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九十五章 返回
    ……

    ……

    无忧药铺,内厅。

    元正的心情略有些复杂,因为这一次返回苍云城,是要带着两个女子回去,第一个是柳青诗,第二个则是商静秋。

    纵然已经和诸葛家族联盟了,可元正还是要带着小静秋返回苍云城,因为他不知道商河到底要做一些什么事情,也曾想过和商河发生一些横向关系,但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眼下倒是可以旧事重提,元正也不想这样去做了。

    大争之世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商河这个人的想法,元正不清楚。

    但是商河已经活到了这把年纪,对于一个生意来说,商河应该懂的事情,早就懂了,不应该懂的事情,也早就摸清楚了,何须元正来指手画脚的。

    至于商河背地里到底有没有去做违背良心的事情,这个元正不是那么的在意,人各有志,感觉上,商河也不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人。

    元正与商河相隔对坐,商河的表情也很惆怅,苦涩笑道:“等我手里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就会回去接闺女回家的,这一段时间,便有劳小老弟了。”

    小静秋这一次站在父亲的身后,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

    元正道:“也不是什么麻烦,去了苍云城,也就是添一双筷子的事情。”

    商河古怪的看了一眼元正,因为元正的身后除了花椒与茴香,还有柳青诗,当然了,商河自然是不清楚这个女子的真实身份,若是知晓忠显王的女儿来到了自己的药铺里,商河倒也不至于入做针灸,只是会觉得这件事有些复杂……

    想要再说些什么,商河仔细思考措辞,却是无话可说了。

    起身作揖道:“小女便有劳小老弟了。”

    元正微笑道:“我这个当师傅的,也没有怎么好好教导自己的徒弟,这一次恰好是一个机会。”

    接着,商静秋一步三回头的看了看自己的父亲,直到走出无忧药铺的大门之后,才跟上了元正的脚步。

    从小到大,商静秋几乎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父亲,这一次是跟着自己的师傅出远门,虽说师傅是自己心里很在意的那个人,可忽然间离开自己的父亲,商静秋还是有许多的不习惯。

    这一次,商河真的是大价钱了,给自己的宝贝闺女购买了一头龙鳞马,花费了五万两黄金,这还是有熟人牵线搭桥的价钱,若是没有熟人牵线搭桥的话,这头金光灿然的龙鳞马,兴许还要更贵一些。

    走出青山郡以后,便是绵长的官道。

    小静秋规规矩矩的跟在元正的身后,对于身边骑着风龙的柳青诗,选择性的避而不见了,小静秋没有问这个女子到底是谁,反正跟着师傅的女子,想来都是侠女吧。

    元正察觉到了小静秋内心深处的惶恐不安,安慰说道:“去了苍云城之后,你就要更加刻苦的修行自己的剑道了,若是你不喜欢那里的话,师傅再给你修建一座江南小院,让你安生的住着。”

    “若你还是不喜欢那里的话,我会挑一个合适的机会,将你送回来。”

    对商静秋,元正有着足够的耐心,那一份赤子之心,有些时候,便是连元正也都觉得自愧不如。

    商静秋乖巧的说道:“师傅所在的地方,我都会喜欢的,只是我不能陪着自己的爹爹了,心里有些难过。”

    小别离,最是难过上头。

    元正笑了笑,便带着几位风韵不同的女子,一路走马观花,颇为潇洒的返回了苍云城。

    ……

    自从张裕和吴铁锋被暗中处置了以后,在云端之巅的小范围里,还是起了不小的波澜,尉迟阳对于这种事情的处理方式非常简单,宣称是铁钩的谍子谋害了张裕和吴铁锋。

    便是风岭山脉里的事故,也都是铁钩一手造成的。

    这个说法有些万金油,许多人一开始的时候不太相信,知道尉迟阳下令,火急火燎的放弃了风岭山脉里的盐铁之利后,众人才开始慢慢的相信这件事。

    也有少数人觉得尉迟阳越权了,私自放弃风岭山脉里的盐铁之利,许多帮众心里都很不平衡。

    挖铁矿的人,多少都有浑水摸鱼的空间,对于这等事情元正和尉迟阳都是睁一眼闭一眼,不是那么的在意。

    混水财,只要有机会的话,别说是那些人了,恐怕元正和尉迟阳都不会错过发混水财的机会。

    心里觉得尉迟阳这件事处理的不妥当,不过很快这种不妥当便消失了,自从云端之巅的人离开了风岭山脉之后,不出三日时间,便有大魏的军伍到达了风岭山脉,继续开采铁矿。

    更要命的是,去风岭山脉的军伍,好像党派不和,两个将军带头打了一场群架,死了七个人,重伤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

    对此,帮众对尉迟阳也没有太多的看法了,表面上是个少年,可这个少年的过往,对于男人来说,也是颇有启蒙意义的。

    元正返回苍云城之后,先是在拜月山庄的大院里将商静秋与柳青诗安顿了下来。

    回到苍云城,柳青诗和商静秋对这里的一切都非常好奇,虽然临近大秦,可拜月山庄的阁楼建筑,颇为典雅精致,比较起婉约秀气的江南别院,多出了几分厚重的风雅。

    至此,柳青诗知晓了元正和商静秋的关系,商静秋也知道了柳青诗是谁。

    商静秋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姑娘,对于柳青诗,商静秋有所听闻,还是拜自己的师傅所赐。

    小姑娘的心里真的是乱成了一锅粥,感觉这件事有些复杂,可到底是个怎么复杂法,小姑娘也不知道,因为小姑娘根本就不清楚师傅和柳青诗之间到底属于什么关系,柳青诗为什么来这里?

    这个答案,也是尉迟阳想要知道的。

    书房里,元正坐在尉迟阳的对面,对于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也了解的差不多了。

    竖起大拇指说道:“我本来以为,你还会揪住风岭山脉的盐铁之利不放,不曾想到你是如此果断的人。”

    尉迟阳翻了一个白眼说道:“先别说这件事了,我先问你,你将柳青诗带到我们这里干嘛?”

    元正一时间,还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件事。

    (笔趣库 www.biquku.com)