件不值得的事情,而我呢,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建功立业,为云端之巅效力,充实自己,一个姑娘家,安静的等待着自己的情郎,也不知道自己的情郎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在她的眼前,反而是一件比较寂寞,比较无奈的事情。”

    梦清秋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其实都是装的。

    走深山大泽的路线,若是寻常坐骑,需要个把月才能抵达大夏,不过駮马与万灵鹿的速度,最多也就半个月的功夫,就到达了他们各自想要去的地方。

    如果不用忌讳什么的话,李尘最多三日时间,就能抵达北原部落,去见自己心爱的姑娘。

    也不知道千华的厨艺到底有没有长进,这是李尘比较好奇的一件事。

    想到这里,李尘会心一笑,觉得秋日的阳光,也非常的暖和。

    看见李尘会心一笑,梦清秋也是会心一笑,可惜戴着面具,也没有人看见梦清秋会心一笑的时候是多么的动人。

    山路崎岖,山脉里,一股秋风袭来。

    还夹杂着数道杀意。

    紧接着,烟尘浩荡,大批山贼骑着高头大马手握长枪短棒,从前方悍然杀了出来。

    李尘与梦清秋停了下来,遇到山贼这种事,在这样的深山里面,也不是多么奇怪的事情。

    领头的是一位约莫三十余岁的壮年男子,身穿一袭破旧的铠甲,身后的兄弟们,数量大概也就三五十人。

    山贼头子直勾勾的看着梦清秋,哪怕戴着面具,可梦清秋毫无瑕疵的身段,也足够让大多数男人们浮想联翩了。

    李尘开口道:“若是打劫的话,你们怕是找错人了。”

    山贼头子说道:“没有,你们两个人都骑着异兽为坐骑,想来也是身价不菲的人,打劫了你们,我便可以三年不开张了,话说回来,我们有五十余人,你们只有两个人,一旦动手的话,我们还是占据优势的,并且还是压倒性的优势。”

    李尘没有情敌大意,细微感触一番,他才发现,这个山贼头子的武道修为在道境,可他手底下的兄弟们,全部都在象境。

    这便意味着,这一路山贼,都不是普通的山贼,都是颇有讲究的山贼。

    五十个象境高手,如今的云端之巅才能勉勉强强的凑出来,而且还是良莠不齐的,可云端之巅如今已经有了两万余人,这个比例摆在那里。

    因此,李尘对于这一路山贼,还是心服口服的。

    梦清秋也察觉到这一路山贼有些不对劲,五十个象境高手,轮流上阵的话,纵然是李尘也不一定能够招架得住,要是他们还会组合列阵的话,就更加的麻烦了。

    阴沟里翻船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

    李尘也不打算磨叽,开口问道:“我身上只有五十两黄金,若是不嫌弃的话,这会儿就可以给你们,前提是,你得放我们两个人离开此地。”

    山贼头子说道:“放你一个人是可以的,只是,这个姑娘怕得留下来。”

    姑娘,对于山贼土匪来说,真的是稀罕玩意儿。

    大半年都不一定能够遇见一次。

    李尘道:“也就是说,没有商量了。”

    山贼头子淡然道:“那你觉得呢?”

    刹那之间,李尘驾驭駮马,一冲而上,顿时战鼓之声,激荡天宇,每踩一步,熊熊烈焰,蒸腾而起,隐约间,要焚烧苍穹。

    李尘的黄金眼里射出数十道凝练的黄金剑气,下先手为强,只要解决掉大部分的山贼,到时候只是和这山贼头子捉对厮杀一场,问题也不是很大。

    可惜的是,李尘想法不错,事实上,五十个山贼们立即列阵,撑起一道巨大的护体姐姐,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只是让周围的温度骤升,没有破开对方的结界。

    李尘的黄金剑气,落在结界之上,犹如泥牛入海,再也寻不回踪迹。

    山贼头子淡然说道:“我说过了,我们有着压倒性的优势,你还不信?”

    这个时候,梦清秋拔出了腰间的弯刀,弯刀精美而妖冶,恍惚之间,闪耀出一片青红色的血光。

    说实话,梦清秋来到大魏之后,几乎没有拔出过自己的弯刀,因为都用不上,需要动手的事情,都是男人们的事情,梦清秋多数时候,只需要流露出自己的武道修为,便可以震慑出场子。

    如今也有了道境修为,梦清秋拔出弯刀的那一刹那,才体会到了自己的武道修为进步了不少。

    一刀斩杀而去,青红色的刀芒遮天蔽日,刺目至极,轰然一声落在了山贼们的结界之上,一时间地动山摇,飞沙走石,可让人遗憾的是,山贼们的结界真的是铜墙铁壁,破不开。

    山贼头子饶有兴致的看着梦清秋,称赞道:“不错不错,如你这般的女子,的确很少遇见,看你的把式,不像是江湖中的女侠,更像是从小被世家大族培养出来的高手。”

    梦清秋没有理会,也懒得理会,对于山贼,真的也是无话可说。

    李尘聚集真元,转过头说道:“可否借你弯刀一用?”

    梦清秋将手中的弯刀递给了李尘,李尘也是云端之巅里没有武器的武将之一,赤手空拳解决掉了不少硬点子。

    可一个有武器的将军,和一个没有武器的将军,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握住弯刀的刹那,李尘毫不犹豫,一刀劈杀而过,顿时,天宇之中浮现出阴阳两仪图的异象,一面生机勃勃,一面死气沉沉,生死之间,尽是幻灭。

    这一次,山贼头子是变脸了。

    “此乃天魔宗的不传之秘,你是天魔宗的什么人?”山贼头子大呼道。

    李尘:“什么人都不是。”

    一刀过后,山贼们撑起来的结界轰然一声破碎,一时间,横尸遍野,多数人马,血肉模糊,死的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这一刀,李尘没有藏拙,是货真价实的一刀,虽然李尘不是一个刀客,可对于李尘来说,有一柄武器,是截然不同的。

    话说回来,这一刀若是破不开对方的结界,李尘也没有办法了,到时候只能和梦清秋跑路,这条路一旦走不通的话,还要走许多的绕路,想来都是一些麻烦事儿。

    山贼头子在这一刀过后,断了一条腿,血肉模糊,身边还剩下了三五个兄弟,这会儿也是缺胳膊少腿的,其中一个,大概是血液流尽,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李尘这才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山贼头子道:“我们是什么人,对你们而言并不重要,在你们看来,我就是山贼,今日点子背,遇到了你们两个,我也无话可说,眼下,我们几人合力都不是你这位元境高手的对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李尘没有客气的意思,刚准备动手杀人,可不知道那里无辜射来了一道箭矢,这道箭矢爆裂至极,罡气灿烈,完全可以开山破土。

    箭矢疾速而来,犹如天雷降临。

    李尘惊怒交加,这周围还有一位不出世的神射手,他自己却没有察觉到,让李尘心里汗颜,后背也冒出了些许冷汗。

    记得上一次走这一条路的时候,都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怎么这一次,就给遇见了?

    二话不说,强行撑起一道护体罡气,李尘可以反弹任何人的攻势,可这道箭矢射中李尘罡气的时候,直接轰然炸开,卷起飓风,周围的树木,纷纷拔地而起,飘扬上天。

    那位弓箭手露出了头,山贼头子流露出一抹狞笑。

    这一道箭矢,暴烈到了让李尘伤及元气了,索性,抵挡住了大部分攻势,没有让梦清秋手上。

    李尘大怒之下,一道黄金剑气,便杀了山贼头子。

    那位露出头的神射手,駮马只需喷出黑色的火焰,便瞬息之间,将其燃烧殆尽。

    “还算不错,看到了姑娘的真容。”

    李尘惊了一下,回过头一看,顿时傻眼了。

    梦清秋的面具掉了,露出了一张精致美丽的脸庞,肤若凝脂,眉眼之间,英气十足,高挑的身材,完美的曲线,那一双眸子,明亮动人,是李尘在很多个夜晚想念过的。

    千华呵呵笑道:“我以为等我们回到北原部落的时候,我才可以摘下自己的面具,然后给你一个惊喜,却没有想到,在半路上,就已经摘下了面具。”

    李尘做梦都没有想到,原来梦清秋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姑娘,就是在北原部落里等待着自己的那个姑娘。

    他痴痴笑道:“我想过无数次我们见面时的场景,却不曾想,会是这样,你又是如何找到我们,并且跟着我们到达了北海城,然后去北海探险的?”

    千华伸了伸懒腰,摘掉面具以后,千华松了一口气。

    就好像是长久以来的负担,终于解决掉了。

    千华说道:“我一个人等着你,可我也害怕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会喜欢上其她的姑娘,在你和主上离开部落之后,我也跟着走了,寻踪定位,尾随而至,对于我来说,这并非难事。”

    “我也没有想到,你想要的竟然是駮马,更没有想到,我们一起去北海城,都得到了自己的坐骑和挚友。”

    万灵鹿也开口说话了:“世间缘分如此巧妙,甚是难得。”

    駮马更是叫嚷了几声,表达自己的兴奋。

    李尘这会儿很想要上前,一亲芳泽,可是千华像是知道李尘想要干什么一样,退后一步说道:“再给我名分之前,我绝不会**,你与主上在书房里的谈话,我可是在一旁听得一清二楚的。”

    李尘真的很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早知道如此,就不接元正的那句话了。

    办踏实,怎么办踏实了?

    李尘问道:“主上知道梦清秋就是你吗?云端之巅里还有其余的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吗?还是说,大家都不知道,不仅仅是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这个时候,李尘是真的有些疑心,甚至怀疑到了自己的亲弟弟。

    千华摇头道:“只有单容姐姐知道,当初单容姐姐也是第一个发现我的,单容姐姐给我保密,这件事,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

    李尘苦笑道:“那个,之前我与主上的对话,你可不要放在心上,那都是玩笑话,不可当真。”

    千华正色道:“那对你来说,并不是玩笑话,你心里也真的是那么想的,不然,你也不会接那句话,我也不曾想到,一直以来,你都是沉稳而又勇敢的,可实际上,你是一个衣冠禽兽,只是藏得比较深罢了。”

    李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复千华了,悔不当初啊。

    然后笑道:“还好,是在半路上看到你了,也听见了你原来的声音和说话的口吻,要是真的到了北原部落里才能真相大白的话,我的良心,真的会过意不去的。”

    一个女子,默默追随自己,还不让自己知道,跋山涉水,寻幽探密,更是并肩作战,这样的女子,世间能有几个?

    这一次,千华很认真的看着李尘,眸光柔和,看着自己的情郎。

    李尘也很认真的看着千华,看着自己的姑娘。

    两人对视良久,久久未语,就这么看着对方,直视对方的眼眸,寂静无声默默欢喜。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爱情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